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博客]->[论共产党在1966年的失败]
博客
·论“6•4”后中国民主之放空
·庄子的自由观对现代人之启发(上)(下)
·杀人政治与杀童事件
·“6•4”前夕,再议天灾人祸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评36集电视连续剧《手机》(上)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中)
·武振荣:不着调的人和不靠谱的时代(下)
·中国民主:未出娘胎还是百年老龄
·画饼充饥:网上的民主
·民主:谁的故事?
·论被民主
·论前民主
·强力论与暴力论、非暴力论
·89运动是强力运动吗?
·刘晓波
·强力即道德之力量
·“死机”与“重新启动”
·《08宪章》=“重新启动”
·“茅屋”于“大厦”
·公民运动与人民运动刍议
·就“我没有敌人”说民主的事
·呛胡三声
·“糊涂人”与“错误人”
·和平奖为什么不奖《零八宪章》
·刘晓波现象:两个运动的合流
·论100年中三个最重要的年份
·民主革命的最后胜利与革命党的失败
·三种错误倾向
·民主为什么会在民主革命中“遗失”?
·法造运动与民造运动
·论常态生活中的民主
·关于民主“理论”性质的一个说明
·“民主”真的是“摧残自由的恶魔”吗
·民主的灯为什么点不亮?
·涌现论
·“没门”还是“摸不着门”?
·论民主的阶段性
·1949年:谁站在民主的上风头?
·论共产党在1966年的失败
·蚁穴效应:1989年民主运动再探
·太子党:革命党的怪胎
·在埃及革命中,我们中国人看到了什么?
·再论颜色革命
·废话与臭话:“见好就收”
·茉莉花诗(口占)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共产党在1966年的失败

   论共产党在1966年的失败
   
   民主日记(32)
   
   武振荣

   
   
   
   【2011年1月27日 星期四(晴)】
   
   中国事情的难办之处在于,应当研究的事物却没有人研究之,许多不
   需要研究的事情人们却煞费苦心的搞什么“研究”,如果说研究者都
   是有知识的人,那么,这等人的作用就不可以小觑。说实在的,毛泽
   东死后的中国社会,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问题堆集如山的社会,急需
   要人们对于做出研究与整理,可是,当这样的事情在共产党人做不来
   时,邓小平用“政策”取代研究的行为就必然奏效。于是,人类的本
   能就变成为引导“改革”的动力了,以至于弄出了个“中国模式”;
   现在许多人都在热衷于谈论“中国模式”,可是任何一个人的谈论都
   摸不着门,原因就在它不是运行在人类智慧的水平上,而是在类本能
   一边里的摸索,所以,理论的方式和它是不对口的。换句话说,它不
   是来源于“理论”,所以“理论”的说明之于它等于“对牛弹琴”。
   惟其如此,在这里明眼人如果可以看出一个“辩证关系”存在的话,
   那么,就可以这样说,前毛泽东时代,中国人精神“过头”的事情在
   后毛泽东时代里,就表现为精神的“短缺”。
   
   譬如说,我在此一组文章中,提出了“革命党”在民主革命之后要必
   然经历一种政治失败的途径才可以最终地完成自己历史使命的问题,
   此问题在涉及国民党,我的论述得了《民主论坛》编辑洪哲胜先生的
   肯定,他给我此文写的《编者按》说:
   
     “当国民党选输时,它认输,也服输,乖乖交出政权,很好!武
     振荣把这看成是一股历史潮流,也很好。”
   
   可见,在对“革命后”时代民主化的研究上,是存在着一种共识,而
   寻找它,对于我们中国目前的民主运动有着很大的帮助。情况既然是
   这样,那么,我们对中国共产党人在近60多的时间中有没有失败的问
   题,却没有多少研究,如果说有人研究,那也不过是“猫儿盖屎”式
   的,是一个表面的现象。
   
   其实,早在1974年,我就以理论的方式提出了在文化大革命中中国共
   产党失败的话题,可是,因为我的书稿在中国不能公开发表,所以,
   我的见解不为外界所知晓,直到今天为止,当我在提出了共产党在19
   66年失败的观点时,许多读者也许摸不着头脑的。
   
   1966年中国共产党的失败是它极度推进“革命”的结果,而这一切的
   一个转换的关键是:共产党设计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在由毛泽东个人加
   力之后,出现了一个急转弯,党的运动一夜之间变化成为人民的运动
   了,而各级共产党组织被当成为“历史的绊脚石”,被“造反派人
   民”给“一脚踢开”了,除军队外,所有的共产党组织在一夜之间就
   给崩溃了,当权派受到了人民的广泛的批判,原因无非是他们在“文
   化大革命中,阳奉阴违,耍两面派”,非但不敢“引火烧身”,而是
   “千方百计的搞阴谋,扇阴风,点鬼火”,“镇压人民群众”,“企
   图蒙混过关”……,也正因为这样,文化大革命在“广大革命群众”
   的直接参与下变成为一个“整”共产党当权派的政治运动了;也仅仅
   以为共产党失败,这时中国社会才产生了“66民主”(见《武振荣论
   “文革”》)。
   
