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ZT中国模式的非洲实验田——突尼斯怎么会一夜变天?(外一篇)]
陈泱潮文集
◇◇◇◇◇
▲反擊五毛黨及叛徒圍攻卷
粉碎網特五毛黨及叛徒有組織有指揮持續不斷對陳泱潮的大規模誣蔑圍剿
◎《反擊破坏中国民运首恶-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專集》
●叛徒内奸外派特务打手徐水良曾经骗取了我的信任
·陈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与记事(上)
●2007回击徐水良:反对取消主义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干扰和破坏
·徐水良,你对朋友如此下手,这算什么为人? 这算什么立场?
·敬请徐水良先生向公众证实:陈泱潮《特权论》剽窃了你的哪个观点?
·《特权论》与当时(文革期间)民间出现过的探索文章有无关系
·请问朋友徐水良:这是正派人说得出来的话吗?
·且看陈泱潮和徐水良在同一时间做的事——到底谁有病?
·请问徐水良
·满江红:此病恶
●2010对网上传闻已久的“战略特务”徐水良的质疑和批判
·陈泱潮与徐水良出发点有着根本的不同
·徐水良“抓特务”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铁证
·扒下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争名夺利之徒嫉妒狂徐水良的画皮
·徐水良与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每个人都要接受历史审判
·正告徐水良之类(四则)
·质问徐水良:你这不是继续“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是什么?(1张图)
·回击徐水良之七: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大会已经向全世界敲响了警钟!
·警告徐水良!
·陈泱潮对徐水良“有敌论”的批判
·再次严重警告徐水良(附徐水良所写《呼吁救助陈尔晋》文)!
·徐水良和一目了然的网特紧密勾结造谣诽谤诬蔑《特权论》作者的铁证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庞涓要想方设法谋害孙膑了!
·中文网上重现孙膑与庞涓的故事
·陈泱潮和徐水良先生具有结论性意义的交流和对话
·徐水良又再造谣了--陈泱潮与伍凡之争是为了争当所谓的大总统吗?
·如果你能够驳倒其中之一,我就接受你的指责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和无耻
·太不雅观了!"大理论家"徐水良已经没有招架之力了!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表演应当引起人们的深思:
·你徐水良自己好好看看当代嫉妒狂的醋酸劲!
·请看徐水良打着“反共”旗号掩盖事实真相和要害问题的现行欺骗术
●看徐水良的同类项
·极其狡诈的战略网特五毛党最重要的标志
·对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紧密搭档三妹的批判1
·警报:警惕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搭档的恐怖主义板斧!
·坚决反对战略特务驱民送死的“暴力论”
·警告政治流氓特务打手徐水良的唱和者!
●2010-9月再批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水良
·嫉妒狂徐水良是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祸害
·质问争名夺利狂徐无耻:《特权论》恢复原名是“骗子漫天骗人”吗?
·向争名夺利狂徐无耻水良要证据
·你徐水良又暴露出你嫉妒狂真骗子的丑恶嘴脸!
·关于米奇尼克问题的一点感想
·转贴独评网友近日几则戏评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无耻恶棍帖
·徐水良利用严家棋夫妇的名义欺世盗名行骗的铁证
·陈泱潮就徐水良问题与严家祺先生通话纪录
·陈泱潮是所罗门转世和弥勒下生的部分确凿证据
·争名夺利狂徐水良在共舞台大耍泼皮又逃之夭夭的丑恶表演
·质问徐不良:这些有关陈尔晋的文论是不是出于79民运志士之手?
·刘刚“有谁没被徐水良骂过?”
●对极端邪恶的争名夺利嫉妒狂泼皮徐水良的盖棺论定
·评乱世宵小徐水良的投机和剽窃“理论”
·再次恳请徐水良先生正面回答我所提出的五个问题
·徐水良是真正的叛徒特务线人打手的铁证
·真正“最没有道德底线”的贼喊捉贼
·嫉妒狂徐水良是一个十足的伪民运分子!
·ZT曾节明先生对徐水良邪恶行径的质问
·丑奴儿:徐水良大耍流氓无赖泼皮手段太邪恶
·战略特务徐水良不打自招疯狂的自我暴露
·徐水良人格缺陷是建设民主社会的破坏力量
·伪革命派乱世宵小抓“特务”恶棍徐水良的死穴
·谁对中国民主革命的破坏作用超过任何网特?
·ZT徐水良,真想不到你这么厚颜无耻!/王希哲
·对冒牌革命家“军队国有化”胡诌的驳斥
●徐水良疯狂诋毁和攻击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原因
·徐水良为什么要如此疯狂攻击刘晓波获奖?
·徐水良疯狂打击破坏分裂民运队伍,不只是中国人劣根性问题
·对徐水良否定获得国保9.8万$安家费的几点质疑
·徐水良的所谓“丹麦、缅甸果敢朋友”是地地道道的中共抵挡特务线人
●就刘晓波与诺奖事答网友问
·2.关于发起致信诺奖评委会反对刘晓波的幕后黑影和目的
·3.关于中共是否要故意把刘晓波推上诺贝尔和平奖领奖台的问题
·4.关于刘晓波本人缺点错误问题
●喊着“民主”口号实际在干疯狂践踏民主原则的反动行为
·曾节明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今天,我被“反共邮组”除名了
·曾节明:强烈抗议对陈泱潮先生的除名行为!
·曾節明論斷戰略特務徐水良最近罪惡表演
●徐水良一伙对陈泱潮再度发出恐怖主义死亡威胁
·ZT诛杀令:当迅速秘密处决陈殃潮等中共逆贼!
·徐水良一伙已经赤裸裸开始搞恐怖主义活动了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关于陈泱潮等再次遭到共特兰剑(007)暗杀威胁的声明之一
·徐水良与诱捕清水君凶手密切配合进行赤裸裸恐怖主义活动的铁证
·徐水良欲盖弥彰
●针对我的恐怖活动部分罪证
·就我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给丹麦政府警察部门的报告
·陈泱潮就人身安全问题第3次交丹麦警察局的报告
·草根……盟友所谓“茶马古道”针对我的恐怖活动部分罪证
·哈哈!包管令您捧腹——看良心人士如此安慰陈泱潮(4图)
●陈泱潮不得不反击叛徒徐水良的原因
·论陈泱潮和徐水良激烈论争的性质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本质上是反对民主革命的论点
·这的确是末世现象,的确是末世已临的证明
●疯狂诋毁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中国模式的非洲实验田——突尼斯怎么会一夜变天?(外一篇)

