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王藏文集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袁红冰自由圣火专栏》
·《江婴自由圣火专栏》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丹真宗智自由圣火专栏》
·《严正学自由圣火专栏》
·《黄河清自由圣火专栏》
·《郭国汀自由圣火专栏》
·《三妹(刘晓东)自由圣火专栏》
·《徐沛自由圣火专栏》
·《刘自立自由圣火专栏》
·《郭少坤自由圣火专栏》
·《朱毅(祭园守园人)自由圣火专栏》
·《党治国自由圣火专栏》
·《沈良庆自由圣火专栏》
·《石雨哲自由圣火专栏》
·《傅正明自由圣火专栏》
·《茉莉博讯文集》
·《晓明自由圣火专栏》
·《李晓雪自由圣火专栏》
·《希望之声名家谈》 伍凡、郭国汀、仲维光、何清涟、草庵居士、石涛、苏明、横河、程晓农等
·《杨春光博讯文集》
·《高智晟博讯文集》
·《仲维光博客》
·《还学文博客》
·《唐柏桥看中国专栏》
·《廖祖笙博讯文集》
·《孙宝强博讯文集》
·《滕彪博讯文集》
·《王容芬新世纪专栏》
·《张嘉谚博讯文集》
·《东海一枭博讯文集》
·《力虹博讯文集》
·《唯色博客》
·《盛雪文集》
·《艾鸽文集》
·《清水君(黄金秋)博讯文集》
·张林《悲怆的灵魂》
·《黄翔博讯文集》
·《辛灏年作品》
·《郑贻春博讯文集》
·《蒋品超博讯文集》
·《老乐博讯文集》
·胡佳推特
·北风推特
·王荔蕻推特
·屠夫推特
·唐柏桥推特
·遇罗锦推特
·何清涟推特
·滕彪推特
·艾未未推特
·江天勇推特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
·妙觉慈智法师推特
·天理(陈启棠)推特
·陈树庆:我所了解的力虹和夫人董敏近况
·仲维光评中共为什么根本不可能政改
·三妹为力虹哭歌
·严正学: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黄 翔:中国当下需要的是什么?——悼念力虹兼致底层社会抗争者和弱势者
·黄 翔: 在西半球地域和青空下 藏“雪域文化”与汉“神韵艺术”
·黄 翔:翻越“地球人”思维极限
·黄 翔:在西班牙的大地上 新的21世纪人类精神视界的辽阔延伸
·黄 翔:在意大利的天空下 文艺复兴故乡精神之旅
·任畹町:就余杰、王怡白宫骗案及危害 致布施政府、德国总理、媒体、西方各国及中国民运的声明书
·袁红冰:伪类们意欲何为?
·黄河清:严正学是线人析——严正学案反思之一
·黄河清:谁输谁赢谁哭谁笑谁罪谁错?——严正学案反思之二
·黄河清:严正学案的思往鉴今、见微知著——严正学案反思之三
·黄河清:严正学案的一个答案、两个背景——严正学案反思之四
·黄河清:严正学“渔父词”及其他——严正学案反思之五
·黃河清:刘路暗害严正学真相大白记!
·黄河清:刘路伪造并以“询问笔录”暗害严正学备细——刘害严事实之一
·严正学:刘路,你为什么要如此害我?——士可杀不可辱!
·沈良庆:余杰的道德制高点和上帝之城
·沈良庆:改良,抑或革命?——对08宪章及其主事者的异议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一)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二)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三)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四)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五)
·郭国汀:我眼中的高智晟
·袁红冰:高智晟精神
·三妹:與希特勒和解共生的慘痛教訓
·三妹:中共从来就是铁板一块
·三妹:李慎之思想的困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文章摘要: 一行十数人,为纪念林希翎天涯归骨与林昭78冥诞、张志新80冥诞,来《铁玫瑰园》瞻仰林昭、张志新的青铜雕像,我竟因此被带离。
   
   
   作者 : 严正学,
   

   
   發表時間:12/19/2010
   
   1993年,曾是市级人大代表的我,因起诉北京市公安局施暴“侵犯人权”,被打入大牢。羁押北大荒北京双河监狱,遭6根电警棍同时电击三小时的磔刑;此后,有关部门的《敌情动态》《黑名单》里,我始终未能名落孙山。
   
   诺奖在瑞典奥斯陆颁发,《我没有敌人!》正被唱紫,成为经典。老眼昏花意志清醒的我难得糊涂,“被敌人”“被朋友” 同出一辙,都是口是心非的术语。
   
   11月1日,我在北京圣山研究所门前,目睹李海“被敌人”; 而吴玉仁、白东平、王荔蕻和范亚峰等“被敌人”失去了自由!
   
