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何德普:中共权利机关------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是个什么东西]
家庭教会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五章 细胞如何构成大脑与各种心理活动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六章 脑前额叶的发达与爱情信仰的出现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七章 上帝掌管着宇宙灵魂与圣经的启示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后记: 我的坐牢经历与这本书的完成过程
***************
·通过脑科学来认识宗教对人类社会的作用
·“大脑有个崇拜区”请支持我的这个脑科学研究
***************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
·推举长老
·按立长老(1)
·按立长老(2)
·按立长老证书
*************
*************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
***
·耶稣手握宇宙论
· 深入相对论就会发现宇宙在个点内
·开发空间能源彻底地解决能源问题
***********
·耶稣终极榜样论
·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
·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
·我们必须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
·我的坐牢经历与这本书的完成过程
·终极论——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社会的终极奥秘
***********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就基督信仰的一些问答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论述坚持家庭教会
科学与存在上帝
·就修改相对论一家庭教会致信众肢体与朋友
·借着中微子超光速一事来修改相对论
·深入相对论就会发现宇宙在个点内
***
·坐牢8年的良心犯何德普耶稣爱你
·面对秦永敏被拘胡石根被撞怎么办
·请杨靖弟兄继续关心我们的家庭教会
·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需长期服药治疗
·北京基督徒给寒冷中的访民送棉衣棉被
科学与信仰耶稣
·人世间的最伟大的工程
·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
***
·徐永海就致信各位民运朋友的说明
我要为主去工作
·致信中国福音大会2011
圣爱团契的洗礼
·圣爱团契王志新弟兄受洗
·圣爱团契胡石根弟兄受洗
·圣爱团契严正学弟兄受洗
·圣爱团契董继勤弟兄受洗(图)
·王志新受洗前被按手祷告
·董继勤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董继勤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严正学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胡石根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圣爱团契肢体受洗后合影
·圣爱团契肢体受洗后与施洗弟兄合影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洗礼
***********
·追求民主与信仰耶稣的关系
·辛亥百年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岸国民党
祷告·中国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祷告·中国2010年11月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为即将出狱骨头最硬的何德普弟兄祈祷
·软禁下的胡石根弟兄55岁生日
·为访民窝棚中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为坐满22年牢的良心犯秦永敏祈祷
·请为被抓的白东平弟兄祈祷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0年12月
·两月来众肢体不能来教会
·为近来时常失去自由的贾建英姊妹祈祷
·为胡石根高洪明严正学贾建英等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北京部分良心犯的岁末相聚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1月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福音工作祈祷
·为北京的民运、维权、上访等民间人士祈祷
·为一周后即将出狱的何德普祈祷
·让我们为出狱后的何德普祈祷
·我们教会的聚会被阻止请为我们祈祷
·2011年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2月
·狱中的胡佳我们给你拜年为你祈祷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
·为遭软禁不能来主日敬拜的何德普祈祷
·2月20日圣爱团契众肢体被粗暴软禁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
·因两会对异议人士的软禁今天就开始了吗
·请为因两会不能来聚会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2011年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3月
·因两会被软禁的基督徒为秦永敏等朋友祈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德普:中共权利机关------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是个什么东西


   
   请为何德普祈祷!!!
   
   何德普是我们多年的好弟兄、好朋友,因为政治原因(参选、组党、维权等)被判有期徒刑8年(另加监视居住2个多月)。在过几天的2011年1月24日,何德普就要刑满释放了,就要回到我们中间来,我们在盼望着他的归来。

   
   在何德普坐牢前,2000年前,当我们的家庭聚会还在王美如老姊妹家时,何德普就时常参加我们的聚会。2000年后,当我们的家庭聚会转到我(徐永海)家时,何德普几乎是每次聚会都来,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
   
   今天他的妻子儿子信主成了基督徒,当年与他一起组党的朋友高洪明、王志新、沙裕光等也都信主成了基督徒,我们也希望出狱后的何德普也来公开立志一生跟随主耶稣。请弟兄姊妹们为此祷告,为了使弟兄姊妹了解何德普,在这里介绍一些他写的文章和有关他的文章。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中共权利机关------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是个什么东西
   
   何德普
   
   2000年6月30日
   
   
   江泽民在1994年7月5日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称劳动法在1995年1月1日实施,并把劳动争议问题作为第十章,写进了该法。
   
