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白梅笑傲刘影帝]
徐沛文集
·走马观花(杨曦光=杨小凯)
·同是天涯沦落人(清水君/龙应台)
·同是天涯沦落人(廖亦武/袁红冰)
·文人不相轻
·紫阳落 共产亡
·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袁红冰的色彩
·男子有德便是才
·宽容有底线 — 从性别谈起
·遥想新西兰的彩虹—兼谈顾城
·从《色,戒》到“汉奸”
·谁会妒忌淫星?—从汤唯到李安
·茉莉花牵连艾未未
·多谢师涛、何清涟等泄密者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自嘲诗两首
·《目莲救母》现代版
·非情诗一首
·了结情债
争做中国人 不做中共奴
·共产主义探源
·中国人民站起来吧!-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三次集会上的发言
·请跟我来!-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四次集会上的发言
·郑重声明
·郑重声明(2)
·郑重声明(3)
·郑重声明(4)
·郑重声明(5)
·郑重声明(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白梅笑傲刘影帝


   
   
   
   刘影帝是80后诗人王藏给刘晓波的绰号。既是影帝自然会有粉丝。

   
   把刘影帝哄抬成诺和奖得主的,要么是打着人权旗号发财出名的吴弘达之流,要么是混入民运的共特比如陷害艺术家严正学的李建强(刘路),要么是被中共势力渗透的独立中文笔会的得利者比如现任会长廖X琪。
   
   当挪威人用英文朗诵美丽的谎言“我没有敌人”时,廖X琪在德国之声中文网上以不被影帝蒙蔽者为敌,伤人无数。廖X琪有幸生长在中华民国,后来嫁给德国的汉学者马汉茂。1999年,马汉茂跳楼后,廖X琪到美国与吴弘达合作。对此,一位流亡美国的华人在邮群“反共阵线”评论说:“人以群分,能与声名狼籍的吴弘达相处,还能讨到碗饭吃,在华人中不说绝无仅有,当可断定寥寥无几……”
   
   诺和奖的颁发让我得以辨别谁像魏京生一样关心民众,谁像刘影帝一样只在乎争夺名利。
   
   请看日前吴弘达发表的声明,“廖天琪在劳改基金会工作期间,也参与了刘晓波的‘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一书的 编辑工作,但并不拥有该书的版权。现在,廖天琪因某种原因已于2010年5月12日停止其工作,为此,廖天琪的行为已不代表劳改基金会。廖天琪声称她被‘授权’为刘晓波著作的版权代理人,必须要有正式的法律文本,否则,不符合美国的法律”。
   
   遗憾的是我也一再把披着羊皮的狼当同道。希望读者能吸取我的教训。请看我写下的第四封相关信件。
   
   2010年12月5日 白梅傲血 映照真相 徐沛奋起 抵制五毛
   
   
   大家好!
   
   上封信发送的邮址最多,收到的反馈最少,但依然有意外收获。一位大陆南方民运志士表示,我的上封信让他“感到非常惊讶”,因为他也错把刘晓波看作是“同道人,是标杆和旗帜”。不过了解刘晓波的大陆民运圈中,早就有人对我说,“刘得奖,简直是个笑话,那奖太笑人了”;另一位网民曾写到,“反对余杰的人,你们不需要证据,因为余杰的表现一目了然,证据到处都是,但是反对刘晓波的人,希望你们拿出点证据来……”这一切都促使我专门研读与2010年诺和奖得主相关的资料,因为我希望有助海内外的中华儿女搞清事实真相,识别共特五毛。
   
   
   探求和传播真相
   
   德国科隆今年已经下了几场雪了, 不过我无暇赏雪,也没有梅花可观。马克思的故国早已实行民主宪政,可我的故国还是马列暴政,所以,我身在自由世界的繁华闹市,关心的却是马列中国的血腥历史。
   
   与“文革”同龄的我在大陆度过22年后,有幸带着没有痛苦记忆的共产烙印来到德国。在西方我才逐步了解自己曾生活在一个靠谎言和暴力维持的“血色中国”(苏明自传)。而大陆居民至今被剥夺知情权,他们象我一样从小就被迫接受中共伪造的历史。只有到了海外,华人才能自由地获知辛亥革命这一百年来的真相。
   
