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钱云会家乡话说辛亥革命同盟会四义士]
陈维健文集
·印度之子和马列子孙
·亡党不亡国 让人民选择执政党
·玉树震灾能否给解决西藏问题带来机缘
·玉树震灾让人们看到了真实的喇嘛
·上海世博二十一世纪的“阿房宫”
·孩子“盛世”社会的牺牲品
·胡锦涛对金家王朝的苦心孤诣
·谁是校园血案的真正元凶?/
·富士康血汗工厂的“十连跳”
·六四”的枪声让所有的罪恶变得无法无天
·“六四”雕塑测试香港“一国两制”
·面对工潮中共何去何从
·中共拳头打到了新西兰 /陈维健
·习近平访纽动粗 总理屈膝 民众愤怒 华人遭殃
·两岸签署ECFA经济协定台湾落入统战陷井
·智悲双运一肩负荷天下众生--达赖喇嘛七十五岁生日敬献
·是谁让海外华人与当地社会对立
·网络世界一颗滚热的流沙
·中共语言文化的杀手
·南京大屠杀与南京大爆炸
·新西兰议员受中共支助到西藏旅游回国政坛肇事身败名裂
·龙应台、刘亚洲,书生、将军齐唤大国文明
·美韩海上军演中共高调反击意欲何为
·温家宝说民主是中共抢夺“民主”的话语权
·“中国人是猪”引发的一场“爱国”活报剧
·新西兰一位华人老太太地震前的如是说
·中国民主运动的实质是还政于民与还产于民
·2010年“九一八”与1931年“九一八”
·“安元鼎”式的民办“执法”逃脱不了政府的罪责
·日本反华中国装聋作哑熊猫死亡赔偿成要闻
·历史又回到我们中间—写于刘晓波获奖的历史一刻/陈维健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死水扬不起涟漪 五中全会了无新意
·藏语是藏民族的生命
·上海一座为受难者奏乐的城市
·见证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选举:已经非常成熟
· 西藏政治犯团体“九十三”推荐刘晓波获诺奖
·维基泄密陆克文的讲话看西方政府对中国的人前背后
·维基泄密(二)胡锦涛的内政外交的专项独裁
·诺奖颁奖前中共的丑行和闹剧
·中国腐败文化让一位新西兰华裔部长黯然下台
·也许,没有也许的西藏
·菩提伽耶的佛缘
·说不完道不尽的瓦拉纳西
·2011年文章
·无权力者的权力”纪念零八宪章二周年暨新年献礼
·诗人力虹村长钱云会彪炳青史的英雄豪杰
·钱云会家乡话说辛亥革命同盟会四义士
·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启示录
·专制政权与美结盟逃脱不了被推翻的命运----评埃及革命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收买军队不如“收买民众”
·日本大地震引发中国人的人心大地震
·法国出兵利比亚向专制独裁军队开火出师有名
· Arcadia孔雀与人相居的城市
·日本核泄漏敲响了人类文明的警钟
·达赖喇嘛还政于民弘不世之功开万世之太平
·格旦江措“三、一四”拉萨事件的幸存者
·艺术家艾未未被抓中共维稳再造毛时代的红色恐怖
·“特立独行”是专制社会知识份子难能的珍贵品质
·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当代的普罗米修
·Meroy玛希美国一个流动摊贩平淡崇高的心境
·赵岩、刘路为自己维权也为联合国维权
·是谁为宾-拉登建造了藏身堡垒?
·小贩生存权神圣不可侵犯 夏俊峰正当自卫城管天杀
·中共造三峡大坝罪在当代祸在千秋
·中共利益集团迫使蒙古民族意识的苏醒与反抗
·假若没有“六四”枪杀大家的日子可以过得轻轻松松
·中越是否还有一战?
·“在民主的时代我们一起光荣退休”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我们与达赖喇嘛同在
·中国式的人肉炸弹
·从邓文迪“武打”看中国女人
·车毁人亡的“和谐号”列车
· 城管打死残疾老人“和谐”社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追尾”中共利益集团与社会舆论成水火之势
·把专制独裁者关进笼子里
·三万二千亿美元外汇储备被政府“和谐”
·七月的人民说“傻逼”信了!
·为西藏自由而燃烧的绛红色名单
·何不象尊重利比亚人民一样尊重中国人民的选择
·人民的伪装
·“迎来送往”的浙江民主党人
·我们对非洲的人权有过多少关心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美逃避欢迎
·奥巴马“联大”谈民主浪潮漏掉了13 亿人
·如果中国有大选的话骆家辉参选会成为第一届总统
·中国还要发生多少起“追 尾”事故
· 辛亥革命一百年革命尚未成功
·与“环球时报”对谈陈光诚事件
·与“环球时报”谈艾未未得奖
·与“环球时报”谈美国游客救人与小悦悦被轧事件
·“不要向我开枪”的教训是“不要向人民开枪
·中共黑社会式的统治是最大的恐怖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钱云会家乡话说辛亥革命同盟会四义士


