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哀悼村官钱云会]
槟郎文集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哀悼村官钱云会

   
   
   
   
   哀悼村官钱云会

   槟郎
   
   巨大的工程车
   载着沉甸甸的阴谋
   人民的好村官钱云会
   没有一声惨叫,身首异处
   硕大的车轮下,结束了
   一个鲜活的为民请命
   乌鸦在中华大地上飞舞
   
   什么样的圈地运动
   能比当下祖国更血腥
   连几个世纪前的英国羊吃人
   也自愧不如,它没见过
   那么多的同胞自焚于火
   被逮捕监控囚禁于疯人院
   死于各种各样的蹊跷
   都源于贪婪地夺占土地的手
   连着公检法司军警城管的毒齿
   什么样的保卫家园者也啮得粉碎
   好村官钱云会为了故土
   和乡亲,化为五千年民族史
   上又一个恶梦中的冤魂
   
   权力因专制而肆无忌惮
   被压迫者哀苦无告
   钱云会呀,村官也是官
   错在了站在民众一边
   不然何尝不能是蛋糕的分享者
   但一个集权僵硬体制中的螺丝钉
   你无力保境安民,五千年
   祖先传继的家园,轻易
   被剥夺于比外敌更凶猛的家贼
   把同胞视作任意蹂躏的奴隶
   你的可笑的希望不死
   上访村长成为权贵们的笑柄
   阴笑勾了下它小小的指头
   你便被车裂于阳光明媚的街头
   
   但阴谋见不得阳光
   偏偏路边的摄像头坏了
   刽子手们卑怯地披了便衣
   目击者很快被强行封了嘴
   你的乡亲们在武装到牙齿的
   统治机器监控下战战兢兢地躲存
   但人民虽然徒手无力
   他们的眼睛是雪亮明晰的
   他们的心中燃烧着正义之火
   与捍卫民族尊严的钢铁意志
   试看人类和民族的历史
   到底谁在推动前进的车轮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文明必将野蛮扔进垃圾堆
   而好村官钱云会流芳于史册
   
   钱云会呀,不能到你
   的坟头,圣地燃香祭奠
   一个中国当代贫贱的诗人槟郎
   用我的悲痛化为秀才人情
   奉献给你不朽于天国的伟灵
   你永远活在我笨拙的诗里
   活在祖国和人民的胸中
   你看那微弱的闪电正在扩大
   必将撕破密布祖国的阴霾
   2011-1-22

此文于2011年01月2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