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匣子说话
·二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三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四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合订本〗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一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二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1)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2)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3)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4)
·必须冲破毛共的党禁
·试谈“‘八九’民运”与“‘六四’屠城”
·附议曹长青先生“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公告〗嘤其鸣矣 求其友声——公开诚邀出版商(社)
·[跟帖]大陆中国问题岂是“腐败”二字所能概括得了的?!
·〖贺函〗致《中国民主报》社社长王军先生
·〖警世通言〗之一:莫把“毛共”称“中共”
·〖警世通言〗之二:莫将“毛共”当“中国”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
·〖警世通言〗之四:莫视“猪权”作“人权”
·〖警世通言〗之五:莫以“垂死挣扎”充“改革开发”
·〖醒世恒言〗之一:人性乃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
·〖醒世恒言〗之二:为“人性”正名——刻不容缓也
·〖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
·〖醒世恒言〗之四:人间正道——私有制
·〖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
·〖醒世恒言〗之六:为“国家”正名——亦刻不容缓也
·〖醒世恒言〗之七: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中国、救人类
·〖喻世明言〗之一: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喻世明言〗之二:孔丘——丧家的、独裁专制主义者的乏走狗
·〖喻世明言〗之三:鲁迅的悲哀
·〖喻世明言〗之四:愚不可及的“东方情结”与“中国特色”
·〖喻世明言〗之五:首先必须冲破党禁
·〖喻世明言〗之六:“‘六四’屠城”与“‘八九’民运”
·〖喻世明言〗之七: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喻世明言〗之八:诺贝尔挑战毛共“猪权观”
·〖喻世明言〗之九:温家宝的“单口相声”与“盛世危言”
·〖文告〗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文告〗 铲除共产魔教
·《一万个“你知道吗?”》
·〖你知道吗〗生命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生物?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
·〖你知道吗〗人与动物的主要区别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是“人之初性本恶”呢,还是“人之初性本善”?
·〖你知道吗〗何谓“万有私力”?
·〖你知道吗〗“万有私力”与“万有引力”有何关系?
·〖你知道吗〗人类是怎样产生的?
·〖你知道吗〗生物多样性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吗〗打吊针是怎么回事?
·〖公开信〗致联合国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女士
·〖你知道吗〗小结——伟大的发现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非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共性?
·〖你知道吗〗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啊!!!……
·〖公开信〗匣子的一个不情之请
·〖控告状〗控告《民主中国》编辑蔡楚状
·〖公开信〗再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或专区
·〖公开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
·〖警世通言〗是“革命”和“解放”,不是“改革”与“转型”
·〖跟帖〗对于天易网总监郭国汀对曹长青《革命不仅可行,也是唯一的道路》一文的回应之回应
·〖跟帖〗回应“怎样推动国内不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
·〖读后感〗感同身受 悲从中来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一个亡国奴的控诉与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关于修宪的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荆楚《坐井观天的东海一枭——略谈基督信仰与儒教的理念冲突》一文
·〖你知道吗〗(31):儒教是怎么来的?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再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感慨于美国众议院2010年12月8日已401:1通过的决议案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你知道吗〗(32):儒教是怎么来的?》一文的跟帖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粉匣子〗讨马讨毛讨共 目录索引》的跟帖
·〖跟帖〗再回应《怎样推动国内本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 易道天成》
·〖跟帖〗回应宣昶玮《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当今全球阻止社会进步的第一障碍》一文
·〖跟帖〗回应胡 平《评毛泽东热》一文
·〖跟帖〗回应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再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三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跟帖〗回应郭国汀《爱中华必须反共》一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此乃黑匣子主义针对马克思《共产党宣言》的宣言——应战书。但凡有志于此者,请签名,请支持,请捧场,请参与。
   “讨”——讨伐、征讨、批判、反击、清算、铲除、终结或埋葬之谓也;
    “讨马”——讨伐西毒马克思发明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亦即异端邪说;

    “讨毛”——讨伐东魔毛泽东发展到顶峰了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亦称“毛氏共产魔教主义”,或曰“有中国特色共产魔教主义”,或曰“毛泽东主义”,或曰“毛泽东思想”;
    “讨共”——讨伐死抱着西毒马克思及东魔毛泽东之腐朽政治僵尸不放而负隅顽抗苟延残喘至今的以邪恶轴心即没毛之毛共为代表的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仇恨犯罪集团。
    “讨马”、“讨毛”、“讨共”——三者之间,相互交织,互为条件,互为因果,紧密相连,不可分割,同时还是解放整个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关键或前提所在。譬如说,现如今整个中国亟待解放,而要“解放全中国”,则应该而且必须从“埋葬毛泽东”(即埋葬毛僵尸)开始,亦即从“讨毛”开始;而要“彻底埋葬毛泽东”,则又应该而且必须从“讨马”开始,亦即从讨伐、征讨、批判、反击、清算、铲除、终结或埋葬西毒马克思发明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之异端邪说开始;而要“彻底讨马”,亦即彻底铲除以邪恶轴心即没毛之毛共为代表的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仇恨犯罪集团赖以负隅顽抗苟延残喘的根基,亦即其祖坟,则又应该而且必须从“讨共”开始,亦即从讨伐死抱着西毒马克思及东魔毛泽东之腐朽政治僵尸不放而负隅顽抗苟延残喘至今的以邪恶轴心即没毛之毛共为代表的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仇恨犯罪集团开始。并且反之亦然。(对不起,这个倒真有点绕口令似的。)
   黑匣子主义认为,自1848年马克思以其《共产党宣言》的发表,近一百多年来,马列斯毛们一以贯之、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腥风血雨、惨绝人寰、丧尽天良地秉持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在全世界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恶贯满盈,血债累累,罪孽深重,实乃“罄南山之竹,书罪未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矣!并且,与此同时,他们又精心地、巧妙地、恶意地编造了一个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啊!
