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白梅笑傲刘无常]
徐沛文集
·文如其人,人如其文- 在德国华文报刊交流会上的发言
·浪花自述
·我的来路
·对镜自视(1)
·对镜自视(2)
·此花不与群花比
·母亲是个害人精
·可怜中国儿女心
·徐沛其人其事
·孩子的自由 自由的孩子
·为自己辩护 — 与文人对话
·天生我材必有用
·中国古董
说长道短
·中国“功夫”与中共“英雄”
·想当天使的女人— 与看中国的安琪笔谈
·郑家栋的“妻”
·刘亚洲的“气”
·不为杜导斌
·“南霸天”-为石三村村民而作
·走马观花(茉莉-莫言)
·走马观花(章诒和-冰心)
·走马观花(安魂曲-王丹)
·走马观花(余樟法-何新)
·走马观花(曹思源-何清涟)
·走马观花(高行健-张艺谋)
·走马观花(曹长青-王蒙)
·走马观花(龙应台-杨银波)
·走马观花(张郎郎-柯云路)
·走马观花(杨曦光=杨小凯)
·同是天涯沦落人(清水君/龙应台)
·同是天涯沦落人(廖亦武/袁红冰)
·文人不相轻
·紫阳落 共产亡
·哀叹“公”民(鄢烈山—焦国标)
·袁红冰的色彩
·男子有德便是才
·宽容有底线 — 从性别谈起
·遥想新西兰的彩虹—兼谈顾城
·从《色,戒》到“汉奸”
·谁会妒忌淫星?—从汤唯到李安
·茉莉花牵连艾未未
·多谢师涛、何清涟等泄密者
·艾未未的最新社会雕塑《借款抗暴》
·“恶之花”结的果—简评虹影、张枣和赫尔塔·米勒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就严歌苓谈女作家
·情报与色狼-高瑜之我见
·乐见“德国自干五”
真理需要捍卫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白梅笑傲刘无常


   
   
   
   

   刘无常也是王容芬对刘晓波的蔑称。我先以为她是指刘晓波不像我们有做人的原则,而是为了私利,反复无常。可她说,指的是无常鬼。王容芬为了挽救杨佳的生命投入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可是刘晓波却在杨佳被中共审判前,就发表假大空的评论《杨佳式暴力复仇仅仅是“原始正义”》,宣称“杨佳不是英雄或大侠,因为他结束了六个生命”。所以,王容芬认为,“在杨佳就要掉脑袋时,刘晓波的话是催死剂”。 想来在她眼里,刘晓波就是给杨佳带来灾难的黑无常。刘晓波熟读的马克思和推崇的鲁迅对被共产主义夺取生命的亿万众生而言都是黑无常。
   
   所以,特以此标题发表蜗居德国的我应对刘晓波“和这个世界耍流氓”达到高潮的五封群发信的第三封。
   
   2010年11月27日白梅笑迎 中华精英 徐沛提醒 共特伪类
   
   
   大家好!
   
   谢谢来件。每一个致谢和致敬的反馈都是我的动力。更何况勇敢的大陆同行来信表示,“抵制红色渗透,还原历史真相,推崇中国脊梁,争取话语权力,这是我们的时代责任”。
   
   身为在四川和德国分别生活了22年的女人,我既亲身体会了共产极权和民主宪政的区别,又能通过汉语和外语获取自由信息,吸收精神营养……这是我的幸运,也是我乐于支持魏京生等男子汉大丈夫反抗中共暴政,为大陆同胞争取人权和自由的出发点。
   
   遗憾的是太多的男女在中共的威逼利诱下,要么视而不见大陆社会和自然环境的日益恶化,要么为一个从未停止鱼肉百姓的马列政党及其暴政涂脂抹粉,评功摆好。这是认为“和这个世界耍流氓很有意思”的刘晓波居然会如愿以偿,欺世盗名的原因之一。
   
   在中华儿女抵制共产邪恶主义的近百年历史中,我只见证了1989年中共血腥镇压大陆同胞的抗争后,在海外兴起和持续至今的反共抗暴的中国民运。
   
   海外民运的第一人王炳章于1982年在北美获得医学博士后,创办继承北京民主墙精神的《中国之春》。这位“为在神州大地实现真正的民主与法治,自由与人权鸣锣呐喊”的爱国志士不仅被共特包围,还中了奸计,2002年在越南被中共绑架,目前身陷红牢。王炳章也象魏京生、高智晟等一样曾被提名得诺贝尔和平奖。可惜得奖的却是宣称,“我蔑视人群,视社会为乌合之众,崇尚天才个人的创造力,终生的目标就是想看看究竟是一个有创造力的孤独天才强大,还是芸芸众生强大”的民运和民族败类。
   
