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答方绍伟先生]
徐水良文集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写在国内茉莉花暂时“三而竭”之后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政治和军事的相同规律和不同原则
·“微笑散步”是脱离实际和民众的机会主义策略
·革命派,别气馁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联军对卡扎菲动武的法律依据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就米勒女士毁谤性言论致诺贝尔得奖人士公开信
·关于花季革命中的海外作用问题
·中国民主人士给二00九年诺文学奖得主米勒的公开信
·撤离民运圈,去研究和从事真正重要的问题
·“反帝反封建”是20世纪历史大倒退中的反动口号
·“反帝反封建”是反动口号
·再谈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与螺杆商榷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
·直线救共和曲线救共
·什么是爱?最简单介绍
·谈生物性质的爱,兼答春秋冬月
·真假爱国主义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什么?
·中共“民族自治”的错误性、欺骗性和理论上的荒谬性
·地方自治是民主制度必不可缺少的前提
·谈国家的全民性质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初步意见
·中国的种族主义和类种族主义
·答王希哲先生
·谈文化和文明问题的两个帖子
·近日网上讨论帖子四个
·没有信仰的理性不可怕,没有理性的信仰才可怕
·余大郎呀,你和上书房的计谋又破产了
·重新公布赖昌星案四个文件
·我与国凯风格完全不同,但我非常同情国凯
·赖昌星案、中共内斗和民运新论战
·警惕极左极右信仰专制主义和恐怖主义
·孙中山和辛亥革命
·向胡平刘晓波提几个问题,代作初步批驳
·纠正花瓶民运全盘否定民族主义爱国主义错误倾向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对世界和中国前途的思考(一)
·对张三一言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将被烧死的科学家在火刑架上说“地球仍然在转动!”
·总统宣誓,应该手扶宪法
·关于台湾两党问题答paul先生
·就帝国主义、中美及国际未来走向等问题答胡安宁
·北约应该绕过联合国打击叙利亚独裁者
·政治人物和政党应该注重道德
·对秦晖文章的几点初步评论
·大陆反对派务必吸取民进党的严重教训
·对方励之评傅高义的按语
·简驳谢燕益《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
·简驳王希哲《评马勇文章精到和俗论的所在》
·中国农民是最强烈反对中共的群体
·再驳梁不正
·三评谢燕益并按语
·不如希特勒纳粹的中共新纳粹
·谈王希哲的丛林法则等等
·对张乐天《底层视角的现代史》的不同意见
·汉语汉字是优秀的语言和文字
·驳韩寒素质论
·不要把韩寒三篇文章看作仅仅是简单的三篇文章
·韩寒三篇文章是有官方背景的运作
·韩寒低素质,百姓中素质,英雄高素质
·推特上反驳胡平等重弹反对革命的滥调
·点评王建勋《变革、民情及个体责任》
·纠正一个错误说法
·对何清涟文章的批评
·中国要重生必须经过革命洗礼
·美国对台策略简析
·对余杰出国问题的另一种评论
·关于活埋200人问题
·再次重提韩三篇是某势力预先策划的行动
·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驳张维迎们的非道德论
·驳草虾:南京大屠杀无法从南京人记忆中抹杀
·再谈狭义民运圈不可能大团结
·民主从党内开始是专制思维
·就民运派别问题答查建国先生
·四个建国纲领汇编供对照
·随笔:刘霞之谜等三则
·推荐莲子《举证责任与原始正义》一文
·就王炳章问题答胡安宁
·短评:简驳王希哲挺薄荒唐逻辑等两则
·不赞成刘国凯文章《体谅温家宝》
·从国际习惯看左右派别分界
·在薄熙来问题上民运中的不同派别及不同策略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揭穿救党势力共存共荣共治的欺骗戏法
·辨别中国改革真假的两种做法两块试金石
·再驳挺薄左派的一个谬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方绍伟先生

   

徐水良


   

2010-12-9日


   

   
   方先生,说不客气一点,你只是用许多经济学专业术语和概念唬人。
   
   你的回答明显是回避我们批评你的根本问题,即“公地悲剧”明显适用于一党专制,而不适用于有严格权利义务制度的民主制度,也不适用于君主专制,而你却完全颠倒,说它适用于民主制度,不适用于一党专制。这个根本问题,你不回答,只用本利费用来搪塞,却不回答根本问题。
   
   但你无法回避这个问题。
   
   你学了一点经济学概念,实际上没有完全搞懂,政治领域则几乎不懂,根本就是乱用,把经济学乱用到政治学中。
   
   这里不说严重影响你的、现在全世界经济学都存在的、经济决定论理论基础的错误问题。
   
   这里仅仅指出你的文章的核心,是乱用经济学“公地悲剧”,为政治上的一党专制制造幻想。
   
   那“公地悲剧”,明显就是经济领域的权利和义务不对称。明显适用于一党专制,而不适用于有严格权利义务制度的民主制度,也不适用于君主专制。你说那是本利费用问题,本利费用不对称,在这里当然也起作用,但没有经济上的权利和义务不对称,会产生公地悲剧中的这个悲剧吗?
   
   就算“公地悲剧”问题是本利费用不对称问题,难道能改变“公地悲剧”适用于一党专制,而不适用于有严格制度的民主制度,也不适用于君主专制,这个根本问题吗?你还可以再找公地悲剧中包含的其他经济学、非经济学的概念来搪塞,但能够改变上面这个适用于一党专制还是不适用于一党专制的本质问题吗?
   
