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东海一枭(余樟法)
·接头暗号(小诗十三首)
·z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对联鉴赏
·良知不灭与生命轮回
·休将“神话”当神话,莫奉《圣经》为圣经
·东海老人:敬告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兼谈为什么讨厌余杰
·为什么讨厌余杰
·欢迎狂者进门,谢绝妄人靠近!
·中庸论(新稿)
·东海指月录(问答118-123)
·可怕的“耶稣”
·腐肉必定反对人肉等(东海随笔七则)
·声明:不能与人私下讨论问题
·儒门不欢迎装逼犯!
·郭国汀为上帝信仰辩护(东海附言)
·瑞瑞:写给网友焦国标(东海附言)
·东海之骂
·儒家不许有教主,东海只想当教师
·东海指月录(问答124-126)
·代表上帝讲话等(东海随笔九则)
·zt网管办的陈华:网民言论自由是谁给的——就是我陈华给的!
·数优秀文化,还看中华-----简回杨子《也谈东海一枭和余杰》
·投我一机,还你千秋!
·东海指月录(问答127-133)
·岳海:怎么才能切实做到中庸?(东海附言)
· 好消息二则
·冬云:极不老实的基督徒!
·大陆首发东海文章:《无相大光明论》
·诗香书老谊厚情深----读《绿城百花百鸟诗书集》有感于陈政王云高的师生情(外一篇)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诚征七十大寿贺礼
·正确对待欲望,别当灭绝师大!
·美国神话渐破灭,蒙昧主义尚残遗
·东海良知何以大?
·贺寿诗联选萃
·网友酬赠拾翠(之22)
·两位基督徒对东海的批评
·2008年度公民学者和公民机构海选候选名单
·小溪:为东海未雨绸缪(东海附言)
·为《儒家中国》而作
·勇摧诸外道,放我大光明
·制谎传谎是可耻的!-----爱因斯坦与基督教
·基徒的思想栽赃与美国的上帝背离
·z云在青天:杰出的美国科学家几乎全都不信基督教
·zt云在青天:基督教信仰强烈扭曲人性!“基督教国家”都很发达吗?(东海荐文)
·一家村主:枭诗有才气,有豪气,有傲气,亦有霸气(东海附言)
·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二)
·不要歪曲或伪造------复基徒“唯真理是图”
·信神比唯物好
·易汉语:讨伐老枭的“江湖令”
·生有生的好死有死的好(东海随笔十五则)
·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三)
·黄鹤昇:读书偶得(东海附言)
·杀婴暴行岂小“题”哉?
·儒门三宗旨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
·儒家欢迎异议,真理欢迎争鸣
·为自己反应过激致歉等(东海随笔五则)
·圣严法师:西方人信基督教的原因
·金中:对精品的呼唤一一评萧瑶“果成熟后”诗(东海附言)
·东海指月录(问答134--140)
·诗书合璧,艺术精品,绿城名片
·东海百联
·若舟:一部令人感动的诗书范本(东海附言)
·郭国汀:质疑东海一枭良知大法(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人人可以成圣!
·澄清:精卫不是东海弟子
·对于威吓不予回应等(东海随笔六则)
·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五)
·《东海之骂》自题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歌海行吟(散文诗-组章,作者若舟,东海老人荐赏)
·苏中杰们的思想狭隘
·东海一枭: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六)
·只能如实如理,不许苟同苟异
·东海一枭:惩恶就是行善,驱邪就是卫道
·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等(东海随笔七则)
·弃国学家“桂冠”,笑文怀沙先生
·东海老人:以民为本,与时偕进
·网友酬赠拾翠(之23)
·若舟散文诗组章:歌海行吟(东海老人荐赏)
·西方朔: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修阴功,积大德
·四本:看新诗诗人逍遥先生如何写旧诗(东海附言)
·文怀沙“真经”批判-----兼传东海三十三字真经
·文怀沙的浅薄,徐晋如的轻浮
·胡马们也就配给我提提鞋罢了---答客难二则
·欢迎有识之士入群等(东海随笔十则)
·呱呱叫不简单、彭定鼎不实在等(东海随笔六则)
·我的幸运
·春花冬雪:来写点读后感(评点东海联语)
·老象病毒写作评点之五:老枭《我有病》
·东海百联(续)
·礼乐文明:好色与狎妓是不同的(东海附言)
·是巧合还是抄袭?是谁抄袭? ---请教刘志刚先生兼示山西省永济市人民政府、中国楹联学会
·关于“题黄河大铁牛联”答刘志刚先生
·感时杂诗四十七绝
·张星水:张嘉谚——走进《中国低诗歌》(东海荐文)
·浮皮潦草易中天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给贪官腐吏一个机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一普世价值是指任何社会、任何国家、任何民族都适用的价值,普适价值更进一步,不仅适用于任何社会国家民族,还适用于任何时间任何时代,不仅能“放之四海而皆准”,而且能“质诸古今而不疑”(程颐语)。

