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何德普:“百元捐款、人道援助”就是好!]
家庭教会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徐永海: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为中国福音大会2006祷告
信仰与爱心
·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给一位老朋友的信,他曾为民运坐了9年的牢
·希望狱中的何德普弟兄能读到《圣经》
·让主的公义慈爱来充满我们曾痛苦的心灵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请求关心华惠棋一家
·求主拣选他们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
证道
·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可信的
·人人需要信仰与真的存在上帝
·对空间膨胀理论和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确实存在终极的上帝
·纪念马礼逊来华传道200周年“科学与上帝”研讨会
·宇宙空间与物质世界统一的理论物理
·人人需要信仰与人人需要相信耶稣基督
·宇宙是从零点中诞生的与宇宙一定是上帝创造的
·宇宙本身是零点的与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
·让我们与主一起为福音的中国去工作
刘凤钢2007年2月4日出狱
·刘凤钢先生成功进行了心脏搭桥手术
·齐志勇 侯文豹:请为刘凤钢牧师伸出您宝贵的援手
·徐永海:刚刚出狱的刘凤钢病重住院
·徐永海:请求帮助刚刚出狱的病重的刘凤钢弟兄
·[消息]刘凤钢已于今日上午出狱
·为主坐牢三年的刘凤钢即将出狱
·徐永海: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旧稿: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刘凤钢的狱中来信
·刘凤钢:宗教信仰应当自由
·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
·刘凤刚弟兄──《给主内弟兄姐妹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 高峰:我们的经历
·刘凤钢:就被公安人员殴打一事致北京市公安局的一封信
·刘凤钢:老百姓到哪里去伸冤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刘凤钢:被抛弃后而蒙福
·盼望你们能担负这生命之重——救救刘凤刚!
·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刘凤钢弟兄,让我来帮你看病
终极论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一编时空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二编场力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三编能量与物质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四编生物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五编人类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六编社会与心理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第七编信仰与未来
·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后记
十讲科学与上帝
·第一讲:人的原罪与人的一些疾病
·第二讲:信仰是最好的心理治疗
·第三讲:十字架上的道理
·第四讲:宇宙是上帝创造的与真的存在上帝
·第五讲: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与一定存在天堂地狱
·第六讲、科学将使我们更加坚定地相信上帝
·第七讲:对空间膨胀理论的进一步理解
·第八讲:对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
·第九讲:对任何速度都不可能超过光速的进一步理解
·第十讲:科学面临着新的突破
********
·效法耶稣才会具有基督信仰充满爱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序言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摘要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第一部分 宇宙的本来面目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第二部分 空间与物质的统一理论物理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简介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 前言 我们人类终于走到了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的时刻
·就宗教信仰问题致全国人大的信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传播人类终极信仰
·就揭示宇宙最终奥秘给科学界各位老师们的信
·宇宙与粒子统一的理论物理
·英国国教向达尔文道歉
·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
·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
·千年之交——中国北京“存在上帝与灵魂”科学讨论会
·高洪明:为了宗教信仰自由致两会的公开信
·我要向国家领导人传道
·在家庭教会中贾建英谈见证
·宋耀如牧师的誓言
·浙江杭州朱虞夫来到我们的家庭教会(图)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我们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在家庭教会中的徐永海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
·圣爱团契六基督徒今日恢复自由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任畹町就余杰、王怡白宫骗案及危害 致布施政府、德国总理、媒体、西方各国及中国民运的声明书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救救政治犯的孩子!
·在刘京生被捕的日子里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北京一教会对发起焚烧古兰经的琼斯牧师说不
·圣爱团契纪念家庭教会的先行者袁相忱(图1)
·因刘晓波获奖圣爱团契受骚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德普:“百元捐款、人道援助”就是好!

   
   
   
   请为何德普祈祷!!!
   

   何德普是我们多年的好弟兄、好朋友,因为政治原因(参选、组党、维权等)被判有期徒刑8年(另加监视居住2个多月)。在过几天的2011年1月24日,何德普就要刑满释放了,就要回到我们中间来,我们在盼望着他的归来。
   
   在何德普坐牢前,2000年前,当我们的家庭聚会还在王美如老姊妹家时,何德普就时常参加我们的聚会。2000年后,当我们的家庭聚会转到我(徐永海)家时,何德普几乎是每次聚会都来,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
   
   今天他的妻子儿子信主成了基督徒,当年与他一起组党的朋友高洪明、王志新、沙裕光等也都信主成了基督徒,我们也希望出狱后的何德普也来公开立志一生跟随主耶稣。请弟兄姊妹们为此祷告,为了使弟兄姊妹了解何德普,在这里介绍一些他写的文章和有关他的文章。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百元捐款、人道援助”就是好!
   
