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随笔四则]
徐水良文集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杂论十一则
·给贵州朋友的信
·重建根据地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批判盲目民族主义,争取形成两个联盟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为革命呐喊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关於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两点建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再驳中产阶级理论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真假爱国主义
·批判“超限战”法西斯恐怖主义战争理论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高薪养贪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谈理想民主及其他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
·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随着科技力量的扩展,被统治者反抗专制暴君的难度越来越大,怎么办?
·答朱子:技术的专制异化问题
·对中共的审判和赦免问题
·关于信仰和执政党问题
·浅议中共对公共财产的侵占及偿还问题
·打击中共地下势力和亲共败类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他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答范似东先生
·对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关于核武器问题的一个按语
·对党治国先生《土地者,天下之土地》一文的不同意见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对几篇文章的按语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制止官僚对公共财产的任意掠夺
·对《“三个代表”入宪,有利和平演变》的讨论意见
·再谈道德和法律
·禁止信仰治国,提倡科学真理,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
·对方家华《政变文化》一文的按语
·对唐伯桥《胡佳与温家宝》一文按语
·评伪改良主义的名言“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
·编者短评
·评温总理“贫者无自由”
·关于“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以人为本”
·再评伪改良主义的“一股就灵”
·胡锦涛温家宝和中共当前面临的抉择
·作好准备,迎接巨变――新年献辞
·关于“三农”问题(代序)
·关于银行股份制改革问题
·反对台独
·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随感
·中国理论界,任重而道远
·扑朔迷离的海外民运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随笔四则


徐水良


   

2010年12月


   

   
   目录:
   1、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2、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3、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4、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1、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我在国内时,以为国际社会反对中共,海外民主社会就是我们反对中共的基地。所以很高兴地抱着乐观的幻想出国,以为出国后,可以在自由的天地,大力展开反对中共的斗争。大力施展自己为理论研究和民主事业做贡献的抱负。
   
   当时根本想不到中共在海外百万特务,无孔不入,情况会如此严重。尤其没料到的是,区区数百人的狭义民运圈,被特务线人们彻底淹没,一片乌烟瘴气。
   
   到海外第一年,当我发现正义党,老民联,多维等等,都是中共主动组建的组织时,我真是非常非常地震惊。从国内到海外的头一年,经历了自己的人生和认识的一场空前的特大地震,认识才有了很大提高。刚刚到海外,自己就受到二王一傅正义党铺天盖地的造谣攻击,我才领教、才知道,原来人世间还有那么邪恶的势力。对付它们,需要极大的勇气和魄力,必须要经受得住各种各样的误解,和造谣诬蔑、恶意攻击,以及因此而带来的巨大的名誉损失和其他实际损失。
   
   中共把他们过去在国统区搞地下组织,控制国统区大多数媒体,控制大多数社会团体,控制大多数中间党派,控制青年学生,渗透国民党及其军队的办法,运用到海外。不仅控制了海外侨界,还组建和控制了绝大多数民运组织;还控制了几乎所有的中文媒体,包括电视、电台、平面媒体,电子媒体,包括亲共中文媒体和绝大部分反对派媒体,以及台湾在海外的媒体,连西方政府的对华广播也受到严重渗透和控制,并且西方政府明明知道这种渗透和控制,但限于民主制度的制约,几乎无能为力。
   
   而现代社会,没有媒体力量,任何公共的政治势力和个人,都不可能在公共领域有所作为。
   
   在搞黑社会式的地下组织和特务组织时,专制政权无疑对民主社会,具有极大的优势。一个小小的基地组织,就搞得西方寝食不安,更不要说庞大的中共极权专制政权了。
   
   中共对反对派采用“筑巢引鸟,做窝养鱼”,“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控制民运,领导民运”,等方针。采取的方法是“两翼包抄,全面渗透”,即激进反共与温和亲共两翼包抄,加上模仿所有观点,全面渗透的办法。你激进。他们更激进;你温和,他们更温和,把你包围在中间,让真反对派出不了头。如果这还不行,就采取造谣诬陷攻击抹黑办法,漫天捏造没有影子的谣言,互联网上全是他们的漫天谣言,铺天盖地,把你彻底抹黑。如果再不行,就是全面封杀,不仅调动特务线人全面造你的谣,而且动用所有他们能够控制的媒体,除了极少数论坛以外,全部统一封杀。
   