   
   
   
   岁未年初浙江乐清出了一个旷世维权英雄,蒲岐寨桥村长钱云会,2010年12 月25日的上午9时许,惨死于卡车轮下,官民说法各执一词,此案激荡整个中国风云,一时国中之人,人人争说钱云会,网络上只要打上钱云会三字,几妙钟便会出现成千上万条信息,其跟贴如天之星,地之沙不可胜数。

   
   在钱云会案扑朔迷离之际,我们不仿以历史为镜,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我们就从一百周年前的历史谈起。钱云会已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但是知钱云会者众,知钱云会家乡者少,知钱云会家乡的辛亥革命历史者更是少至又少。又谁知道一个山隅海陬的小小乐清县,竟然藏龙卧虎着“四位同盟会会员”,其中一位还是我内人的前辈周李光。
   
   周李光(1882年生)字六介,人称“六公”,乐清大荆人。周六公辛亥革命首义成功后,为首任杭州知事(职权大于市长)。六公耕读传家,光绪未年为邑庠生,后又研读于“政法学堂,不但博古通今,又有一身的好武艺,时广结天下豪杰与一干革命志士仁人结为生死之交,入同盟会、光复会跟随中山先生革命经年累月,革命军攻打杭城时时,请缨敢死队,命为队长,身系红飘带,手持木壳枪,一声冲锋号令,清军望风披靡,在革命军攻克南京时又任命为“浙江攻宁支队”的军法处长。大总统以其功勋彪炳,委其知县一职。杭城杭州人,人人皆知西子湖畔有“六公园”,以为“六公园”为一二三四五六之“六公园”,不知六公园是六公府宅园林。六公功成名就,光宗耀祖,但不幸英年早逝,死在任上,时年34岁。当时政府望能将其葬于西子湖畔,与杭州市民日月同辉,但因乐清父老盼其归乡入土,遂公祭后灵柩运回故里,石人石马贯道,隆而葬之。要不然西子湖畔便多一座坟茔,与徐锡麟、秋瑾、章太炎等辛亥革命的英雄义士同邻,供人赞仰。而今之乐清六公之墓,早已是荒草一堆掩没了。据说在杭州西冷桥有一周公祠,在西冷印社的后门,但不知史料馆有否记载当在考核,现在唯一留存的是,西冷印社题襟馆内六公的一尊刻像。在“周李氏宗谱”中记有六公诗文“拔长剑破地,号声振山岳”,其侠气豪情,浩然有声,时仅23岁。
    张云雷是乐清一位名声显赫的历史人物,生于1883殁于1977,号云雷为西联乡汇头村人。1905年,赴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期间,结识何香凝等一批革命志士,先后加入同盟会、光复会。后又亡命印尼亚泗水埠,在“中华学校”任教,并与沈钧业等创办《汉文新报》。 1911年6月回国,在上海加入著名的“南社”,接着与黄群、徐冕到浙江从事革命活动。杭州光复后因其功勋被聘为浙江都督参议,又负责共和党在浙江的党务工作。民国2年1913年当选为省议员、国会第一届参议员。孙中山二次革命时参加反袁斗争。民国6年被冯国璋特任为总统府咨议。民国7年,再度当选为参议员,被段祺瑞执掌的国务院聘为经济调查会委员,还在上海与共产党人张东荪创办《时事新报》,刊登一些介绍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的文章。民国11年,被总统黎元洪委任为总统府顾问,特授二等大绶嘉禾章。从张云雷这张满满 的简历来看,其生涯贯穿了整个辛亥革命,可谓其个人的历史就是一部辛亥革命的历史。
   张云雷虽为革命党人,但佛学,诗词具佳,与陶成章、苏曼殊、等有诗书往来。曾皈依佛界名僧印光大师,在“时事新报”开辟佛教专栏,弘扬佛法。名成功就后有归隐乡里,潜心法门之心。时年辞官返乡, 回乡后捐赠田产,创办居士林,内设救济院、孤儿院、国学讲习所等惠及乡里。中共革命年代又救援共产党人,但共产党执政后不念其旧,将如此一个功勋彪炳的辛亥革命英雄,打成“右派”,最后惨死文革 。
   
