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徐水良文集
·不赞成刘国凯文章《体谅温家宝》
·从国际习惯看左右派别分界
·在薄熙来问题上民运中的不同派别及不同策略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揭穿救党势力共存共荣共治的欺骗戏法
·辨别中国改革真假的两种做法两块试金石
·再驳挺薄左派的一个谬论
·在薄熙来问题上三个派别的分歧
·关于中国转型问题的简单意见
·驳斥王希哲造谣诬蔑
·和平转型的可能性和必要条件
·把信仰驱赶出公权力公共领域
·关于共产党设局的问题
·加强对军队的工作
·理论、宣传和学匠之间的异同
·时势造英雄而不是相反
·以亲身经历教训谈海内外联手
·驳一种精神专制的谬论
·对国内御用学者鼓吹民主集中制的简单批判
·重发29年前批判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文章一篇
·答古谜
·又谈平反问题
·驳王丹等“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说
·为什么不能原谅邓小平李鹏?
·柴玲的无权卑鄙和有权卑鄙
·驳柴玲《再谈宽恕》
·反击中共控制和利用宗教的大棋
·论“上帝只属于中国”等与神棍斗嘴帖
·我对宗教的大致认识和简单经历
·“党的领导”绝对非法
·反对平反的歪论全是阴谋或狡辩
·中共情报机构把人打成疯子习惯手法,似乎太陈旧了一点
·中共党的建设、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的本质
·攻击平反说,主张翻案说,是站到中共立场去了
·驳刘路古谜对沙溪暴动的诬蔑
·为中共户籍制度及暂住证制度与古谜论战实录
·再讲几句户籍制度和居住迁徙自由大问题
·转移方向为马列专制推卸罪责的阴谋
·8月15杀鞑子
·驳胡安宁并谈当年中共控制民运的一个阴谋
·驳暴共左派余孽等对台独两则评论
·正教和邪教
·坚持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道路
·未来世界在思想领域中的总体发展方向
·香港民主党自爆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
·核心问题是全民起义
·中共及薄左保薄或掩盖减轻其罪恶的目的何在?
·答思想信仰领域的几个疑问
·关于文革的几个问题
·日本宗教状况给我们的启示
·马列教纳粹教和一神教的弱点及要害
·为什么必须坚决反击原教旨一神教
·中共利用一神教的一个大计谋
·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我觉得基督教的简介这样写好一些
·太平天国葬送了当时40%的中国人
·本人建议的邪教定义
·姚诚:致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保钓评论两则
·保钓评论两则
·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给朋友的信
·中国异议人士,请学会自重!
·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
·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讲个狗咬狗、人变狗打架的故事
·再谈无罪推定并驳北京小左
·为高官维护特权还是为小民维护人权?
·如果中共各派永远共存共治共荣,何来民主派收拾残局?
·关于薄左签名信起草人的初步鉴识
·海外版公开信系大幅改写刘金华公开信而成
·再谈取缔惩罚罪恶滔天的共产党和毛左问题
·惩治中共罪犯也是避免二次革命的需要
·“协商民主”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
·18大评论2:抛掉幻想,准备革命
·当代中国,改旗易帜是正道
·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在国内发《大骂大帮忙的张千帆教授》,被删除
·网帖汇编1: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对茉莉关于民族自治一文的不同意见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再谈现代国家农奴制度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徐水良


   

2010-12-13日


   

   
   产指经济财产。因此,政权和产权是两回事,只能类比。方先生你如果一定要抹杀两者之间根本性质的差别,那么,理论上你可以把世界上任何东西都说成一个东西。你这种产权理论,推广一下,也可以把月亮说成地球产权,地球属于太阳产权。工人属于资本家产权,人民属于共产党产权,那你的理论就成为共产党建立奴隶社会的最优秀理论之一了,共产党就一定大大报答你。
   
