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103回]
艾鸽文集
·五言古体诗《长夜歌》
·和泰戈尔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诗歌:吻着你的名字我就心颤
·沁园春 血
·琐窗寒----2007年4月为古今的焚书坑儒而题。
·定风波-------为武则天而题
·花犯-------为乾隆的文字狱而题。
·釵头风-------(和陆游词一首)
·釵头风-------(和陆游词一首)
·和杜甫五言律诗月夜亿舍弟
·八声甘州------为当今中国的"文化精英"而题
·青玉案-------题张志新
·声声慢-------题高莺莺案
·千秋岁引-------为古代哲学家老子而题
·和李白<夜静思>诗一首
·生查子-----为南宋大奸臣秦檜而题
·唐多令--------为慈禧太后垂帘听政而题
·离亭燕-------为歌星邓丽君而题
·千秋岁----------题春秋战国时代的百家争鸣。
·綺寮怨------为洪秀全的太平天国而题
·假如我还活着
·《珠峰吟》《长城吟》《泰山吟》
·霜天晓角-----为张纯如女士而题
·满江红---为南京大屠杀而题
·曲子:为萨达姆及中国的粉丝团而题。
·七绝 黄河吟
·七绝《 长江吟》
·忆秦娥----为侵华日军强征慰安妇而题
·现代诗《拍卖》
·蟾宫曲:为波尔布特而题
·夜飞鹊----1979年5月真理标准讨论
·为二战时为中国牺牲的美国士兵而题.
·临江仙----为孙中山先生而题
·水调歌头-----平民冤
·忆秦娥------2007年4月为山羊题
·油画人韵
·油画梦寐
·鹧鸪天
·一个人的背影
·现代诗《跪吻》
·现代诗心房
·油画飘逸
·现代诗悠远
·现代诗失声的连衣裙
·别了,我的阳光
·现代诗秋天的脉搏
·花的最后陈述
·附艾鸽的照片一张.
· 年青的岑寂
·帝台春------为“贞观王朝”的李世民而题
·秋雨朦胧
·女学生黄绢之死
·路过你的黄昏
·走近幽兰
·诗:会走路的植物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103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103回
   
   

   
    第103回:私访耀邦寻求真相 政坛秘闻打入冷宫
   
   
    自由苑:紫金城
    城中城,门进门。
    前看花阑,后视血痕。
    古往今来宫殿,堆香砌恨。
    不以人为人,何仁?
   
    (生灵:光)
    闭眼时分脑海中旧景浮现,挽不住的岁月流逝,天昏昏,地茫茫,其中裹杂着多少情怀梅蕊。睁眼之际铁壁高墙又垒满了悲凉,那山谷野风依旧,仿佛龇牙咧嘴的野兽,终日咆哮着。没有什么是非标准,只是企图压倒一切。我的眼帘里却飘曳着那挥之不去的红尘黑幕。
   
    1988年秋,本来香山枫叶的季节,却阴云密布。微云点缀夜空。而有谁知道:1988年9月28日中国青年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朱语今逝世。而在10月初的朱语今的追悼会上,胡耀邦同志亲口说出:“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那一天,云雾缠绕着深秋的京都,空气中弥漫着凄凉。中国青年报社派我去参加采访朱语今的追悼会,情况组的方告诉我:朱语今是团中央的老人了,是著名的出版家。胡耀邦可能会来。不过,这太难以置信。当时胡耀邦主张疏导而不是镇压学潮,被废黜。方是原新闻出版署署长杜导正的爱人,从她口中说出来的话,似有来头,我怀着希望去参加了。64的起因之一,正是涉及到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个伟大人物:胡耀邦。他的匆匆去逝,是人们无法接受的。一九八七年,胡耀邦被迫辞去党中央总书记职务,此后,多半时间都是养病和调研。邓小平在八八年九月中秋节之前曾说过:“你(指胡耀邦)今年也才七十岁吧,我和陈云同志当年出来工作的时候,都已经七十多了。”可才七十一岁的胡耀邦竟猝然与世长辞!突然间,人群涌动着,100多号参加追悼会的人沸腾了起来!胡耀邦真的被恩准出席追悼会了!可其实胡耀邦还是被保安人员团团包围着,一般人难以接触。一生行尽人间荒烟蛮瘴,赢得无数忧患苦相缠。
   
    可我既然来了,就一定要采访到胡耀邦。请示吗?等于痴人说梦。
    我看到过一个新闻采访的资料,说有一个美国女记者,想采访美国总统。可惜没有合适的机会。后来她打听到这位美国总统有凌晨到一个湖边裸泳30分种的习惯。于是,有一天她跑到湖边,对美国总统说:“我是新闻记者,你要么冒天下之大不违,不顾羞耻的走出来,要么老老实实地接受我的采访。”美国总统毫无办法,只好接受了她的采访。
   
    命运往往帮助愿意寻找机会的人。我研究了一下,发现不是没有空子可钻。胡耀邦的程序之一,是要和朱语今的亲属依依握手。在其遗体告别仪式上,胡耀邦紧紧握着朱语今夫人的手,连说三遍:“朱语今是个好同志,我们都怀念他!”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要了一朵小白花,站在朱语今的亲属傍,距离他的最后一名子女仅半步之遥。
   
    眼看胡耀邦与朱语今的亲属依依握手走过来了,在最后一秒钟我迈了半步,与朱语今的亲属同行。胡耀邦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也伸出手来与我握手。我却没有松手,并道:“耀邦,你好!我是中国青年报的记者,外面传闻很多,而我只想问你一句话:您身体好吗?”胡耀邦略为惊讶,可很快就平静下来了。他的双眸很有神彩,面容忧郁中还带着心之无邪的那种坦然。他也握紧了我的手:“很好!我的身体非常健康!”我放心了,又道:“青年报人很想念您!”他暗然一笑:“我已经过时了!”我目光如炬:“没有过时!!”就在这时,保安人员发现了胡耀邦居然在接受采访,就把他“保驾”走了。回到报社,我写了一篇《胡耀邦同志身体非常健康》的短新闻。赶到编前会上念了一遍,众人笑道:目前的形势下,这稿能发吗?我坚持认为可以发,没有任何政治内容,只是说这个老人身体还非常健康而已。张副总编辑只好去请示总编辑。稿件自然被枪毙了。
    我不甘心,又给天津的《今晚报》发了传真稿,但也没登出来。耀邦那眼影面容上阳光灿烂的时刻,久久地萦绕在我心间,很难把这样一个自我感觉身体很好的人,与大面积心机梗死联系起来。政坛上的风云突变,是那样的诡谲,仿佛无规则可循。前总编辑钟沛璋曾经说过:耀邦是把中国青年报当作新闻改革的试验田的。而如今耀邦被辞职了,这新闻改革还能继续下去吗?我不服。一个人以自己的姿势投入了进去。有一个星期内,我的报道连续上了中国青年报的三个头版头条,在当地引起了轰动,接着收到了记者部发来的社长总编辑通报表扬。但想起军人内参的官司上上下下依然打得不可开交,由于对政治的公正性产生了严重怀疑,我对前景并不乐观。
    有诗为证:
    柳垂梅谢愁满江,
    溪春已是雪中泛。
    谁人弹出危弦曲,
    烟雾九重叠荒唐。
   
    (共120回,未完待续)
(2011/01/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