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钱云会家乡话说辛亥革命同盟会四义士]
陈维健文集
·病急乱投医的胡锦涛
·恐吓不倒的滴血啼鹃
·造飞船不如造飞机
·中国现代文人植物化
·美国黑人罗莎.帕克斯和中国的民工孙志刚
·呼唤文化复兴 呼唤民主革命
·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胡锦涛不访国矿访外矿
·胡温政权图穷匕首见
·西方民主社会对中国的人道冷漠
·推倒中共政权是成本最小的社会变革
·马英九对中共民主如是说
2006年文章
·新年的阳光下致中国报人
·新年从爆炸开始
·没有民主和公正哪来的和谐社会
·恐怖的中国铁路春运看执政为民
·面对面向中共说“不”的时代来临
·胡锦涛春节扭秧歌
·宗教的最高原则慈悲和宽容
·陈水扁的急独和马英九的缓统
·缺失人文的天堂
·台海无危机
·苦难者的急迫和小康者的缓进
·当屠夫还在行凶时 毋庸奢谈宽恕
·杀富慰贫还是杀富济富
·小马哥是那个戮穿皇帝新衣勇敢的小孩
·八荣八耻和不荣不耻
·没有了脾气的中国对日关系
·人民的好总理
·胡锦涛到美国上朝
·一帽不如一帽的访美
·光明的总理和黑夜的盲人
·阿扁有种向美国说不
·文革中国人心中永远的噩梦
·“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中共改革已死 左转路线失败
·腐败是中共维持政权的最后招数
·坚持改革就是坚持腐败
·一个政党和一个盲人的较量
·向北京奥运说“不”!
·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的欺诈
·人头税和暂住证
·青藏铁路划剖了西藏的胸膛
·中共的后台金家的导弹
·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中国的改革不妨看一下左邻右舍
·从阿扁喊退党扁嫂喊离婚看台湾的民主
·布什面对中国劳工的冷血谎言
·民族主义是绑架民众的元凶
·党决不能指挥枪
·文明的抗争和暴力的镇压
·共产党的宗教战争
·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国在山河破,天府成龟田
·疯狂的高尔夫球场
·(温家宝)拒绝民主的宣言
·去世三十年老毛阴魂不散
·莫将人民当敌人
·江文选腐败的交易
·倒扁-民主社会的民主运动
·生命之河成死亡之水
·中共反腐斗争与腐败无关
·人文奥运美丽的谎言
·在政治正确下的金家核弹
·冰山封不住的谎言(评藏人被射杀)
·冰山上的雪莲 德协麦朵──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一
·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山穷水尽洞庭湖
·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不爱人权爱狗权
·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2007年文章
·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情系曼久嘎追拉
·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诛连九族卷土重来
·专制指挥民主的中西关系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的补充
·泯灭英雄的时代
·“国际歌”的声音又在中国大地响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钱云会家乡话说辛亥革命同盟会四义士


   
   
   
   岁未年初浙江乐清出了一个旷世维权英雄,蒲岐寨桥村长钱云会,2010年12 月25日的上午9时许,惨死于卡车轮下,官民说法各执一词,此案激荡整个中国风云,一时国中之人,人人争说钱云会,网络上只要打上钱云会三字,几妙钟便会出现成千上万条信息,其跟贴如天之星,地之沙不可胜数。

   
   在钱云会案扑朔迷离之际,我们不仿以历史为镜,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我们就从一百周年前的历史谈起。钱云会已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但是知钱云会者众,知钱云会家乡者少,知钱云会家乡的辛亥革命历史者更是少至又少。又谁知道一个山隅海陬的小小乐清县,竟然藏龙卧虎着“四位同盟会会员”,其中一位还是我内人的前辈周李光。
   
