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姜维平文集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不过,东北的吃喝风十分盛行,既使是连年亏损的开不出工资的企业,也是老板天天迎送往来,歌舞升平,烟酒照顾,挥金如土,每次去讨要欠款,他们都会热情地请我吃饭,却继续赖账,有时我很生气,拒绝吃请,我说,你把吃饭的钱省下来,给《文汇报》吧!。。。。。。但这样搞,他们更不理你,也不解决问题,有时以酒论英雄,你多喝几杯,他们就付账,你不喝,他们就说你不够朋友,当然不应当给你广告,这种传统的以酒会友的习俗,是东北人的特点之一,离开喝酒,几乎办不成什麽事!故此,那些年我的胃病相当严重,2000年12月4日,我入狱了,失去了自由,但也避免了酒对我身体的伤害。这叫“有一失必有一得”吧!
   
   我印象中,政府官员对《文汇报》赖账的人不多,哈尔滨市常务副市长朱胜文是其中的一个,我在1994年初,曾去采访过他,做了专访,后来,他通过市委宣传部的副部长赵某,在《文汇报》做过一版广告,但结账却并不痛快,我和朱市长通过电话,他久拖不决,还想赖账,但宣传部长赵某是记者出身,为人很守信,多次催他,才付清了账目,后来,他因为和副书记岳玉泉争权内斗,遭到整肃,惨死狱中,我在牢房里听到这个消息,不胜唏嘘!
   
   另一位官员是原吉林市委书记赵家治,我去采访他的时候,市委宣传部的某官员说,他们正准备到香港招商,打算给《文汇报》一版广告,我来得正是佳机,但不巧,我下榻在江城宾馆,那天夜里,距此不远的文化宫发生了火灾,不仅烧毁了正在展出的恐龙化石,而且,还焚毁了图书馆的许多珍贵的线装书,虽然,我有求于孙书记,但不能无视记者的职责,我立即做了报道,第二天,香港各界都知道了吉林大火,当然,书记很生气,广告也不给了,我灰溜溜地离开了吉林。很长一段时间,我成了那里不受欢迎的媒体记者,他们叫我“捅包蛋!”
   
   说来也挺有趣的,2007年,我应著名画家卢禹舜之邀,去哈尔滨看朋友,住在他办的“八荒通神”大酒店里,竟偶然与上述那位欠款不还的老板久别重逢,谈及往事,他竟一直未与《文汇报》结账,我问他为什麽,他说,《文汇报》是党报,给他干啥?给了,还不是领导挥霍?如果老弟你现在要,我马上给你现金,我连连摇头,他酒酣耳热,气愤地说,你为《文汇报》兢兢业业做事,却落了个坐牢5年的下场,为啥不要?我说,我可不想再坐牢。坐牢太苦啊!。。。。。。他听了,大笑不止。
   
   2010年12月15日于多伦多大学。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11年第一期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1/01/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