    黄式苏是一位学富五车,才高八斗著作等身的革命义士,生于1874殁于1947,字仲荃,象阳镇高园人。少年时代已是文才横溢,为当代名儒陈介石所器重。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中举。与同乡郑雨农、倪楚湄等组织“砥社”,针贬时弊,倡导新风。光绪三十一年应邀到北京编书局任职。次年随陈介石至两广方言学堂任教。先后参加光复会、同盟会,从事革命活动。宣统元年浙江咨议局成立,被举为议员。不久调任温州师范学堂监督。宣统三年武昌首义,四方响应,而温处兵备道郭则法态度不明,黄式苏因与郭则法私交甚笃,当面说时势,晓大义,郭则法最后向革命军投诚,黄式苏为此立下首功。温州军政府成立,任教育部副部长。
   
   黄式苏民国元年后历任长林场盐事长、浙江遂安县知事,创办女子学堂,开一代风气之先。民国4年,任福建泰宁县知事,民国7年,调任宁德县知事,以“勤政爱民,清廉方正”名扬一时。民国11年,卸任离境之日,当地民众抚老携幼夹道相送,场面感人。黄式苏逝世于中共执政前的1947年,逃过共产劫难,如果他老先生活到共产党执政,以其清廉秉公,一定会拍案而起,逃脱不了被迫害之死的命运。
   
   第四位同盟会会员张翰庭,张翰庭是一位惊世传奇人物,虽然并非乐清人,却是乐清首任知事,其家乡是乐清不相隔不远的温岭。年青时负笈东洋求学,秘密参加同盟会,回国后任杭州巡官,革命军攻城之时,里应外合打开城门,遂使革命军顺利攻克杭州,为杭州光复作出重要贡献,因其功勋卓越被任命为乐清首任知县。但因其1949年被中共当作土豪劣绅枪决,所以在乐清县的人物志上就被无声地抹去。“镇反肃反”时,张翰庭被华东局作为有着11条人命的恶霸拟在枪决的名单中,(11条人命纯属子虚乌有)但又由于其同盟会显赫的革命历史,和1948年那一场海难:张翰庭以一条不足200吨的小船救出543名乘客的英雄救难史而成的英名,不敢贸然下手,于是请批中央。在公开的刘少奇文选中有这样一条批示:“对于华东局拟处决恶霸张翰庭批示如下:请吴溉之与沈老商量拟复,交我批发,此等罪大恶极份子应经正式法庭审判,证实罪状,可以判处死刑。
   
   张翰庭与我岳父是温岭同乡,他的家人与张翰庭不是亲就是邻,岳父在回忆起张翰庭时,激动不能成声。他说那场海难是家喻户晓的大事,当时张翰庭到上海的送桔船正进入上海(台州盛产黄岩密桔),一艘由上海开往宁波的“江亚”轮在吴淞口触雷爆炸,求救汽笛仅响了二下船身就开始倾斜,船上3000多名乘客在黑暗中惊叫求救,此时张翰庭的“金源利“号听到呼声赶来救援,张翰庭临阵不乱,一边让船工将船上的货物扔入海中,一边让水手将船与“江亚”号呈丁字型 对接,抛缆索于“江亚”号船头,此对接怕二船平型相接,逃生者向一面汇流二船都有倾覆的危险。求援途中,当“江亚号”拖着“金源利号”下沉时,他又果断地让水手斩断二船相缚的缆绳,然后放出舢板救落水之人。正是其果敢机智在黑暗茫茫的大海上,救出多达543名乘客,成为国际海难史上鲜有的救生奇迹,是中国的泰坦尼克号海难。张翰庭老先生在政权易帜前的兵慌马乱,人心惶惶之际,作出如此英雄行为,被上海市民称为“海上活菩萨”。时任上海市市长吴国桢特制一面锦旗,手绣四个金字“瀛海慈航”,并授予张翰庭“上海荣誉市民”的称号,只是上海开埠以来唯一的一次赠予。岳父说当年他在北京,听说要把这位辛亥革命勇士,海难抢险英雄枪毙时,上海数十万人跪求政府手下留 情,刀下留人。温岭家乡的父老也有六十多人,不惧安危,到县政府顶香跪求,保张翰庭一命,浙江一干地方籍干部,周丕振等也向中央反映情况,担保张翰庭,时任民革主席的沈均儒老先生也为此拍案,但是丧心病狂的中共政权,根本无视民情民心,不顾张老先生的光荣历史,英雄救难,执意枪决。张翰庭在狱中待刑之时,也没有想到自己被杀,他想我一个辛亥革命义士,一个救人英雄,新政府建立,我又宰猪担酒地犒劳解放军的人,总不至于到被杀的地步,但是张翰庭想错了。张翰庭在温岭万人公判大会后,押赴城关西门,临刑前被五花大绑的张老先生仰天长啸,“天晓得!天晓得!”。张翰庭天晓得!天晓得!抢天呼地之声,一是为自已喊冤,二是让天看明白了为自己作主,最终天真的为他主持了公道,十几年后的文革,那个亲笔批复枪决张翰庭的国家主席刘少奇,被他本人的政权折磨而死,这是天的报应。张翰庭先生的生死跌宕,真是千古一叹!
   