   我乐于在白梅空间公布我的亲身经历和心得体会,供与我有缘的收件人分享和参考,就是为了推崇中华精英,揭露共特伪类。
   
   自中共悉尼外交官陈用林、天津警官郝凤军、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和国安间谍李凤智等纷纷在海外宣布与中共决裂后,2010年1月1日,纽约华人为原中共沈阳市委宣传部联络部长张凯臣举办公开退党新闻发布会。我拜会过的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义工易蓉在会上为这位唾弃中共的勇士颁发了《退党证书》。那时参与三退的华人是六千多万,现在已达八千四百多万。
   
   张凯臣不愧为义勇之士,从此反戈一击,已经成为抵制中共渗透的高手。他在针对11月15日上海人祸的新作《论事与论理》中再次证实“五毛党暗恋美国之音”。为此我特地写作下文以示应和,并遥愿张凯臣们也能关注德国之声。
   
   被绑架的德国之声
   
   
   我一直到2008年,张丹红以德国之声“中国专家”的身份在德国媒体媚共后,才发现德国之声中文节目根本不是我想象中的自由之窗,而是进出口中宣部论调的丹红门。过去对我笑脸相迎的张丹红们不仅拒绝与我交流,还有人胆敢把我写给他们的两封中文邮件加上辱骂的话在一个专门反对西方自由媒体的五毛网站示众。我这才被迫用德语撰文反击。
   
   仲维光夫妇、王容芬等华裔知识人则把德国之声直接告到了德国议会。此举也在德国媒体和政界引起了关注。我在撰写专著《无耻的洋人》时,记录了以前总理施密特为首的七个德国人在德国之声的媚共言论,以及与他们一唱一和的张丹红们的五毛言论。
   
   可惜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现在依然如故。只不过德国的洋五毛让位给了大陆的异议五毛。德国之声变成了刘晓波及其拥趸之声。
   
   在此我以德国之声对马克思和刘晓波的报道来证明五毛党如何避重就轻,混淆视听,小骂大帮忙。
   
   包装马克思
   
   
   2003年,我就在《我的反共根源》中阐明我在德国留学时因六四屠杀而深受刺激后改读哲学,从而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反共文人,因为共产党推崇的马克思的人品和作品都荒诞无耻!这篇文章发表后,在转载时标题被改成《共产主义探源》。这说明读者明白我的心意,因为我在文章中明确指出,马克思(1818-1883)在穷困潦倒中病死时,没有几人对他表示哀悼。是列宁靠出卖俄国利益获得德皇支持,篡夺二月革命果实后,马克思才被奉为共产党的导师而名扬世界。正是在苏共的包装下,卑劣的马克思才获得了光辉形象,得以欺世盗名,祸乱世界。
   
   生活在自由世界的的华人不难象我一样明白共产主义邪说给世界造成的祸害。(《马克思与撒旦》1986年就已出版;1997年,《共产主义黑皮书:罪行、恐怖、镇压》发表。)身为华裔记者,面对奉马克思为神明的中共还在祸乱自己的祖国,有责任和义务予以揭露。可是德国之声中文网的负责人朱尔宁却反其道而行之,变着法子吹捧马克思。
   
   六四屠杀发生时,朱尔宁是中共北京外国语学院派到东德的留学生。后来她移居西德,成为获得六四血卡的5000多大陆学生学者中的一员。六四屠杀促使留德大陆人成立拒绝中共领导的全德学联,朱尔宁还当过理事之类的主角。 没想到由她主管的德国之声中文网居然红得令我难以相信。后来才听说,她是潜伏德国之声的中共党员之一。
   
   在六四屠杀16周年之际,德国之声中文网发表《共产主义为什么失败?-马克思故居重开之际专访迈尔教授》。采访末尾注明,被采访的“迈尔教授任教于多特蒙德大学政治系,是德国社会民主党‘基本价值委员会’副主席,在马克思主义理论、社会民主理论和媒体与政治领域都有专著”。迈尔不是别人正是采访人朱尔宁(李渔、李鱼)的丈夫。
   
   朱尔宁不采访德国的独立学者比如仲维光,而是与共产党同根的社民党的笔杆子,可是她在报道前却声称,“马克思到底是谁?他的理论到底在哪些地方过了时?德国的学术界和左翼党派如何评价马克思?共产主义的失败是因为人性本恶从而达不到那样的理想境界?6月9日马克思的特里尔出生故居在重修后即将重新开放,本网为此采访了德国著名政治学教授托马斯.迈尔教授”。
   