   这里关键的问题,就是你随意使用“政权产权”这个概念,未经任何证明,就把政权说成产权的一种。这完全是偷换约定俗成的属于经济范畴的产权概念,把产权概念任意扩大,把它与一切权利或权力混同起来,从而也与政权等同起来。产权确实属于权利的一种,政权属于权力的一种,而权利和权力,又有共同性,通过共同性,就把这些不同概念混淆起来,都说成产权,那就完全混淆了这些约定俗成的属于不同范畴、不同性质的概念,否定了它们之间的本质差别,强行把政治学变成经济学。
   
   人,光读书是不行的。光读书,乱用书本知识,生搬硬套,乱套书本上的东西,见到与书本上某东西有点相像的东西,就硬要说它们是一种东西,那是不行的。
   
   人,需要智慧。而智慧,不仅是善于找出不同事物中的相同东西,更要知道不同事物之间的本质差别。抹杀本质差别,把完全不同的事物说成一种,与看不到不同事物中有相同的东西,两者绝对都是缺乏智慧的表现。
   
   我主张“公共领域公有化”,包括国家权力公有化,也包括属于公共领域的公共企事业和财产的公有化;主张“私人领域私有化”,包括私人财产和纯私人权力的私有化。国家权力、政治和其他公共权力也有公有私有问题,但它们的公有私有问题,与经济领域财产的公有私有的问题,更广义一点说,权力和财产,政权和产权,两类不同的公有私有问题,性质和对象就有根本差别,不能混为一谈。例如,奴隶社会以后,产权中的财产占有权,与权力中的人身支配权,就决不能混为一谈。如果混为一谈,权力变成人身占有权,人身变成财产,那就变成奴隶社会了。
   
   方绍伟先生的理论,是把经济学和经济学概念泛化的理论。很多人往往有把自己学科及其概念扩大泛化的现象。一些经济学家的泛化现象,往往很严重。方先生是经济学泛化到政治学等学科,把政治学变成经济学的一个典型代表。
   
   本来我很想详细谈谈方先生你那篇长文,但现在看来,似乎有点不太值得。
   
   
   
   附:
   
   所跟帖:方绍伟:国家政权是一种产权吗?
   
   2010-12-13
   
   
   方绍伟 “国家政权是一种产权吗?” 2010-12-13 12:00:10 [点击:34]
   
   自“产权国家论”和“民主公地悲剧论”提出以来(见“幻想化解不了多党民主的悲剧”,载“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2010年1月1日),许多读者纷纷作出批评,为回应各种质疑,本文特意集中讨论“民主的公地悲剧”。
   
   “民主公地悲剧论”在逻辑上分成三步:第一步是把国家政权看成一种产权,第二步是把多党民主看成“公有政权”,第三步是把“公有政权”与“公地悲剧”联系起来。
   
   
   
   1,国家政权是一种产权吗?
   
   
   
   产权是一种相对的排他性权利。最基础的产权是包括实物产权和知识产权在内的物品产权(物权);经过虚拟化的契约过程后,物品产权又派生出诸如债权、股权的契约产权。物品产权和契约产权统称商品产权,其对象可以是具体物件,也可以是企业组织,因此商品产权还可以有物件产权和组织产权之分。
   
   产权的占有使用和收益处分的权能是相对的,因为这些权能的实现,需要得到某种政府功能的习俗或组织的保障和限定。具有政府功能的习俗或组织,是以某种强制惩罚力来实现这种保障和限定的。人类社会的暴力有两种形态,一种是随机暴力,一种是垄断暴力。拥有随机暴力的强盗可以随时抢夺人们的劳动成果,所以,只有垄断暴力才能保证社会安全、社会公正和社会福利的现实需要。国家就是具有这三种社会功能的习俗或组织的最高级形态。在国家正常运行的情况下,产权的行使还会受随机暴力和利益矛盾的影响,因此,具有排他性的法定产权仍不可能成为绝对的经济权力,而且产权通常只是对财产的某些而不是全部属性的产权 。
   