   大陆学生都要学孙中山的“新三民主义”,即所谓“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然而这是中共伪造!德中研究者比如流亡海外的史学家辛灏年(高尔品)证实,在国民党的文献中只有“联俄容共”,为此孙中山提出的条件是,“共产党员参加国民党,参加国民革命,必须服膺三民主义,服从国民党的纲领,遵守国民党的纪律,如果共产党参加国民党,要赤化国民党、赤化中国,我就将反对共产党,就将反对苏俄”。可是苏俄与中共都在骗人。 共产党从一开始就在欺诈并持续至今。中共惯于自我美化,例如,张思德死于鸦片生产,中共却捏造他的“英雄事迹”来掩盖其在苏共的支持下武力割据延安,种植贩卖鸦片的劣迹;中共也惯于丑化对手,比如蒋介石。《金陵春梦》的作者是潜伏的中共厅级干部;中共的拿手好戏还有狐假虎威:你敬佛信神,中共就成立什么“宗教局”来替代神佛!你爱国尊孔,中共就试图处处代表中国,到海外开办孔子学院……
   
   我没有亲自见证中共的罪恶比如杨继绳撰写的《墓碑:中国六十年代饥荒纪实》和宋永毅记录的《文革大屠杀》,但我记得中共对刘文彩(1887—1949)的诬蔑—《收租院》。刘文彩在世的时候,四川还是天府之国,即使在抗日战争中,大邑一带也没有饿死人的事。抗战结束时,蒋中正在《告四川同胞书 》(1946)中还说 ,“今日的四川,已成为全国最安乐最富庶的一省了。”
   
   可是在中共夺取政权后,四川饿死上千万人。大邑在1958年到1962年间人口负增长了65854人。可是中共却在这个时候炮制《收租院》,把共产党的罪恶栽在刘文彩的头上,用以掩盖真相,迷惑世人。难怪刘文彩家乡的农民说炮制《收租院》的中共笔杆子是“吃屎(知识)份子”。
   
   刘文彩的孙子刘小飞在饱受磨难后致力于还原历史,讨还公道。他“恳请各界人士和相关部门派专人来调查刘文彩事件的真相,不要再让那些冤案的制造者在台上掌控话语权,装模做样地欺上压下,还受害者的荣誉!还受害者的公道!”
   
   我听到了刘小飞的呼声,但中共却在2009年借作法兰克福书展的主宾之机,把《收租院》泥塑当中国艺术搬到德国展览。德国之声居然照搬中共的宣传,逼得我又去抗议。当然我还得向德国的主办方抗议。现在把《收租院》输入德文版的谷歌,排在第四和第五的文章就是我的抗议之作。互联网确实是专制势力的克星。
   
   中共霸占了大陆的一切资源,共特败类又遍布世界各国,但是“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辛亥革命推翻了数千年的皇权帝制,中共却在共产国际的支持下篡夺革命果实,不过中共的极权专制也一定会像在苏俄和东欧各国一样被解体。华人中从来不缺反共志士。
   
   2010年11月29日,《和平宪章》( 1993)的作者秦永敏再次出狱,他总计已被中共囚禁22年,被迫害得浑身是病,但他依然故我,一出狱就接受大纪元的采访,控诉中共的罪行并明确说:“监狱里头真是人间地狱。”大陆同行来信评论到,“刘晓波却厚颜无耻说是监狱人性化,没有敌人。真假优劣,一比就知”。可是德国之声却用五毛遮掩秦永敏!
   
   秦永敏属“民主墙”一代。1978年12月5日,魏京生在北京西单的一面墙上贴出名为《第五个现代化》的大字报,公开提出:“中国人民要现代化,首先必须实行民主,把中国的社会制度现代化。”可是他和像他一样要求民主自由的秦永敏等志士都先后被中共投入红牢。1979年,魏京生被以反革命罪判刑15年,1993年获释。秦永敏则在1981年被捕,次年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8年徒刑,1989年出狱。
   
   可是中共的倒行逆施阻挡不了大陆人民追求自由!1989年,在大陆各地暴发史无前例的群体抗议。各地抗争者齐集天安门,赢得了世人的瞩目,虽然天安门一代遭到中共坦克镇压。数千人伤亡,带头人被通缉,抗暴者被枪毙,刘晓波认罪并首次配合中共宣传……但中共却不得不看着一系列被通缉者成功地逃离魔掌,在国际上获得掌声,并在海外华人的支持下成立政治组织,要求结束一党专政!
   
