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ZT中国模式的非洲实验田——突尼斯怎么会一夜变天?(外一篇)]
陈泱潮文集
·10、李光耀未能在新加坡實行光榮革命的重要原因
·對李光耀亞洲價值觀的批判
●金正恩
·金正恩完全有可能短命被暗杀(图)
◇◇◇◇◇
▲視野與關注卷
●反对派应端正思想路线
·新唐人電視臺可否就孫中山問題組織一場電視辯論?
·温家宝就是应当这样勇往直前、再接再厉!
·唯我独革类与五不搞胡说集团居然高度一致
·谁的声音对党政军观念的转变更有影响力?
·未来中国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民间应当理直气壮公开声援和支持温家宝疾呼政改
·反对派不应和五不搞胡说集团异曲同工一致打击温家宝疾呼政改
·人人自我为中心的无神论党文化是中国民主化的大敌
·“要民主最力的普世个体自由主义核心”批判
·西欧:马克思主义本土化的成功范例
●事情正在起变化
·民心已变,做党心虚——兼谈江僵后对胡锦涛先生看法的相应调整
·《民心已变,做党心虚》一文非求胡也——兼与友人言志书
·中共16大已经形成邓规江随军委主席终身制
·江泽民未死而报丧,是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表现
·ZT温家宝:未来中国的走向
·中共体制人亡政息是必然
·隐性帝制绝对权威难以长期为继
·江泽民坐失开创宪政民主千秋伟业的大好良机
·中共垮台后中国必分裂大乱的原因及救治方略
·江泽民的罪孽
·胡锦涛要吸取江泽民的教训: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观念和事情正在起变化
·看韩寒文章有感:年轻一代渴望变革
·民主春风二度解冻专制中国——骆家辉效应(2图)
·习近平关注网络,重视重量级异见领袖文章
·中国若有宪政民主制度,试看天下谁能敌?
·温家宝发难挑战中共一党专制/石涛
·温家宝:国之命,在人心(一图)
·ZT姜维平: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图)
·ZT各界急切寻求政治出路
·这些令人震惊的数字不能不令人得出这样的结论
·TPP向中共敲响了警钟
·ZT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高调谈改革
·ZT温家宝势力十八大前异军突起(图)
·ZT中国需要一场大变革
·关于薄熙来问题复某直线思维网友
·ZT匿名人士: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
·中国民主化的希望(一图)
·新春寄语∕郭永丰
·反叛者起義者的心聲
·ZT评习近平提出取消毛泽东思想这个重大议案
·如此之多震惊世界的中国倒数第一说明了什么?
·中國已經國將不國的兆頭
·究竟是谁要扳倒薄熙来?/陈破空
·40年前的《特权论》与40年后中国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
·夹缝中的良知和智慧/白岩松
·寻求体制内外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共识
·ZT梁京:中国通胀,一场规模空前的财富大抢劫
·值得一读:中国多发钱就涨价美国滥发货币为何不通胀
●值得关注的文章转贴
·没有道德品质优势的民运比共产党好不到哪去
·《南方人物周刊》访戈尔巴乔夫
·ZT中美的10句话对比——剖析的真是精辟啊
·ZT什么是社会主义?中共国完全是欺世盗名
·ZT对胡锦涛《新年贺词》的几点意见
·谢选骏:中共尊孔意味共产主义末日来临
·社科院蓝皮书 中国面临周边四大威胁
·忘记历史经验教训重复犯错的民族是劣等民族
·突尼斯强权骤然垮台会带来新一波民主化浪潮
·薛涌:房价劫持了中国的未来
·ZT中国模式的非洲实验田——突尼斯怎么会一夜变天?(外一篇)
·ZT胡锦涛主张学习朝鲜和古巴 常委会决议不再讲普世价值
·牟传珩:万众炮轰“退休双轨制”
·中南海来信:欠债太多,积重难返,政改难!/斯伟江(外一篇)
·末日将临?全球禽鸟鱼牛等动物离奇集体死亡
·ZT今日中共国到处都是人贩子
·ZT林和立:»“二刘”助习近平稳江山
·ZT没有任何政权可以在10亿人的不满中维持长久
·ZT警惕“红色血腥”卷土重来!
·梁京:中国的“茉莉花革命”何时发生?
·中共内部唐太宗路线与隋炀帝路线的斗争
·ZT梁京:中国危机在加速恶化
·关注艾未未及中共拘捕艾未未引发的问题
·ZT中国 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家
·ZT:2011.9/中国网友观点摘录
·ZT温家宝讲话透出重大信息:老江病危胡总失控
·ZT美国对中共发出战争警告
·ZT郎咸平如此看中國這個民族和奧巴馬
·ZT事实胜于雄辩 苏联解体後的发展(图)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zt“廖亦武的讲话足以让当局打颤”(组图)
·丹麦为什么不腐败?/ 许春华
·披阅毛泽东时代中国人离奇的死罪(图)
·北大教授順天應民演讲:辛亥革命与宪政(视频)
·大陆狂传的最新政治段子集 精辟!
·遭阉《南方周末》原版新年献词
·當代青年:像子弹飞的大陆90后
·王军涛:十八大政变后权争新变局
·俞可平:改革没有突破,政局必有突变
·鲍彤:新领导的选择
·zt网友称“罗援就是国贼”!
·ZT頑固抗拒中國實行憲政民主的官僚特權階級陣容
·ZT簡單說一下中共國的現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中国模式的非洲实验田——突尼斯怎么会一夜变天?(外一篇)

