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博客]->[太子党:革命党的怪胎]
博客
·论“6•4”后中国民主之放空
·庄子的自由观对现代人之启发(上)(下)
·杀人政治与杀童事件
·“6•4”前夕,再议天灾人祸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评36集电视连续剧《手机》(上)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中)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下)
·中国民主:未出娘胎还是百年老龄
·画饼充饥:网上的民主
·民主:谁的故事?
·论被民主
·论前民主
·强力论与暴力论、非暴力论
·89运动是强力运动吗?
·刘晓波
·强力即道德之力量
·“死机”与“重新启动”
·《08宪章》=“重新启动”
·“茅屋”于“大厦”
·公民运动与人民运动刍议
·就“我没有敌人”说民主的事
·呛胡三声
·“糊涂人”与“错误人”
·和平奖为什么不奖《零八宪章》
·刘晓波现象:两个运动的合流
·论100年中三个最重要的年份
·民主革命的最后胜利与革命党的失败
·三种错误倾向
·民主为什么会在民主革命中“遗失”?
·法造运动与民造运动
·论常态生活中的民主
·关于民主“理论”性质的一个说明
·“民主”真的是“摧残自由的恶魔”吗
·民主的灯为什么点不亮?
·涌现论
·“没门”还是“摸不着门”?
·论民主的阶段性
·1949年:谁站在民主的上风头?
·论共产党在1966年的失败
·蚁穴效应:1989年民主运动再探
·太子党:革命党的怪胎
·在埃及革命中,我们中国人看到了什么?
·再论颜色革命
·废话与臭话:“见好就收”
·茉莉花诗(口占)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太子党:革命党的怪胎

   太子党:革命党的怪胎
   
   民主日记(34)
   
   武振荣

   
   
   
   【2011年1月30日 星期日(天)】
   
   革命党是要蜕变的,不只是一个党是这样,可以说所有的革命党都是
   如此,特别是在20世纪前后,情况就更为突出。为什么会这样呢?原
   因也许很简单:革命不是一代人可以完成的事业,必须要有“接班
   人”,而最现成的接班人莫过于革命家自己的后代了。
   
   革命闹出了个“封建王朝”──这是我们中国人早就熟悉的事情了,
   如果我们的记忆还存在的话,那么,在1949年被赶到台湾的国民党政
   府被大陆人叫做“蒋家王朝”的事情就不应该被我们忘记。事实上,
   国民党作为中国最标准、资格最老的革命党即使到了台湾后,其“王
   朝”也存在了38年之久啊!
   
   对比地看一下朝鲜,上述情况就更加典型了:那里实行的是赤裸裸地
   不加任何掩饰的封建王朝制度。金正日的爷爷叫金亨稷,20多岁就从
   事反对日本帝国主义追求朝鲜独立的活动,后来去了中国,在中国继
   续搞,饱受牢狱之灾和疾病的折磨,32岁就撒手人寰。金正日的老子
   金日成16岁就参加了抗日少先队,可以说是少年英雄。可是,他在朝
   鲜拿到政权后,一个可以说是完整不缺的金氏王朝在朝鲜出现了,出
   现了“父传子,甲天下”的事情。今天,金正日还没有死,儿子金正
   银就接上了班──这是百分之百、不不折不扣的封建王朝,和“蒋家
   王朝”比较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台湾,蒋介石死后,还出了严
   家淦当了几天总统,修饰了一下“蒋家王朝”的门面,而在朝鲜,任
   何修饰都是多余的,甚至是危险的。
   
   对比地看,中国共产党虽然没有出现类似的毛家王朝或者邓家王朝,
   但是却形成了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太子群体”,和单纯以血缘
   维系的“封建王朝”比较。这个以政治方式构建的“太子群体”具有
   更大的欺骗性和更多的专制能量,并且可以避免血缘关系往往因为生
   理缺欠所造成的麻烦。所以,在反动性一方面,它并不弱于“封建王
   朝”。此处,我要说的是:这个朝鲜的“太子党”并不是一种孤立的
   现象,是在近100年时间里,革命党蜕变过程里的一个事件,因此,
   我们对它的批判也不应该是孤立的。革命需要接班人──这在理论上
   好象没有多大错误,可是,当接班人的事情进入实践时,操作的难度
   是超出人们想象的,习惯在这里使理论失效,旧事物就会戴上新事物
   的假面具大行其道。可见,民主革命事业需要传承、需要一代又一代
   的人去完成的思想,稍不留意就和宗法、封建的东西混为一谈了。于
   是,革命事业所追求的民主就会被局限在一个民主不可能发达的空间
   内,从而使革命变成了一类特殊人物的“私产”,维护私产的传统观
   念反过来又助长了它,因此,民主的“公”之性质就被卸载了。
   
   其实,我们如果拥有研究问题的诚意和水平的话,便可以发现,早在
   1966年,毛泽东就已经触及了这个问题:他对于自己当主席的共产党
   “17年”政治的批判,把它定义为由“资产阶级路线”所实行的“资
   产阶级专政”不是无的放矢,也不是胡言乱语,而是毛泽东作为一个
   “革命家”对于中国共产党革命所进行的一种审查;事实证明,毛的
   审查的结论不是“错误”的,错误发生在他纠正错误的方式和方法。
   毛所说的“资产阶级专政”虽然是一个和“资产阶级”此一政治概念
   没有很密切的内容,但是,它所指对象的性质──“脱离人民利益”
   的情况──却是当真、一点儿也不假的。因此,毛正确的做法应该是
   放开权力,还政于民,可他,没有这样做,也不可能这样做,而是采
   取了使共产党把权死死抓牢、紧紧不放的行为。所以,被他所触及的
   问题非但没有解决,反而在他死后得到恶性发展,太子党就是其“结
   果”。
   
