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小平头夜话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李郁:请看民运奸佞“张晓刚”的嘴脸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 李郁:盛雪在绑架阿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点不成熟的分析
· 李郁:弄巧成拙,亲共的加拿大多伦多《明报》帮了倒忙!
·李郁:一门不幸 两代荡妇(多图)
·刘希羽:盛雪假大空的新年献辞
·刘希羽剖析盛雪刀刀见骨、鞭鞭七寸
·刘希羽:盛雪对特务的双重标准(图)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补充)
·月光寒:盛雪和她的五毛们
·清者观:视盛雪为红颜知己的陈汉中如是说
·清者观:盛雪、张小刚欲夺独立中文笔会图谋大暴露
香港特线民运
·“蓝皮红心”陈景圣——香港特线众生相(一)
· 扬州线人“舔葡萄”陈劲松——香港特线众生相(二)
·太平山人:对香港伪民阵的揭发和批判有什么意义?
·太平山人:陈景圣和张晓刚
·太平山人:点评《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香港龙少:陈景圣和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
·香港龙少: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之丑行
·香港龙少:香港线盒摧毁民主中国(香港)促进会罪行不可饶恕
·沈四海:“小癟三”陳景聖澳门挨打始末
·香港龙少:冒牌货陈景圣在澳门被香港国民党人打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盛雪带领的“北美华人媒体参访团”,以扭转中共对藏人社会的歪曲为理由,今年三月到了达兰萨拉。清贫的西藏流亡政府,负担了他们的食宿。
   
   恰好我也在达兰萨拉,就和这个团一起活动了七天。说起来,我去达兰萨拉另有原因,一是参加我的新书《倾听西藏》的新闻发布会;二是为我的长篇历史小说《西藏女贵族》作最后的民俗确认等。
   
   后来,盛雪多次表示:“北美华人媒体参访团”的成员们,对这次达兰萨拉之行“相当有热情”“有很多的启发”“很大的震动”云云。可到如今,已进十月中旬,我还没有看到她的团员中,有谁写出像样的介绍藏人社会的文字,就是盛雪自己发表的《用了解、理解来化解误解》一文,也尽是对西藏文化和西藏佛教领袖的误解。这种情况下,还在扯着嗓子谈收获,是不是雷声甚大雨点甚小了?

   
   要说盛雪个人的收获,的确不小。也让我大开眼界,仅以几件小事为例:
   
   那天晚上,前西藏政治犯九·十·三运动组织,宴请前来参加西藏和平抗暴51周年纪念会的所有华人,盛雪走到两排桌子之间的最前面,面对满屋子的藏汉观众,开场道白了:“唱歌可以,不过,不能站在地上。”有人立刻让出了椅子,盛雪毫不含糊地踩了上去,居高临下,高过身后燃着供灯的达赖喇嘛尊者的照片,以及圣雄甘地的照片。但是,她没有满足,又要麦克风。而那间简朴的餐厅,偏偏没有麦克风,有人急中生智,递给了盛雪一只空酒瓶子。空酒瓶子冒充麦克风,盛雪自然还是不满意啦,于是,又有人递上了一个刚刚用过的大口空杯子,这回,盛雪双手捧着“麦克风”方才开口:“我这一生中,只有两件事做不好,一是游泳,二是唱歌,尽管一百多个男人想教我游泳,我都没学……”
   
   有道是三句话不离本行,但,达兰萨拉不是风情海滩。西藏事业是严肃的,是和中共的罪恶连在一起的。昨天,他们以“解放”为名,用大炮打碎了千年的繁华似锦;今天,海外的这个汉人,又以“帮助”为名,带着轻巧和风骚盯住了流亡社会吗?
   
   还有,西藏歌舞团为我们演出歌舞后,盛雪激动地发言了:“我们‘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到达兰萨拉的访问行程,大家都感到巨大的收获。我带来的人中,有的,一来达兰萨拉就转而支持‘藏独’了……”
   
   这种老辣的、不担任何风险的说辞,听得我一愣一愣的。其实,在这个“北美华人媒体参访团”里,还真没看出有谁支持“藏独”, 倒是有人在博客上转载了不少新华社、光明日报、国际先驱导报等,党的喉舌对达兰萨拉完全不着边际的丑化。
   
   拜见达赖喇嘛尊者时,就更显而易见了。盛雪迫不极待地坐在了离尊者最近的地方,在尊者回答大家提问的庄严时刻,盛雪的丈夫,利用这次特别允许我们带相机的机会,不顾藏人对尊者的崇敬,连最起码的客人礼节也忘了,满地乱窜,截拍尊者和盛雪一起的照片。尽管尊者作为大成就大自在者,不在意繁文缛节,但,入乡随俗也算一种常识吧?
   
   有学识,有品德的真正的知识分子,不仅会理解西藏,也会支持西藏事业。王力雄先生组织的两次推特对话,一万多人自愿投票参与,就是明显的例子。我们需要的是支持者,不是五毛式的精神废品。
   
   我在达兰拉萨,前后居住一年多的时间,见过很多媒体参访团,大家都是自负一切费用,并且,文章源源不断地见诸于报刊网络,有的还制作了记录片。一个正常的人,尤其是敏锐的媒体人,看见达兰萨拉这个尽是人文风景,也多有中共罪恶的地方,不能不发声。盛雪的参访团走后,我又和一组台湾媒体人活动了几天,他们不仅自费一切,还告诉我,此次撰写的介绍流亡社会的书出版后,将稿费全部献给那些贫穷的,刚刚翻越雪山偷渡到达兰萨拉的西藏人。还有一些外国人,他们不是以媒体参访团的名义住在达兰萨拉,也没有打扰过流亡政府,只是默默地从达兰萨拉,向世界报导西藏被殖民的事实。这样的事,在达兰萨拉数不胜数(我会陆续发表对这些西藏的真正帮助者的专访)。
   
   接到盛雪给我的网络公开信后,我开始留意她的信息。没有别的,只想找到答案:为什么她的行为如此异常?果然,网络上对她的质疑不少。最惹人的花边,就是目前让民运界沸腾的“盛雪独吞赖昌星4.5万美元民运捐款”。其实,我早就听说了,这一次,着实看个仔细,包括魏京生先生证明确有五万美元,还有盛雪闪烁其辞的说法。如果连五万美元的巨款都交待不清,谁还敢信任这样的人?
   
   似乎,这是一个在各种场合都失去了公信力的人呢。那么,这样的人会真的为西藏的自由而抗争吗?如果仅仅打着“帮助”西藏的幌子,实则往自己的脸上贴金,是不是对西藏事业的玷污?
   
   我已离开西藏数年,在一些不眠的星光闪烁的夜晚,仍会看见西藏境内,那些悄然向我敞开的沉重的寺院大门,还有,从那一间间舒展着经幡的装满了苦难的住宅里,流向我的信任和爱,这些,已矗立为我人生的路标。不允许中国的市井泼皮,把偷鸡摸狗的恶习带进流亡社会,也算是我的责任吧,因为那其实是另一种殖民。
   
   完稿于2010年10月11日
   
   延伸阅读: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079249
   http://zyzg.us/thread-205925-1-4.html
   http://boxun.com/hero/200802/xiaopingtouyehua/1_1.shtml
   http://boxun.com/hero/200802/xiaopingtouyehua/2_1.shtml
   http://boxun.com/hero/200807/xiaopingtouyehua/3_1.shtml
   http://www.boxun.com/hero/2007/xiaopingtouyehua/60_1.shtml
(2010/12/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