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姜维平文集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这是网络上流传很广的一张照片,事情发生在国际人权日的去年12月8日,来自全国各地的冤民在北京某地向路人展示抗议标语,其中最醒目的就是重庆的访民孙利秀,她为什麽要在北京骂贪官,而不在重庆骂?这说明了薄熙来搞的“唱红”,“反贪”,“打黑”是假,排斥异己是真,如果他是真的反腐倡廉,为什麽他自己和太太比文强还贪?为什麽不能取信于民?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也就是在此事发生后的一个多月,即1月10日,胡锦涛在中纪委六次全体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要认真解决反腐倡廉建设中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切实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大力加强干部队伍作风建设,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紧紧依靠人民群众支持和参与,充分发挥人民群众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中的积极作用;坚决反对腐败、严厉惩治腐败分子,以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实际成效取信于民。
   

   但是,笔者认为,“取信于民”不应当只是一句空话,不应当专找软柿子捏,首先应当从中央政治局自身做起,为什麽薄熙来贪污受贿,铁证如山,胡锦涛就是不敢动呢?原来,他是中共元老薄一波的儿子,王子犯法不能与庶民同罪!他不仅可以在大连贪,在沈阳省会贪,在北京商务部贪,而且,紧紧跟随他搞内斗,制造冤假错案的马仔们都借机敲诈勒索,大发横财,特别是一些旧部下,老朋友,如今又跑到重庆去圈地骗钱,坑害农民,以廉租房的名义愚弄百姓!胡锦涛下令抓了他父亲的秘书王某,判了他在商务部的助手吴某,关了与他合发红色短信的张春江,却至今没有动他本人,这是怎麽回事呢?
   
   笔者积二十几年之观察思考,以详实而原始的采访记录,揭示了大贪官薄熙来的真面目,在海外已经出版了《薄熙来传》一书,但是,由于我是一个东北人,多年养成了重感情,讲义气的秉性,非万不得已,不愿披露更多的细节,进而伤及旧友,我已经讲过,既然胡锦涛和温家宝无法阻挡薄熙来上升的步伐,那麽,我只有合盘托出了,今天,我再展示一篇2000年1月31日的采访笔记,让大家看看薄熙来究竟是贪官还是清官。
   
   我是由工作需要认识东北电力进出口公司樊总的,故最初只是例行公事地采访,当然这种情况很难得到他的信任,我从未想过要从他那里挖什麽官员贪腐的秘闻,事有凑巧,我有一次出差在北京某酒店大堂与樊总意外重逢,我问他来京意图,他说,他岳父因医疗事故与沈阳某医院发生纠纷,起诉到法院,但最终判决不公,他想找中央电视台的记者理论,但苦于没有熟人,根本进不了电视台的大门,刚好我认识电视台评论部的康平,就无私地引荐了他与其见面。。。。。。此后,樊总对我很热情,也给我介绍了他一个做期货生意的朋友,姓纪,他的前妻高某是原大连开发区蓓佛莉山庄的副总经理,而纪老板则曾在开发区驻日本办事处工作,围绕着彼此感兴趣的话题,我们谈到了大连开发区,也谈到了薄熙来。
   
   纪说,薄熙来对管委会的原主任周某很信任,但人事安排还需其他领导点头才行,故周一度失意,薄念及当年他在金州时曾鼎力帮助过他,就安排他牵头办了个开发区驻日本代表处,实际上,大连市政府有代表处就行了,之所以床上加床,就是为了多安插一些亲信。以便他和铁哥们到日本招商和旅游。
   
   随后,胆大包天的薄熙来,竟大笔一挥,通过国家财政一次性拨款四千万元给了大连开发区驻日本代表处,但周某并没有什麽生意可做,就在薄熙来的授意下,杀个回马枪,在大连开发区以外企的名义办了子公司,搞房地产开发项目,薄熙来又大笔一挥,给这个叫“蓓佛莉山庄”的项目批了一块廉价的地皮,而假的外商企业不仅可以享受诸多减免税等优惠政策,而且还便于以土地为抵押,向中银和农行贷款,更可以方便地为官员向海外转移灰色收入。就这样,声称要打造中国“北方香港”最豪华海边别墅的“蓓佛莉山庄”粉抹登场了。
   