   毛泽东错误的认为共产党只要搞好了小道德,就可以永享政权,而完
   全忽视了“权力可以使人败坏,绝对权力可以使人绝对败坏”的前哲
   训诲。毛一生搞了许多“历史的必然性”问题,但是,在革命党必须
   放权的这个革命的最大“必然性”上,毛非常懵懂,以至于在1969
   年,把已经“放”了的共产党地方政权,又收回到共产党手里,不单
   单是收回,而且加倍地强化之,所谓“一元化领导”。
   
   目前,民运人士和异议人士中,都把毛泽东看成是一个十恶不赦的
   人,都在他本性“邪恶”上做文章,而没有发现毛是共产党内唯一一
   个对于共产党革命做了认真反思的人,也是唯一一个不想使共产党
   “带病”专政的人。可惜,当毛的行为被身后的共产党批为“错误”
   后,共产党就毁了自己的“警钟”了……。从此以后,共产党之病就
   变成为“不治之症”了。正确地说,邓小平是共产党内第一个主张党
   “带病专政”的人,而今日中国的“太子党”就是它最丑陋、最具代
   表性的东西。
   
   其实,依我之见,在中国太子党怪胎刚刚“坐胎”的那个年份上,中
   国人民就以“发扬民主革命精神”的方式反对还没有“出生”的“太
   子”们,就和他们斗争了。可不是吗?请回忆当年:
   
   ◆邓朴方被关押时跳楼,摔断了腿;
   ◆习近平据说曾经被关进了派出所;
   ◆刘源写声明,要划清与其“反革命老子”(刘少奇)的界线;
   ◆薄熙来也近了专门为太子们举办的“文革学习班”,在班上大骂他
    老子薄一波“不是好东西”;
   ◆……。
   
   ──所有这些,今天已经被人们忘记了,甚至可以说忘得一干二净
   了。我的观点是,革命作为一个过程,如果不可以容许“倒退”的
   话,那么,这一段中国人民同还没有走上政治舞台的太子们的斗争,
   就应该具有意义。就此而言,那个时候,中国人民反对太子们不是错
   了,而是“打了个提前量”。目前,大家都想在辛亥革命的这100年
   时间里淘金,可是,含金量最大的近60年,却被“淘金者”们视为
   “无金”时期。其实,他们都就在在这个时期出生、生活、成长的,
   所以,那个和他们没有“谋面”的前40年的时间里的“金子”即使再
   多,可以拿到他们手里的“金子”也是星星点点的啊!
   
   太子党的权力来源于他们“革命的老子”,因此,仅就来源讲,它是
   很脆弱的东西,所以,解决太子党的问题,如果从“根子”上着手,
   是非常有效的,那就是:他们的“革命的老子”,早在40年前,就被
   “亿万革命人民”批之为“反动派”……,如果人类历史的潮流是要
   彻底淘汰这些“反动派”的话,那么,人民的行为就谈不上错误。此
   时此刻,毛泽东有没有犯错?犯了怎样的错误?我们大可不必关心,
   我们只要知道我们自己的行为的正确性就足足的可以了。
   
   1966的真理是:站在民主的观点和立场上,所有已经当了“17年”政
   的人,不管他们是“好人”或者是“坏蛋”,都应该无条件地退出政
   坛。当年,中国人民迫使他们下台的理由是把他们判定为“坏人”
   (刘少奇是“内奸、工贼”、邓小平是“走资派”、习仲勋是“黑
   帮”、薄一波是“流氓”等),以后,当人们发现他们这些人不是象
   描述的那么“坏”时,就感觉自己错了。其实,批判的“理由”在民
   主的方程式里并不是意义能否成立的关键,而意义的本身是“换人换
   马”,不论其人物之“好与坏”,全部得换!在正常的民主社会和民
   主生活中,换人换马的行为不需要把原先的当政者描述为“坏人”,
   可在中国这样的不民主社会里,被换下去的人,却必须是“坏人”,
   因为民主的另一条定律,凡遇“换人换马”时,“好人”也得下台的
   意义还没有力量,不足以支持人民的行为。所以,人民在1966年的行
   为没有错误,把未来的“太子党人”用一种大而化之的方式圈点为
   “狗崽子”,虽然有一点霸道,可是却具有了先见之明啊!
   
   有人说,1966的错误是“打倒一大片,不把无辜的孩子们也包括在内
   了”。可是,朋友们:那“一大片”不被“打倒”,你就只能“当牛
   做马”了,目前的情况就是如此!而百年前发生的辛亥革命,不就是
   要解放“当牛做马”的中国人吗?
   
   前一向,网上流传着一首《十马歌》,讽刺目前中国现实,很有意
   思,抄录如下:
   
     “上级指鹿为马,下级溜须拍马;
     坏人招兵买马,好人单枪匹马;
     抛弃青梅竹马,结友非驴非马;
     上班心猿意马,下班声色犬马;
     政府盲人瞎马,人民当牛做马。”
   
   的确,上述出了“结友”那一句不具有讽刺意义,其余各句都入木三
   分地批判了中国的现实。
   
   要彻底结束“人民当牛做马”的时代,靠谁呢?人民自己!辛亥革命
   实质就是要“人民自己解放自己”的一种革命,其间,它经历了许多
   挫折,但是,在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时,这些“挫折”只要被诚心
   实意的纪念者们所研究,并且从中吸取教训,那么,它何尝不是有益
   的遗产呢?
   
   
   --------------------------------------------------------------------------------
   下篇 ⊙上篇 ⊙目翘 ⊙目录@本文标题 ⊙投稿+订阅+联厘
   --------------------------------------------------------------------------------
(2011/01/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