   尤其是东魔毛泽东及其死党毛共匪帮,则更是将这种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仇恨犯罪推到了登峰造极 淋漓尽致 荒谬绝伦 无以复加的地步,直接凭借枪杆子暴力在中国——尤其大陆中国——而一手制造了一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覆盆之冤”及“覆巢之厄”,更使此一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又谜上加谜,以至于给全中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大灾难,直接导致一两亿人非正常死亡;而且,时至今日,没毛之毛共匪帮仍然妄图负隅顽抗、垂死挣扎、苟延残喘并变着法儿将这种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仇恨犯罪持续进行下去,让此一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永远延续下去,进而迫使蒙受着这场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覆盆之冤”及“覆巢之厄”的全体中国人——尤其是大陆中国人——永远连冤之“头”、债之“主”都找不着,也就永远不知道“究竟应该向谁控诉?”啊!
   所以,讨伐、征讨、批判、反击、清算、铲除、终结或埋葬百余年来由西毒马克思一手发起并由东魔毛泽东发展到顶峰了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则是全世界人民拯救人性、拯救人类、拯救历史以及维护自由、平等、博爱、民主、人权、物权和尊严等普世价值的当务之急,并且应当而且必须立即着手从“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亦即“讨伐死抱着西毒马克思及东魔毛泽东之腐朽政治僵尸不放而负隅顽抗苟延残喘至今的邪恶轴心即没毛之毛共”开始,这是人类思想理论方面具有世界现实性意义及世界历史性意义的浩大的系统工程,是全世界民主自由主义与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之间亦即普世价值学与异端邪说之间旷日持久的世界大战的最后决战,其任务之重大、之紧迫、之浩繁、之艰巨等,均无与伦比,也无以言表,宜洲际国际海内海外无分东西南北种族民族阶级阶层党派团体宗教信仰上上下下男男女女凡有自由、平等、博爱、民主、人权、物权及尊严等价值需求及趋向者皆积极行动推诚布公通力合作并用筹策悉索敝赋以讨之,遂致讨马讨毛讨共之最后胜利矣。
   那么,本《讨马讨毛讨共宣言》发起者业已发表或将要发表的系列檄文或许可以算是破释此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的一把金钥匙,并且,是近百十年来毛魔即毛共匪帮所犯罄竹难书的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之累累血腥罪行的实况录,是近百十年来毛魔即毛共匪帮凭借枪杆子暴力及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所一手制造的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覆盆之冤”及“覆巢之厄”的控告状,也是开展“讨马讨毛讨共、铲除共产魔教、埋葬毛僵尸、颠覆毛匪帮、解放全中国”之革命斗争与解放运动最有力的思想理论武器,是掀起并推进新时代思想启蒙运动,宣传及弘扬普世价值观,反击、清算乃至终结百余年来由西毒马克思一手发起并由东魔毛泽东发展到了顶峰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仇恨犯罪,夺取这一场人类思想理论方面普世价值学与异端邪说之间旷日持久的世界大战最后决战的最后胜利,进而完成这一项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伟大历史使命的一块引玉之砖。
   如前所述,由西毒马克思发明并一手挑起的这么一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与全世界民主自由主义之间旷日持久的世界大战,经由列宁、斯大林,再传到东魔毛泽东,已然到达了登峰造极淋漓尽致荒谬绝伦无以复加的地步了。而现如今,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之浊水逆流日薄西山,气息奄奄,朝不虑夕,而民主自由主义之世界潮流则浩浩荡荡,势不可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可是,已然处于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中的没毛之毛共,尽管不敢公开再高唱什么反美反苏反台反对世界上一切反动派亦即所谓“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的世界大战即所谓“无产阶级社会主义世界革命”之类的老调了,但却继续高唱什么“完成伟大历史使命”,什么“大国崛起”,什么“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历史复兴”等等,妄图继续扮演全世界独裁专制主义邪恶轴心的角色,并且居然还敢于将那两千多年来中国历朝历代都颇受专制统治者青睐的丧家的独裁专制主义的乏走狗——孔老二重新抬出来,以为其顽固坚持的毛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撑门面,当说客。