    何德普
   
   2002年
   
    我与“百元捐款、人道援助”组织的负责人刘国凯先生从未见面,仅仅通过电子邮件联络。但是,刘先生留给我很深刻的印象。特别是他心系牢中志士的情感和务实精神,在海外朋友当中,是不多见的。
   
    2002年农历新年之际,北京部份民运人士,在我的提议下,成立了北京救助牢中志士家属的关爱小组。刘凤钢、徐永海和我负责这项工作。2月7日,我们一行16人,分乘两辆面包车,将自筹的少量慰问金送到了北京15户民运家属手中。刘先生一知道这个消息,立即发来《刘国凯致北京参加春节慰问行动的朋友》的信函,高度评价我们这次关爱行动所体现出的意义,并介绍了他1998年所发起设立的“百元捐款,人道援助”组织的工作情况。
   
    从刘先生发来的《百元捐款名单》得知,共有80多位海外朋友给这个组织捐了款。刘先生自己捐了1,000美元,其他的人都捐了100美元的整数倍。目前,这个组织已经募到了12,700美元的慰问款。
   
    这80多位无私的奉献者对于牢中志士的关爱情感与赤诚之心是真诚而且难得的。他们以实际行动回击了中共对于国内民运与海外民运的离间之计,激励并温暖着国内民运人士及家属的心。在此,我代表部份牢中志士和他们的家属对《百元捐款名单》中的所有的热心人士致以衷心的敬意!
   
   
    根据刘先生的说明,“百元捐款,人道援助”的目的在于:
   
    (一)在经济上给予国内入狱民主战士的家属以有限的经济接济。(二)在道义上、精神上给国内民主战士及其家属以应有的关心和支   持。(三)在社会上改变外界认为海外民运人士只知接受捐款、吃民运饭   的负面评价。
   
    北京的查建国先生被中共判刑9年,还没有得到过人权团体的救助。现在,查建国和一些不知名的民运人士,将会接到“百元捐款,人道援助”的援助,并感受到其温暖。
   
    刘国凯先生每个星期得外出打工6天,早晨8点出门,晚上7点到家。身肩社会民主党主席之重任的他,只能在深夜和休息日里完成他的党的工作。真可谓是“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硬汉子。
   
    对于这些募集到的救助款,刘国凯先生恪守“宁可麻烦也要保险”的原则,决不令捐款人失望。无数次的寄款失败,没有减退他关爱牢中志士的决心。最终,他已成功地将7,300多元的捐款,寄到牢中志士家属的手中。
   
    刘先生管理这个救助款的帐目非常清晰。每一笔记录得清清楚楚。为了增加可信度,他都尽量索要收款人的书面回执。但是,在此需要说明的是:这种认真负责的精神值得表扬,但具体的实际操作,还应该视情况而定。因为,有的牢中志士家属的地址短期内不能确定,还有其它特殊原因,不能直接接受,而只能由民运朋友或组织转交。中国民主党常设主席王希哲先生在这方面是有经验的。
   
    刘先生是举着“讨钱罐”四处化缘的好心人。这个角色很难当。从《百元捐款名单》中看,在美国打工的穷朋友是比较热心的。因为他们来自国内,有的是在中共监狱中坐过大牢的勇士,他们懂得,中国的民主政治发展,特别是在结束一党专政时期,肯定要牺牲一批民主战士,解除民运人士的后顾之忧,照顾好他们的子女和家属,是中国民运不可回避的一大课题。
   
    民运富有人情味,相濡以沫在今朝。刘国凯先生在艰难的条件下毛遂自荐,承担起了这一重任,我们国内全体民运人士和家属举双手支持。什么叫务实?这就叫务实。我们在为“百元捐款,人道援助”拍手叫好的同时,希望有更多的人士参加进来,特别是人权组织、基金会应该有所表示。
   
    最后,我想用刘国凯先生的话作为结束语:“我心中不无遗憾的是,我竭尽全力只能募到12,700元捐款。这12,700元即使全部都顺利地送到受捐者的手中,也只是精神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而如果那些能拿到几十万、乃至上百万美元的团体肯拿出其中几分之一来从事这项工作,那将在实际上对国内民主运动产生多么大的鼓舞作用!如果说中国民主运动需要物质上的支援,那么有什么比支援战斗在民主斗争第一线的国内民主志士更重要的呢?”(2002年7月13日)
(2011/01/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