   迈尔的出发点为马克思是个“伟大的思想家和领袖人物”,而出生于科隆,生长在奥地利,后来移居美国的学者弗格林(Eric Voegelin)认为,“马克思主义在科学上是站不住脚的”,“马克思是知识分子中的骗子”!波普则说,“我在十七岁的时候,已经成为一个反马克思主义者。我认识到,这种信条不仅具有教条独断的特性,而且伴随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理性的傲慢。为了一种没有经过批评考察就接受的信条,或者一种现实无法实现的梦想,拿别人的生命去冒险,并且不仅以此为己任,而且还自以为有见识,这真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这种作法对于一个知识分子来说尤其恶劣,因为他自以为知书识礼。”
   
   朱尔宁没有为饱受马克思主义祸害的华语受众解惑,而是让她的丈夫在德国之声卖弄其能够把死鱼说活的歪才。迈尔在为“万魔附体的怪物”(恩格斯语)说了不少好话后,表示,“但是作为对于现代世界的总体解释,他的理论的确是过时了”。可近一个半世纪马克思的歪理邪说为人类制造的灾难,绝对不是什么“过时了”的问题!就是迈尔本人,在后面也不得不承认共产主义,“是一种世俗化了的宗教救世信仰。这种信仰现在无论是在学术界还是在现实政治世界中都不再有值得一提的信徒了”。
   
   简言之,朱尔宁与其丈夫在德国之声妇唱夫和地为马克思洗刷罪恶!虽然迈尔明明知道“在严肃的社会科学领域,共产主义运动中所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都早已彻底贬值。……共产主义国家体系的崩溃……人们不可能从他的思想中得到一种严肃的、可行的、具有替代意义的社会秩序”。朱尔宁还问:“在中国的具有左翼色彩知识分子中,有一种流行的为共产主义运动失败开脱的说法是:共产主义本身是很完美的社会秩序,只是人类的本性不完美甚至是邪恶,所以没有能过上共产主义生活的福气。您怎样评价这一说法?”但这一次她丈夫表示,“我认为这一观点是错误的”。
   
   2008年10月,还学文在《回应49位有色欧洲学者》中指出, 他们状告议会,要求调查“有中共党员身份的记者是否能遵从《德国之声》捍卫自由与人权的宗旨报导中国的问题”后,在力挺张丹红的黑伯勒公开信上签名的49人中有被中共媒体忽视的迈尔,而他“与德国之声休戚与共”。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红色渗透得不到根本解决与迈尔不无关系,因为他与德国之声现任台长是同党。迈尔是投靠政治势力的笔杆子,很象刘晓波的德国版,因为他们都深受马克思的影响。
   
   
   吹捧刘晓波
   
   刘晓波在1988年金钟的采访中表示,“我要感谢马克思的是,我在文革中能看到的书只有马克思选集,马克思给我提供了不少西方哲学史的线索,是当时‘走向世界’的惟一桥梁。我看过马克思全集四十多卷,可以大段大段背下来。马克思前期的作品不错。”55年生在大陆的刘晓波食之如甘饴不是中华经典,而是外来邪说,可见其品位的低下。接下来刘晓波就透露了马克思的无耻谰言对他的恶劣影响。
   
   “问:那什么条件下,中国才有可能实现一个真正的历史变革呢?
   答:三百年殖民地。香港一百年殖民地变成今天这样,中国那么大,当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会变成今天香港这样,三百年够不够,我还有怀疑。
   
   问:十足的:‘卖国主义’啦。
   答:我要引用马克思‘共产党宣言’的一句话:‘工人没有祖国,决不能剥夺他们所没有的东西。’我无所谓爱国、叛国,你要说我叛国,我就叛国!就承认自己是挖祖坟的不孝子孙,且以此为荣。”
   
   这之后,刘晓波便投身八九民运,并在他的《末日幸存者的独白》中透露,“不管别人如何议论,我都坚信,‘八九抗议运动’之机太值得投了,能够投上此机,确乎上帝有眼,赐福于我,即使被指责为政治投机者,也心地坦然,无怨无悔。”而德国之声中文节目从一开始就在为刘晓波的第二次投机行为 — 假冒伪劣的“蛋八宪章”造势。德国之声中文网专门为其开辟专栏,还拒绝登载批评之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