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文集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继续辩论去宗教或准宗教化问题
· 再谈特线问题
·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推荐网上文章:祖国啊,这不是局部腐败,是整体腐烂!
·暴力非暴力、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
· 斥戈倍尔曾曾节明
· 再谈盛雪问题
·斥特线头子赵岩
·王梦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
·对陈卫珍女士解释一下
·再斥叶宁张健
·陈大骗子你抵赖造谣反诬得了吗?
· 他们有国家力量包括国家恐怖主义在背后支持
· 美国不管民运特线问题,我们怎么办?
· 名声最臭的痞子骗子特线都与盛雪站到一起
· 安徽国保,收起你们那一套
·简评罗点点和马晓力对话
·台湾法律规定: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
·谈8964特线等问题
·驳蔡贤斌
·我对蔡英文就职演说的几点感觉
·知=识,共同认知=共同认识=共识
·再谈共知和共识
·对钱钟书杨绛问题的一些看法
·历史反思应该面向未来(兼论“再来一次文革”)
· 刘晓波周舵央视作证天安门广场没死人问题
·继续辩论刘晓波央视作证问题
·再谈道德、法律等规范体系
·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10,454人。刘晓波央视作伪证证据
·关于小农经济问题
· 关于经济决定论
·仰屠杀是最可怕的屠杀
· 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一派特务流氓腔调
·理论界学术界再度让我震惊
· 再谈盛雪和民运
·简评伯林及两种自由概念
·我对英国脱欧问题的看法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一、二、三)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四)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五)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六、七)
·驳杨恒均《是时候站在法治一边了》
·评《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评神棍摩西
· 中共现行宪法是好宪法吗?
·关于三民主义问题
·新加坡是特殊小国的专制文明不是封建文明
·回答朋友的十个问题
·再对吕柏林谈三民主义
·继续讨论三民主义问题
·再答朋友问
·对胡平文章的不同意见
·三答朋友
·打吧,美国,只要中共挑衅就打!打赢了,中国人民将衷心感谢美国
· 反对并打败中共汉奸党,就是最大的爱国
·致共产汉奸党小奴才小汉奸王希哲
·近日与共产汉奸党五毛论战部分帖子
·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启动问责程序,谁为丧权辱国担责?!
·共产汉奸党及五毛小汉奸无耻表现并自打耳光的例子之一
·继续与共产汉奸党走卒论战
·也谈土耳其问题
·与甘当共产汉奸党特殊别动队的假爱国者辩论
·嘲弄胡安宁张英曾节明徐文立等
·再接再厉,继续迎战共产汉奸党小跟班
·继续迎战汉奸党小跟班
·再笑汉奸党走卒(关于王炳章问题论战)
·这两天网上讨论中本人的部分意见
·我的部分照片和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等照片(一)
·许家屯和江苏省委一直抓我恶毒攻击毛泽东的“恶攻”罪
·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中共特务的又一个超宇宙逻辑
·中共特线的不同类别和刘路近来发疯献忠心的原因
·继续反击打了鸡血般兴奋的中共特线
·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现在可以停止对盛雪问题的争论了
·再驳刘路、曾节明、胡安宁
·再笑陈大骗子
· 驳曾节明、赛昆、陈泱潮等
·赛昆果然缺乏理解能力
·中共及其走卒赛昆们被人格、法权这类新词搞得昏头转向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
·习少和伪精英愚蠢,把国家大事当儿戏
·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驳继续造谣的王希哲
·关于巴黎公社式民主制问题
·近日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全力扭转中共极端危险反动的外交和战争路线
·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独派问题和反共民主力量的战略选择
·本人在世贸中心倒坍后一小时内发出的声明和随后两篇文章
·驳赵岩刘刚曾节明
· 网上文章:清华大学教授的研究发现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中国人要自信自豪、没必要自卑自贱
·邓及邓后的社会腐败远超毛时代的原因
·诗三首
·中共特线没有人性的禽兽化本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二篇)


   
   目录:
   安魂曲:从刘晓波88年与方励之交道看刘晓波为人

   徐水良:刘晓波批判方励之先生的原文
   
   
   
        从刘晓波88年与方励之交道看刘晓波为人
   
             安魂曲
   
            2010-12-15
   
   
   从刘晓波88年和方励之老师打的交道,可以看出其人的不少问题!
   
