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哀悼村官钱云会]
槟郎文集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哀悼村官钱云会

   
   
   
   
   哀悼村官钱云会

   槟郎
   
   巨大的工程车
   载着沉甸甸的阴谋
   人民的好村官钱云会
   没有一声惨叫,身首异处
   硕大的车轮下,结束了
   一个鲜活的为民请命
   乌鸦在中华大地上飞舞
   
   什么样的圈地运动
   能比当下祖国更血腥
   连几个世纪前的英国羊吃人
   也自愧不如,它没见过
   那么多的同胞自焚于火
   被逮捕监控囚禁于疯人院
   死于各种各样的蹊跷
   都源于贪婪地夺占土地的手
   连着公检法司军警城管的毒齿
   什么样的保卫家园者也啮得粉碎
   好村官钱云会为了故土
   和乡亲,化为五千年民族史
   上又一个恶梦中的冤魂
   
   权力因专制而肆无忌惮
   被压迫者哀苦无告
   钱云会呀,村官也是官
   错在了站在民众一边
   不然何尝不能是蛋糕的分享者
   但一个集权僵硬体制中的螺丝钉
   你无力保境安民,五千年
   祖先传继的家园,轻易
   被剥夺于比外敌更凶猛的家贼
   把同胞视作任意蹂躏的奴隶
   你的可笑的希望不死
   上访村长成为权贵们的笑柄
   阴笑勾了下它小小的指头
   你便被车裂于阳光明媚的街头
   
   但阴谋见不得阳光
   偏偏路边的摄像头坏了
   刽子手们卑怯地披了便衣
   目击者很快被强行封了嘴
   你的乡亲们在武装到牙齿的
   统治机器监控下战战兢兢地躲存
   但人民虽然徒手无力
   他们的眼睛是雪亮明晰的
   他们的心中燃烧着正义之火
   与捍卫民族尊严的钢铁意志
   试看人类和民族的历史
   到底谁在推动前进的车轮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文明必将野蛮扔进垃圾堆
   而好村官钱云会流芳于史册
   
   钱云会呀,不能到你
   的坟头,圣地燃香祭奠
   一个中国当代贫贱的诗人槟郎
   用我的悲痛化为秀才人情
   奉献给你不朽于天国的伟灵
   你永远活在我笨拙的诗里
   活在祖国和人民的胸中
   你看那微弱的闪电正在扩大
   必将撕破密布祖国的阴霾
   2011-1-22

此文于2011年01月2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