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还原蒋介石:中华民国正传》宁汉政府相争]
郭国汀律师专栏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12)《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六章:国际技术转让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七章:外国投资
***(13)《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一章:海事海商法的简明历史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五章:拖航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章:管辖及程序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一章:海洋污染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二章:特别法定权利、海上留置权、抵押权及其他请求权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三章:旅客运输
***(14)《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郭国汀/赖民译
·《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者的话/郭国汀译
***(15)《审判的艺术》郭国汀译
·《审判的艺术》译者的话/郭国汀
***(16)《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郭国汀/高子才合著
·《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作者的话/郭国汀
***(17)《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郭国汀主编
·《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主编的话/郭国汀
***(18)《国际海商法律实务》郭国汀主编
·《国际海商法律实务》主编前言/郭国汀
***(19)《南郭独立评论》郭国汀著
·【郭國汀評論】第一集我為什麼要為法輪功辯護
·【郭国汀评论】第二集从自焚伪案看中共的邪教本质
·《郭国汀评论》第三集国际专家学者如何看待法轮功?
·【郭國汀評論】第四集:中共為何懼怕曾節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原蒋介石:中华民国正传》宁汉政府相争

   《还原蒋介石:中华民国正传》郭国汀译著
   
   
   30、宁汉政府相争
   

   
   上海四一二清党前,支持蒋介石的中央执委会和中监委委员计划于1927 年4月15日在南京召开四中执委会议,日期和地点均由汪精卫和蒋介石在上海议定;但由于汪精卫去了武汉,不能再指望汪出席,故委员们决定召开非正式会议,决定①中华民国定都南京;②宣布武汉国民党中央为非法;③撤销非法设立的武汉国民政府;④从国民党中清除共产党员。
   
   
   4 月17日,中央政治咨政委员会决定南京国民政府于4月18日正式运作,胡汉民当选国务委员会和中央咨政委主席。胡汉民以主席身份号召各武装部队支持蒋介石,推翻反革命武装力量。在一份致全体官兵的政府文告中,胡汉民以国民政府名义称赞蒋介石的忠诚与勇气,在他履行职责中,将国民党的影响扩大至七省,北伐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但蒋介石却清醒地指出:“国民政府正面临着巨大的困难与危险。南京位于上海和汉口之间,上海是拥有强大军力的不时威胁我们的帝国主义的基地,而汉口则撑控在由红色帝国主义操控的共产党手中,他们在我们的后方制造暴乱与混乱。因此我们处在红白两类帝国主义的夹击之下。我们还面对另一个大敌:奉军与山东军阀。除非我们一鼓作气,趁胜奋战打破此种危机四伏的险局,我们将注定面临更大的与远为严重的灾难。”[1]
   
   
   在另一次演说中,蒋介石指出:“先总理选定南京做为我们的国都,我负有重大责任,服务于我们的政府,决心为保卫南京国民政府及消灭共产党控制的汉口伪国民政府,率领北伐军战至生命最后一息。”[2]
   
   武汉政权于1927年4月17日谴责蒋介石是反革命头子应对屠杀和压迫人民的罪责负责,将他开除出国民党,解除其党内外一切职务,下令军中将士逮捕之,送交中央政府按《惩治反革命罪条例》惩罚,并悬赏25万元要蒋的人头[3]。共产国际称蒋介石为‘叛徒’,蒋经国在莫斯科真理报上发表与蒋决裂的公开信称:“革命是我唯一所知的事,我不再认你为我的父亲。”[4]南京政府则下令逮捕鲍罗庭,陈独秀,谭平山,林祖涵,毛泽东,林彪,周恩来,郭沫若,吴玉章,刘少奇,徐谦,邓演达等100余位中共党员及国民党极左派。5 月7日设立中央清党委员会,负责清党。同时在淅江、福建、广东、广西、安徽和四川的共产党人皆被清除出国民党或转入地下或逃至武汉地区。1927年4月 15日在广州发生类似事件,广州共产党被令在十天内向警察局报告,否则将捕杀。[5]5月21日长沙,5月底在江西省则进行了不那么血腥的清洗。[6]
   
   
   1927年4月27日共产党召开五大,号称代表5万党员,大会重申与国民党左派合作,分析民族资产阶级的反革命性质。1926年12月日共产党受共产国际指示,强调国情和农民革命的重要性,采取没收地主土地(小地主与北伐军官家属除外)陈独秀指出:“强调土地革命,无疑将破坏与国民党的合作”,但共产国际新代表罗易却否决了此种担忧。[7]
   
   [1]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11
   
   [2]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11
   
   [3] Dick Wilson, China’s Revolutionary War,Weidenfeld and Nicolson(Academic) London, 1991)p.20
   
   [4]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 Modern China:The Fall and Rise ofa Great Power, 1850-2008.(Allenlane Penguin Books, 2008)p.151.
   
   [5] Dick Wilson, China’s Revolutionary War,Weidenfeld and Nicolson(Academic) London, 1991)p.17
   
   [6] Wolfgang Franke, A Century of ChineseRevolution 1851-1949,(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press, 1970) p.74-75.Prof.of university of Carolina.
   
   [7] Wolfgang Franke, A Century of ChineseRevolution 1851-1949,(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press, 1970) p.76
   
   天易论坛首发:http://bbs.wolfax.com
(2011/01/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