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燃烧的心》 ]
更的的空間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猪油》/更的的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盐水鸭》/更的的
·《青菜》/更的的
·《豆腐》
·《腐乳》
·《酱》
·《酱菜》
·《T恤》更的的
·《牛仔裤》更的的
·《西装》更的的
·《幽默》更的的
·《运动》更的的
·《嗜好》更的的
·《宽容》更的的
·《礼仪》更的的
·《勤劳》更的的
·《笑容》更的的
·《再说笑容》更的的
·《购物》更的的
·《慷慨》更的的
·《阅读》數則 /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燃烧的心》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树梢缠绕着树梢,树叶重叠着树叶,树根攀缘着树根,从来是密密麻麻的黑,行走在无边无沿的密林里。从来处来,往去处去。去处,何处是去处?
   
     多久了?没有日出日落,时间凝固了,没有时间。很久。
   

     阴冷,潮湿,幽闭,恐惧。走不动的就曲起身体死了,死了的身体被脚步碾烂,仿佛一堆肉糜。隐隐听见凄厉的惨叫,哀伤的哭泣,或者只是一声叹息。叹息淹没在吁吁喘息里。
   
     牵拉着,缠抱着,推着,挤着,忽然左转,忽然右转,匆匆过去,又匆匆回头。在这走不出去的黑的密林里。
   
     确实走了很久了,太久太久。已经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走了,为什么呢?没有回答,依旧是匍匐着、冲撞着、闹哄哄地,七嘴八舌,互相跌绊着走不完地走。
   
     于是发愤了,撕开胸膛,折断肋骨,从肋膜里挖出一颗鲜血淋漓、一张一缩的心。因了疼痛,这活泼的心剧烈地跳动。这滚烫的心是什么呢?它竟然燃烧,像是热核反应,发出明亮的光呢。
   
     光和热。在这灿烂夺目的光芒下,一切真相都刹那清晰显现,即使放大有黑黑白白的阴影。厮打、欺凌、欺骗、狡诈、咀嚼、啃咬、抢夺、践踏、交合、繁衍、死亡、腐烂,无数无数的躯体在纠集蠕动,在挤压,在推搡,在争抢。看清了,这是何等惊心动魄的景象。
   
     把心举起,高高托在掌心,走吧!
   
     那是什么?这么耀眼,这么刺目,这么难忍。心,什么是心?为什么是心?走,想走到哪里去?不是一直在走吗?熄了它吧,熄了它吧,熄了它吧。
   
     熄不熄?熄不熄?亢奋起来,激昂了,仇恨了,咆哮了,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吃了它!
   
     因为有了光,看得很准,一瞬间就撕扯得粉碎。其实不经吃,刺身,尤其是居然没有芥末调料,塞牙缝都不够。吃了它,掉在地上的舔尽了,唇边挂着红白血水。
   
     奇怪,这吞下的一丝一屑居然还在燃烧,透过肋骨,透过胸腔,透过结缔组织和皮毛,像是一只只萤火虫放着光芒。
   
     而且,这没有了心的驱壳并不踉跄,也不仆到,兀自战栗并骄傲地站直。
   
     不可以,干脆连这些也乘热吃了吧。一哄而上,只听见牙齿在碰撞。咕咚,咽下去。什么味道,就是心的味道,有一点仿佛是肫肝,也有一点似乎是海螺。味道怎么样,不好吃。
   
     终于回复了这黑,密林当然依旧,还是走不完的走。
   
     反正已经很久了。
(2011/01/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