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熊飞骏的博客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1)
·《中国在这里反思》内容简介
·关于北朝鲜核爆的问答
·饥饿不是激发平民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从查韦斯癌症说新闻自由地方自治
·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申纪兰现象”折射出的时代困局
·中国人的“道德至高点”综合症
·贪官裸官是最大的反华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斯大林希特勒是如何走上独裁神坛的?
·中华大国民为何喜欢玩抢购?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特色天朝那些事儿(一)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从太监宰相赵高话说“正能量”
·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制度落后一输百输!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专制”和“弱智”是一对孪生兄弟
·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才是兴家强国的根本
·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龙应台现象”见证民主的神奇
·三十年来我们最应该感谢什么?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2014年新年献辞
·专制官僚只有腐败特权没有自由尊严
·世界上哪个国家最“排华”?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续)
·宋彬彬文革道歉展示的和解困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二)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三)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四)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五)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六)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八)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九)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十)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第一次中俄结盟——近代史之鉴(33)
·戊戌变法——近代史之鉴(3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熊飞骏
    近几年本人一直致力于唤醒国民的思想启蒙事业,虽然赢得了很多读者的理解与共鸣; 但也经常听到下列质疑:
    成天“耍嘴皮子”有什么用?有本事落实到“行动”去,“行动”比“语言”更有效力。在推进民主这个目标上,说“空话”还不如做一回孙中山?
    在这些人心目中,杨恒均虽然是公认的“民主小贩”,可“一百个杨恒均比不上一个孙中山”?

    面对上述质疑,我只想反问一句:
    思想启蒙事业不是“行动”吗?
    思想启蒙文字是“空话”吗?
   
    中国是亚洲第一个推翻帝制建立共和国的国家。
    中国建立共和国之初,德国、奥地利、俄罗斯、土耳其等欧洲大国依旧停留在皇权专制的黑夜,就更不用说亚洲了。
    百年后的今天,德国、土耳其、奥地利民主宪政了,俄罗斯也民主宪政了;连喜玛拉雅山南麓的绿豆芝麻国不丹也由民宪议会行使国家权力;可百年前第一个吃螃蟹的中华共和国迄今仍“坚持官僚专制不动摇”???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旷世悲剧呢?
    中国是亚洲民主革命的先驱,但中国缺少一次必要的民众思想启蒙运动。
    对于长期生活在专制体制下的国家民族来说,民众思想启蒙是民主现代化的必要准备。
    没有民众思想启蒙的民主革命很容易堕入下一轮武人专制。
    辛亥革命胜利后成立的中华共和国,很快被袁世凯的北洋专制所代替。
    孙中山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先驱。
    在没有经过民众思想启蒙的中国社会,孙中山只有采用专制手段来推进他的民主事业才有可能取得“胜利”。
    1914年,孙中山在日本成立“中华革命党”时,居然采用了黑社会和希特勒的议式,党员在喝鸡血后向孙中山宣誓:
    “首以服从命令为唯一之要件。凡入党各员,必自问甘愿服从孙文一人,毫无疑虑而后可”。
    “凡进本党者必须以牺牲一己之身命、自由、权利而图革命之成功为条件,立约宣誓,永久遵守。”
    “愿牺牲一己之生命自由权利,附从孙先生再举革命。”
    “永守此约,至死不渝。如有二心,甘受极刑。”
    …………
    依靠这样的党组织来执行民主革命,最终不结出专制怪胎才是咄咄怪事?
    被动采用的反文明手段必须是权宜之计,时间一长反文明手段就会吞噬文明目标。
    依靠反文明手段来追求文明目标,时间一长必然导致目标屈从于手段,最终连目标也堕落成反文明了。
    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的早期目标是在中国实现民主宪政,推进中国的文明进步。
    在长期实施反文明手段后,孙中山的首要目标就堕落成“胜利”与“夺权”了。
    为了追求胜利夺取统治权力,孙中山连魔鬼都敢与之结盟,就算因此伤害国家民族也在所不惜。
    最后孙中山居然与狼共舞,和对中国伤害最大也是人类世界最大的极权魔鬼北极熊结为盟友。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也从此完成了从民主宪政到专制独裁的悲剧性转变。
    中国的民主现代化从此嘎然而止,自此开始大踏步倒退走上专制复辟之路,一直到退到百年后的今天还没有停下来。皇权专制借尸还魂,退化堕落成连皇权专制都不如的政党专制和官僚专制。
    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最后成了彻头彻尾的悲剧!
    但孙中山愿意这样吗?他心中的痛中国人知道吗?
    面对习惯专制思维没有经过思想启蒙的广大国民,他的文明理想没几个人能够理解;而他被迫采用的反文明手段却能赢得绝大多数国民的共鸣?
    他要么做失败的普鲁米修斯?要么做凯撒?
    在“成者王候败者贼,胜利者不受谴责”的专制中国,普鲁米修斯是没人理解的。
    于是孙中山选择了恺撒!
    这是没有经过民众思想启蒙的悲剧。
    在民众习惯专制独裁的国家,若没来一次民众思想启蒙运动,民主革命成果多是专制的怪胎。
    南美各国的民主独立战争都结出了“武人独裁”的恶果。
    以后的事实证明:“武人独裁”连“殖民统治”都不如!
    孙中山以后的中国“政党专制”和“官僚专制”;事实上连“皇权专制”都不如。
    没有民众思想启蒙的民主革命反而造成了民主的倒退!
    中南欧的民主革命虽然比中国晚一步,但在此之前欧洲经历了波澜壮阔的思想启蒙运动,为民主宪政提供了必要准备,所以欧洲民主革命容易取得成功。
    …………
    百年后的今天,民主宪政再度成为中国人的希望之星。
    中国要想避免百年前孙中山革命的悲剧,就必须补上民众思想启蒙这一课。
    今天的中国急需一大批启蒙思想者。
    独立思想者的启蒙文字不是什么“空话”,而是实实在在的“民主行动”。
    当越来越多的国民被成功启蒙的那一天,中国的民主大潮就水到渠成了。由觉醒的国民来推动的民主运动多半是和平不流血的;也是拒绝被野心家和阴谋家利用的。
    在被成功启蒙的国民面前,成吉思汗是屠杀中华民族的凶手而不是什么英雄!毛泽东也不是什么红太阳和人民领袖!
    所以启蒙思想者的文字对民主事业的贡献“功莫大焉”。
    中国的民主运动必须走出单纯的“胜利”和“夺权”层面才能取得最后的成功。
    在推进国家民族文明进步这个层面上,不是“一百个杨恒均抵不上一个孙中山”;而是“一个杨恒均就可和孙中山并驾齐驱”!
   
    中国的启蒙事业是当务之急!
    中国的启蒙事业任重道远。
   
   
    二0一0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2010/12/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