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熊飞骏的博客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特色天朝那些事儿(一)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从太监宰相赵高话说“正能量”
·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制度落后一输百输!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专制”和“弱智”是一对孪生兄弟
·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才是兴家强国的根本
·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龙应台现象”见证民主的神奇
·三十年来我们最应该感谢什么?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2014年新年献辞
·专制官僚只有腐败特权没有自由尊严
·世界上哪个国家最“排华”?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续)
·宋彬彬文革道歉展示的和解困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二)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三)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四)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五)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六)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八)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九)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十)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第一次中俄结盟——近代史之鉴(33)
·戊戌变法——近代史之鉴(3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7)
·陈光标“联合国世界首善”假证反思
·对舍本逐末的“狗权运动”说不!
·为招远麦当劳餐厅凶杀案的懦夫看客说句公道话
·关于“美国亡我之心不死”的问答
·中国男人形象差配不上中国女人谁的错?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五)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六)
·中国最具欺骗性的忽悠专家郎咸平
·“自由”是思想信仰自由而不是堕落的自由!
·民主解放上半身马列解放下半身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七)
·关于民主问题的对话
·义和团乱华种下了日本侵华的祸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熊飞骏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是一个巨星闪耀的年代!
    有两位“良心英雄”改变了人类世界历史的进程。
    一个是蒋经国!

    一个是叶利钦!
    叶利钦是西方的骄傲;蒋经国则是中华民族的骄傲。
    蒋经国给长期生活在专制黑夜的中华民族带来了希望之光,探索出了一条中国人走出权力交接过程中以暴易暴恶性循环的光明之路。
    叶利钦则极大改变了人类世界文明、野蛮力量的对比,使地球上与民为敌的野蛮专制集团沦为真正的孤家寡人。
    在人类世界民主宪政大趋势下,特色中国依旧坚持“官僚专制”不动摇,“绝不”和“坚决抵御”彻底堵死了自上而下官民双赢的宪政改革通道。
    二十年前现代极权老大哥顺应民心,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在权力高层启动政治民主化,放松对言论自由的钳制,还原历史真相,反特权反官僚主义……蒋经国在台湾开放党禁报禁,勇敢直面“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这一政治公理……
    二十年后的今天,特色中国却在高呼“绝不”和“坚决抵御”,捍卫“正确的政治方向”,加强舆论控制,唱红歌,走长征路,太子党接班,官二代仗势欺民,富二代醉死梦生,今天公款红色旅游,明天“我爸是李刚”……
    当中国旧日的专制伙伴纷纷回归文明世界的怀抱,把权力还给人民,重新找回人性的温暖尊严时;特色中国却“不到黄河心不死”,大踏步走回头路,一步步远离文明进步轨道,一日千里向“黄河”飞奔。
    历史又一次重复前人的错误,百年前洋务运动的悲剧再度重演,落后的特权专制体制吞噬了国民经济增长的成果。平民大众由失望不满转为愤怒绝望,改革的车轮正在被平民大革命的车轮超过。
    中国社会分裂为相互仇恨敌视的两大阵营:一边是官;一边是民。
    中国第N次踏上了平民大革命的门槛。
    对中华民族有着强烈责任心的“真爱国志士”陷入了巨大的忧虑之中。
    越来越多的爱国者呼唤蒋经国,呼唤中国的叶利钦,期望“良心英雄”从天而降来领导特色中国寻找共识弥合分歧,走出暴力革命的恶性循环。
    这是一个特色中国的政治生态无法解开的结。
    因为特色中国很难涌现蒋经国、叶利钦那样的“良心英雄”?
    产生蒋经国、叶利钦的政治背境有两个要件:
    一是权力高层的开明自觉;
    二是来自平民阶层的理性民主压力。
    第一条的必要性相信绝大多数国民能够理解;第二条是否必要还远未赢得多数国民的共识。
    没有平民大众的普遍觉醒,没有人民日益高涨的民主诉求,没有坚持不懈的维权抗争,没有对“民主、人权、法治、普选、反特权”的社会共识……就不可能凝结成自下而上的理性政治压力,权力高层也就不可能意识到民主改革的必要。此时就算在权力高层出现了叶利钦、蒋经国那样的“良心英雄”,在权力集团也会处于被多数政要孤立围攻的“少数”和“另类”,不可能在权力高层赢得推进民主宪政改革的共识和必要的多数。在专制统治集团内部,只有在多数政要意识到“政权是危机四伏乱摊子”不变则危的紧急情势下,才会不得已启用见识过人能力超群的“另类英雄”来顺应民心“收拾烂摊子”。
    在民众缺乏民主自觉和独立思维能力背景下,就算权力高层站出了孤胆英雄叶利钦,民众也不会给予足以撼动权力高层腐败力量的舆论支持;甚至于舍本逐末求全责备,斤斤计较叶利钦曾经有过的“腐败问题”,放过“绝不”派和“坚决抵御”派,攻击为民主呐喊的“力不从心政治家”是“作秀”和“演员”?
