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说说这个超市》]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说说这个超市》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超市是很纯粹的舶来品。

     林达先生《近距离看米国》就是从超市的收银机开篇的,不要小看了这个貌不出众的收银机,其实倒是权力如何制衡的杰作。如何制衡,大家当然早就懂了。

     超市表达了不少西方人文思想,比如对每一个顾客的最大信任和对机器的信任,也表达了对管理者的完全不相信。这些思想或者说文化,大家当然更早就懂了。

     后来超市就到了中国,百姓没见过这等奇技淫巧,不太适应。所以在超市里随便把货物从清洁用品处带到休闲食品处或者从衣服区拿到蔬菜区是无所谓的,排骨扔在可乐旁边,香蕉掼到葡萄酒一堆,反正又不是我的。

     购物车,大姑娘也能坐的,小伙子推着逛商场,简直就是妹妹坐船头的陆地版。

     尤其富有特色的是,背景音乐咣咣响,电喇叭招徕吆喝,中国百姓不怕吵?

     林林总总的好白相和不好白相,就不一一赘述了,一切都会好的。不着急,慢慢来。

     几个月前,爱国主义杯葛家乐福超市,高智商的爱国者首先想到的阴招是把冷冻、冷藏食品搬来搬去,让它全部变质、烂掉。超市法国老板亏损、蚀本直至跳楼,死翘翘。于是爱国成功!爱得爽死了!足不出户、兵不血刃就决胜于千里之外。其实是完全不知道超市是如何运作的,完全是隔山打牛。所以后来大概有高人指点,就不了了之了。

     认识一个法国超市经理,极瘦的一个青年金发洋鬼子,夹着屁股走路飞快。比比划划说了半天,帮他算算账是亏本要亏煞。但是他认为这就是占领市场,是从长计议,这个外国算盘打得,真是洋盘。

     曾经在奥地利维也纳一家超市买鱼子酱,不会说。圆珠笔画了一条鱼,下面飘飘洒洒N点,营业员看得笑死了。后来就买到了几种,最好的是三文鱼鱼子酱,橘红的一颗一颗,就像小一号的鱼肝油丸,比盐还要咸。

     后来给一瓶王伯下酒,王伯皱着眉头不语,不知道现在吃完了没有。

(2011/01/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