【法广】
   
   仅仅一夜之间,将经济快速发展和独裁统治融为一体的“非洲之
   
   星”——突尼斯,已经是风光不再。这个全面仿效中国,将“以稳定

   
   求发展,以发展促稳定”作为基本国策,把经济发展作为执政合法性
   
   来源,并被称为非洲“最稳定”国家的种种神话,随着本·阿里总统
   
   的仓惶出逃而破灭了。我们今天的话题就从这里说起。
   
   
   去年十二月十七号,突尼斯一名二十六岁的青年因抗议城管部门“粗
   
   暴执法”而自焚身亡,引发突尼斯全国各地相继爆发大规模社会骚
   
   乱,并不断出现流血冲突,最终直接导致了本·阿里长达二十三年的
   
   统治宣告垮台。
   
   
   对此,有评论回顾说,一九七五年,本·阿里的前任布尔吉巴经议会
   
   批准成为终身总统,十二年之后,这位终身总统又被本.阿里赶下台。
   
   一九八七年,本·阿里就和后来的奥巴马一样,也是以“改变”为名
   
   登上政治舞台的,并且在任期内取得了不俗的经济发展成绩,领导突
   
   尼斯走进了一个“新时代”。南方网上学者庄礼伟的文章说,从一九
   
   八七年以来,由于实行积极的对外开放,向跨国公司提供优惠政策,
   
   突尼斯的GDP年均增长率达到了4.5%,其国内生产总值二○○八年
   
   更是比一九八六年翻了六倍。由于综合国力的大幅提升,突尼斯的人
   
   均收入到二○○八年已达到3700美元,与此同时,贫困率却下降到了
   
   4%。
   
   
   为此,二○○七年,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综合竞争力排行榜
   
   上,突尼斯名列世界第二十九位,居非洲和阿拉伯国家之首。对此,
   
   中国官方媒体也曾不吝赞美之词,给予了高度评价,按照《环球时
   
   报》当时(2009-10-13)的宣传报道,“在本.阿里总统的领导下,突尼
   
   斯人民已经进入了小康社会,过上了幸福安定的生活”等等。到二○
   
   ○九年本.阿里更是以接近90%的得票率成功连任总统,任期到二○一
   
   四年。那么,自去年年底以来,不过短短一个月的民众示威就把这位
   
   政治强人赶下了台,又该如何来解释呢?
   
   
   对此,有分析人士认为,尽管突尼斯有着民主政体所具有的一切虚幻
   
   的外表,但其血肉和骨子里却是彻头彻尾的专制独裁。自从上世纪八
   
   十年代以来,突尼斯实行的所谓多党制,也是徒有形式而已,在现有
   
   的九个合法政党中,执政的宪政民主联盟一枝独秀,其它的八个政党
   
   只不过是个陪衬和点缀而已。中选网上作者菁莆远山的文章回顾说,
   
   本·阿里于一九八七年十一月接任总统,并于一九八九年四月正式当
   
   选,此后他又分别在一九九四年、一九九九年、二○○四年和二○○
   
   九年四次连选连任突尼斯总统。
   
   
   不仅如此,突尼斯还于二○○二年五月通过宪法修正案,取消了对总
   
   统连任次数的限制,并将总统候选人的年龄上限增至75岁,从而为本.
   
