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王藏文集
·新唐人电视台:【禁聞】習近平打的亦真亦假 或涉高層權鬥
·新唐人电视台:【禁闻】作者追究马三家调查组诽谤责任
·希望之声:藏学者致习近平公开信 中共暴行再聚焦
·参与:江苏灌南法院黑手遮天各界人士热烈声讨(多图)
·希望之声:同样致3死3伤酒驾案 一判15年一判死刑
·希望之声:端午精神何在 国人借古讽今喻亡党
·希望之声:权贵富豪送子女海外读名校 被指用脚投票
·希望之声:毛派权威淫照现 江泽民司马南沾边
·希望之声:李天一案水很深“拼爹”拼输了
·希望之声:中共抓新疆鄯善17人示官威
·希望之声:民众:和谐横幅是共党的末路叫嚣
·希望之声:民众总要说话无惧打压
·希望之声:中秋节民众做反共月饼表心愿
·新唐人电视台:岳父冤死4年 诗人王藏携友灌南讨公道
·新唐人电视台:【禁聞】忽如一夜標語滿街 恍如重回文革?
·留念。与RFA记者,大美女 心[email protected]
·宋庄。栗宪庭先生现场买夏俊峰儿子强强的书。抱着我女儿,合影留念
·沈阳张晶、独立导演胡力夫 、自由诗人王藏 在一起烧烤给来参加夏健强画册发
·那天,胡佳@hu_jia 与@沈阳张晶 。胡佳冲破阻碍赶来现场。大家一起听@胡力
·新唐人电视台:【禁闻】大陆独立电影〝被杀〞 自由思想不自由
·王藏行为艺术【再说一遍:校长,放过小学生!开房找我!】
·美联社:Chinese against sex abuse: Sleep with me, not kids
·南华早报:内地将严惩儿童性侵犯
·自由亚洲电台:作家杜导斌遭抄家及刑拘 刘萍涉非法集会罪被逮捕
·自由亚洲电台:宋庄艺术家王藏遭逼迁 当局打压行为艺术
·新唐人电视台:在京诗人王藏被国保逼出宋庄 呼吁联合抗争
·希望之声:大陆诗人王藏被国保逼出北京宋庄
·维权网:李焕君会见律师讲述被抓捕、抄家的过程(图)
·维权网:“漩涡”公民艺术视觉展在北京举行(图)
·[父女声援释放郭飞雄]王藏与10个月女儿一起呼吁:释放郭飞雄!停止政治迫害
·自由飞雄!左起/前排:向莉、林潇、胡佳 ;后排:朱日坤 、张建俊、戈平、
·李海、王荔蕻、胡佳、王藏、曼殊和上等佛弟子一起声援郭飞雄!
·参与:释放良心记者陈永洲捍卫记者权利呼吁书
·自由亚洲电台:司法不公官民待遇迥异 废除死刑民间再度热议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再有亲人遇车祸 友质疑背后动机
·博讯:郭飞雄(杨茂东)案公民观察团声明
·自由亚洲电台:广州12名维权工人遭当局集体逮捕 郭飞雄案公民观察团发声再
·希望之声:夏俊峰之死再掀中共活摘器官质疑
·希望之声:陈永洲正式逮捕 当局腐败维稳宣言?
·大纪元:广东维权人士郭飞雄被非法关押 各界呼吁放人
·中国人权: 關於恢復唐吉田等良心律師執業權利呼籲書
·接受<<南方周末>>采访,谈夏俊峰之子强强被质疑"代笔"、"抄袭"之事
·大纪元:中共国保使黑招逼走诗人王藏及维权者叶海燕
·民主中国:王藏:伤残警察郭少坤的维权之路
·希望之声:邱县漫画被立典型 相比之下两重天
·希望之声:民众:抓周永康是好事更应废一党专政
·新唐人電視:茅于轼杭州演讲 恐再遭毛左搅局
·博讯:王藏:京城的鬼——2013诗歌15首
·各界对王藏诗歌的评论节录(二)(2013前)
·大纪元:护家园 北京宋庄六百艺术家举横幅抗议(组图)
·希望之声:北京宋庄艺术区再遭强拆 诗人王藏吁抗争
·参与:王藏:江天勇等4位律师控告青龙山洗脑班涉嫌非法拘禁(图)
·参与:北京宋庄和巴沟两处同时强拆!抗拆维权行动异地同时有规模展开!
·在夏俊峰之子签售会上当张晶面向出版机构立的字据