   12月2日,将我“被敌人”,曾抓我入狱的浙江台州市公安局国保警察千里迢迢来京,对我“被朋友”时吃了我的闭门羹。但我即落入《1984》,被‘老大哥’牵挂,还时不时被秘密警察轮班值守。
   
   自动对号,深文周纳的‘老大哥’会怎样对“被敌人”的假想敌罹罪:
   
   (一)、妨碍公务罪;
   
   12月10日下午,偕妻从八达岭工作室返京,公交车没开出两站,手机响起,火眼金睛的北京公安国保,如《1984》的‘老大哥’,遥控对我盘查:“怎么又下山了,进京干什么?”“凭什么不让回京,以颠覆国家政权罹罪,判决我的实刑和剥夺政治权利的附加刑都完了。现在,我是公民,我有权监督你们执法,谁让你倒过来对我实行管制!”“都什么时候了,还出来乱窜,回家待着不许出门!”‘老大哥’撂下狠话。
   
   约过了一个时辰,手机大响,‘老大哥’大吼:“家里没人,你在哪里?”“接朋友的孩子过生日。”“过什么生日,不许去酒店!”“不去酒店,去清河西贝九十九顶毡房。”“哈萨克蒙古包也是酒店”“就几个妇女孩子过个生日,别让我败兴。”“不行!” ‘老大哥’语调变音,斩钉截铁,听得出是迸足气从牙缝里发出的。但随即变换口气说:“先回家,用宅电给我手机打电话,我们商量后再决定。”
   
   违背公安的命令会被拘传,我只得乖乖先回家……‘老大哥’认定的非常时期,妨碍公务罪一定非常。
   
   (二)、袭警罪;
   
   “袭警罪”被滥用已是不争事实。
   
   画家吴玉仁伴杨仁才去派出所报案,被以“袭警罪”逮捕审判,至今近200天仍在牢中;宋庄画家村的申云,参与通州潮白河畔《偶发艺术节》,喊着“和谐”,被河蟹进看守所,关押38天,其罪名是“袭警”;手无缚鸡之力的港人蔡淑芳和美编泰历,也被以“袭警”罪名遭起诉。
   
   人人都成了恐怖分子,警察就这么好袭!名为行为艺术家的我,决定非袭警一次不可,想着,走着就到了天慧园小区。
   
   龙园派出所的片儿警正值守在大门口,身后还站着两个盖世太保式的保安。快步回家,捷足先登的警察不请自入,还盯着我从肩上卸下的登山包。这些天,我在山上自打桌椅凳,包里放着电动工具。
   
   “鬼子进村”我喊着伸手入包,突然将冲击电钻当冲锋枪,对准警察吆喝:“不许动,缴枪不杀,八路优待俘虏!”警察没举手,耸耸肩回应:“没枪可缴!逗我玩呐。”警察忍着没发作,非常时期不好随便抓人,否则一定以袭警定罪。捧腹大笑更乐的在后边,警察反过来逗我乐:“就一根水枪,缴吧!”
   
   (三)危害公共安全罪;
   
   对我的惩罚,是不让我出门。警察在门口值守,《铁玫瑰园》前有巡视的保安。晚饭后,我袖手捂肚龟缩着混出大门,冲进马路对面等候的轿车,急驰而去。
   
   手机尖叫,拒接;持续扰人,按下接听,‘老大哥’吼着:“怎么又出去了?”“卡啦OK!”“卡什么OK呀,回家。你去任何地方,人多起哄,就是个大事。” “我成了害群之马,那怕以危害公共安全罪刑拘,我还是要去!”
   
