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两会在即,抓捕黄奇帆正当时
·薄熙来大秘的人生轨迹
·王阳被抓,韩玉臣乐了
·张鑫跳车身亡,薄熙来该当何罪?
·王健民案成了烫手的山芋
·杨华自杀,撕开辽宁官场贪腐的口子
·草民控告,揭穿黄奇帆老底
·赵明远辞职,抖落一身鸡毛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三)
·文革50年,从李秉瑶到薄熙来
·雷洋案有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六四”事件
·应当给中国民企法制的“定心丸”
·周永康家人判刑不上诉的原因
·张越倒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骨牌效应”
·唐福珍绊倒了周永康
·乌坎,民主孤岛的沦陷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七岁女孩蹬三轮,碾碎黄奇帆的谎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司徒华先生赠送的贺卡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虽然,有关司徒华身患绝症的消息,在海内外都被许多人熟知,但今天看到他过世的新闻,依然深感震惊和难过,回忆2009年4月19日与其匆忙相识的经历,真是感慨万千!他在聚会的餐桌上和即席演讲中都谈到他的身体,他自信身体健康,人生百年,他说,他喜欢游泳,每天坚持游泳一小时,几十年如一日,感觉良好,他预计中共2022年垮台,“六四”得以平反,他能亲眼看到,看来,他是过于乐观了,不过没有关系,中国的儒生大都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其高风亮节,纯真可爱,尽在于此,司徒华代表了香港知识份子的良心,他走了,留下的良知还在鲜活地跳动!
   

   海外媒体报道说,一生奉献中国和香港民主运动的支联会主席司徒华,今天中午 12时 58分病逝,享年 79岁。一生风雨的“华叔”在沙田韦尔斯亲王医院的病房,听着家人诵唱圣诗,安详离世,遗言是对支联会义工说:“我爱你们。”华叔早前在病床上观看内地故乡的录像,笑得开怀,他叹谓今生无悔,并亲定今年六四主题“平反六四,革命尚未成功;建设民主,同志仍须努力”,又托付好友,把他的一半骨灰撒在歌连臣角花园,另一半撒在北面的大海,象征北望神州。
   
   我想,一个人活到古稀之年,已是高寿,但司徒华先生活着的意义和价值,不在长短,而在他的正直与傲骨,近日读《李鹏飞回忆录》中有关他的章节,更知司徒华做人的坦然,无私和伟大,面对中共强大而残酷的专制统治,他绝不屈服,令人印象深刻。
   
   自“六四事件”之后二十多年,中共调整了统治术,一方面加大了对异议人士的镇压力度,另一方面又竭力引导人民向钱看,这些非常有效,所以,当国内的人们越来越对政治冷漠,对“六四”淡忘,对金钱疯狂追逐之时,香港每年的纪念活动却高潮迭起,薪火相传,这种精神和气势尤为可贵,而司徒华的楷模作用勿庸置疑。
   
   毫无疑问,中共希望人们遗忘“六四”的枪声和鲜血,只编织物质享乐,声色犬马的美梦,但总有一些人愿意做专制者眼中的异类:他们为“六四”死难者鸣冤呐喊,为中国的民主化进程而奔波呼吁,置自身得失安危于不顾,于是,恐惧而脆弱的当权者阻止司徒华进入内地,虽然他的回乡证被没收了,但他临终前依然有交待,骨灰“北望神州”!至此,中共的领导人怎能不汗颜而胆颤?
   
   可以肯定地说,再过若干年,后人读史得知这一奇闻,会对这些当权者禁不住骂一声“卑鄙”!”而脑满肠肥的卑鄙者李鹏之流化为灰烬之时,封从德,张健,王丹,乌尔凯西,柴玲等人,才五十多岁,也就是说,这些“六四”之后流亡海外的孩子们,到了华叔预言的2022年,他们年富力强,正值“知天命”的人生黄金季节,谁能否认这个事实?
   