   物件产权有自己的特殊性,企业产权有自己的特殊性,同样,政权产权(对国家政权的产权)也有自己的特殊性。与建立在商品产权基础上的经济权力相比,国家权力是一种超经济权力;与作为一般暴力的随机暴力相比,国家暴力是一种垄断暴力;而与作为企业产权的组织产权相比,国家政权则是一种特殊的组织产权。企业产权只涉及物品产权和契约产权,而政权产权则由于暴力垄断而涉及对人的劳动结果(税收)和人的行为(权利义务)的支配。
   
   现代产权经济学把分析的范围限定在物件产权和企业产权上,把产权的对象限定为具体物件和企业组织。没有把国家政权看成产权的对象,就会对“政权产权”的概念产生逻辑上的质疑。例如,美国经济学家曼瑟•奥尔森在他1993年的那篇“独裁、民主和发展”的经典论文中提出,由于君主制中的政权私有不仅涉及政权,还涉及政权下的人和所有财富,因此,他认为从财产私有到政权私有的类比是一种“误导” 。
   
   对政权进行产权经济分析的确存在逻辑上的障碍,因为产权是政权之下的范畴,只有在政权存在的时候才谈得上产权的存在和保护。但实际上,美国哲学家罗伯特•诺齐克和美国经济学家约拉姆•巴泽尔,他们在分析国家起源问题时,就把国家当成市场中的一种特殊企业。与其他企业不同的是,国家政权只专业化于“提供保护”,是一种“第三方”的保护性、仲裁性组织 。
   
   撇开国家起源的现实性问题不谈,这里的关键是,商品产权需要政权的存在作为外在证明,政权产权只需要政权的存在作为自我证明。换句话说,拥有政权产权,同拥有物件产权或企业产权一样是自明之理,只不过物件产权有自己的特征,企业产权有自己的特征,而政权产权也有自己独特的特征。政权产权的特征来自于政权对暴力、租税和疆土的垄断。不能因为企业产权的特征有别于物件产权的特征,我们就否认企业产权,同样,不能因为政权产权的特征有别于物件产权和企业产权(甚至是“人身产权”)的特征,我们就否认政权产权。
   
   归根到底,人身产权、物件产权、企业产权、政权产权都涉及以“权利”为基础、以实现“权利”为目的的“权力”。这里,“产权”只不过是“权力”的另一种表述罢了,具体“权力”的特征依然要取决于具体的“财产对象”,尽管“产权”一词有更多的经济色彩,而“权力”一词有更多的政治色彩。在实证意义上,产权是对稀缺物的某些而不是所有属性的产权,产权必须有可交易性,但可交易性不等于必须交易,可不可交易也不同于该不该交易,但“卖国贼”、“窃国大盗”和“权钱交易”等等都表明了政权的可交易性。
   
   但更加重要的是,产权的概念应该在“稀缺”的层次上而不只是在“财产”的层次上来理解。如果没有稀缺,产权就不会存在。正常情况下的空气就不是稀缺的,所以空气没有产权问题。但在有空气污染的情况下,清新空气的产权问题就出现了,而由于界定空气产权的费用太高,空气的产权就只能停留在公有的公共领域。但从稀缺去理解产权意味着,我们已经深入到人类和人类环境的一些本质方面,如人类需要的相对无限、满足人类需要的对象物的相对有限、人类能力和寿命的相对有限等等。在这个层面上,政权产权同其他产权一样,确实已经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至于说政权产权涉及对人的劳动结果(税收)和人的行为(权利义务)的支配,然后说用产权概念来分析政权等于把人当物看,不合适。这个理由也不能成立,因为问题已经不在于是人还是物,问题在于是不是“稀缺”和是不是“财产”。而且,在市场经济的情况下,人的“物化”或“异化”本来就存在;关键的不是人的“物化”,而是人的“物化”处于什么样状况。“政权产权”的概念在描述历史现实的实证意义上,恰恰有助于人的“物化”或人权状况的考察。
   
   
   2,多党民主是“公有政权”吗?(从略)
   
   3,公有财产就一定有“公地悲剧”吗?(从略)
   
   4,多党民主的“公地悲剧”特征(从略)

此文于2010年12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