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姜维平文集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局长流眼泪,真的没出息
·起诉公安局,李俊开什么玩笑
·平反冤案 重庆庸官踢皮球
·罗淙透露重庆监狱黑幕
·城管掐女商贩 给胡春华丢脸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软禁中的薄熙来
·监狱里有多少窦娥冤?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司徒华先生赠送的贺卡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虽然,有关司徒华身患绝症的消息,在海内外都被许多人熟知,但今天看到他过世的新闻,依然深感震惊和难过,回忆2009年4月19日与其匆忙相识的经历,真是感慨万千!他在聚会的餐桌上和即席演讲中都谈到他的身体,他自信身体健康,人生百年,他说,他喜欢游泳,每天坚持游泳一小时,几十年如一日,感觉良好,他预计中共2022年垮台,“六四”得以平反,他能亲眼看到,看来,他是过于乐观了,不过没有关系,中国的儒生大都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其高风亮节,纯真可爱,尽在于此,司徒华代表了香港知识份子的良心,他走了,留下的良知还在鲜活地跳动!
   

   海外媒体报道说,一生奉献中国和香港民主运动的支联会主席司徒华,今天中午 12时 58分病逝,享年 79岁。一生风雨的“华叔”在沙田韦尔斯亲王医院的病房,听着家人诵唱圣诗,安详离世,遗言是对支联会义工说:“我爱你们。”华叔早前在病床上观看内地故乡的录像,笑得开怀,他叹谓今生无悔,并亲定今年六四主题“平反六四,革命尚未成功;建设民主,同志仍须努力”,又托付好友,把他的一半骨灰撒在歌连臣角花园,另一半撒在北面的大海,象征北望神州。
   
   我想,一个人活到古稀之年,已是高寿,但司徒华先生活着的意义和价值,不在长短,而在他的正直与傲骨,近日读《李鹏飞回忆录》中有关他的章节,更知司徒华做人的坦然,无私和伟大,面对中共强大而残酷的专制统治,他绝不屈服,令人印象深刻。
   
   自“六四事件”之后二十多年,中共调整了统治术,一方面加大了对异议人士的镇压力度,另一方面又竭力引导人民向钱看,这些非常有效,所以,当国内的人们越来越对政治冷漠,对“六四”淡忘,对金钱疯狂追逐之时,香港每年的纪念活动却高潮迭起,薪火相传,这种精神和气势尤为可贵,而司徒华的楷模作用勿庸置疑。
   
   毫无疑问,中共希望人们遗忘“六四”的枪声和鲜血,只编织物质享乐,声色犬马的美梦,但总有一些人愿意做专制者眼中的异类:他们为“六四”死难者鸣冤呐喊,为中国的民主化进程而奔波呼吁,置自身得失安危于不顾,于是,恐惧而脆弱的当权者阻止司徒华进入内地,虽然他的回乡证被没收了,但他临终前依然有交待,骨灰“北望神州”!至此,中共的领导人怎能不汗颜而胆颤?
   
   可以肯定地说,再过若干年,后人读史得知这一奇闻,会对这些当权者禁不住骂一声“卑鄙”!”而脑满肠肥的卑鄙者李鹏之流化为灰烬之时,封从德,张健,王丹,乌尔凯西,柴玲等人,才五十多岁,也就是说,这些“六四”之后流亡海外的孩子们,到了华叔预言的2022年,他们年富力强,正值“知天命”的人生黄金季节,谁能否认这个事实?
   
   2009年6月,我在巴黎见到张健时,他对我讲得话特别富有哲理,他说,我们不着急,邓小平叫我们靠倒了,我们年轻,也能靠倒江泽民,胡锦涛,等等,“六四”一定会平反!说到这里,他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从里面取出一颗子弹头,它黄黄的,亮亮的,接着他拉开裤管,露出了子弹击中后留下的蚯蚓般的伤疤,他坚定地说,这就是血的证据!我们学生是以和平民主的方式请愿,中共却用子弹对付我们!你说,理在何方?。。。。。。我不相信,这样残暴的政权能不倒台!在那一瞬间,我联想到了我自己,只不过中共是用五年的监狱,把同样的子弹射进了我的身体和精神,我年纪大了,可能不久将随华叔而去,但我想,张健这些孩子们一定能够活着返回祖国家乡的怀抱!到那时,我相信,既使中共不垮台,也必将彻底改变,有谁还能掩盖“六四”真相,又有谁还能堵住人民的嘴巴?今天,司徒华倒下了,不等于他的预言失算,可想而知,政党轮替之时,华叔会受到后生们的敬仰与祭奠,而卑鄙的统治者会遭到孩子们的唾弃!
   