   1995年,薄熙来刚当市长后不久,他父亲薄一波和江泽民有交易,薄想让儿子高升,江想利用他整人,故两人打得火热,江对薄熙来很支持,因此,他无所顾忌。1995年12月14日,大连港务局领导沈纯陪同薄熙来到日本,共呆了四天,他们名义上招商洽谈,实际上游山玩水,纪老板曾在周主任的授意下,把一套价值不菲的镀金日产高档餐具给了薄熙来,他不但没有一点婉拒的意思,而且,乐得眉开眼笑。在那一瞬间,他明白了:别看薄熙来在会上讲得多麽好听,官不打送礼的,他也是一个贪婪的家伙,此间,薄熙来还在周主任处取走了一笔数额不小的车马费。
   
   也就是在那几年,薄熙来趁着国家刚出台土地有偿出让政策的良机,一方面利用媒体炒热大连的地皮,另一方面通过重复加收土地“四通一平”配套费的办法,大肆圈地捞钱,收取回扣,一般的情况下,他借外访之机,直接让外商把钱存入海外银行,同时,为了披上合法的外衣,更多地贪污受贿,他不仅授意太太谷开来办了律师事务所变相敛财,而且,和美籍华人程某君合办了大连惠瑞斯顾问投资有限公司,他们在百丽大厦同一个楼内办公,此间,他们几乎囊括了大连所有的海外大型招商项目,连市政府下属的大连星海会展中心也不放过,纪说,那时,他从开发区驻日本代表处辞职,自办了一家小型贸易公司,参加了会展中心所需物资的采购招商会,薄熙来操控的死党们表面上说,所有人报价后平等竞争,择优签约,但实际上,较大的生意都被谷开来和程某君抢去了。拿音响设备来说吧,它的总价格几百万元,纪说,他的公司也可以进口,价格相当优惠,但官方却给了惠瑞斯,其轻易地剥了一层皮,从法国道达尔公司进口,他本人只拿到了几个无足轻重的小项目。
   
   纪老板给我讲了一个真实的笑话:薄熙来十分贪财,他不放过任何一个收礼的机会,有一个商人知道薄熙来属牛,故赠送他一个红木牛雕,但那只牛头朝上扬,尾巴翘起,露出了屁股,薄熙来说,这不是骂我牛逼吗?一气之下,就转赠给了程某君,他是个演员出身的文化商人,对生活缺乏悟性,没看出牛逼的意思,就摆在办公室最显眼的地方,逢人就眩耀:这是薄市长赠送给我的!那些年,他帮助谷开来创办“中国民俗学会”,办惠瑞斯公司,到美国打官司,等等,名利双收,薄熙来还以市政府的名义授予他“大连市荣誉市民”的称号,这些很多人都知道,所以,大家都说,你靠上了薄市长的老婆,不知道姓什麽了,你看把你牛逼的!
   
   那麽,薄熙来为什麽要支持周某建所谓的“蓓佛莉山庄”呢?原来,当官的都有两个特点,一个是贪腐,一个是伪善,他们希望在一个远离城市中心的地方搞一个聚会场所,以便声色犬马,尽情享乐,但美其名曰:为开发区的外商创造一个优越的居住环境,于是,薄熙来带着城建局,规划局等一大批领导干部亲自到蓓佛莉山庄去捧场,从设计,配套,施工,人员都大力支持,为了恐吓反对建设小别墅的官员,他说,你们要把眼光放得远些!知道我将来是干什麽的。。。。。。他还当众找茬,把城建局领导王某武大骂了一通,其目的是杀鸡儆猴。
   
