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诗人力虹村长钱云会彪炳青史的英雄豪杰]
陈维健文集
·陳維健:中原「黑窯」誰之罪
·陳維健:黑窯事件將成為中國人性復甦的起點
·陳維健:中國一個討薪被打被殺的黑社會
·五十年血淚澆心史不能忘記
·迷倒眾生的達賴喇嘛---記達賴喇嘛2007年6月訪問紐西蘭
·陈维健:佛罗伦萨永不殒落的人性光辉
·
·冲破黑暗人权圣火在雅典燃燃升起
·法国媒体追踪“不要奥运要人权”
·携万人签名潘晴前往国际大赦总部
· 东京日本人权活动家将全力支持"人权圣火"
·亚太人权基金会07年度颁奖典礼在悉尼纽省议会大厦举行
·悉尼海德公园呈现中国民众的苦难呈现中共暴政的罪恶
·中国海外民运人士与国际大赦澳洲分部成员座谈交流
·澳洲绿党党魁布朗与中国海外异见人士座谈
·人权圣火到达第一站柏林在奥林匹克广场升起
·“柏林墙”在澳洲悉尼筑起
·陈维健:为感觉而杀人的罪犯
·雅典的冬雪
·为腐败引咎辞职的日相安倍
·高智晟的泣血呼吁
·担负民众苦难的缅甸僧侣
·十月里的无法无天
·天使云来满江红
·中共指定接班人还要延续多久
·政治青春永驻的陈方安生
·布里斯班之夜与邱教授话说两岸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人权圣火传递到布里斯本潘晴接受主流媒体采访
·人权圣火抵达澳洲首站悉尼
·墨尔本人权圣火天降奇兵 球星陈凯闪亮登场
·在自由道路上奔跑的勇士-记球星陈凯的历史性起点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情结
·巴东山崩地裂中共不寒而栗
·温家宝总理被骗还是温总理骗世界
·一个学者之死与一个社会的死亡
·说真话溶解中共谎言政权
·为了明天的坚持
·岁未新年的绯闻和凶残
·人权圣火传抵纽西兰总理海伦 克拉克致信祝愿
·面对中共 高举火炬 宣誓正义 呼唤良知
·新年曙光中手球名将闵跃高举圣火呼唤良知
·2008年文章
·台湾老百姓说了算
·雅典橄榄树下
·北京奥运与访民的对决
·冰雪逼年关 血煤重开采
·雪灾不是战争 民工不是敌人
·我是你们这个制度的掘墓人
·布什閉眼說瞎話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从马谢辩论会看台湾的民主
·莫道绿岛无英儿 要使神兽返人间(图)
·中共囊括罗马教廷颁布的七项新罪
·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马英九胜选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种族主义的反手掌
·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新疆正在成为中国的巴勒斯坦
·维族人的胡须与汉族人的头发
·三鹿毒奶粉污染人间净土纽西兰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
·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无毒无偶的特供食品
·神舟上天食品落毒的中国
·台灣小調
·中国政府二千亿为美救市的乌龙事件
·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诗人力虹村长钱云会彪炳青史的英雄豪杰

   
   
   2010年的岁末是寒冷的,它冷得让人有一种透心的疼痛,浙江这个自古出义士,多壮士的慷慨悲歌之地,有二位人物相继离开了这个世界。一个是鄞县的诗人力虹,一个是乐清村长钱云会,一个死在病床上,一个死在车轮下。那张诗人之死的床,不是一长普通的病床,是当政者对一个思想自由者虐杀的床。那一个倾轧的车轮,不是一起意外的交通事故,而是一起地方权贵对维权者的谋杀。
   
   诗人力虹与村长钱云会都是我浙江的老乡,他们说的话是我改不掉的乡音,当然仅仅是乡音是不够的,亲切的是他们用乡音表达出来的思想和正义。力虹架一副眼镜,相貌儒雅,看似文弱,却外柔内刚,在一个道德沦丧的年代,用笔用诗担负道义,他的诗是带血的,他用带血的嗓音歌唱“一寸自由,一寸血”。他的心灵家园是“爱琴海”。进入“爱琴海”,即见“爱琴海”的波涛。他在“爱琴海宣言”中写道:“在黑暗的深处开凿光明,在邪恶的内部坚守正义 ”。在“爱琴海“被封杀后,诗人写道”在我手上,爱琴海,神话般巨大的蔚蓝/突然窒息。谁在哭泣/你散落在世界另一角的儿女/夜不成寐,每一个/向往自由高贵的灵魂。2007年的夏日,我曾经来到爱琴海,当我站在帕特农神庙眺望蔚蓝色的爱琴海,我想到了已在狱中的诗人,想到诗人入狱前写下的:“在三月,爱琴海无边的蔚蓝/已成为空气与阳光/抚慰着人类的伤痛/而我将在无言的感念之中/告别杭城/”。而杭城是我别离了二十年,梦魂萦绕的家。在灿烂阳光下面对波光粼粼的爱琴海,我祈祷着我的乡党诗人的自由。