   阿里竞选连任其后的历届总统职位扫除了法律障碍。文章分析认为,
   
   本来,依靠权力操纵法律来延续自己的执政地位,就没有道义上的合
   
   法性可言,但本.阿里和他的执政团队却一厢情愿地认为,经济的高速
   
   发展可以替代政治上的民主自由。并对外坚称,“虽然没有自由、没
   
   有民主,但是政府可以保证让民众过上好日子”,从而把发展经济作
   
   为增强自己执政合法性的来源,而拒绝任何形式的政治改革。
   
   
   庄礼伟的文章又说,看来,本.阿里垮台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幻想着
   
   能够永久执政,他执政的时间越久,他的家族和亲朋好友获得的各种
   
   垄断利益和不当得利就越多。但这样一来,其执政的合法性就必须要
   
   依靠暴力和谎言来维持,其结果反而使合法性流失得更快。道理很简
   
   单,这简直就是在和历史规律较劲呢。尽管本.阿里在逃跑之前,向民
   
   众承诺要把日常食品的价格降下来,并答应给予媒体和因特网更多的
   
   言论自由;不仅如此,在已有数十人被打死后,他还曾下令要求安全
   
   部队,除了必要的自卫之外,不得向民众开枪……。综上所述,对
   
   此,文章感慨说,就在本.阿里被迫下令不“让子弹飞”之后,突尼斯
   
   民众却选择了“让总统飞”。
   
   
   综上所述,官方《人民网》十五号的新闻分析说,骚乱爆发前,突尼
   
   斯一直被认为是非洲和阿拉伯国家中最稳定、经济最具活力的国家之
   
   一,全球竞争力排在非洲之首。突尼斯骚乱超出了许多观察家的预
   
   计。文章分析骚乱的原因承认,政治体制僵化,改革严重滞后,选举
   
   舞弊严重,腐败现象突出,贫富差距越拉越大,引发了许多社会矛
   
   盾。而因经济问题导致的失业、通货膨胀等问题,致使大批民众走上
   
   街头抗议示威,呼唤变革。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贺文萍十六号在接受南
   
   都记者专访时表示,突尼斯事件暴露了在政治体制上存在的问题,高
   
   度集权,人民的民主权利和自由长期受到限制,经济发展的成果没有
   
   惠及老百姓,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再加上腐败问题、经济危机,民众
   
   多年的积怨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
   
   
   【国内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菁莆远山:非洲最稳定的国家为何如此不禁“折腾”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197535
   
   一夜之间,以经济快速发展和独裁统治为奇妙组合的“非洲之星”——
   
   突尼斯已是光芒不在,这一非洲神话随着执政23年的总统本·阿里14
   
   日深夜仓皇乘机飞往沙特而破灭,这不仅让神话的制造者们名声扫
   
   地,而且也让那些追随者和鼓吹者们尴尬不已。是泡沫总会破裂,这
   
   个把“以稳定求发展,以发展促稳定”做为基本国策,用独裁统治的
   
   方式治理国家,把经济发展做为执政合法性来源,以形式民主树立政
   
   治文明形象的非洲“最稳定”的国家已经成为昨日黄花,而这种“绒
   
   花”革命的示范效应也成为非洲众多此类国家执政者的心病。
   
   
   突尼斯位于非洲大陆最北端,北部和东部面临地中海,隔突尼斯海峡
   
   与意大利的西西里岛相望,扼地中海东西航运的要冲。东南与利比亚
   
   为邻,西与阿尔及利亚接壤。突尼斯2007年经世界经济论坛评比为非
   
   洲大陆经济竞争力第一,多年以来,其年经济成长率都在5%上下。特
   
   别是近几年来,随着2008年与欧洲联盟签订的自由贸易区已经启动,
   
   其经济发展的前景得到了世界上众口一是的好评。与此同时,政府也
   
   对国家的前景充满信心,去年7月7日突尼斯众议院全体会议通过了
   
   《突尼斯第十二个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计划(2010-2014)》。突尼
   
   斯“十二五计划”是根据总统本•阿里2009年的竞选纲领制订的,该
   
   计划力争经过5年的努力,使突尼斯能够在2014年进入发达国家行
   
   列。而一些突尼斯议员也认为,“十二五计划”提出的发展目标是
   
   “现实的”,经过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可以“如期或提前实现”。但没
   
   有想到的是,100天后这种和谐的假象就被一系列的抗议活动所戳穿,
   
   去年12月17日,突尼斯一名26岁青年因抗议城管部门“粗暴执法”
   