【法广】
   
   仅仅一夜之间,将经济快速发展和独裁统治融为一体的“非洲之
   
   星”——突尼斯,已经是风光不再。这个全面仿效中国,将“以稳定

   
   求发展,以发展促稳定”作为基本国策,把经济发展作为执政合法性
   
   来源,并被称为非洲“最稳定”国家的种种神话,随着本·阿里总统
   
   的仓惶出逃而破灭了。我们今天的话题就从这里说起。
   
   
   去年十二月十七号,突尼斯一名二十六岁的青年因抗议城管部门“粗
   
   暴执法”而自焚身亡,引发突尼斯全国各地相继爆发大规模社会骚
   
   乱,并不断出现流血冲突,最终直接导致了本·阿里长达二十三年的
   
   统治宣告垮台。
   
   
   对此,有评论回顾说,一九七五年,本·阿里的前任布尔吉巴经议会
   
   批准成为终身总统,十二年之后,这位终身总统又被本.阿里赶下台。
   
   一九八七年,本·阿里就和后来的奥巴马一样,也是以“改变”为名
   
   登上政治舞台的,并且在任期内取得了不俗的经济发展成绩,领导突
   
   尼斯走进了一个“新时代”。南方网上学者庄礼伟的文章说,从一九
   
   八七年以来,由于实行积极的对外开放,向跨国公司提供优惠政策,
   
   突尼斯的GDP年均增长率达到了4.5%,其国内生产总值二○○八年
   
   更是比一九八六年翻了六倍。由于综合国力的大幅提升,突尼斯的人
   
   均收入到二○○八年已达到3700美元,与此同时,贫困率却下降到了
   
   4%。
   
   
   为此,二○○七年,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综合竞争力排行榜
   
   上,突尼斯名列世界第二十九位,居非洲和阿拉伯国家之首。对此,
   
   中国官方媒体也曾不吝赞美之词,给予了高度评价,按照《环球时
   
   报》当时(2009-10-13)的宣传报道,“在本.阿里总统的领导下,突尼
   
   斯人民已经进入了小康社会,过上了幸福安定的生活”等等。到二○
   
   ○九年本.阿里更是以接近90%的得票率成功连任总统,任期到二○一
   
   四年。那么,自去年年底以来,不过短短一个月的民众示威就把这位
   
   政治强人赶下了台,又该如何来解释呢?
   