   普世性就空间性而言,普适性则兼涵空间和时间。普适的一定是普世的,普世的不一定是普适的。普适性涵盖和高于普世性,普适价值是更高的价值,具有更高的真理性。

   民主自由平等人权宪政法治等价值观普世但不普适。例如,民主制度适用于今,未必适用于古-----姑且不论民主制度不可能在遥远的古代被“发明”出来。在遥远的古代,在文化、文明程度极其低下的人类“儿童时期”,善的等级制(三纲五常)和开明专制(儒家君主制)就有其相当的合理性合法性,甚至比现代平等民主更有利、更适合于人类社会。

   又如法治,原始时代不需要,在物质精神文明高度发展的“人人皆有士君之行”的理想时代(仁本主义文明的高级阶段)也未必需要。民主法治是到目前为止最不坏的,但不一定是最好的制度。

   可见,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仍有相当的局限性。

   人们普遍认为,世间一切真理都是相对的,仅在一定范围一定领域一定时空内正确,离开了特定范围、领域时空就不适用了。然而,有没有例外呢,有没有一种任何时空都适用的普适价值和绝对真理?

   有。《中庸》第二十九章:“故君子之道,本诸身,征诸庶民;考诸三王而不谬,建诸天地而不悖,质诸鬼神而无疑,知天也;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知人也。是故君子动而世为天下道,行而世为天下法,言而世为天下则。”

   这里说的君子之道即中庸之道、良知之道,即仁义原则。它既适用于任何社会国家民族又适用于任何时代,既适用于古代也适用于现代和未来,既适用于农业时代也适用于工业时代信息时代更适用于未来的仁本主义文明。它普遍适用于人类的一切时间段。

   仁义原则的普世性也高于民主自由,它不仅适用于政治社会领域,还适用于人类个体。民主自由平等人权乃是仁义原则在政治社会领域的作用和体现,是现代性的“礼之大者”。

   二仁义原则可以进一步扩展为仁义礼智信五常道,“开发”出万物一体论、理一分殊论、体用不二论等等义理,儒家经典,就是围绕着这些原则、标准和义理而“说法”的具有高度普世性和普适性的大经。

   任何社会任何人任何思想学说“教义”,如果偏离了这些原则和标准,都会出问题;如果违背了,与这些原则和标准对着干,必定问题严重:社会和人必变黑,理必成歪理,学必成邪说,教必成邪教。

   需要说明一下:礼的具体形式有时代性和局限性,君主时代有君主时代的礼,民主时代有民主时代的礼,所谓“礼以义起”、“礼,时为大”。但是,礼的精神却没有时代性和局限性,因为礼的精神就是“时”,就是义,都归结为仁。

   另复须知,仁义礼智信是儒家最早“发现”、必须遵循的原则和标准,但不是儒家的发明。真理只能发现不能发明,不论发现没有,真理都“客观”在那儿。只是,发现真理之后,才能更好地遵循它。