   自焚身亡。此后,突尼斯全国各地相继发生大规模社会骚乱,并不断
   
   引发流血冲突。本-阿里14日稍晚离开突尼斯。法国高层表示,不希
   
   望本•阿里到法国。根据《世界报》报道,一架载有本•阿里女儿和孙
   
   女的飞机已经停靠法国。但突尼斯的局势依然处在动荡中,整个国家
   
   陷入混乱状态,多年来经济发展的成果或将不保。
   
   
   非洲最稳定的国家为何如此不禁“折腾”,其根本原因是独裁政府对
   
   自己过于自信,彻底放弃改革造成的。突尼斯在1986年实行“结构调
   
   整计划”,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1995年突与欧盟签署联系国
   
   协议后,深化经济结构调整,加快企业升级改造和私有化步伐,同时
   
   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推进金融领域改革,积极发展外向型经济,12年
   
   后2007年,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综合竞争力排行榜上,名列世
   
   界第29位,居非洲、阿拉伯国家之首。但突尼斯国内市场狭小,资源
   
   匮乏,使它不得不成为一个出口导向型的国家,主要依靠出口、吸引
   
   国外投资来拉动经济发展,制造业和加工业仍以廉价劳动力为竞争优
   
   势,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其出口受阻,赤字增加,就业压力加大,
   
   大学生毕业就失业的现象普遍存在,根据世界银行统计,高等教育毕
   
   业生失业率目前已超过20%,在某些领域甚至近60%。由此可见,一位
   
   因城管粗暴执法导致的26岁青年的自焚事件就能点燃了学生们积久的
   
   愤懑,成为压倒威权政府的“最后一根稻草”,这是执政者长期实行
   
   高压政治的结果,这种维稳思维和做法让整个社会早已经成为一个活
   
   “火山口”,一个轻微的扰动便可烈焰冲天。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是
   
   偶然中的必然。
   
   
   尽管突尼斯有着民主政体所具有的一切虚幻的外表,但其血肉和骨子
   
   却是彻头彻尾的专制独裁。1956年3月20日,法国同突尼斯签订联合
   
   议定书,法国宣布废除1881年的《巴尔杜条约》,承认突尼斯独立。
   
   1957年7月25日,突尼斯制宪议会通过决议,废黜贝伊,成立突尼斯共
   
   和国。1959年6月,通过宪法,11月布尔吉巴当选总统。 新宪政党是
   
   突尼斯执政党,1964年改称社会主义宪政党。1976年 4月,通过宪法
   
   修改草案,宣布布尔吉巴为突尼斯共和国终身总统。1988年7月,通
   
   过宪法修正案,删改“终身总统”等8项条款。1998年10月通过修改
   
   宪法和选举法,规定总统任期五年,可连任两届。2002年5月,通过
   
   宪法修正案。取消对总统连任次数的限制,并将总统候选人的年龄上
   
   限增至75岁,为本•阿里竞选连任2004年及之后的总统职位扫除了法
   
   律障碍。从突尼斯的宪政民主发展的过程中看,其宪法完全是权力的
   
   工具,是有宪法没有宪政的独裁政治;而自80年代以来,布尔吉巴宣
   
   布实行的所谓多党制,也是形式上的多党制现有的9个合法政党,宪
   
   政民主联盟一枝独秀,其以党员200多万、基层支部约8390个、152
   
   个议席堪称翘楚,其它的8个政党只是个陪衬和点缀,就是最大的社
   
   会民主运动党也不过有3万左右的党员。而议院、司法委员会也不过
   
   是权力的“花瓶”,受总统“节制”。本•阿里于1987年11月7日接
   
   任总统,于1989年4月正式当选。此后,他在1994年、1999年、
   
   2004年和2009年四次连选连任突尼斯总统。在这样的一种架构下,真
   
   是与皇权时代没有什么分别,所不同的是“行头”没了,脱下的“皇
   
   袍”换成了“西装”,但人还是那个人。可想而知,在权力的主导
   
   下,尽管强人政治在执政初期能够有所建树,但因为没有民众的参与
   
   和必要的监督,它就必然走向专制和腐败,如果不适时地实现政治转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