   
   对此,有分析人士认为,尽管突尼斯有着民主政体所具有的一切虚幻
   
   的外表,但其血肉和骨子里却是彻头彻尾的专制独裁。自从上世纪八
   
   十年代以来,突尼斯实行的所谓多党制,也是徒有形式而已,在现有
   
   的九个合法政党中,执政的宪政民主联盟一枝独秀,其它的八个政党
   
   只不过是个陪衬和点缀而已。中选网上作者菁莆远山的文章回顾说,
   
   本·阿里于一九八七年十一月接任总统,并于一九八九年四月正式当
   
   选,此后他又分别在一九九四年、一九九九年、二○○四年和二○○
   
   九年四次连选连任突尼斯总统。
   
   
   不仅如此,突尼斯还于二○○二年五月通过宪法修正案,取消了对总
   
   统连任次数的限制,并将总统候选人的年龄上限增至75岁,从而为本.
   
   阿里竞选连任其后的历届总统职位扫除了法律障碍。文章分析认为,
   
   本来,依靠权力操纵法律来延续自己的执政地位,就没有道义上的合
   
   法性可言,但本.阿里和他的执政团队却一厢情愿地认为,经济的高速
   
   发展可以替代政治上的民主自由。并对外坚称,“虽然没有自由、没
   
   有民主,但是政府可以保证让民众过上好日子”,从而把发展经济作
   
   为增强自己执政合法性的来源,而拒绝任何形式的政治改革。
   
   
   庄礼伟的文章又说,看来,本.阿里垮台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幻想着
   
   能够永久执政,他执政的时间越久,他的家族和亲朋好友获得的各种
   
   垄断利益和不当得利就越多。但这样一来,其执政的合法性就必须要
   
   依靠暴力和谎言来维持,其结果反而使合法性流失得更快。道理很简
   
   单,这简直就是在和历史规律较劲呢。尽管本.阿里在逃跑之前,向民
   
   众承诺要把日常食品的价格降下来,并答应给予媒体和因特网更多的
   
   言论自由;不仅如此,在已有数十人被打死后,他还曾下令要求安全
   
   部队,除了必要的自卫之外,不得向民众开枪……。综上所述,对
   
   此,文章感慨说,就在本.阿里被迫下令不“让子弹飞”之后,突尼斯
   
   民众却选择了“让总统飞”。
   
   
   综上所述,官方《人民网》十五号的新闻分析说,骚乱爆发前,突尼
   
   斯一直被认为是非洲和阿拉伯国家中最稳定、经济最具活力的国家之
   
   一,全球竞争力排在非洲之首。突尼斯骚乱超出了许多观察家的预
   
   计。文章分析骚乱的原因承认,政治体制僵化,改革严重滞后,选举
   
   舞弊严重,腐败现象突出,贫富差距越拉越大,引发了许多社会矛
   
   盾。而因经济问题导致的失业、通货膨胀等问题,致使大批民众走上
   
   街头抗议示威,呼唤变革。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贺文萍十六号在接受南
   
   都记者专访时表示,突尼斯事件暴露了在政治体制上存在的问题,高
   
   度集权,人民的民主权利和自由长期受到限制,经济发展的成果没有
   
   惠及老百姓,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再加上腐败问题、经济危机,民众
   
   多年的积怨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
   
   
   【国内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菁莆远山:非洲最稳定的国家为何如此不禁“折腾”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197535
   
   一夜之间,以经济快速发展和独裁统治为奇妙组合的“非洲之星”——
   
   突尼斯已是光芒不在,这一非洲神话随着执政23年的总统本·阿里14
   
   日深夜仓皇乘机飞往沙特而破灭,这不仅让神话的制造者们名声扫
   
   地,而且也让那些追随者和鼓吹者们尴尬不已。是泡沫总会破裂,这
   
   个把“以稳定求发展,以发展促稳定”做为基本国策,用独裁统治的
   
   方式治理国家,把经济发展做为执政合法性来源,以形式民主树立政
   
   治文明形象的非洲“最稳定”的国家已经成为昨日黄花,而这种“绒
   
   花”革命的示范效应也成为非洲众多此类国家执政者的心病。
   
   
   突尼斯位于非洲大陆最北端,北部和东部面临地中海,隔突尼斯海峡
   
   与意大利的西西里岛相望,扼地中海东西航运的要冲。东南与利比亚
   
   为邻,西与阿尔及利亚接壤。突尼斯2007年经世界经济论坛评比为非
   
   洲大陆经济竞争力第一,多年以来,其年经济成长率都在5%上下。特
   
   别是近几年来,随着2008年与欧洲联盟签订的自由贸易区已经启动,
   
   其经济发展的前景得到了世界上众口一是的好评。与此同时,政府也
   
   对国家的前景充满信心,去年7月7日突尼斯众议院全体会议通过了
   
   《突尼斯第十二个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计划(2010-2014)》。突尼
   
   斯“十二五计划”是根据总统本•阿里2009年的竞选纲领制订的,该
   
   计划力争经过5年的努力,使突尼斯能够在2014年进入发达国家行
   
   列。而一些突尼斯议员也认为,“十二五计划”提出的发展目标是
   
   “现实的”,经过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可以“如期或提前实现”。但没
   
   有想到的是,100天后这种和谐的假象就被一系列的抗议活动所戳穿,
   
   去年12月17日,突尼斯一名26岁青年因抗议城管部门“粗暴执法”
   