·参与:世界人权日北京艺术家与子女于宋庄街头抗议雾霾(多图)
·希望之声:世界人权日 北京艺术家要空气清新权
·新唐人电视台:雾霾持续 民吁上街抗议政府失职
·博讯镜头 严正学向北京公安局正式提出游行、示威申请
·博讯:严正学:游行、示威、静坐申请书
·希望之声:雾霾致病新证据出炉 民众愤怒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社交媒体中微信删贴最少?
·新唐人电视台:禁人肉搜索 中共网络打压又一招
·希望之声:民众:为乌克兰人民欢呼 毛像也该推倒
·博讯:“南乐教案”律师、媒体遭围攻,公民联署支持律师发出决斗挑战书(第
·希望之声:警察日志走红 全民支持法轮功
·博讯:王藏:言论主体和切入现实问题及知道分子批判
·维权网:艺术家看望参与官员财产公示活动被打残的周晓山并发起募捐
·自由亚洲电台:周晓山无故被打没钱住院
·博讯:北京:胡佳在党国眼皮底下与王炳章同囚
·民主中国:王藏: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王藏: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与王炳章同囚活动又在北京燃烧
·参与:王藏勇士在北京宋庄,接力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张玉祥:中国良心运动——营救王炳章活动的倡议
·留存纪念。王炳章先生家人的祝福贺卡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疑遭报复被长期断电
·与艾晓明教授、严正学老师
·与被精神病长达55个月的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先生
·參與: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诗行合一2014
·人权艺术家严正学70大寿,饭醉庆贺留影
·参与:诗人王藏部分行为艺术+参与活动17图
·民主中國:王藏:扯开只许州官强奸不许百姓做爱的遮羞布—评张海鹰“扫黄”创作并谈“人权艺术”
·胡佳:我和王藏陪同南方街头运动的王默与谢文飞
·巾帼英雄齐月英大姐答谢宴,帝都数十维权人士饭醉
·博讯:王藏:推特談“道歉劇”
·博讯:王藏:推特簡談雪域苦難與每個人相關
·关于要求立即释放伊力哈木教授的联署
·廖祖笙等:若策动谋杀的不是你中共——众评廖梦君之死节选
·希望之聲:是什麼促使上
·新唐人电视台:【禁聞】「一無所有」崔健不上春晚
·希望之声:鲍彤:刘云山“祖宗”论已过时
·希望之聲:崔建拒馮小剛不再導 春晚哪出問題
·希望之聲:民眾:各民族共同的敵人是中共
·参与:王藏:家庭教会人员看望张文和老人被关押,呼吁关注(图)
·参与:王藏:马三家受酷刑最惨重的基督徒访民朱桂芹又进马家楼(图)
·博讯:王藏:刺瞎世界的灵魂之火
·博訊:詩人王藏對於薛明凱先生父死母失蹤事件的聲明
·博訊:王藏:网友大年初二营救薛明凯母亲小回顾
·参与:强烈抗议山东省曲阜市当局卑鄙行径联署第四批185人
·转:薛明凯事件公民观察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文章摘要: 在极权社会当中,相对于政权,每一个生命个体都是弱小者。因为极权社会最大的特点就是将人变成一颗颗相互分离的原子,强权 政府直接面对极为弱小的个人,具有将个人碎为齑粉的能力。要想结束这种局面,只有民间涵育出自组织能力,有相同利益诉求的人结成同盟,这种以政府为对手的 谈判才有了一点胜利的可能。
   