   周李光(1882年生)字六介,人称“六公”,乐清大荆人。周六公辛亥革命首义成功后,为首任杭州知事(职权大于市长)。六公耕读传家,光绪未年为邑庠生,后又研读于“政法学堂,不但博古通今,又有一身的好武艺,时广结天下豪杰与一干革命志士仁人结为生死之交,入同盟会、光复会跟随中山先生革命经年累月,革命军攻打杭城时时,请缨敢死队,命为队长,身系红飘带,手持木壳枪,一声冲锋号令,清军望风披靡,在革命军攻克南京时又任命为“浙江攻宁支队”的军法处长。大总统以其功勋彪炳,委其知县一职。杭城杭州人,人人皆知西子湖畔有“六公园”,以为“六公园”为一二三四五六之“六公园”,不知六公园是六公府宅园林。六公功成名就,光宗耀祖,但不幸英年早逝,死在任上,时年34岁。当时政府望能将其葬于西子湖畔,与杭州市民日月同辉,但因乐清父老盼其归乡入土,遂公祭后灵柩运回故里,石人石马贯道,隆而葬之。要不然西子湖畔便多一座坟茔,与徐锡麟、秋瑾、章太炎等辛亥革命的英雄义士同邻,供人赞仰。而今之乐清六公之墓,早已是荒草一堆掩没了。据说在杭州西冷桥有一周公祠,在西冷印社的后门,但不知史料馆有否记载当在考核,现在唯一留存的是,西冷印社题襟馆内六公的一尊刻像。在“周李氏宗谱”中记有六公诗文“拔长剑破地,号声振山岳”,其侠气豪情,浩然有声,时仅23岁。
    张云雷是乐清一位名声显赫的历史人物,生于1883殁于1977,号云雷为西联乡汇头村人。1905年,赴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期间,结识何香凝等一批革命志士,先后加入同盟会、光复会。后又亡命印尼亚泗水埠,在“中华学校”任教,并与沈钧业等创办《汉文新报》。 1911年6月回国,在上海加入著名的“南社”,接着与黄群、徐冕到浙江从事革命活动。杭州光复后因其功勋被聘为浙江都督参议,又负责共和党在浙江的党务工作。民国2年1913年当选为省议员、国会第一届参议员。孙中山二次革命时参加反袁斗争。民国6年被冯国璋特任为总统府咨议。民国7年,再度当选为参议员,被段祺瑞执掌的国务院聘为经济调查会委员,还在上海与共产党人张东荪创办《时事新报》,刊登一些介绍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的文章。民国11年,被总统黎元洪委任为总统府顾问,特授二等大绶嘉禾章。从张云雷这张满满 的简历来看,其生涯贯穿了整个辛亥革命,可谓其个人的历史就是一部辛亥革命的历史。
   张云雷虽为革命党人,但佛学,诗词具佳,与陶成章、苏曼殊、等有诗书往来。曾皈依佛界名僧印光大师,在“时事新报”开辟佛教专栏,弘扬佛法。名成功就后有归隐乡里,潜心法门之心。时年辞官返乡, 回乡后捐赠田产,创办居士林,内设救济院、孤儿院、国学讲习所等惠及乡里。中共革命年代又救援共产党人,但共产党执政后不念其旧,将如此一个功勋彪炳的辛亥革命英雄,打成“右派”,最后惨死文革 。
   
    黄式苏是一位学富五车,才高八斗著作等身的革命义士,生于1874殁于1947,字仲荃,象阳镇高园人。少年时代已是文才横溢,为当代名儒陈介石所器重。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中举。与同乡郑雨农、倪楚湄等组织“砥社”,针贬时弊,倡导新风。光绪三十一年应邀到北京编书局任职。次年随陈介石至两广方言学堂任教。先后参加光复会、同盟会,从事革命活动。宣统元年浙江咨议局成立,被举为议员。不久调任温州师范学堂监督。宣统三年武昌首义,四方响应,而温处兵备道郭则法态度不明,黄式苏因与郭则法私交甚笃,当面说时势,晓大义,郭则法最后向革命军投诚,黄式苏为此立下首功。温州军政府成立,任教育部副部长。
   
   黄式苏民国元年后历任长林场盐事长、浙江遂安县知事,创办女子学堂,开一代风气之先。民国4年,任福建泰宁县知事,民国7年,调任宁德县知事,以“勤政爱民,清廉方正”名扬一时。民国11年,卸任离境之日,当地民众抚老携幼夹道相送,场面感人。黄式苏逝世于中共执政前的1947年,逃过共产劫难,如果他老先生活到共产党执政,以其清廉秉公,一定会拍案而起,逃脱不了被迫害之死的命运。
   