    在历史转折的关键时刻,平民大众的理解支持是“良心英雄”最终战胜腐败守旧势力的“民心长城”。当体制内的“良心英雄”成为众望所归的民意领袖时,就算他被权力高层排斥孤立,也一样能成为进步历史的掌舵人。叶利钦也曾被逐出莫斯科的权力中心,但莫斯科市民用大面积游行抗议来回答腐败政客的阴谋,重新把他送回到权力中心。当腐败政客发动军事政变,把大炮指向叶利钦时,莫斯科市民用肉体挡住了坦克,向受命屠杀人民的士兵宣讲真相。明白真相的士兵拒绝腐败军官开枪的命令,调转枪口站在人民那一边。
    所以俄罗斯的叶利钦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俄罗斯人民勇于捍卫良心正义的作品。
    俄罗斯人民一直有捍卫良心正义的传统,知识分子也从没集体失音过。就算在极权专制的黑暗年代,俄罗斯也创造了《日瓦戈医生》、《古拉格群岛》等揭露极权专制反文明反人性的文学巨著;诞生了肖洛霍夫、帕斯捷尔纳克和索尔仁尼琴等问鼎诺贝尔文学奖的良心巨匠。
    中国人没有捍卫良心正义的传统,只有对权力的谄媚。在权力高压和权钱诱惑下,知识分子要么集体失音;要么歌颂“敬爱的江青同志”,“含泪劝告灾民”,“纵做鬼也幸福”,鼓吹“学习北朝鲜”……
    如果平民大众对政治不关心在历史紧要关头不善分清敌友,就根本无法凝结成支撑“良心英雄”的“民心长城”。这时体制内就算出了蒋经国、叶利钦,也只能成为力不从心的悲剧英雄。权力高层排斥孤立他;平民大众漠视他不理解他。腐败政客的敌视他能承受,但民众的冷漠和误解则让他“透心凉”。
    光绪皇帝和胡耀邦的悲剧中国人应该记忆忧新。
    二人何尝不是中国的叶利钦呢?
    所以蒋经国、叶利钦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民众“政治觉醒”和“政治主动”的作品。
    当今中国权力高层的“开明自觉”已是昨天的故事;平民大众则放过“绝不”派和“坚决抵御”派,把火力集中到为民主呐喊的“良心政治家”身上,左一个“做秀”右一个“演员”?特色中国的总理连言论自由都没有,何来权力践行自己的民主理想呢?心有余而力不做,民众应该理解他给他力量才对,怎能是非不分本末倒置对他恶语中伤呢?
    在官僚专制体制下,就算贵为一国总理,也只有腐败弄权的空间;没有捍卫良心正义的自由。只能代表官僚说话;不能代表人民说话。一旦发出与官僚集团不和谐的“良心声音”,不但主流媒体拒绝播报,连网络也会删除他的“良心言论”。一涉及到官方设置的言论禁区和敏感话题,在公众场合的言论自由度总理比平民还小。总理也是官僚集团任命的,而不是人民选举出来的,所以只能服从“官意”不能顺应“民心”,一旦越轨就“泼脏水”或“封杀”。孤胆英雄朱镕基不是不想站在人民一边给贪官送出“一百口棺材”,而是官僚集团不给他送棺材的权力。他当初誓言“送棺材”绝不是“作秀”,而是百分百的“真诚”……
    “作秀”与“良心真话”也许都不能“兑现”,但二者是有区别的:“作秀”不能触及官方设置的言论禁区和敏感话题;“良心真话”则突破此界限。在今天的特色官场,“民主”就算没列入言论禁区也属敏感话题,所以总理在公众场合为民主呐喊是“良心真话”。
    由此可见,中国的民意力量还远未走到理性成熟那一步。
    所以今天的中国出不了叶利钦、更出不了蒋经国。
    中国的民主宪政只有靠民众自己去争取,被动等待叶利钦、蒋经国只能等来不该发生的悲剧。
    蒋经国、叶利钦是觉醒的民众主动创造出来的,消极被动的民众永远与蒋经国、叶利钦擦肩而过。
    要想等来蒋经国、叶利钦,民众除了积极参与争取民主的行动外别无它途。
    民主不只是良心政治家的责任;也是每个良心公民的责任。
   
   
    二0一0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2010/12/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