   很快,蓓佛莉山庄的小别墅建成了,也开业了,但相当长的时期经济亏损,周某不仅还不上银行的巨额贷款,而且,连财政投资的四千万也打了水漂,但薄熙来不在乎,一来,钱是国家的,天塌了有人扛;二来,官员们有了玩得地方,及时行乐是真的,尽管没几个外商租住别墅,但薄熙来等一些党政官员,却夜夜载歌载舞,灯红酒绿,成了远近闻名的达官贵人,名模小姐聚集的社交场所,其中最多的是商人和官员,他们在这里相识,在这里交易,在这里行贿受贿,也接受性贿赂,其藏污纳垢,风流快活。
   
   纪某说,这种生活直接改变了我的家庭,因为我的前妻高某是蓓佛莉山庄的副总,她几乎天天都要应酬,有一次晚上陪大连某主要领导跳舞,那个在电视上天天讲廉洁的高官,喝得醉熏熏的,竟把她文胸的背带拉断了。。。。。。他说,你想想这是什麽事?我问他,这是薄熙来吗?他没有回答。他只说,后来他太太看破了红尘,忽然提出离婚,竟嫁给了一个加拿大卡尔加里的木匠,移居国外了。
   
   但并非所有的美女都情愿远离贪官,纪说,周主任主政开发区驻日代表处,他的日本生意经营不善,往来账目有疑,中央电视台的驻地记者知道了,扬言要曝光,立即,周某命令蓓佛莉山庄的总经理扬小姐亲赴北京,把此事摆平了。。。。。。至于内幕多黑,他没说,显然,杨某和高某不同。
   
   纪还透露,许多不法商人就是在蓓佛莉山庄里和贪官勾结的,比如,开发区某企业老板孙某范,就是在这里认识薄熙来等高官的,随后他以建厂房,上项目的名义,从中信银行贷款1,5亿人民币,携款潜逃,从此泥牛入海无消息,据说目前在美国的珞杉矶当寓公。
   
   另一个企业老板王某林,也是这里的常客,他经常和薄熙来等某些官员在此吃喝玩乐,结下了深厚的友情,薄熙来支持他发行内部股票,但全市居民都有不少人上当受骗,其集资8000万多万元,又从银行拿走巨额贷款,但不论是搞水产贸易,建立汽车维修厂,还是盖中北大厦,没有一家赢利的,实在顶不住老百姓的压力,官方就把他关进了瓦房店监狱,但大连的官员没有一人受牵连,王某林在狱中衣食无忧,十分安逸,连管教都不敢碰他,谁都知道他后台硬。大连的知情人说,只要薄熙来不倒,大连的官场黑幕永远揭不开!。。。。。
   
   此外,纪老板还披露,薄熙来的太太谷开来和死党程某君还直接参股了大连世贸大厦,薄本人和太太都迷信阴阳八卦,花重金请来一个大师给世贸大厦看风水,认定此处为龟,元气充足,财源滚滚,其实,他是大连最大的贪官,他支持谁,谁就赚钱?谁赚钱还能亏了他?
   
   读者从以上笔记本中所记的星星点点,已经窥视到了薄熙来的内心世界,实际上,出于慎重考虑,我只写出了一部份,因为它的数字和情节,我有其它的信息来源支持,而更多的内容则宁可存疑。总之,它翻开的不过是冰山的一角,只要胡锦涛等中南海领导人真的敢碰硬,我估计薄家单在大连贪污受贿的金额,不会比原深圳市长许宗衡少,只会比他多!
   
   古人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看来,薄熙来这个名字是他的生命密码,他的确是一个大贪官!试问:他藏在中央政治局里,像秃头顶上的虱子明摆着,但胡锦涛连个屁都不敢放,还把他捧成唱红打黑的英雄,这如何取信于民?!
   
   2011年1月19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1月19日首发
   附三张照片和一页笔记扫描件,请选用,笔记扫描件在附件里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笔记扫描件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