   我是一名工人,被用人单位辞退,按照规定,属于劳动争议案。
   
   本人有幸了解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仲裁)的情况,还得感谢北京市社会科学院(以下简称市社科院)辞退我的决定。
    2000年3月28日我接到单位的书面辞退书后,当天写了,抗议中共对民主党人的政治迫害的声明,4月1日又写了致北京市社会科学院人事处的一封公开信。在与朋友协商后,踏上了“上访之路”。
    我们明知在中共一党集权专政统治下,带有明显政治色彩的案件无法胜诉,但考虑到社会利益正处在较大的转化阶段,老百姓有苦无处申、有冤无处诉的局面正在加速扩大,又鉴于原单位辞退我的理由从字面上看非政治化,而且又明显地不占理,故此,本人决定依照共产党自己制定的法规,容入上访的群体之中,尝试体验一下上访群体的辛酸、领略中共权利机关和司法机关的专横,从而揭露他们的虚伪性和黑暗面,也是一件有意义的工作。共产党不是在自己的报刊、电视上经常标榜自己是所谓的“三个代表”吗,我们民主党人有责任用事实告诉大家,占总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百姓利益正受到侵害(农民、工人、无业人员、其他弱势群体),我们民主党人作为他们的一分子、他们的代言人,为他们鸣不平,不但有现实的可操作性,而且与我们民主党的“公心至上、为大众服务”宗旨也是相吻合的。
   
   我4月10日向仲裁递交申诉书,6月6日取回裁决书,先后去仲裁8次,与二十多名申诉人和知情人交谈。感受如下:
   
   一、仲裁的联络电话和地址不对外公开,要申诉自己想辙。
   
    4月3日下午,我开始打探劳动争议仲裁部门的电话和地址,114查询台的服务员告知我,劳动仲裁的电话没有在114注册。我又拨叫114,才知道北京市劳动局的电话是63011322朝阳区劳动局的电话是64671732。我连续拨叫了半个小时,区劳动局的电话才拨通,女接待员告诉我,他们这里设有个劳动仲裁,但电话不对外,有事必须上门咨询,地址是:三元东桥霄云路34号
   
   4月4日下午我驱车一小时才找到了霄云路34号,这个院子以区劳动局办公为主,附带区仲裁、区再就业培训等几家单位。仲裁设在办公楼的四层北侧,每星期一、三全天,星期五的下午,对外接待申诉(收状子),其他时间不对外。由于我不了解仲裁的内部作息规定,也没有电话咨询,我去的这一天正好是个星期二,只好白白辛苦了一趟。在与其他两位前来申诉的先生交谈中得知,他们为了找到这儿,做了近两个小时的公交车,又步行了半个小时。
   
   二、仲裁通过受理申诉案,对准失业工人小拉一刀。
   
   按照相关的法律规定,凡是劳动争仪案,须先经所在地的仲裁裁定,才能
   上告法院。故此仲裁也就成了劳动争仪的必经之路。
   仲裁规定,申诉人必须交纳20元的受理费、180元的案件处理费。
   截止到2000年5月底,朝阳区仲裁受理案件750多起,经济收入15万多元。
   值得关注的是,200元对失去工作的普通工人来说,不是个小数。
   
   
   三、仲裁是混饭吃的机构,办案人员的素质低下。
   
   a、每个案子只开庭一次,时间不超过1小时,我的案子开庭时间只有40分钟。
   不过问细节,纯粹是走过场。
   b、仲裁的霸气十足,按照仲裁不成文的规定,每位申诉人一般得去仲裁8
   次,才能结案。有的申诉人由于搞不懂仲裁的规定,往仲裁跑十几次的也不
   在少数。
   第1次是,寻找仲裁的办公地点。
   第2次是,交仲裁费拿申诉表。
   第3次是,交申诉书。
   第4次是,取立案通知书
   第5次是,取答辩书和开庭通知书。
   第6次是,开庭
   第7次是,送交案件的证明材料。
   第8次是,取裁决书
   
   c、办案人员文化水平低得连文字都看不懂,回避问题、明显地偏袒一方是仲裁的看家本领。
   
   市社科院称,辞退我是依据《北京市全民所有制事业单位辞退专业技术人员实施办法》[京人字(1993)11号]和《关于做好北京市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考核工作的通知》[京人字(1995)577号]的有关规定。这两个文件的具体内容市社科院对我一直保密,直到我见到仲裁的裁决书后才知晓。
   难怪市社科院不想让我知道他所称的,依据的具体内容。原来他们的依据,在他们自己所列举的“事实”面前也是站不住脚的(见民事起诉状)。
   市社科院出于政治目的辞退我,用两个人事局的文件搪塞一下,是可以理解的。
   但作为仲裁部门,面对我递交的两份事实书面材料,不但不秉公断案,反而回避本人提出的事实,作出自相矛盾、明显地偏袒一方的裁决(见裁决书),是令人气愤的。
   
   仲裁之所以作出自相矛盾的决定,原因不出于以下三点
   :
   1、仲裁员的文化水平低得连文字都看不懂被市社科院给骗了。
   
   2、出于政治压力与市社科院同流合污。
   
   3、不廉洁。
   
   d、仲裁员不对仲裁书进行解释,声称,不服者去法院诉讼。
   
   本人去仲裁取裁决书时,曾问史仲裁员,我提出的许多事实,裁决书中都给回避了,为什么不写进去。史仲裁员答,我们办案子都这样,不服者去法院。
   
   本人于2000年6月13日将民事起诉状递交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四、国家对用人单位与雇员签订劳动合同、无固定期劳动合同时要有硬性规定。
   