   问题是,1966年中国共产党的失败是一种“特殊”的失败,此种失败
   所引出的后果也是很“特殊”的,也就是说,它仅仅是中国的事情,
   任何国外的理论模式都解释不了它。所以,在今天可公开看到的文字
   中,很少有人和我持相同的观点,视文化大革命为共产党的一次失
   败。当时,共产党作为一个整体,没有认输,是毛泽东个人以自己的
   权威强迫共产党认输,党内没有站出敢于公开反毛的人士,所以,是
   一种在毛的“挟持”下的认输,由此,在毛泽东死后,原本就被毛
   “挟持”的党翻脸不认人,它否定了1966年亿万人们群众的革命行
   为,并且运用文化大革命时的“颠倒实事,混淆黑白”的手法,出示
   了一个“坏人当道,好人(共产党当权派)受难”的文本,于是,
   “革命党”在“认输”、“服输”过程里可能出现的民主就被“耽
   搁”了。对于此如此重大的问题,中国的“自由知识分子们”又讲了
   些什么呢?众所周知,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有一种普遍的看法认为中
   国的“民主革命不彻底”,所以,人民群众参与文化大革命运动的一
   种动机是要它“彻底”。今天,在民主革命100周年之际,我们回忆
   和尊重40多年前此一“人民的伟大发现”,纪念活动就不会走过场
   了。
   
   1966年中事变所导致的中国共产党人的失败是如此的明显,以至于共
   产党组织几乎全都乱了套,下级找不到上级,上级保护不了下级,没
   有党员过组织生活,没有处缴党费,也没有发展党员,而广大不当权
   的党员,一夜间变成了“造反派”,没有一个人以“共产党员”的身
   分行事,既然如此,可是国人对此的看法却又是如此的模糊,为什么
   呢?原因就在于毛泽东──这个人的作为没有大家看清楚。
   
   1966年,毛泽东作为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主席,却在8月5日,模仿红
   卫兵的行为贴出了《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是他的这一“炮”,把
   一个好端端的“党中央”给打得稀巴烂,只剩下一个“党中央”的空
   壳了。仔细分析,不难发现,毛泽东事实上承认了共产党的失败,认
   为搞了“17年专政”的共产党在1966年的收获是“资产阶级专政”
   (当时叫“黑线专政论”),可是,毛没有服输,相反他认为只要把
   共产党内的“垃圾”(包括刘少奇、邓小平、习仲勋、薄一波等)
   “吐故”了,共产党就可以好了起来。结论是:毛泽东个人认输,却
   没有服输,因此,共产党失败就成为“半截子”了,也就是说,共产
   党政权大面积的丧失是“人民群众”造反“夺权”的结果,而“夺
   权”的行为没有得到民主理论的解释与说明。真实情况是:社会已经
   有了百分之百民主的事,却没有民主的“理”。
   
   1969年,毛泽东用“整党”的办法恢复了已经在失败中崩溃了的共产
   党各级组织,于是,失败了的共产党又给“死灰复燃”了,中国民主
   也跟着消解了,人民组织组织被取缔了,观点被禁止了,派性受到了
   全社会的批判,共产党当权派“卷土重来”之势形成于毛泽东活着的
   时候,等毛死后,邓小平的“公开复辟”行为彻底压制了66时期的民
   主,直到今天为止,此种压制还一如既往。
   
   从辛亥革命开始到1966年大运动为止,民主打破了中国社会传统的地
   域性划分人民的模式,出现了大陆内部高度统一的现代政治分化过
   程,以至于几乎每一个人由此而获得了一个观点,这如果这不是辛亥
   革命后的民主的成果,它是什么就不好说了。把目前台湾社会民主化
   之后出现的现象,看成是“文化大革命”在台湾的重演(流行语“不
   到台湾不知道文化大革命还在继续”的话,就是例子),的确是一个
   很有水平的见解,可惜,这种见解的内在价值却没有被解读出来,所
   以,它最多变成一句“流行语”。
   
   我的结论是:1966年中国共产党的失败和中国国民党在1949年的失败
   有一点相似,所以,应得的民主的“果子”都没有“成熟”。在台湾
   国民党搞了个“长期戒严”,共产党在大陆搞了“改革开放”。共产
   党想避免“失败”,可我明确无误地告诉他们,“失败”是不可免
   的,不是象国民党那样痛快的认输、服输,就会象苏联共产党那样在
   一夜间崩溃。可惜的是,民运人士没有从1966年共产党的大失败中寻
   找出“打倒”共产党的最佳方式,以我之见,这是一种失误,其中好
   多人还用邓小平“对待文化大革命”的方式谈论文化大革命,以为
   “好人”被冤枉了,岂不愚蠢哉?目前,中国出现了“少东家专政”
   (徐文立语),“太子党独裁”,根子不就是他们那些“老子们”在
   1966年的失败被社会认为是“坏事”吗?习近平、刘源、薄熙来、李
   朝原等,他们的老子们哪一个逃脱了“文革”被“打翻在地”的命运
   呢?由此可见,对文化大革命中的刘、邓、习、薄等人的“翻案”行
   为就是为“太子党”上台在“铺路”啊!
   
   前几年,我写作了《胡锦涛为什么排毛?》一文,其中有一个意思,
   是说胡锦涛是要“排”掉毛关于共产党在1966年失败的思想和言论,
   以求彻底的“否认”失败的实事,这样的行为之反动性在当时很难看
   出,可是,在时间就藏不住了,由此,引出的结果是共产党最后“乖
   乖交权”的可能就大大地减少了。
   
   共产党和国民党作为“革命党”不是没有对中国社会和中国人民做了
   “贡献”的,但是,这种“贡献”如果成为他们建立长期专政的“基
   石”,那一定会被“基石”压死的。用“革命”可以骗人,但是革命
   绝不是骗人的最好方式,革命过程中的“天意”成分总是会现身的。
   所以,我断定,当“天意”和人民照面时,民主革命的果子就最后
   “成熟”了。
   
   
   --------------------------------------------------------------------------------
   下篇 ⊙上篇 ⊙目录 ⊙目录@本文标题 ⊙投稿+订阅+联络
(2011/01/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