   
   诗人的死,象是当局精心设计的一场阴谋,他判刑的时候已经查出病症,但是依然判了六年的重刑,罪名是“颠覆国家”,这样的罪名只能是当局的臆想。在狱中恶劣的环境下诗人病情开始恶化,但是当局仍不许保外求医,最后狱方怕死在狱中,把他送到监狱医院,在监狱医院不给吃药,不给打针,让他孤苦无助地躺在病床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让他求生不望,求死不能,直到临死之前当局才答应家属保外求医的要求,但此时的诗人已是插着氧气,人事不省了。这是一个不容自由灵魂于世的时代,高洁的灵魂会显出当局者的肮脏和卑鄙。权贵者用卑鄙的灵魂折磨着力虹那颗纯洁的灵魂,用尽了心机,用尽了险恶,用尽了残忍,他们不用刀不用枪,但他们的凶残比那些拿起刀,举起枪的刽子手更为残忍百倍,他们和那个向犯人家属讨要五分钱子弹费的年代是异曲同工的罪恶。这样的罪恶终有一天会得惩罚和审判。诗人力虹用他柔弱的肩膀扛起了无耻时代的正义,他的诗,每一个字都象星星一样闪烁在黑暗的天空。
   
   
   钱云会相貌堂正,气宇轩昂的一个伟男子,作为一名村长,在一个千里求官为发财的今天,他不但没有与权贵集团同流合污,从自己的权力中捞取利益鱼肉村民,而是以村长之职为村民担当道义。在权贵集团欺骗和强行征用农用土地建造电厂后,他带领村民上访六年,三次被投进看守所,一时有上访村长之名。他在上访书中罗举数十条事例后写道:
   
   “ 为了寨桥村的土地解决问题我钱云会(村长)和众村民为了讨个说法一直为此事奔波六载,却一直未被妥善处理,迫于无奈之下只能上网公开事实,让更多的人了解此事,也希望人民的权益能得到真正的维护。
    代表人:钱云会
    此文章发布内容若有任何污蔑之嫌,由我钱云会负责。”
   
   这位只有小学毕业的人如此有理、有据、有节,他懂得依靠法律来维权,他用一本新华字典,读懂了法律文件,与权贵们展开了法律斗争,成了维权的带头人。钱云会村长维权,地方权贵打压不成之下以百万之巨收买,钱云会虽风雨破屋但不为所动。“富贵不淫,威武不屈”之高洁,当今之世能有几人?这样的村长自然不容于权贵利益集团,成为眼中钉,肉中刺,非除之而后快。在乐清这样一个地方小市,权贵们的手法要比省城那些权贵对付诗人的手法要简单得多了,呼几个打手把人扛起来,摁进车轮底下压死就了事了。虽然警方声称是一次普通的交通事故,但是又有谁会相信呢?况且目击证人均被政府恐吓控制。这样的野蛮行径激起了全国的舆论民情,恶霸式的地方官员仍指鹿为马,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当然如此有持无恐,皆因有“稳定压倒一切”的大局,有利益分享的一级级的权力在为虎作伥。
   
   面对钱云会的冤劫,村民们在政府门前长跪不起,出葬的那一天,上万的村民不惧武警的阻拦威吓,扶老携幼默默行走,那种悲壮的场面有气吞山河之象,有渔阳鼙鼓动地之声。钱云会村长他的胆识、魄力、担当如果说在冷兵器的皇权时代,振臂一呼,天下云集,当是陈胜,吴广,六年的维权足够他打出一个天下来。如果在一个现代民主的社会,他可以一路选下去,从村长到县长,从县长到市长、省长直至国家主席也未尚不能。在今天这个盗贼治国,恶棍当道,统治手段毒辣残暴的时代,虽未能成就一番大事业,犹能“生作人杰,死为鬼雄”,钱云会村长乃当代之英雄也。
   
   浙江近代史上,曾经出现过无数彪炳青史的人物,我想力虹,钱云会二位同乡一定会不辱时代载入史册,在一个不容良知正义有生存空间,浑噩、无耻、残暴的时代,一个是:义士笔墨诗书意,一个是:壮士悲歌乡民泪,更显出他们的不同凡响的壮丽崇高来。
(2011/01/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