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诗人力虹村长钱云会彪炳青史的英雄豪杰]
陈维健文集
·新年伊始习李南北两记杀威棒/陈维健
·从南周事件展望未来之中国
·不得不说的纽西兰圣诞大餐华人之丑闻
·把权力关进笼子首先是把民众从笼子里解放出来
·灰霾从老天爷讨债 看欠债总是要还的
·天 哭地哀的访民“春晚”
·养虎成患朝鲜核爆中国无可奈何
·尼泊尔:从藏人的庇护所到受难营
·从台湾“二二八”想到“六四”
·“两会”已成“万年国会”
·小李新婚奇遇记
·左派右派齐声唱“社会主义制度就是好”
·死猪投江与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梦何处梦 藏人自焚汉人也自焚
·习近平访俄中国恋苏旧情复发
·中国政治逆转回走毛的路线
·中美联合干掉金家政权正当时机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与三位第一夫人
·波士顿爆炸彰显中国反美失败
·没有真相的新疆巴楚县恐怖事件
·善款挪用抚恤吝啬捐款人寒心
·赵红霞被起诉 习近平反腐露真相
·中国“枪手”入侵纽西兰
·琉球再议引火西藏再议
·习近平正在引领中国走向坟墓
·“六四”:枪声一响变偷为抢
·中美庄园会谈软实力碰到软钉子/陈维健
·厦门巴士纵火陈水总犯罪政府有罪
·“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得奖感言
·请倾听一下达赖喇嘛的声音再抗议
·庆祝达赖喇嘛生日遭枪击的诡异
·习近平誓做毛二世中国只有革命路一条
·逼迫胡佳 关押许志永温和道路无路可走
·从薄案看中共封建专制帝皇化
·天下围 城 保家卫国
·纽西兰“恒天然”奶粉污染应作如是观
·请中共宣布当年反独裁要民主是欺骗人民
·“环时”哪知“民运”鸿鹄之志
·审判薄熙来 抓小放大掩盖中共集团罪恶
·将军——你大胆地往前走呀!
· 开刀石油帮是否放过周永康?
·“两院”网络诽谤释法非法之法
·判薄熙来罪 举薄熙来旗 开习近平时代
·杀了小贩夏俊峰枪杀了人间正义成就中国革命
·革命形势呼出牢底的革命首领王炳章
·习近平祭父又颂毛首鼠二端
·女职员投怀送抱奥克兰市长包上了中国二奶
·为“新快报”二根穷骨头精神鼓 与呼
·天安门恐怖袭击背后的中共民族政策
·“三中会会”算了吧!不要再相信共产党
·菲律宾风灾看中国离负责任的大国还有多远
·中共强迫藏人插五星红旗是占领军心态
·“航空识别区”中共军国主义路线受挑战
·北京“井底人”
·金正恩杀人立威习近平集权走向独裁
·雾霾中国命在旦夕13亿人逃无可逃
·习近平祭毛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有得一拼
·2014年中国大地看不见太阳
·革命何须真刀真枪有网络有键盘足矣
·清除周永康势力红二代全面专权
· 中共反腐拒绝民主刮骨如何疗毒
·“藏宝图”曝光许志永重判中共丧心病狂
·习近平的“维权”与“维稳”/陈维健
·习近平“反腐”两面开战焦头烂额
·中国留学生集体居留二十周年的无耻之恩
·乌克兰变天共产党将被取缔中共何去何从?
· 中共新疆政策是昆明血案的始作俑者
·习近平大权独揽社会矛盾急剧恶化面临失控
·应该平和理性地来看待马航“失联”
·从台湾的民主之父到心灵的教父 ————拜访李登辉先生/陈维健
·美丽岛囚徒依然美丽 ————拜访施明德/陈维健
·九号文件中国全面走向反动/陈维健
·滥杀无辜你们是暴政者的帮凶/陈维健
·与“恐 怖份子”一起开会/陈维健
·没有周永康的政法委中共镇压异见更猖狂/陈维健
·时间改变不了中共屠夫的本质 ------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
·习近平宇宙真理论的圣战
·伟哉港人!唯有斗争才有民主/陈维健
·陈光标“慈善餐会”一场中国式的闹剧/陈维健
·公民抗命当如港人
·习近平的红卫兵外交政策一败涂地
·学校向学生施暴沦落到与城管同流
·巴士爆纵火为哪 般?
·从马航被击落看国际社会道义的陨落
·“文革”再来 借官二代人头救红二代江山
·习近平打虎一发而不可收
·从周永康孙女被幼儿园开除看习近平的株连政治
·《邓剧》篡改历史习近平戏弄毛泽东
·习近平二手都狠 二个都要
·达赖喇嘛朝圣五台山愿望与开启解决西藏问题
·吹响保卫香港实行真普选的集结号
·扮萌装纯恬不知耻的红二代
·“环时”助俄之说是“武装保卫苏联”的翻版
·有容乃大 一场文明的独统公投
·重判伊力哈木绞杀和平 是国家恐怖主义
·藏族三少女被撞死中共对藏族政策汉人有持无恐
·香港处在关键时刻 中国处在关键时刻
·海外中文媒体代表五千万海外华人保卫香港何等可笑
·从华尔道夫酒店的买卖看中美两国爱国贼嘴脸
·六四屠杀后果对香港民主运动的借鉴
·“党管文艺文艺没希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诗人力虹村长钱云会彪炳青史的英雄豪杰

   
   
   2010年的岁末是寒冷的,它冷得让人有一种透心的疼痛,浙江这个自古出义士,多壮士的慷慨悲歌之地,有二位人物相继离开了这个世界。一个是鄞县的诗人力虹,一个是乐清村长钱云会,一个死在病床上,一个死在车轮下。那张诗人之死的床,不是一长普通的病床,是当政者对一个思想自由者虐杀的床。那一个倾轧的车轮,不是一起意外的交通事故,而是一起地方权贵对维权者的谋杀。
   
