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非智专栏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征地导致死人”,是我不想谈也不愿谈的,但最后不得不谈的话题。
   
    近几年来,国内由于征地的原因,引发了征地的政府官员与被征地的百姓间直接激烈的冲突,这冲突的结果,造成了无数无辜者的死亡。最近的“乐清钱云会村长被辗死”及“河南驻马店妇女阻施工被辗死”事件的发生,加深了征地权势和被征地者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的激化,已完全超出了人民内部矛盾,远远上升到如毛泽东所说的“敌我之间的矛盾。”由于这种矛盾的激烈和恶化,势必引发起如大陆网民所说的“官逼民反”之潮。
   

    胡锦涛总书记一再强调要“和谐”,不要“折腾”,可是,自从地方政府大规模地征地之后,整个社会“折腾”得更厉害,“折腾”得更动荡,更“民不聊生”,更“怨声载道”。政府要人民“和谐”,自己却不断“折腾”,这正应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之说。中央政府,有良知的社会精英虽纷纷指责这种违规征地行为,但地方政府却无视中央条例,无视社会多方的谴责,仍然继续独霸一方,继续残害百姓,继续苦毒民生,这种残害和苦毒,甚至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为什么地方政府因征地而死人频频发生,却又屡屡不止?这完全是腐败的权利集团贪婪地追求最大利益所致,他们低价征地,高价卖出,多数的钱放入自己的口袋,这也就是为什么地方官员们乐于征地而不疲,即便因此死了人也毫不顾忌之故。
   
    这是怎样的一个制度?这是怎样的一个政府?竟能容忍这样的惨案不断发生?是政府的无能,还是政府的纵容包庇?那些遭受迫害的百姓心里最为清楚。
   
    “无法无天”这个词,目前是一些地方政府官员最真实的写照,在既没有任何精神信仰又惨无人道的官员们的治理下,想要“和谐”的百姓也会被“折腾”得死去活来,苦不堪言。这种残酷的欺压和盘剥,最终导致的将会是百姓不想也不愿被“和谐”,并因此反抗奋争。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包括中国共产党的闹革命,不都是由于百姓被政府及恶势力欺压,被残酷“折腾”,最后在没有退路之下而“揭竿而起”?
   
    在中国繁华都市的背后,隐藏着多少百姓血泪的故事;在中国一片盛世的彩云下,覆盖着多少惨痛的生命。中国形式上在走向法治,但政府官员却更加“目无法规”;中国在向世界展示自己的强大,但百姓却显得越来越脆弱。一个无法使自己的百姓安居乐业的政府,是怎样的一个政府?一个靠百姓而夺得政权的政府,反过来又把百姓欺压在地并残酷地辗过去的政府,又是一个怎样的政府?
   
    我想,胡锦涛总书记是不会同意这样的政府的存在,我想,温家宝总理是不会认为这样的制度是合法的。可是,如果连党总书记和国家总理都无法改变这种地方政府的惨无人道,那么,又能依靠谁来改变这种社会现状?又能依靠谁来主持公道?
   
    这不由得令我想起毛泽东年轻时曾提出的问题“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2011年1月10日
(2011/01/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