   纵观乐清的四位辛亥革命英雄,二位因共产党执政前已殁逃过一劫,另二位,一个在中共执政后即遭枪决,一个在饱经历届政治运动后折磨之死,目睹中共建政后的历史,家人在回忆六公英年早逝时,也不无安慰,但是六公的家属依然没有为此逃脱噩运,当年周家辛亥革命后政府的封赏,都被作为剥削的财产没收,家人被 迫迁出“清都司衙门”,其实当年周家在得到封赏后,拿出一部分在镇上造了一排义屋,为无家可归的乡人居住,一直成为当地的美谈,但这一切均被新政权抹杀。当然最让人怵目惊心的是,六公的弟三伯父儿子周显煜年仅29岁“镇反肃反”中,因有几分祖业,了荡家产,被诬为与土匪勾结,竟不分青红皂白而遭枪决。时日家属被迫到刑场“杀头陪绑”,六公的遗孀也被押赴在内。这样的父离子别,妻女相送怎让人不肝肠寸断。三伯父失子后仅月余不胜哀恸而亡。其妻青灯一盏,为他终身守寡,今日已是耄耋老人,让人不胜唏嘘。目睹此情此景,正是“风沥沥沥风风凄凄,雨霏霏霏雨雨茫茫,断肠人越想越断肠”。六公如果在天有灵,看到亲人遭受如此惨剧,一个诗礼传家的家族遭受如此劫难,如何能够瞑目。
   
   乐清人杰地灵,人文会萃,光绪年间“乐清志”是以这样的文字记述乐清的:“乐清僻在海滨,旧总瓯越、回浦、章安之建置,临海、永宁之分析。云门张乐,箫台吹笙。文君隐处之乡,谢客盘游之地。美其疆土,跨榴屿与楠溪;伟其山川,卓 龙湫于雁荡。王忠文之对策,鸾凤赤霄;章恭毅之直言,风霜清节。文传二谷,自折弁州之心;亭仰三高,不数吴门之躅。区域之胜如此,人物之茂如彼,则有淳熙 己亥之编,大德甲辰之纪。内史、外史,具见端崖;班书、范书,犹存彷佛。历元、明之易代,征隆庆之前修。皇朝阐珍,寰海同镜。载述遗烈,两振芳尘。金匮石室之藏,理资来哲;夕秀朝华之启,义取随时”。面对这样锦秀的县志,当代的我们又如何将乐清县的近代史载入史册呢?乐清同盟会四英雄曾经激荡了辛亥革命那一段近代史,已经开始从尘封的历史中被厘清,还原。但是还有许许多人物还没有列入史册,如乐清长歧乡南宅,人称“南师”的南怀瑾先生的父亲在乐清也是名闻乡里的人物,由于其在中共新政时被杀,关于他的历史几乎找不到一星半点的踪迹。南家是乐清名门望族,南怀瑾是南家的独子,幼承庭训,在父亲的培养熏陶下,12岁已熟读史籍经书。其后毕业于浙江国术馆,受训于中央军校政治研究班,抗日战争投笔从戎,后就读金陵大学,时遍访名山大川习武拜师,求道学佛,又在峨眉山闭关开悟,政权易帜前去了台湾,成一代名师。南怀瑾是独子也是孝子,在他的讲学中总是强调“中华民族的精神文明就是孝道”,但是南怀瑾先生很少提及他的父亲,我们在其浩翰的著书和讲稿中,雪泥鸿爪只言片语得知,民国三十六年他回家乡时,他父亲要他给家乡弟子讲“佛经”,他说不懂孝学什么佛,还是让我讲一点孝道。因此,他对着父亲给乡人讲了一次“孝经”。南怀瑾大师,贯通儒、佛、道三家当今已无人望其项背。其声望在中国大陆已是名满天下,声振两岸朝野,但至今依然没有衣锦还乡,因为那一方梦魂萦绕的乡土,交织着他的爱恨情仇,一个曾经面对父亲讲过“孝经”的人,面对杀父之仇的不共戴天之恨如何能够释怀。当然不回家不等于不思家,八十年代他集资为家乡修建了金温铁路,九九年重修南宅祠堂时,南师揣笔良久挥毫写下:“河洛东南留 一脉,:千秋忠义,神灵海上有孤臣”。南怀瑾大师的孤臣孽子的血泪之心,何等的让人感怀。正是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