   我一直不知道88年底刘晓波曾公开“批判”过方励之老师,直到今
   天读了方老师的“奥斯陆四日四记”后才知道刘晓波骂过的人中居然
   还有方励之,而且就在六四前夕!
   
   注意88年的方励之,无论在国际还是国内都仍然是中国受迫害知识
   分子的象征。
   
   大家请千万不要忘记:88年的夏天,以及后来刘晓波公开骂方励之
   “他算什么青年导师”的88年12月,可是在方励之因86学潮遭到
   迫害,被开除党籍、遣送回北京天文台(老方讲过:那段时间他去外
   地讲学都要申请,专人陪同如临大敌)。。。之后。同时距八九学潮
   已经相当近了。
   
   这时的方励之,无论在国际还是国内都仍然是中国受迫害知识分子的
   象征,很多人都对其充满了崇敬——当时王丹就私下和老方以及李淑
   娴夫妇有过很多交往,并且在他们的鼓励下于北大组织了”民主沙
   龙”。。。八九年初,方励之则联合其它一些知识分子,共同发布了
   要求释放魏京生的文告,再度震动了世界。
   
   而这个时候的刘晓波却在干什么呢?从方励之的回忆看,他虽然专门
   闯进了方励之家中,但却完全没有兴趣和人家讨论中国的人权民主等
   问题。。。过了半年(就在方励之发表那篇文告之前),却忽然高调
   “批判”起方励之起来,而且贬低他说“我认为他(指方励之)不是
   青年导师,他要自封的话,我也不喜欢。他有什么资格!”
   
   ——显然,在当时刘晓波这么痛贬方励之,不仅没有一点支持(甚至
   哪怕同情)中国人权民主事业的意思,而且颇有帮中共顽固派在海内
   外打压方励之形象、尤其打击其因八六学潮而在青年学生中拥有崇高
   威望的嫌疑。
   
   所以从这段历史看,至少到了88年底,当年的“文坛黑马”刘晓
   波,还完全没有一点支持中国人权民主事业的主客观意识(而在同
   时,王丹以及我们很多学生、知识分子早就在下面暗中积蓄力量,准
   备推动八六学潮未竞之事业)。。。这么一个“参加革命迟缓”、
   “革命意识淡漠”,甚至有助纣为虐之嫌的知识分子,却忽然在短短
   半年后的八九学潮中高调登场,成为政治明星!
   
   对于一个已经成年了的人,这种忽然间的“政治急转弯”可能么?这
   难道不值得每一个有点思考和判断能力的人质疑么?
   
   更绝的是:把刘晓波对方老师的态度,和他后来在“末日独白”中所
   描写自己反应的对比一下,其人品立现!
   
   方励之对刘晓波的一段回忆(发生于88年夏)——
   
   “1988年夏,CCQ和刘晓波二位年轻人闯进我和李在北大的
   家。。。临走,刘撂了一句:哦,哲学最多只配当你们的工具,有用
   就拿来,用完就扔掉。我可要在我的课上讲(批判?)。话毕,拿起
   一本“工具”,转身就走,至今未还。”
   