   2009年6月,我在巴黎见到张健时,他对我讲得话特别富有哲理,他说,我们不着急,邓小平叫我们靠倒了,我们年轻,也能靠倒江泽民,胡锦涛,等等,“六四”一定会平反!说到这里,他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从里面取出一颗子弹头,它黄黄的,亮亮的,接着他拉开裤管,露出了子弹击中后留下的蚯蚓般的伤疤,他坚定地说,这就是血的证据!我们学生是以和平民主的方式请愿,中共却用子弹对付我们!你说,理在何方?。。。。。。我不相信,这样残暴的政权能不倒台!在那一瞬间,我联想到了我自己,只不过中共是用五年的监狱,把同样的子弹射进了我的身体和精神,我年纪大了,可能不久将随华叔而去,但我想,张健这些孩子们一定能够活着返回祖国家乡的怀抱!到那时,我相信,既使中共不垮台,也必将彻底改变,有谁还能掩盖“六四”真相,又有谁还能堵住人民的嘴巴?今天,司徒华倒下了,不等于他的预言失算,可想而知,政党轮替之时,华叔会受到后生们的敬仰与祭奠,而卑鄙的统治者会遭到孩子们的唾弃!
   
   据报道,治丧委员会召集人朱耀明牧师今午 3时召开记者会,多次哽咽。朱牧师过去数天在病房陪伴司徒华,为他诵经,今早更与华叔的家人一起唱诗,送华叔最后一程。临终前华叔对支联会的义工遗言道:“我爱你们。”实际上,司徒华不仅对支联会的人,他对许多与其接触的人都充满了大爱之情。我虽然与其不过一面之交,但也深深感受到了他的强烈爱憎,细心和诚意。2009年4月19日,我有幸与司徒华先生同桌聚餐,他说,他读过我写的文章,也看到了刊登在香港《前哨》杂志上的我的书法作品,他也是一个书法家,我们找到了共同的轻松的话题。。。。。。记得那天,当场还拍卖了他的几幅书法作品,其价格不菲,会上竞买的盛况十分热烈,而全部经济收益都捐给了海外民运组织,可见,司徒华用心之良苦!试问:所有的受其恩惠的人们是否对得起老先生的一片爱心?是否忠实履行了他的初衷和愿望?
   
   想来真是羞惭,2009年的寒冬岁尾,我收到了司徒华先生寄来的贺卡,上面还有他的亲笔题字,如此德高望重的长者屈尊先给一个晚辈致新年问候,使我非常激动,心中多日不安,我知道,这是他对我4月19日赠送他书法条幅的回报,他百忙中的细心和重礼,令我动容!从这一件非常小的事情上,我悟出了一个道理:他是典型的中国儒生,其“仁者爱人”的理念,不仅深入骨髓,而且身体力行,并非像一些打着儒教旗号欺世盗名的骗子和商人那样华而不实,他用心爱国爱港爱人民,爱每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爱民主,爱自由,爱法制,爱真相,爱中国宪政民主的明天,这才是真正的“大爱无疆”,与其最后的心声“我爱你们”一脉相承!
   
   据报道,“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接受电视台访问时表示,对于司徒华离世非常痛心,认为支联会失去一位优秀的领导人,她也失去一位香港的朋友。她相信平反“六四”后继有人,“就像我们天安们母亲,也随着一个一个离世,但是后来有人,后继者有人。”我认为,司徒华的贡献不仅在于亲自领导了自“六四事件”之后的历次纪念活动,而且还在于,他以榜样的力量,点燃了香港年轻一代的追求民主和真相的激情。
   
   在我看来,未来的10年间,中共未必垮台,但中国必将发生巨大的变化:如果中共能出现赵紫阳式的改革人物,就会主动顺应历史潮流,平反“六四”,进行政治改革,如果还像眼下这样僵化和沉闷,中国社会的动乱和分裂或者外敌入侵将不可避免,这两种情形的出现,或早或晚,不仅仅取决于领导人的更迭,还取决于两极分化造成的社会矛盾的激化程度,从这个意义上讲,司徒华式的儒者毕其一生,苦口婆心,声泪俱下,客观上只是延缓了中共的寿命,真正埋葬统治者的是像李鹏飞之类的港人,这是中国知识份子的伟大,也是他们可怜的悲哀!
   
   不过,不论如何,司徒华走后的香港,他留下的,除了期待的目光和伟岸的背影,还有深情的记忆和仿效的脚步,与其相识即是永诀,非我所愿,令人扼腕叹息,但我也深感欣慰,毕竟香港还在,它与中国大陆万马齐喑的形势截然不同,知识份子的良心还在跳动!
   
   2011年1月2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2011/01/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