   多谢魏京生等民主墙一代和汤志敏等天安门一代, 我才能在比较中辨别真伪,识别共特,比如高瞻。针对高瞻,美国守护者同盟主席最近在群发邮件中评论说,“ 一失足成千古恨,失自由方知财无用。美国民众、政府对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吃里扒外者们深恶痛绝。几番挣扎难逃递解,正当风华夫离子散的高瞻,应当成为不想重蹈复辙的隐藏在美的共特、共谍、共线们悬崖勒马的缘由,回头是岸的契机”。
   
   高瞻像刘晓波、余X一样打着异议的旗号骗取过我的信任。高瞻还像余X一样自称基督徒。一直到像高瞻一样被中共打成“台湾间谍”的伍维汉被处死,我才不得不相信高瞻当初被中共关押确实是“苦肉计”。
   
   
   辨别和抵制五毛
   
   “双十节”前,我就在拜读《被忽视的中华民国》下集的大样。作者韦唐仕是德国的法学博士、人权卫士。他热爱中国,娶了华裔妻子。他太太大我十岁,生在台湾,在德国获得文学博士,后来创办龙台出版社,推出一系列与中国相关的德文书籍。德国之声被中共渗透的一个表现就是,中文节目不介绍韦唐仕等爱华反共的德国人,却吹捧小骂大帮忙的五毛。
   
   刘晓波拥趸对魏京生等仁人志士的谩骂促使我决定抵制共特败类,因为我反共不是出于政治抱负,而是道义良知。靠异议出名的刘晓波、余X在我眼里与他们抨击的中共笔杆子王蒙、余秋雨一样都是鲁迅的徒弟,都在为了一己私利践踏“仁义道德”,助共为虐,迷惑世人,区别只在刘、余把红旗换成白旗,得以赚取外币。
   
   本来我奉行“亲君子,远小人”,不会主动阅读小人之作,无论他们名气多大。可惜我想躲都躲不了。我可以把余X在台湾发表的《看哪,这个口吃的读书人—刘晓波的侠骨柔肠》当作笑料,虽然他不仅可笑,而且无耻。仅举此文中的一例:“刘霞经常打趣我们说:‘上帝选择你们两个结巴成为说真话的中国人,可真够幽默的。’”这位“文坛剽客”为了美化自己真是不择手段!(余X是“文坛剽客”的证据请看《从罢免谈起—余杰和丁子霖之我见》)
   
   刘晓波曾与王朔合作并以后者之名发表《美人赠我蒙汗药》,其中痛斥余X,可是余X却吹捧前者,贬损后者。目睹余X之作《王朔:永远的愤青,永远的痞子》后,“六四画家”武文建打抱不平,他认为,余X“把杨佳说成纳粹很是配合了上海当局,余杰应该读读王容芬老师写的关于杨佳案文章,杨佳杀没杀人我们蹲过大牢的人很敏感(有常识逻辑的人也能分析出)。希望余杰别关键时刻帮倒忙,用王朔的话说,谁也不比谁傻多少”。余X自封“六四之子”,但与因反抗六四屠杀曾被捕入狱的武文建相比,他只能算假冒。
   
   参与出版《美人赠我蒙汗药》的独立作家野夫则撰文透露,王朔把所有的稿酬全部赠与了刘晓波。文中写到,“我在这个世界也算见过一些书生义气的人,像这样为朋友出手阔绰一介不取的,这是唯一。而且他帮的人,可能正是许多故人避之不及的病人,这样的云天高谊,试问那些长期骂他痞子的正人君子,到底曾有几人能够?”余X巴结像他一样的伪君子,而痛斥假痞子,再一次证明人以群分。
   
   刘晓东罗列了刘晓波的“八臭”,可刘晓波的臭事不止八桩。刘晓波先把余X臭骂一顿,然后又把“文坛剽客”当“文化名人”瞎吹就算一例。不过认识刘晓波的前辈刘宾雁(1925—2005)早就提醒世人, “刘晓波在八十年代中期是以最极端、最激烈的叛逆的姿态一举成名的。七年以后,他成了中共和中国现状的辩护士。在这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轨迹中能够找到什么始终一贯的东西吗?只有他那块一百多斤的个人。这个人之所以还值得一提,是因为他代表了一种现象,一个我们绝不可掉以轻心的信号:毛泽东耕耘过的这块土地,是野心家和叛徒的温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