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徐水良文集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徐水良


   

2010-12-9日


   

   
   我不赞成方绍伟先生“物品按照排他性和争夺性分成私有品、专有品、公有品和公共品等四种”的说法。而不管这个说法是他自己首创的,还是权威经济学家分类。并且为了击破方绍伟先生只是用许多经济学专业术语和概念来唬人,吓唬糊弄没有学过经济学的普通人。所以,我特别根据客观实际情况,使用常识性词汇,来论述常识性问题。
   
   民主国家受民主制度约束的国家政权,政治权力和其他一些公共权力,当然是公有品。但方绍伟先生说一党专制国家的国家政权是专有品,他只讲对了一半。一党专制的国家政权,是专制政党的“专有公有品”,这才是正确的表述。至于“专有公有品”的含义,请见下文论述。
   
   公有品并不必然导致“公地悲剧”,只有政权成为一党专制的特权集团的专有“公有品”,才必然导致“公地悲剧”。
   
   公有品,只有在本利不对称的基础上,再加上权利义务的不对称,即没有制约本利不对称的权利义务制度,两者双重作用,才会产生“公地悲剧”。
   
   我已经说过,比“公地悲剧”更好的例子,是环境保护。但我们这里仍然沿用“公地悲剧”的习惯概念。
   
   民主制度的国家政权,当然是公有品,但它有严格的权利义务制度,所以不会产生“公地悲剧”。成熟的民主国家,不存在“公地悲剧”。只有民主制度尚未成熟,权利义务制度有缺失的地方,例如民主制度初期民主制度不完善的国家,如独联体国家,如台湾的部分情况,才会产生特定的“公地悲剧”现象。但在民主制度下,很快会纠正制度缺失,纠正权利义务不对称的情况,所以,即使不成熟的民主国家,一般也不存在制度性的、类似一党专制国家那样无法纠正的“公地悲剧”。
   
   一党专制国家,国家政权当然是党的专有品,这一点方绍伟没有说错。不过,这个党的专有品,实际上是特权集团的专有品。但在名义上,这个专有品属于党,而不是属于私人。而党,又实行所谓的“民主集中制”,声称实行“集体领导”。所以,至少在名义上,这个专有品属于党的集体所有,党内公有。而且,每个级别的党委,都规定集体领导。因此,至少在制度上,这个政权属于党,属于全党公有。当然,实际上,这个政权属于权贵寡头集团所有,是他们的公有品。普通党员并不享有政权,只有党的领导成员,才按自己的级别和相应的职务,掌握相应的政府权力。所以,政权名义上是全党的公有品,甚至是欺骗人民,说它又是全民公有品,但实际制度和传统惯例规定,政权实际上只是领导成员的公有品。
   
   正因为在一党专制条件下,政权是这个党的领导成员的公有品。所以每个领导成员,人人都千方百计想掠夺利用公有品,而只尽有限的义务。而在一党专制条件下,又不可能建立起严格的问责制度。在这种情况下,制度规定,使政治权力、公共权力成为特权集团的“专有公有品”,又没有权利义务制度来制约,本利非常不对称,权利义务也非常不对称,在这种情况下,必然产生制度性、必然性的,并且无法克服的公地悲剧现象。
   
   因此,一党专制的国家,公地悲剧是制度性悲剧。
   
   方绍伟先生说一党专制国家不存在“公地悲剧”,相反多党民主制国家必然产生公地悲剧,那完全是颠倒黑白。
   
   我不得不花时间详细谈论这些简单的常识,完全出于我的意料之外。希望这能够打破方绍伟使用专门术语糊弄一般人的招数,希望一般人都能够读懂。
   
   
   附:
   
   方绍伟:民主政权是公有品,一党政权是专有品
   
   物品按照排他性和争夺性分成私有品、专有品、公有品和公共品等四种,民主政权是公有品,一党政权是专有品。
   
   公共草地和公共政权之间没有类比关系,“公地悲剧”是由“稀缺争夺”和“自由进入”的特性所决定的。
(2010/12/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