   环保问题比“公地悲剧”的例子,更加是权利义务是否对称和本利费用是否对称的问题,而且这确实是涉及政府问题,即政治领域的问题。但是,一旦社会认识这个问题以后,西方民主社会和民主政府,就立即解决这个问题,实现权利义务对称和本利费用对称,使环保问题大幅好转。但一党专制的中国,却难以解决。没有统一强大管理机构的国际社会的国际环保问题,也难以解决。这些,也都说明你“公地悲剧”不适用一党专制却适用于民主国家的说法,是颠倒黑白。
   
   你的文章其他问题很多,我暂时不说这些问题,先说这个核心问题。因为这个核心问题一解决,你的全部文章谬论就轰然倒坍。其他问题,例如强行把政治问题说成完全的经济问题,这里因为“公地悲剧”的例子,在权利义务不对称,也包括你的本利费用不对称等方面,在政治领域也有可比性,所以就顺着你逻辑来评论你的逻辑,而没有分析两者的不同。其实两者其他方面的性质,有很大不同。“泛经济学化”是完全不对的。
   
   此外,你也没有回答我们认为你“制造幻想,要在不可能建立现代宪政制度和问责制度的一党专制的国家建立宪政和问责制度”等等这些问题。
   
   ―――――――――――
   
   方绍伟跟帖:
   
   方绍伟:世界是按暴力逻辑运行的
   
   徐先生有两个问题。一是“公地悲剧”的前提必须是公地,中共政权根本不是“公地政权”,所以要有悲剧也不是“公地悲剧”。第二,权利义务是规范问题,成本收益是实证问题,你混淆了,我称你这种情况为“规范冲动”。世界是按暴力逻辑运行的,不是按规范想象运行的。我们可以反对强权政治,但我们最好先承认它存在。
   
   
   ――――――――――――
   
   徐水良再回答:
   
   徐水良:按你的逻辑类比,中共政权当然是类似“集体领导”的“公地”。
   
   政治属于公共领域,与私人经济领域性质完全不同,即使是经济领域的非私人的公共经济部分,涉及政治,但与纯粹的政治领域,仍然有所不同。经济学概念和规律,本来也不该照搬到政治学,只是搞类比而已。你搞类比,别人当然也搞类比。
   
   搞类比,那么,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确实是政治权力、公共权力的公有化。但民主有严格的制度,没有“公地悲剧”中权利与义务的不对称,民主政府也没有“公地悲剧”那样的本利不对称,所以不适用于“公地悲剧”的类比,惟一适用于公地悲剧类比的,只能是中共一党专制的“集体”领导之类。
   
   无论是政治问题,还是经济问题,都包括规范问题,也包括实证问题。尤其在这里,把两者差别用来搞诡辩,毫无意义。
   
   另外,环保问题,确实牵涉政府问题,政治领域和政治学问题,不完全是类比,那更能说明问题。
   
   暴力问题,属于另外的问题,这里暂不讨论。
   
   ――――――――――
   
   附:
   
   方绍伟:回应徐水良、杜智富、王希哲的评论
   
   1,徐水良认为:“公地悲剧”的基础是只有权利,没有义务(责任)。因此,它不适用于民主国家和君主专制国家,但适用于中共这样的一党专制,尤其是一党“集体领导”这样的国家。
   
   回应:“公地悲剧”的基础不是“权利与义务”问题,而是“本利费用”问题。问题的关键是“本利不对称逻辑”,许多批评作者“泛经济学化”的人也未能理解这一点。
   
   2,杜智富认为:公地悲剧的类比却是他整个立论的基础,用经济来解释政治是近年来经济能解释一切的通病,就像以前什麽都能用性来解释一样。把民主1.0,阿里斯多德对kingship,aristocracy, timocracy, oligarchy,democracy, tyranny的比较, 先不说他说漏了几个,光说政体的好坏是看统治人数多寡之分,就可判断,他没读过, 要是读过怎么连大该的意思都错过。
   
   回应: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认为(P133-134),划分政体有两个标准:第一是统治的目的是否旨在某求共同的利益;第二是统治者的人数是一人,少数人,还是多数人;他由此讨论了各种政体及其变种。但后来的学者把问题集中在“人数”而不是主观化的“统治目的”上,并且只集中在君主制、贵族制、民主制上。所以问题不在原意,而在学术传统,批评作者忽略“原意”其实反映了批评者对西方“学术传统”的漠视。“泛经济学化”的批评当然也不能成立,因为关键是逻辑通不通,而不是什么“经济学帝国主义”的好坏。
   
   3,王希哲说:凯源先生介绍方绍伟先生几篇长文后,希哲才看了。想知道人们最反对方绍伟的是什么,去古狗了几乎所有反对方绍伟的主要文献。发现,如凯源介绍,反对派里,还真没有几个像样的能是方绍伟的对手。他们集中反对的焦点,就是老王在完全不知方绍伟的情况下,提出的与方先生一样的“国家政权的产权性质”理论。国家政权作为产权,可以私有化,也可以公有化。他们异口同声,坚决反对,说,“国家政权不能是产权”。但为什么不能是产权呢?历史上国家从来都不是产权吗?谁也说不上来。只有一个好像叫“一缕清风”的,说了。理由是:卢梭说了,国家是“人民契约”,所以不是产权。老王现在才真发现,这真是焦点,真是要害,真是关键:一旦明白了,承认了“国家政权的产权性质”,近代一切民主理论,都要来个大翻覆,大洗牌了!今天中国的“社会的经济结构以及由经济结构所制约的社会的文化发展”条件下,作为“国家政权的产权性质”表现的形式 ---民主,它的历史演进,在今天的中国,只能是怎样的?和在怎样的全社会各阶级利益势力合力下,它将一步一步必然地发展成怎样的!它不是人们可以“择优”主观选择的,而是依据它的内在规律在社会的不自觉和自觉的博弈斗争中自然发育%
(2010/12/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