   刘晓波在“末日独白”中描写的他自己对学生发怒的场景(发生于
   89年夏)——
   
   
   “回到绝食棚﹐正巧碰上一个学生在讲述戒严部队向广场推进的情景
   ﹐他的头上缠一条白毛巾﹐脸上是一道道汗渍﹐衣服脏兮兮的。我让
   他坐下﹐喝口水﹐慢慢讲﹐并掏出一包烟打开﹐递给他一支﹐为他点
   着。他吸了一口烟后﹐毫不在乎地把手伸进我的上衣口袋﹐掏走了那
   包烟﹐揣在兜里﹐扭头便要走。我一把抓住他﹐气愤地说﹕“你以为
   这是共产主义的大锅饭﹐是打土豪﹑分田地吗﹖你以为革命了就可以
   白吃﹐白拿﹑白抽吗﹖你把烟给我掏出来﹗”说着﹐我又劈手抢下他
   叼在嘴上的那支烟﹕“就你这号人﹐我的烟扔了也不给你抽。看你一
   副苦大仇深﹐流氓无产者的样儿﹗要共产回你自己家里去。你给我滚
   ﹗”几个医生上来劝我别动怒﹐为这点小事不值得。刚纔在广播站的
   受辱和这个不懂起码做人原则的学生﹐使我的心情灰暗到极点﹐我忽
   然又不知道自己发起这次绝食究竟是为什么﹐不知道自己是在献身于
   民主还是在捞取功利。”
   
   大家看明白了么?
   
   A.刘晓波在“末日独白”中提到的那个“不懂起码做人原则”的学
   生,只不过在阻挡戒严部队身心俱疲的情况下,因身处广场“处处皆
   兄弟”那种极其特殊的场合,一时没有太注意而随手拿了刘晓波一包
   烟。。。就被刘晓波当场破口大骂!
   
   B.而刘晓波自己呢?一年前才从自己根本不熟、甚至没说过几句话、
   临走前还不客气地贬了一番(后来更专门批判)的方励之先生那里,
   未经主人允许就顺手牵羊拿走别人给他看的一本书,事后毫无交代不
   予归还!!
   
   ——我想,方励之先生如果和刘晓波一个德性,当时恐怕更有理由对
   这个“不懂起码做人原则”的大知识分子博士生勃然大怒道:“你以
   为这是共产主义的大锅饭﹐是打土豪﹑分田地吗﹖你以为革命了就可
   以白吃﹐白拿﹑白抽吗﹖你把书给我留下来﹗”。。。“就你这号人
   ﹐我的书扔了也不给你拿。看你一副苦大仇深﹐流氓无产者的样儿﹗
   要共产回你自己家里去。你给我滚﹗”罢?!
   
   其实,因不懂礼貌或不顾场合随手拿了人家东西并不奇怪,也完全不
   值得主人破口大骂,只要制止并说清楚就可以了。。。关键是刘晓波
   自己明明恰恰就是那种根本不尊重别人物品所有权的大大咧咧之徒,
   却有脸反过来对一个比他小得多所处场合更特殊复杂得多的可怜学生
   破口大骂、甚至多年之后还耿耿于怀、要把这件事情写在“末日独
   白”一书中!!
   
   我想我不用再多说什么了——刘晓波的人品已经很清晰地被他自己描
   绘了出来。
   
   仅仅从政治角度分析,这位迟至88年底还毫不留情地痛扁当年中国
   受迫害知识分子象征,对中国人权民主事业显然缺乏起码关心和同情
   之“文坛黑驴”,居然在六四期间突然隆重登场,一跃成为政治明
   星。。。后来这位明星又因为上中央电视台“作证”(当年全国被捕
   人士上万,也只有他一人获此“殊荣”)而知名度更上一台阶。。。
   被免予起诉释放后不到两年,他又急急忙忙在海外出版了“末日下的
   独白”,在其中用大量文字批判甚至歪曲、侮辱当年的广场学生和知
   识分子,而偏偏忘记了他自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已经完成博士教育的成年人身上,难道大家还幻
   想此小人可能突然脱胎换骨成为一个真正的民主战士么?!
   
   善良的人们啊,请擦亮你们的眼睛!!!
   
   “刘晓波和辩论自由
   
   八十年代的刘晓波,人称是匹“黑马”,也有称“黑驴”的。因为,
   他几乎批判过(或骂遍)所有他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
   
   挪威电视2台的记者来旅店访谈。其中几句问答是,问:
   
   “你认识刘晓波吗?”
   
   “认识”
   
   “什么关系?”
   