   第四位同盟会会员张翰庭,张翰庭是一位惊世传奇人物,虽然并非乐清人,却是乐清首任知事,其家乡是乐清不相隔不远的温岭。年青时负笈东洋求学,秘密参加同盟会,回国后任杭州巡官,革命军攻城之时,里应外合打开城门,遂使革命军顺利攻克杭州,为杭州光复作出重要贡献,因其功勋卓越被任命为乐清首任知县。但因其1949年被中共当作土豪劣绅枪决,所以在乐清县的人物志上就被无声地抹去。“镇反肃反”时,张翰庭被华东局作为有着11条人命的恶霸拟在枪决的名单中,(11条人命纯属子虚乌有)但又由于其同盟会显赫的革命历史,和1948年那一场海难:张翰庭以一条不足200吨的小船救出543名乘客的英雄救难史而成的英名,不敢贸然下手,于是请批中央。在公开的刘少奇文选中有这样一条批示:“对于华东局拟处决恶霸张翰庭批示如下:请吴溉之与沈老商量拟复,交我批发,此等罪大恶极份子应经正式法庭审判,证实罪状,可以判处死刑。
   
   张翰庭与我岳父是温岭同乡,他的家人与张翰庭不是亲就是邻,岳父在回忆起张翰庭时,激动不能成声。他说那场海难是家喻户晓的大事,当时张翰庭到上海的送桔船正进入上海(台州盛产黄岩密桔),一艘由上海开往宁波的“江亚”轮在吴淞口触雷爆炸,求救汽笛仅响了二下船身就开始倾斜,船上3000多名乘客在黑暗中惊叫求救,此时张翰庭的“金源利“号听到呼声赶来救援,张翰庭临阵不乱,一边让船工将船上的货物扔入海中,一边让水手将船与“江亚”号呈丁字型 对接,抛缆索于“江亚”号船头,此对接怕二船平型相接,逃生者向一面汇流二船都有倾覆的危险。求援途中,当“江亚号”拖着“金源利号”下沉时,他又果断地让水手斩断二船相缚的缆绳,然后放出舢板救落水之人。正是其果敢机智在黑暗茫茫的大海上,救出多达543名乘客,成为国际海难史上鲜有的救生奇迹,是中国的泰坦尼克号海难。张翰庭老先生在政权易帜前的兵慌马乱,人心惶惶之际,作出如此英雄行为,被上海市民称为“海上活菩萨”。时任上海市市长吴国桢特制一面锦旗,手绣四个金字“瀛海慈航”,并授予张翰庭“上海荣誉市民”的称号,只是上海开埠以来唯一的一次赠予。岳父说当年他在北京,听说要把这位辛亥革命勇士,海难抢险英雄枪毙时,上海数十万人跪求政府手下留 情,刀下留人。温岭家乡的父老也有六十多人,不惧安危,到县政府顶香跪求,保张翰庭一命,浙江一干地方籍干部,周丕振等也向中央反映情况,担保张翰庭,时任民革主席的沈均儒老先生也为此拍案,但是丧心病狂的中共政权,根本无视民情民心,不顾张老先生的光荣历史,英雄救难,执意枪决。张翰庭在狱中待刑之时,也没有想到自己被杀,他想我一个辛亥革命义士,一个救人英雄,新政府建立,我又宰猪担酒地犒劳解放军的人,总不至于到被杀的地步,但是张翰庭想错了。张翰庭在温岭万人公判大会后,押赴城关西门,临刑前被五花大绑的张老先生仰天长啸,“天晓得!天晓得!”。张翰庭天晓得!天晓得!抢天呼地之声,一是为自已喊冤,二是让天看明白了为自己作主,最终天真的为他主持了公道,十几年后的文革,那个亲笔批复枪决张翰庭的国家主席刘少奇,被他本人的政权折磨而死,这是天的报应。张翰庭先生的生死跌宕,真是千古一叹!
   