   轿车后跟着的警车,还算客气,没有阻拦……
   
   到了人声鼎沸的OK厅,保安贴身跟踪,跟不进包厢,被撂在门外。‘老大哥’仍不断遥控追问,短信答复:“放心,给孩子过生日唱首歌,不骗你,也骗不了你!警察、便衣正在门外徘徊……”
   
   (四)、军火交易、私藏枪支弹药罪
   
   12月11日晨,派出所所长和两个警察登门,要我闲待家中。门口停着两辆警用轿车,也是闲着还是闲着。我提出看病要警察送去北郊医院门诊,后又让警察陪我去拉画框,体验了一回刘晓波所说“警察的人性化管理”。
   
   12月12日,警察仍值守,我让他将我和画框拉去八达岭工作室。警察带一个保安同行,进我的画室时,警察宣布不让我回京。心里发怵,警察无权让保安执法监视我。为示抗议,当晚即乘车返回北京,才走了几步,‘老大哥’就打来手机问罪。我回答:“回家取药,终生服用的药忘带了。”
   
   12月13日清晨,迎寒风外出至小区门口,被警察挡道。返回家上网,看到“11日起,北京被值守的都撤了警察”,惶惑的我,赶紧全面清理了住宅。一封恐吓信和一粒子弹被我搁在桌上。
   八时正,‘老大哥’来电话要亲自登门。还说2006年,被我闯关甩掉尾巴的国保,因失职被调离。
   
   警察看得紧,我行我素去冲大门,警察拦截,双方争执。人不能不吃饭,我购早点,警察只好跟着。买来牛奶,迎面而来的是两公安国保大队长。到《铁玫瑰园》,进了屋。
   我出示一封画有匕首的《恐吓信》。是好心业主提醒我注意安全,因为保安扬言要宰我。逐抗议警察延长执法权,竟带保安到我的八达岭工作室。
   
   然后交上子弹,‘老大哥’问:“哪来的?”“创作林昭雕像,为枪毙林昭收取五分钱子弹费做水晶的十字架,我从泮家园地摊上买来这颗子弹。”“那个时候,枪毙人都收子弹费。”‘老大哥’实话实说,令我动容。于是我也实话实说:“2006年10月,台州市公安局国保,地毯式抄家,搜出海外中国人权主席刘青、中国民主党党魁徐文立、王希哲为我办绿卡所写的三张证明,要将我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所以,怕你们再次来抄家,先自我凊理,交上这颗能获重罪的真子弹,免得被以‘军火交易、私藏枪支弹药’问罪”。
   
   (五)原罪——启蒙民主。
   
   今天,警察反其道而行,不准我待在家里。
   
   坐上警车拉出家门,途中‘老大哥’问话:“林昭、张志新青铜塑像,什么时候能流通掉?”问得太专业、太现代,我成了丈二和尚,心中明白,两青铜雕像启蒙民主是原罪。“什么叫流通掉?” “雕塑林昭、张志新,浇铸两青铜塑像,不就是为了进入艺术市场,快将两雕卖到北京以外的地方去,别愣在这里,给我们添乱。”“《铁玫瑰园》入口的墙上,蓝底白字用中英文向世界告白:林昭、张志新青铜雕像将无偿奉献她们的母校——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这是我偕妻朱春柳在创作两雕时的承诺。”“北大、人大敢要吗?”“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才应是自由的象微,民主的摇篮。北大、人大不敢收,只能陈列在《铁玫瑰图》启蒙民主自由。”
   
   原来,今天林希翎儿媳楼信达、张迪夫妇,偕北大‘五一九’故旧钱理群教授、王书瑶先生、王国乡教授,林希翎挚友、五一九巾帼燕遯符女士,北大新秀俞梅荪先生、前炎黄春秋总编辑烘炉先生,林希翎的五七难友任重先生,以及海豚天天等一行十数人,为纪念林希翎天涯归骨与林昭78冥诞、张志新80冥诞,来《铁玫瑰园》瞻仰林昭、张志新的青铜雕像,我竟因此被带离。
   五一九精神代代传人!
   
   此刻,悲壮的人权和灵魂歌哭在《铁玫瑰园》里交响着、共鸣着……
   
   2010/12/18
(2010/12/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