   诗人力虹与村长钱云会都是我浙江的老乡,他们说的话是我改不掉的乡音,当然仅仅是乡音是不够的,亲切的是他们用乡音表达出来的思想和正义。力虹架一副眼镜,相貌儒雅,看似文弱,却外柔内刚,在一个道德沦丧的年代,用笔用诗担负道义,他的诗是带血的,他用带血的嗓音歌唱“一寸自由,一寸血”。他的心灵家园是“爱琴海”。进入“爱琴海”,即见“爱琴海”的波涛。他在“爱琴海宣言”中写道:“在黑暗的深处开凿光明,在邪恶的内部坚守正义 ”。在“爱琴海“被封杀后,诗人写道”在我手上,爱琴海,神话般巨大的蔚蓝/突然窒息。谁在哭泣/你散落在世界另一角的儿女/夜不成寐,每一个/向往自由高贵的灵魂。2007年的夏日,我曾经来到爱琴海,当我站在帕特农神庙眺望蔚蓝色的爱琴海,我想到了已在狱中的诗人,想到诗人入狱前写下的:“在三月,爱琴海无边的蔚蓝/已成为空气与阳光/抚慰着人类的伤痛/而我将在无言的感念之中/告别杭城/”。而杭城是我别离了二十年,梦魂萦绕的家。在灿烂阳光下面对波光粼粼的爱琴海,我祈祷着我的乡党诗人的自由。

   
   诗人的死,象是当局精心设计的一场阴谋,他判刑的时候已经查出病症,但是依然判了六年的重刑,罪名是“颠覆国家”,这样的罪名只能是当局的臆想。在狱中恶劣的环境下诗人病情开始恶化,但是当局仍不许保外求医,最后狱方怕死在狱中,把他送到监狱医院,在监狱医院不给吃药,不给打针,让他孤苦无助地躺在病床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让他求生不望,求死不能,直到临死之前当局才答应家属保外求医的要求,但此时的诗人已是插着氧气,人事不省了。这是一个不容自由灵魂于世的时代,高洁的灵魂会显出当局者的肮脏和卑鄙。权贵者用卑鄙的灵魂折磨着力虹那颗纯洁的灵魂,用尽了心机,用尽了险恶,用尽了残忍,他们不用刀不用枪,但他们的凶残比那些拿起刀,举起枪的刽子手更为残忍百倍,他们和那个向犯人家属讨要五分钱子弹费的年代是异曲同工的罪恶。这样的罪恶终有一天会得惩罚和审判。诗人力虹用他柔弱的肩膀扛起了无耻时代的正义,他的诗,每一个字都象星星一样闪烁在黑暗的天空。
   
   
   钱云会相貌堂正,气宇轩昂的一个伟男子,作为一名村长,在一个千里求官为发财的今天,他不但没有与权贵集团同流合污,从自己的权力中捞取利益鱼肉村民,而是以村长之职为村民担当道义。在权贵集团欺骗和强行征用农用土地建造电厂后,他带领村民上访六年,三次被投进看守所,一时有上访村长之名。他在上访书中罗举数十条事例后写道:
   
   “ 为了寨桥村的土地解决问题我钱云会(村长)和众村民为了讨个说法一直为此事奔波六载,却一直未被妥善处理,迫于无奈之下只能上网公开事实,让更多的人了解此事,也希望人民的权益能得到真正的维护。
    代表人:钱云会
    此文章发布内容若有任何污蔑之嫌,由我钱云会负责。”
   
   这位只有小学毕业的人如此有理、有据、有节,他懂得依靠法律来维权,他用一本新华字典,读懂了法律文件,与权贵们展开了法律斗争,成了维权的带头人。钱云会村长维权,地方权贵打压不成之下以百万之巨收买,钱云会虽风雨破屋但不为所动。“富贵不淫,威武不屈”之高洁,当今之世能有几人?这样的村长自然不容于权贵利益集团,成为眼中钉,肉中刺,非除之而后快。在乐清这样一个地方小市,权贵们的手法要比省城那些权贵对付诗人的手法要简单得多了,呼几个打手把人扛起来,摁进车轮底下压死就了事了。虽然警方声称是一次普通的交通事故,但是又有谁会相信呢?况且目击证人均被政府恐吓控制。这样的野蛮行径激起了全国的舆论民情,恶霸式的地方官员仍指鹿为马,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当然如此有持无恐,皆因有“稳定压倒一切”的大局,有利益分享的一级级的权力在为虎作伥。
   
   面对钱云会的冤劫,村民们在政府门前长跪不起,出葬的那一天,上万的村民不惧武警的阻拦威吓,扶老携幼默默行走,那种悲壮的场面有气吞山河之象,有渔阳鼙鼓动地之声。钱云会村长他的胆识、魄力、担当如果说在冷兵器的皇权时代,振臂一呼,天下云集,当是陈胜,吴广,六年的维权足够他打出一个天下来。如果在一个现代民主的社会,他可以一路选下去,从村长到县长,从县长到市长、省长直至国家主席也未尚不能。在今天这个盗贼治国,恶棍当道,统治手段毒辣残暴的时代,虽未能成就一番大事业,犹能“生作人杰,死为鬼雄”,钱云会村长乃当代之英雄也。
   
   浙江近代史上,曾经出现过无数彪炳青史的人物,我想力虹,钱云会二位同乡一定会不辱时代载入史册,在一个不容良知正义有生存空间,浑噩、无耻、残暴的时代,一个是:义士笔墨诗书意,一个是:壮士悲歌乡民泪,更显出他们的不同凡响的壮丽崇高来。
(2011/01/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