   自焚身亡。此后,突尼斯全国各地相继发生大规模社会骚乱,并不断
   
   引发流血冲突。本-阿里14日稍晚离开突尼斯。法国高层表示,不希
   
   望本•阿里到法国。根据《世界报》报道,一架载有本•阿里女儿和孙
   
   女的飞机已经停靠法国。但突尼斯的局势依然处在动荡中,整个国家
   
   陷入混乱状态,多年来经济发展的成果或将不保。
   
   
   非洲最稳定的国家为何如此不禁“折腾”,其根本原因是独裁政府对
   
   自己过于自信,彻底放弃改革造成的。突尼斯在1986年实行“结构调
   
   整计划”,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1995年突与欧盟签署联系国
   
   协议后,深化经济结构调整,加快企业升级改造和私有化步伐,同时
   
   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推进金融领域改革,积极发展外向型经济,12年
   
   后2007年,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综合竞争力排行榜上,名列世
   
   界第29位,居非洲、阿拉伯国家之首。但突尼斯国内市场狭小,资源
   
   匮乏,使它不得不成为一个出口导向型的国家,主要依靠出口、吸引
   
   国外投资来拉动经济发展,制造业和加工业仍以廉价劳动力为竞争优
   
   势,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其出口受阻,赤字增加,就业压力加大,
   
   大学生毕业就失业的现象普遍存在,根据世界银行统计,高等教育毕
   
   业生失业率目前已超过20%,在某些领域甚至近60%。由此可见,一位
   
   因城管粗暴执法导致的26岁青年的自焚事件就能点燃了学生们积久的
   
   愤懑,成为压倒威权政府的“最后一根稻草”,这是执政者长期实行
   
   高压政治的结果,这种维稳思维和做法让整个社会早已经成为一个活
   
   “火山口”,一个轻微的扰动便可烈焰冲天。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是
   
   偶然中的必然。
   
   
   尽管突尼斯有着民主政体所具有的一切虚幻的外表,但其血肉和骨子
   
   却是彻头彻尾的专制独裁。1956年3月20日,法国同突尼斯签订联合
   
   议定书,法国宣布废除1881年的《巴尔杜条约》,承认突尼斯独立。
   
   1957年7月25日,突尼斯制宪议会通过决议,废黜贝伊,成立突尼斯共
   
   和国。1959年6月,通过宪法,11月布尔吉巴当选总统。 新宪政党是
   
   突尼斯执政党,1964年改称社会主义宪政党。1976年 4月,通过宪法
   
   修改草案,宣布布尔吉巴为突尼斯共和国终身总统。1988年7月,通
   
   过宪法修正案,删改“终身总统”等8项条款。1998年10月通过修改
   
   宪法和选举法,规定总统任期五年,可连任两届。2002年5月,通过
   
   宪法修正案。取消对总统连任次数的限制,并将总统候选人的年龄上
   
   限增至75岁,为本•阿里竞选连任2004年及之后的总统职位扫除了法
   
   律障碍。从突尼斯的宪政民主发展的过程中看,其宪法完全是权力的
   
   工具,是有宪法没有宪政的独裁政治;而自80年代以来,布尔吉巴宣
   
   布实行的所谓多党制,也是形式上的多党制现有的9个合法政党,宪
   
   政民主联盟一枝独秀,其以党员200多万、基层支部约8390个、152
   
   个议席堪称翘楚,其它的8个政党只是个陪衬和点缀,就是最大的社
   
   会民主运动党也不过有3万左右的党员。而议院、司法委员会也不过
   
   是权力的“花瓶”,受总统“节制”。本•阿里于1987年11月7日接
   
   任总统,于1989年4月正式当选。此后,他在1994年、1999年、
   
   2004年和2009年四次连选连任突尼斯总统。在这样的一种架构下,真
   
   是与皇权时代没有什么分别,所不同的是“行头”没了,脱下的“皇
   
   袍”换成了“西装”,但人还是那个人。可想而知,在权力的主导
   
   下,尽管强人政治在执政初期能够有所建树,但因为没有民众的参与
   
   和必要的监督,它就必然走向专制和腐败,如果不适时地实现政治转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