   但还要知道,现如今幸存的大陆中国亡国奴们被毛共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数十年如一日地用暴力、谎言及诡辩等所压抑、所摧残、所戕害、所扭曲、所蹂躏、所蒙蔽的人性正在日渐复苏,灵魂正在日渐归位,价值观也正在日渐趋同,进而民间争民主、争自由、争人权、争尊严、争物权、反腐败、反专制、反独裁、反共产魔教、反红色恐怖、反毛共、反毛伪政权等的革命斗争浪潮风起云涌,山鸣谷应,彼伏此起,锐不可当,一浪胜似一浪,整个中国大陆到处都布满了干柴,像广东番禺太石村事件、四川汉源事件、西藏拉萨“3•14”事件、贵州瓮安事件、甘肃陇南事件、湖北石首事件、新疆乌市“七•五”事件、吉林通钢事件以及邓玉娟事件等那样的群体性暴力维权或曰暴力抗暴事件层出不穷,一触即发,而毛共反人性、反人类、反自由、反民主、反尊严、反文明、反革命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体制即毛共伪政权犹如坐在一座硕大无比的火山口上,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这是一方面。
   而另一方面,现如今苟延残喘的毛共伪政权即毛共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集团,共产主义不管用了,社会主义也不能谈了,反党、反共、反人民、反革命、反社会主义、反马克思主义……之类挥舞了数十年已然导致上亿数亡国奴非正常死亡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的政治帽子及狼牙大棒等也几乎全然失灵或失效了,无产阶级之外衣捉襟见肘了,阶级恐怖主义及阶级不容异己主义不管用了,阶级主义阶级斗争也不能成其为“纲”了,八十年代没毛之毛共所制订的作为无产阶级专政工具的“宪法”及“法律”也都不够用了,总之,共产魔教主义意识形态即马克思主义异端邪说没有什么市场了,毛共匪帮显然已是“黔驴技穷”了。那么,垂死挣扎以苟延残喘之毛共匪帮即毛共政治流氓集团为了构筑最后的防线以逞其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之最后的疯狂,不得不启用其手中的最后一张“王牌”,即惟有倚仗于“国家主义”(亦即毛共所谓的“爱国主义”或曰“极端民族主义”)了,所以干脆斥巨资用赃款将其盗来的“国家”这么一件外衣打造成为一张堂皇富丽、光怪陆离、神乎其神而又硕大无朋的“虎皮”,再将其反人性、反人类、反自由、反民主、反人权、反物权、反尊严、反文明、反革命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而成其为一只无与伦比的外强中干的“皮老虎”,以吓唬大陆中国人即十数亿亡国奴们(当然也包括海外的人),以便于其继续苟延残喘乃至继续耀武扬威张牙舞爪倒行逆施为非作歹侵犯人权荼毒生灵祸害人类,其奈它何?!反正,不许你抵碰——怕碰倒要害部位,不许你触摸——老虎屁股摸不得的,也不许你评说——怕说出了真相,甚至连仔细瞧一瞧都是不允许的,你只能敬鬼神而远之,见皮老虎而避之,更休想什么“改”和“革”的了,因为那无异与虎谋皮,或太岁头上动土。但有人碰了它一下,他于是犯了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罪”或“企图颠覆国家政权罪”;有人摸了他一下,他于是犯了所谓“危害国家安全罪”或“企图危害国家安全罪”;有人在公开或不公开的书信文章中说了它几句,他于是犯了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或“企图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有人怕了它而希望离它更远点,他于是犯了所谓“分裂国家罪”或所谓“破坏民族团结罪”;有人仅仅是瞧了瞧、瞅了瞅、瞥了瞥、访了访它,他于是犯了“泄露国家机密罪”或“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有人只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不得不在它眼皮底下或自焚或投水或跳楼或服毒或舍生忘死偷渡,他于是也犯了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罪”或所谓“损害国家形象罪”,等等。——已然成为“亡国奴”了,居然还胆敢去冒犯“颠覆国家政权罪”,岂不是“天方夜谭”么?!——总之,这些个过去可以作为反毛、反党、反共、反人民、反革命、反社会主义、反马克思主义……之类的“阶级敌人”加以杀、关、管、斗、批、打的“黑色亡国奴们”,现如今却只能依据其魔教戒律笼之统之作为“国家公敌”而一个个都被抓被打被罚被关被管被杀被凌虐被“蒸发”被“失踪”被驱逐被流放或被精神病而送进那“安康医院”当作偏执型精神病患者加以强制治疗了,以至于毛共匪帮的红色恐怖主义由“阶级恐怖主义”演变为“国家恐怖主义”了,其“有组织阶级仇恨犯罪”演变为“有组织国家仇恨犯罪”了,毛氏共产魔教主义由“阶级不容异己主义”(即“魔教不容异己主义”)演变为“国家不容异己主义”了,以至于冯正虎先生被毛共匪帮野蛮拒之于国门——不,圈门——之外不得不滞留于东京成田机场进行“一个人的抗争”而成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黑色亡国奴”了,以至于北大法学教授、司法鉴定室主任、偏执型精神病患者孙东东之流“红色亡国奴”演变为其国家卫生部司法鉴定委员会专家委员了,以至于毛共匪帮也就成其为赤裸裸的法西斯主义党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