   本人就是受到比几乎所有其他反对派人士更加严格的封杀。几乎所有中文媒体,包括西方对华广播,美国两家,德国,英国各一家和其他国家的广播,世界日报等许多亲共报纸,反对派民运媒体和法轮功的媒体,台湾在海外的媒体,全部统一行动,统一封杀。已经许多年不采访、不发表我的文章,连我的名字也不得出现于媒体上。这一次,独立评论等论坛上和反对派内部的看法,我是批刘晓波及反对他得诺奖的“首犯”。可是上述所有媒体,在报道批评刘晓波的事件时,提到反对刘晓波的其他人,但除了一家很不重要的媒体在不引人注目的文章中间偶尔漏网提到我的名字,其他没有一篇报道和文章提到我的名字。连名字都绝对不能提,为什么?因为是统一封杀,不得提及我的名字。所以迄今也没有任何媒体采访我。我的文章,只能发表在自己上贴的寥寥无几的几个网站上。中文媒体封杀,英文媒体不知道我的事情,也不会采访我。那么多反共亲共媒体统一行动,统一封杀,当然只有中共地下势力渗透,并且在背后统一运作,才能做到,没有这种力量在背后统一运作,是不可能的。
   
   可惜迄今为止,反对派对中共特务线人的问题,仍然极度缺少识别能力。大致说来,反对派目前的情况是:
   
   1、大部分人没有能力识别特务,处在等级之外。这也是反对派中占绝大多数的中共特务线人,故意搅浑水,散布错误观念和谬论的结果。
   
   2、初级能力:能够识别亲共一翼特务线人。有这个能力的,只有一小部分人。
   
   3、中级能力:能够识别进入亲共和反共两翼的特务线人。有这个能力的人数很少。
   
   4、高级能力:除了具备上述2和3的能力,还要能够识别特别复杂情况。有这个能力的人数极少极少,少而又少。
   
   中国真反对派从事民主事业的最大困境,就在于没有自己媒体,被特务线人彻底淹没、被严重搞臭,以及缺乏识别能力,无法对抗特务渗透,无法形成自己的组织。
   
   
   

2、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近来刘派线人花瓶民运拼命为写悔过书甚至为当叛徒线人辩护。他们或者把写悔过书当作英雄行为来赞扬,说美国参议员,前总统候选人马凯,也是写悔过书的英雄,因此刘晓波也是英雄;或者说所有的人全部写过悔过书,没有人不写悔过书,从而抹煞写悔过书和不写悔过书的客观存在的事实,抹煞英雄和懦夫的客观存在和界限。尤其是一些著名的特务,拼命造谣,拼命混淆是非。
   
   但是,刘晓波等线人花瓶软骨头认罪写悔过书,与不写悔过书不认罪的硬骨头,以及他们之间的巨大差别,都是客观存在的,无法抹杀的。特务线人们无论怎样抹煞,无论怎样混淆是非,也是抹煞不了,混淆不了的。
   
   认不认罪,写不写悔过书,很不一样。
   
   不写悔过书不认罪的,没有一个当线人。
   
   认罪写悔过书的,其中竹筒倒豆子,被中共认为表现特别好,尤其当作典型或立大功的,没有一个不当线人。
   
   其他被迫写悔过书的,因情况不同,差别很大,结果也各不相同。但当不当线人,也与他们在监狱中的表现,存在明显正相关或者负相关。
   
   每个地方的民运人士,对本地民运人士在监狱的表现,交待揭发了大家什么,帮大家隐瞒了什么,基本上是清楚的。由于长期接触对各人情况的了解,以及特务线人因各种原因的暴露,警方因种种原因泄露的情况。每个地方的民运人士,对本地特务线人的大致情况,也是清楚的。只有在海外,都是移动人口,才产生互相很不了解的情况,产生特务线人没有底线漫天造谣的情况。
   
   只是,因为特务线人占了各地民运人士的大多数,真民运人士一般被压制。又由于特务线人能够海内外互相勾结,相互造势,特务线人控制了绝大多数中文媒体,所以他们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往往大大压过真民运人士。
   