   纵观乐清的四位辛亥革命英雄,二位因共产党执政前已殁逃过一劫,另二位,一个在中共执政后即遭枪决,一个在饱经历届政治运动后折磨之死,目睹中共建政后的历史,家人在回忆六公英年早逝时,也不无安慰,但是六公的家属依然没有为此逃脱噩运,当年周家辛亥革命后政府的封赏,都被作为剥削的财产没收,家人被 迫迁出“清都司衙门”,其实当年周家在得到封赏后,拿出一部分在镇上造了一排义屋,为无家可归的乡人居住,一直成为当地的美谈,但这一切均被新政权抹杀。当然最让人怵目惊心的是,六公的弟三伯父儿子周显煜年仅29岁“镇反肃反”中,因有几分祖业,了荡家产,被诬为与土匪勾结,竟不分青红皂白而遭枪决。时日家属被迫到刑场“杀头陪绑”,六公的遗孀也被押赴在内。这样的父离子别,妻女相送怎让人不肝肠寸断。三伯父失子后仅月余不胜哀恸而亡。其妻青灯一盏,为他终身守寡,今日已是耄耋老人,让人不胜唏嘘。目睹此情此景,正是“风沥沥沥风风凄凄,雨霏霏霏雨雨茫茫,断肠人越想越断肠”。六公如果在天有灵,看到亲人遭受如此惨剧,一个诗礼传家的家族遭受如此劫难,如何能够瞑目。
   
   乐清人杰地灵,人文会萃,光绪年间“乐清志”是以这样的文字记述乐清的:“乐清僻在海滨,旧总瓯越、回浦、章安之建置,临海、永宁之分析。云门张乐,箫台吹笙。文君隐处之乡,谢客盘游之地。美其疆土,跨榴屿与楠溪;伟其山川,卓 龙湫于雁荡。王忠文之对策,鸾凤赤霄;章恭毅之直言,风霜清节。文传二谷,自折弁州之心;亭仰三高,不数吴门之躅。区域之胜如此,人物之茂如彼,则有淳熙 己亥之编,大德甲辰之纪。内史、外史,具见端崖;班书、范书,犹存彷佛。历元、明之易代,征隆庆之前修。皇朝阐珍,寰海同镜。载述遗烈,两振芳尘。金匮石室之藏,理资来哲;夕秀朝华之启,义取随时”。面对这样锦秀的县志,当代的我们又如何将乐清县的近代史载入史册呢?乐清同盟会四英雄曾经激荡了辛亥革命那一段近代史,已经开始从尘封的历史中被厘清,还原。但是还有许许多人物还没有列入史册,如乐清长歧乡南宅,人称“南师”的南怀瑾先生的父亲在乐清也是名闻乡里的人物,由于其在中共新政时被杀,关于他的历史几乎找不到一星半点的踪迹。南家是乐清名门望族,南怀瑾是南家的独子,幼承庭训,在父亲的培养熏陶下,12岁已熟读史籍经书。其后毕业于浙江国术馆,受训于中央军校政治研究班,抗日战争投笔从戎,后就读金陵大学,时遍访名山大川习武拜师,求道学佛,又在峨眉山闭关开悟,政权易帜前去了台湾,成一代名师。南怀瑾是独子也是孝子,在他的讲学中总是强调“中华民族的精神文明就是孝道”,但是南怀瑾先生很少提及他的父亲,我们在其浩翰的著书和讲稿中,雪泥鸿爪只言片语得知,民国三十六年他回家乡时,他父亲要他给家乡弟子讲“佛经”,他说不懂孝学什么佛,还是让我讲一点孝道。因此,他对着父亲给乡人讲了一次“孝经”。南怀瑾大师,贯通儒、佛、道三家当今已无人望其项背。其声望在中国大陆已是名满天下,声振两岸朝野,但至今依然没有衣锦还乡,因为那一方梦魂萦绕的乡土,交织着他的爱恨情仇,一个曾经面对父亲讲过“孝经”的人,面对杀父之仇的不共戴天之恨如何能够释怀。当然不回家不等于不思家,八十年代他集资为家乡修建了金温铁路,九九年重修南宅祠堂时,南师揣笔良久挥毫写下:“河洛东南留 一脉,:千秋忠义,神灵海上有孤臣”。南怀瑾大师的孤臣孽子的血泪之心,何等的让人感怀。正是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