   
   作者 : 何清涟,
   

   
   發表時間:11/19/2010
   
   “结石宝宝”父亲赵连海被中国当局构陷入狱。尽管这一灾难的受害者是赵本人及其家庭,但溯其案由,再考虑到十七届五中全会后中共维稳方针发生变化这一大背景,赵连海冤案表明中国人在法律框架内维权之路目前已走到尽头。
   
   一、结石宝宝维权具有的独特道义优势
   
   我之所以做出这一判断,完全是基于近年来维权活动的目标与行动框架来考虑的。中国的维权运动有两大特点,一是将行动限定在中国宪法框架内(尽管我认为那《宪 法》存在种种问题),二是远离政治敏感问题,主要涉及民生。考虑到英美法律体系的完善就是通过案例法的积累所达成,我对中国近年的维权运动设定了一个观察 点,即此起彼伏、事由各异的维权能否与中国政府之间形成制度性反馈?因为不管哪种形式的维权,如果胜利的结果仅限于部分改善了受害人的处境(如邓玉娇案 件),却未能引起立法、司法乃至某种制度的改变,这种量的积累所产生的影响不仅有限,也非常脆弱,一次政策上的倒退就可以让这些积累化为乌有。
   
   与其他维权案例相比,赵连海陷身其中的结石宝宝案既涉及民众的切身利益,也触碰到政府政治责任的底线、加上国内舆论的一度积极介入与国际社会的高度关切,从各方面来说,它本身原应成为最能够产生制度性反馈的维权案例。
   
   第一,受毒奶粉之害的儿童在中国高达3000万――这一数字是温相在2010年?3月27日下午与广大网友在线交流时所言。后来这数字变得有点扑朔迷离:有说“结石宝宝”共300万,又说是30万。但不管是哪一个数据,直接受害者都非常多。
   
   第二、中国近20年来深受有毒食品之苦,餐桌安全早已让中国人忧心忡忡。国人希望借查禁毒奶粉之势,促成中国政府解决食品安全问题。也因此,结石宝宝维权的民意基础前所未有地雄厚。
   第三、在中国,食品安全问题与危险的政治禁忌无关,在现有政治框架内,中国国民也有充分的权利向政府提出保障生存安全的要求。理由是:1、中国政府在国际社会信誓旦旦地声称中国特色的人权是人民的生存权,生存权的第一要义当然是生命权,包括保证生命健康的食品安全与环境安全。2、国民向政府纳税,政府有责任为国民提供各种公共服务。目前中国食品生产链上这种“我害人人,人人害我”互害局面的长期存在,表明政府不能为国民提供符合质量的公共服务,标志着中国政府政治上的严重失败。
   
   二、支持者数量的“减法效应”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案件,最后赵连海却从“指控罪犯的人”变成了“罪犯”。我一直在思考,是谁将赵连海送进了监狱?
   
   政府行为的日渐流氓化当然是其首要原因。曾有人与我争辩过政府责任问题。面对自90年 代中期以来就日益严重的有食品安全问题,我认为最后一道屏障就是政府的监管责任,而政府恰好放弃了监管责任。对方认为我将政府想象得太坏。因为在食品安全 与生态环境上,政府官员没办法将自己与老百姓区隔开来。但事实表明,在中国信用体系全面崩解的今天,政府部门不是想方设法从源头上解决食品安全问题,而是 在放弃食品安全监管责任的同时,用特供的方法为自己这个特权群体筑就了一道食品安全屏障。这样一个视民众生命安全如无物的政府,也因此在国际社会里流氓招 数迭出,联合国资深人权活动家菲丽丝·盖尔(Felice Gaer)曾谈到过中国政府的各色代表用恐吓、威胁、利诱等各种手段对付批评中国人权状态的外交官及NGO代表。
   
   但我还想说说中国国民那根深蒂固的搭便车心态,因为在今后中国公民争取权利的道路上,这个问题必然会反复出现,一次次地拷问国人。
   
   三鹿毒奶粉事件黑幕刚揭开时,在国内外舆论的压力之下,丧失厂商伦理的企业与放弃监管责任的政府最初居于守势。但在国家赔偿方案出来后,赵连海背后的支持者从若干万变成了小于50人。这一点在“《107调查》专访‘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中约略提到。
   
   当赵连海建立“结石宝宝之家”网站之时,正是三鹿奶粉受害者求告无门之日。这时,网站每天的浏览量都达到四位数字,几千名家长先后以电话或邮件的方式与赵连海联系,与他分享信息,QQ群上也热闹非凡。这时候赵连海成功地联合了许多三聚氰胺受害儿童的家长并吸引了社会注意力。主流媒体开 始关注并报道“结石宝宝之家”,“公盟”等NGO也向家长们提供各种援助。尽管赵连海的网站数次被关闭、屏蔽,并不断受到警察与有关部门的骚扰。但正是这种外界的支持使赵获得了力量,让他感觉到自己有如希腊神话的安泰,从大地母亲那里获得了力量。
   