   因为国内民众了解中共封锁的中国情况,靠的是出口转内销,听取海外西方国家的广播,这又造成特务线人在国内的影响,大于真反对派人士。然后又反过来,影响国际社会,产生恶性循环。
   
   现在特务线人们正在更加卖力地故意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抹煞英雄和懦夫的差别。把叛徒线人软骨头捧为英雄,漫天造谣,抹黑真正的硬骨头英雄。
   
   有些人一时软弱,认罪写悔过书,也是人之常情。只要不当线人,都可以理解和谅解。但这终究不是英雄行为,不能把写悔过书说成高贵行为,以此捧他们当英雄。
   
   至于马凯的英雄行为,不是因为他写了悔过书,而是因为他把先出狱的机会,让给其他同胞,宁可自己继续留在监狱受难。才成为美国人心目中的英雄。
   
   
   

3、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给线人民运一个扶不起来的领袖是好事)


   
   
   我们的目标是中国的民主,不是诺贝尔奖。所以我一开始就是主张刘晓波得不得诺奖,不是什么大问题;相反,给线人花瓶民运一个扶不起来的领袖,可以省去很多麻烦,是好事。后来之所以改变主意积极参与反对刘晓波得诺奖的签名信,是为了借力使力,打击中共情报机构的阴谋。进行一场未来的战斗,就是防止中共情报机构准备和利用线人花瓶民运,在中共面临垮台时,帮助中共代管政权的问题。也就是我一再说的争取一次革命完成中国民主的问题。如果不得不进行二次革命,那么,这次批判刘派线人花瓶民运的战斗,就是为未来二次革命预先作了很好的准备。
   
   在目前中共大力扶植假反对派线人花瓶民运,企图搞假转型的情况下,中国走二次革命道路,在中国特殊情况下大规模暴力冲突的道路,可能性很大。二次革命道路也有它的优点,就是二次革命完成以后,中国的民主转型会比一次革命彻底得多。中共权贵现在抢劫掠夺的一切,有可能在二次革命中彻底失去。但是,进行未来的战斗,尤其争取一次和平革命完成民主转型的努力,仍然有很大意义。政治斗争,关系重大。政治人物,一定要有慈悲为怀,普渡众生的慈善胸怀。
   
   中共一定要扶植线人花瓶民运,极力压制、封杀和边缘化抗争派,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所谓自己作孽自己受。反正一次革命和二次革命各有优缺点,抗争派不如坦然处之。
   
   但我们必须坚持民主目标的大方向。防止颠倒民主和诺贝尔奖的关系。因为我们的目标是中国大陆的民主,而不是诺奖。所以我们始终依靠和立足的,是决定中国民主事业的大陆广大民众,牵涉到大陆广大民众,包括工、农,军人,学生、知识界,理论界许多人的那些问题,一般总是比一个区区几百人的狭义民运圈重要得多。实际上,评论诺奖主要是在狭义民运圈打击线人花瓶民运的问题,胜负主要是狭义民运圈的事情。诺奖对中国国内影响小,主要是狭义民运圈的事情。评论诺贝尔奖,我们也要坚持以评论诺奖努力影响大陆的方针。现在评论诺奖的事情即将进入阶段性扫尾,批评刘晓波及其线人花瓶民运的问题,即将进入未来的正常程序,继续下去。我们应该更加关心对大陆影响很大的问题。例如中国大陆物价飞涨,民不聊生的问题。我们必须有全局观念,必须坚持立足于国内民众的基本原则。
   
   
   

4、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魏京生先生写文章说,数亿美元的中挪钻机交易战胜诺贝尔裂痕。
   
   但我相信,中挪之间内部早有沟通,没有实质性裂痕,不过演点假戏而已。这个交易恰恰暴露的是演戏,至少暴露中共是演戏,故意表现出极度气愤,实际上装装样子,并不来真的,所以很快用一大笔交易来与挪威实际搞和好。中共是外表凶,内心喜,理解挪威不得不发奖给中国人,感谢挪威,没把诺奖给与真反共人士。这笔交易,也算是一个初步感谢和奖励。
   
   有人说,东方和西方沟通很好,这就是和平演变。
   
   实际上,这根本不是和平演变,相反,恰恰是挪威自由派向中共屈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