   “他批判过我。”
   
   “哦…”
   
   看遍奥斯陆典礼上的参加者,似乎只有我一个是被刘点名批判过的。
   在大学里,刘氏的批判或“开骂”(只要不涉隐私),就是一种辩论
   自由。在正常的大学里,本是很的正常,无所谓“驴马”。
   
   1988年夏,CCQ和刘晓波二位年轻人闯进我和李在北大的家。C和
   刘皆治文学,同李和我的物理专业不相交。C和刘皆东北人士,也非
   李或我的同乡。共同话题不多。幸好,我的“哲学是物理学的工具”
   一书,当时刚刚出版,刘拿起一本就看。因为他刚答辩过的博士论文
   是美学,属于哲学。可能他还不熟悉“行星运动的音乐”(开普
   勒),“一个方程不美,就一定是错的”(狄拉克)等等“美学”,
   被吸引住了,专心看书,没再说话。只有C同我们聊。以致,我不
   知道刘有严重口吃。临走,刘撂了一句:哦,哲学最多只配当你们的
   工具,有用就拿来,用完就扔掉。我可要在我的课上讲(批判?)。
   话毕,拿起一本“工具”,转身就走,至今未还。
   
   到了秋末,再一转身,“黑马”了:“我认为他(指方励之)不是青
   年导师,他要自封的话,我也不喜欢。他有什么资格!”(香港《解放
   月报》1988年12月号)。还好,这里不全是陈述句,有一句是条件
   句:“他要自封的话……”。查我的CV或bio,还来不及“自封”
   上“青年导师”,只有物理系研究生导师字样。可惜,刘晓波当时没
   有批判“工具”一书,否则我也要使用我的辩论自由了。
   
   我欣赏80年代刘晓波大胆地行使了他的辩论(“开骂”)自由(不
   论辩论内容如何)权利。这就是我来奥斯陆市政厅,祝贺刘晓波的原
   因之一。”
   
   
   
           刘晓波批判方励之先生的原文
   
              徐水良
   
             2010-12-15
   
   
   在方先生被中共打击,被解除职务开除党籍被批判的时候,刘晓波像
   他一贯的做法那样,很有选择性。刘谩骂成为反对派的、当时和后来
   影响最大的方先生,排除方是思想领袖。肯定当时体制内没有被中共
   批判或批判不厉害的李泽厚、金观涛、温元凯是思想领袖。当然,四
   大思想领袖,都比不上他刘晓波,与他相比,他全部否定,认为是负
   面的。他的原文,在他的三百年殖民地谈话中。他满口粗话脏话几乎
   让人不忍卒读的原文,如下:
   
   对四大思想领袖的批判
   
   问:请你介绍一下,海外所说金观涛、李泽厚、方励之、温元凯是中
   国四大思想领袖,符不符合实际?
   
   刘晓波:某种情况下是符合的。不过,方励之要除外,只有李泽厚、
   刘宾雁、金观涛,他们和青年的关系是伯乐和千里马。他们的“伯乐
   欲”特别强,他们要不断发现人,给青年人写作,而年轻知识分子又
   要依靠大树来生活,进入名人圈子。中国不是千里马多,而是伯乐
   多,故尔千里马多。中国名人征服人的办法不是打不是骂,是抚摸
   你、关怀你,用类似女性般的温柔去同化你。
   
   问:他们四大领袖的思想在中国究竟有多大影响力?
   
   刘晓波:非常大。金观涛、李泽厚很有市场,尤其在大学生中,青年
   导师嘛。我演讲时,别人请教,我就说不向任何人教任何东西……我
   为什么要演讲,一是自我感觉好,二为了挣钱,不给够一小时多小
   钱,我就不去。钱是一种自我评价,有了一定数量的钱,你的生命也
   就随着开放到一定的广度。(众笑)我太清楚了!有次去北京友谊商
   店,见到一瓶160元外汇券的酒,当时我站在那瓶酒前面,感到自己
   是个弱者,完全被粉碎了!他妈的,你刘晓波出名、演讲,有什么
   用,这瓶酒都不能征服它!
   
   问:四大思想领袖对青年的引导,你认为是否全是正面的?有无负面
   的成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