   据报道,治丧委员会召集人朱耀明牧师今午 3时召开记者会,多次哽咽。朱牧师过去数天在病房陪伴司徒华,为他诵经,今早更与华叔的家人一起唱诗,送华叔最后一程。临终前华叔对支联会的义工遗言道:“我爱你们。”实际上,司徒华不仅对支联会的人,他对许多与其接触的人都充满了大爱之情。我虽然与其不过一面之交,但也深深感受到了他的强烈爱憎,细心和诚意。2009年4月19日,我有幸与司徒华先生同桌聚餐,他说,他读过我写的文章,也看到了刊登在香港《前哨》杂志上的我的书法作品,他也是一个书法家,我们找到了共同的轻松的话题。。。。。。记得那天,当场还拍卖了他的几幅书法作品,其价格不菲,会上竞买的盛况十分热烈,而全部经济收益都捐给了海外民运组织,可见,司徒华用心之良苦!试问:所有的受其恩惠的人们是否对得起老先生的一片爱心?是否忠实履行了他的初衷和愿望?
   
   想来真是羞惭,2009年的寒冬岁尾,我收到了司徒华先生寄来的贺卡,上面还有他的亲笔题字,如此德高望重的长者屈尊先给一个晚辈致新年问候,使我非常激动,心中多日不安,我知道,这是他对我4月19日赠送他书法条幅的回报,他百忙中的细心和重礼,令我动容!从这一件非常小的事情上,我悟出了一个道理:他是典型的中国儒生,其“仁者爱人”的理念,不仅深入骨髓,而且身体力行,并非像一些打着儒教旗号欺世盗名的骗子和商人那样华而不实,他用心爱国爱港爱人民,爱每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爱民主,爱自由,爱法制,爱真相,爱中国宪政民主的明天,这才是真正的“大爱无疆”,与其最后的心声“我爱你们”一脉相承!
   
   据报道,“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接受电视台访问时表示,对于司徒华离世非常痛心,认为支联会失去一位优秀的领导人,她也失去一位香港的朋友。她相信平反“六四”后继有人,“就像我们天安们母亲,也随着一个一个离世,但是后来有人,后继者有人。”我认为,司徒华的贡献不仅在于亲自领导了自“六四事件”之后的历次纪念活动,而且还在于,他以榜样的力量,点燃了香港年轻一代的追求民主和真相的激情。
   
   在我看来,未来的10年间,中共未必垮台,但中国必将发生巨大的变化:如果中共能出现赵紫阳式的改革人物,就会主动顺应历史潮流,平反“六四”,进行政治改革,如果还像眼下这样僵化和沉闷,中国社会的动乱和分裂或者外敌入侵将不可避免,这两种情形的出现,或早或晚,不仅仅取决于领导人的更迭,还取决于两极分化造成的社会矛盾的激化程度,从这个意义上讲,司徒华式的儒者毕其一生,苦口婆心,声泪俱下,客观上只是延缓了中共的寿命,真正埋葬统治者的是像李鹏飞之类的港人,这是中国知识份子的伟大,也是他们可怜的悲哀!
   
   不过,不论如何,司徒华走后的香港,他留下的,除了期待的目光和伟岸的背影,还有深情的记忆和仿效的脚步,与其相识即是永诀,非我所愿,令人扼腕叹息,但我也深感欣慰,毕竟香港还在,它与中国大陆万马齐喑的形势截然不同,知识份子的良心还在跳动!
   
   2011年1月2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2011/01/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