   《中庸》开头就开示:“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为教。”本性人人皆具人人平等,但如果不知“道”,就不知重道、向道、修道,就很容易偏离乃至违背道,就谈不上率性而行了。(人性有本习之分。世人言行的率性,往往所率的是习性,而且是不良习性。)

   相对“仁”而言,义礼智信诸德仍属本性的作用,良知仁性是人之本性。有儒者说:人人都是天生的儒家,这就是从本性上说的。人之本性乃天之所命,人人皆有人人平等人人相同,天不变本性不变。仁性良知之所以是绝对真理和最高原则,具有普适绝对永恒的价值,道理就在这里。

   或曰:“儒学是农业社会的产物,是适应农业社会的学说,而不适合工业社会。”

   这是一个普遍的误会。知道了普适性的道理,这一误会就迎刃而解了。农业社会是三七二十一,工业社会信息社会及未来任何社会仍然是三七二十一,不会变成三七二十八。

   同样,儒家在原则上任何社会任何人都适合,如果哪个社会哪个人不适应了,毫无疑问,那不是儒家的问题。儒家所认证的良知和由此生发出来的生命观、世界观、人生观、人性观、价值观等等,是永远正确不会过时的。

   三论价值和境界,中华文化高于西方文化,儒家文化又高于佛道及其它诸子百家。儒家文化的先进性文明性真理性宗教性,儒家圣贤的高明,就根本性地体现于对“性与天道”(生命本质与宇宙本体)以及万物一体、体用不二之理的认知的全面、深刻和透彻。

   西方哲学,于宇宙,只知现象不知本质,只知作用不知本体,唯心论唯物论,都是错把现象当做本质本体了;于生命,只知习性不知本性,性恶论不用说了,说性善,也是从习性而论。

   以中华文化的标准衡量,西方哲学属于“无体之学”。优秀如康德,也不得不假设一个“上帝”为体,才能“把话说圆”----建立他的体系,然而假设的体终究不是体,假设的体开不出宇宙万物。基督教上帝创世造人,只是一种蒙昧的信仰和特殊的神话,等同于假设。

   佛道两家对“性与天道”及体用不二之理都有相当的认知,然而仍不够圆满,对现象和作用仍不够重视,有耽空滞寂(佛家)、耽虚滞静(道家)、知体遗用乃至性相割裂(两家)之嫌。

   佛教说万法归一、道家说“一生万法”,两家都不知“一归万法”;两家都说体用不二,却都疏离政治和社会,不认可政治、制度之“用”。所谓全体大用,“用”有缺,“体”焉能全?两家论道理不可谓不高,只是终究不够圆满,终究不如儒家的无偏无漏大中至正。2011-1-7东海儒者余樟法

   附言:昨夜,偶尔听到某著名的文化大师在某台大谈中国文化的优越性,繁征博引东拉西扯,夸夸而谈言不及义,说了半天也没说到点子上,没说出中国文化根本处优越在哪里,显然是个完全彻底的“不明真相者”:不明生命之真相、良知之真相,当然也中华文化之真相。不由得好气又好笑,浪费口才浪费生命还误导听众遗笑大方,何苦来哉。特作此文,略为有兴趣人士释疑解惑吧。

   这个时代真是怪状“辈出”:诗词家不懂平仄格律,经济学家不懂经济,政治家没有政治道德,自由事业以利己主义为旗帜,儒家以坚持异端外道立场为荣,文化大师于儒佛道都门外汉。想起一位无名氏的准名言:“当今中国的大师,哪有不在牛身上装生殖器的?哪有不在马身上栽扁桃体的?”。在真正的文化人眼里,当今众多知识分子学者教授包括众多大师,都属于文化贫民和灾民,都有必要重新接受一番文化、道德常识的启蒙。

   另外,拙文用了一些中华文化特有的概念,一般人或不容易读懂,东海在大量旧作中早有解析,兹不一一。有兴趣进一步研究者,可参阅《大良知学》(已经出版,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4月第一版)和待阅《平书》、《论语点睛》(待出版)等书。2011-1-7附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1/01/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