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夕阳西下》]
更的的空間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猪油》/更的的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盐水鸭》/更的的
·《青菜》/更的的
·《豆腐》
·《腐乳》
·《酱》
·《酱菜》
·《T恤》更的的
·《牛仔裤》更的的
·《西装》更的的
·《幽默》更的的
·《运动》更的的
·《嗜好》更的的
·《宽容》更的的
·《礼仪》更的的
·《勤劳》更的的
·《笑容》更的的
·《再说笑容》更的的
·《购物》更的的
·《慷慨》更的的
·《阅读》數則 /更的的
·《伟大的猪》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夕阳西下》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满山红叶,层林尽染。归鸦阵阵,太阳已经偏西,却烧得满天霞光万道。

    不足一尺宽的蜿蜒山道上走来两位汉子,一位年事稍长,精光内敛,不怒自威。太阳穴外鼓,一看就是外家功夫高手。着一袭青色长衫,衣袂飘飘,一双踢死牛的千层底布鞋,走得风生水起。后面是个青年后生,白羊肚手巾红腰带,步步生烟,走得热了,敞着怀,露出一角通红兜肚。

    夕阳西下,将这两人的影子曲曲折折投入悬崖。悬崖千仞,笔陡,那影子要一袋烟的功夫才能落到崖底。崖底是嶙峋锐利的碎石,石缝间挣扎出一人高的衰黄茅草。

    走近了才看出,那后生的一只眼青肿得像熊猫一样,嘴角也破了,还在渗出丝丝鲜血。

    一场恶斗刚刚结束,对手当然已经死了。浑身每一节骨头都断得零零碎碎,脖颈扭了一圈又一圈,鼻子也缩到面颊里面了。

    后生道:这厮的大力开碑手想不到已经精进若此,一招排山倒海更是已臻化境,师兄腰间中了一掌应当无事吧?幸亏师兄功力精湛,不然人都要断成两截的。

    年长者叹口气道:要不是今日以两敌一,只怕讨不到如此便宜。行走江湖三十年,从来单挑独斗,没想到今日要师弟援手,以多胜少,难免胜之不武,传出去只怕要被天下人嗤笑。

    后生道:好在也无人得见,只要咱们两人守口如瓶,又有谁会想到?

    长者道:经此一役,觉得世上事实在无趣。回去后当将帮内一干事情交于师弟掌控,从此浮云野鹤,忘情于山水之间,再也不为这江湖虚名争强好胜了。

    后生沉吟一会道:师兄将如此重担相托,倒叫人诚惶诚恐,只是帮内那些琐事,师兄不过问也好。倒是师兄这血海穴一掌的伤势,怕也不是一年半载能好得了的。待师兄把身子调养好了,帮主自然还是师兄来当。

    长者闻听,回首呵呵冷笑道:早知你觊觎这帮主之位已久,本帮大小数千人,每年各个分舵交来的份钱也有近万两。今日要是给人一掌打成两段,也就遂了你的心愿。

    后生微微退后半步,阴恻恻笑道:一个废人,还霸着这帮主之位。只要把你今日险些丧命的消息透露出去,只怕你在帮中从此威信全失,就算是占着帮主位置不放,也是无人听你调遣的了。一个时辰前,若不是我出手相救,现如今师兄已是僵尸一具。就凭这点也当让贤了。

    长者勃然怒道:倘若其时我死了,不知道你一个人又如何脱身?

    后生就有些赧然,低头将红腰带杀一杀紧。忽然出手道:下去吧!

    双掌猛地推出,却看见一脸阴骘,早有两掌一左一右在对面等着了。四掌相接,砰然有声。

    太阳已经落到山后,山岩的阴影里,两个人僵持着,脸上有黄豆大的汗珠滴下,你进我退,你退我进,渐渐滑向悬崖边缘。

    鹧鸪啼,几颗石子垂直掉落。

(2011/01/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