   劳动合同是仲裁部门裁决案件的首要依据,目前用人单位与雇员签定劳动合同时用人单位提出的条件相当苛刻,比如出租车行业连法定的节假日都不允许雇员休息,车老板用劳动合同的方式,直接对抗国家法律。
   
   有的用人单位在与雇员签订无固定期劳动合同时,由于大量存在着操作随意(家长式合同),不规范性,形成了领导人说了算的事实,领导在无固定期劳动合同中列出了几十条规定,雇员只要违反了其中的一条,便被解除劳动合同。所谓的无固定期劳动合同的实际意义也就荡然无存了。而雇员在履行领导制订的无固定期劳动合同时,可以讲,完全变成了领导的奴隶,领导想解除与雇员的无固定期劳动合同易如反掌。
   目前在国家事业单位中,领导与职工连普通合同都没签订。
   
   五、无业人员有理由从社会的公共积累中得到补偿。
   
   我在递交仲裁的申诉书中写道:失业保险、大病医疗统筹、养老保险是国家明文规定的,必须为劳动者办理的。因此,申诉人是否被辞退,用人单位都应该负责到底。
   
   仲裁书中写到: 因按北京市有关政策,被诉人可暂不办理养老保险、大病统筹,故申诉人关于养老保险、大病统筹的请求本委不予支持。
   
   由于地方的土政策,目前在中国的劳动者中,绝大部分没有参加社会保险。参加保险的只是部分企业单位中的工人。而且保险金额甚微,失业保险每月只有二百元,而且一年后取消。
   
   辞退、解聘、除名、开除、待业、待岗、下岗等等名目繁多的剥夺经济来源的代名词,使成千上万的劳动者逐渐加入到无业人员的行列。他们是社会的最地层之一(还有农民),这个弱势群体正在加速聚增(一般来讲每家至少有一到两名),由于社会制度问题,大批的优秀人才也容入到这个弱势群体之中。
   
   在这个弱势群体当中,大部分人为社会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财富的积垒,作出过几年、十几年、几十年的贡献。他们是社会财富积累的贡献者。
   
   他们索回在公共积累中,应属于他们合理所得的部分本是天经地义的人之常情,
   但中共通过其宣传的歪理邪说,和自己制定的文件规定,把社会财富的分配权视为己有,从经济上对无业人员进行迫害,剥夺了无业人员这个弱势群体的生存权。
   
   本人提议:“公共积累,人人有份,无论是过去或是将来离开用人单位者(包括任何理由),都有权向用人单位或用人单位的主管单位索回公共积累部分。索赔金额以两年为起点,每年的经济补偿至少为5000元人民币。
   
   六、独立于政党的工会,才能真正地化解劳资纠纷。中国目前的劳动仲裁只是个摆设,保护不了劳动者的根本利益。
   
   解决中国的劳动纠纷问题,说道底应该归属独立于政党的自由工会。由于这个组织一直受到中共的残酷打压(许多工人领袖被关进监狱)没能起到应有的作用,加之政府官员的腐败,致使用人单位对雇员的利益侵害有待无恐。
   
   目前仲裁部门办案所遵循的首先是上级主管领导的意见,然后才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权力机关所下发的文件精神,而这些文件条款有很多是不公开的。在我与二十多名去仲裁申诉的人交谈中得知,没有一名是胜诉的,连仲裁员史宜宏也不得不用“还没统计”来回避个人胜诉率的问题。
   
   有冤无处申,申了也白申;有苦无处诉,诉了也败诉,的局面日益严重。上访人员,从地方法院一直打到中法、高法彼彼皆是,败诉后,他们基本上对未来生活感到绝望,强者选择了以暴还恶的方式,爆炸、凶杀;弱者采取了悬梁自尽、跳楼、点火自坟等做法也就不足为怪了。共产党现在正在吹嘘自己是“三个代表、代表着大多数中国人民利益”在我看来,共产党充其量只能代表5%少数人的利益。如今在城市中,谁的家长还想让自己的小孩去当工人?在乡村里,那一个父母想让自己的孩子去种田?对农民、工人、无业人员、其他弱势群体利益的侵害,已到赤裸裸的程度。什么“三个代表”真不知天下有“羞耻”二字。
   
   中国目前的劳动仲裁只是个摆设,保护不了工人的根本利益,也解决不了劳资纠纷。真正解决劳资纠纷,保护劳动者的根本利益的组织是独立于政党的工会。
   
   
   
   中国民主党人何德普2000年6月30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