   但到了2008年底媒体透露国家赔偿方案――“结石宝宝”死亡案例每例赔偿20万元,重症病例每例3万元,普通病例每例2000元――之后,不少受害儿童家长对赵连海态度发生急转直下的变化。《107调查》描述了赵连海内心的苦涩:“有的家长接受了赔偿方案,不再热心和赵连海联系,甚至从此销声匿迹。更多的家长虽然不满赔偿方案,但也不愿意再站出来和赵连海并肩战斗”,赵说,“许多家长就这么冷眼旁观着,等着我们几个去抗议去维权。假如闹得有些成果了,他们也可以一起分享,假如没成果反倒被打压了,他们也不必冒险。”
   
   事件初起时3000万毒奶粉受害者――300万(或30万)结石宝宝就此只剩下一个孤军奋战的赵连海与极少的支持者。赵连海大概不知道制度经济学中有个“搭便车”概念,不知道他所遭遇到的事情其实只是人类历史上演出过成千上万次的现象。赵连海太弱小,他以及支持他的少数NGO与律师根本无法撼动那根粗大的利益链条。
   
   但 赵连海的弱小并非他个人的问题。在极权社会当中,相对于政权,每一个生命个体都是弱小者。因为极权社会最大的特点就是将人变成一颗颗相互分离的原子,强权 政府直接面对极为弱小的个人,具有将个人碎为齑粉的能力。要想结束这种局面,只有民间涵育出自组织能力,有相同利益诉求的人结成同盟,这种以政府为对手的 谈判才有了一点胜利的可能。
   
   三、沉默与从恶:巨人也需要立足之地
   
   我承认人类社会都有这种“搭便车”心态,但也想指出一个事实,这种现象在今天的中国尤其严重。解读历史富有穿透力的吴思曾写过一篇“出售英雄”,详细叙述了清代浙江宁波领头抗税的两位悲剧英雄周祥千与张潮青的故事。在百姓们抗税需要领袖之时,大家都很尊敬这两位挺身而出为民请命的英雄。待事件平息,百姓们想过正常生活之时,昔日英雄就成了“多余的祸害”。在官府分化的权谋及压力之下,百姓们用沉默加以配合,终使两位英雄“伏诛”。考虑到“天下已定,英雄当诛”并非只是历史陈迹,吴思富有深意地将文章的副标题命之为“献给未来的英雄们”。从这一角度观之,当初安徽小岗村民秘密搞家庭承包时,曾约定参与者按手印承诺假如出事后有人坐牢,其余的村民要负责抚恤坐牢者家属,这种“约定”其实出自中国农民最朴素的生存常识,因为他们太了解这块土地上的人,包括自己。
   
   鉴于成千上万结石宝宝家长自动消失,也鉴于数不清的人很清醒地参与到体制这架机器中制造罪恶,我建议大家都去读读“柏林墙倒塌前――他还有别的选择” ,这一故事梗概如下:1992年2月,统一后的柏林法庭将对举世瞩目的柏林围墙守卫案开庭宣判。这次接受审判的是4个当年守卫柏林墙的卫兵,其中一位叫英格·亨 里奇。两年前一个冬夜里,他枪杀了一位欲翻越柏林墙的青年克利斯。当时他绝没想到,他的职务行为会使自己最终会站在法庭上因为杀人罪而接受审判。辩护律师 声称,这些士兵是执行命令的人,他们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不过这样的辩护最终没有得到法官的认可。因为类似的辩护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纽伦堡审判时已有先 例。柏林法庭最终的判决是:判处开枪射杀克利斯的卫兵英格·亨里奇三年半徒刑,不予假释。法官这样对被告解释他的判决:东德的法律要你杀人,可是你明明知道这些唾弃暴政而逃亡的人是无辜的。明知他无辜而杀他,就是有罪。这个世界在法律之外还有“良知”。当法律和良知冲突的时候,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你可以将枪口抬高或者放低,你的上级无法因你射击不准确而处分你。
   
   我写完这篇文章时,正好读到BBC记者采访缅甸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姬的一篇报道。记者问昂山素姬如何设想自己今后所能发挥的作用,昂山素姬非常实在地回答说:“我已经向民众讲清楚,我们必须一起努力。我一个人不可能达成他们的愿望。我只是为民主工作的一份子,或许比较有名,但仅仅是一个民主工作者而已。”
   
   中国人确实希望出现能够承托时代使命的巨人。但我想,无论是什么巨人,都必须立于坚实的土地之上。赵连海冤案让我们再次反思:中国这块土地现在能够承托起它所需要的时代巨人吗?
   
   (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2010年11月18日,第39期)
(2010/12/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