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小平头夜话
·香港龙少:陈景圣会见台湾“党政军”领导人(图)
·萍姐有话说:穷极无聊的陈景圣陈劲松兄弟
·萍姐有话说:再揭陈景圣的真实面目
费记民阵
·驳斥盛雪声明的谎言
·造谣抹黑可以休矣——回应"所谓的朋友"邹海霞们的栽赃诬陷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致盛雪的公开信
·张小刚,谢谢你大张旗鼓地转贴我的旧作!
·张丹红、秦刚、盛雪、费良勇、潘永忠、统战部、费记民阵和统会(多图)
·关于盛雪、费良勇、费记民阵与统战部的若干个为什么?(上)(3图)
·关于盛雪、费良勇、费记民阵与统战部的若干个为什么?(下)(5图)
·遇罗锦:谁在破坏德国议会听证(费良勇等表演之台前幕后)
·立此存照:放冷箭的"黑函门" 事件——费良勇给澳洲议员的一封信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剥下张小刚的伪装!
·房勇:八九老民阵房勇致张小刚的公开信
·房勇:驳张小刚的无耻谰言
·费记民阵再次安排统战部特务李震为洛杉矶大会站台
·ZT新编评书:仲维光掌掴费良勇
·费良勇、邹海霞性丑闻的深度分析(多图)
·ZT共特海運領袖費良勇喜添貴子
·“全球纪念六四 25 周年网络大会”会议纪要(盛雪批斗会纪实)
·盛雪在海外的支持者都是些什么人?
·ZT:民主中国阵线过渡工作委员会第7号公告
·解码弹劾盛雪的第七号公告(上)
张贱无敌
·张健别来此咋咋呼呼装逼了。
·张健的“布袋门”
·ZT: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王龙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张健骗术还原
·王龙蒙:起底巴黎狂人神骗张健
·张健泼皮牛二的嘴脸
·张健的谎言兼论盛雪之婊子牌坊(多图)
·盛雪的棋局乱象横生——恶狗张健的《血统论》
·陈毅然:张健真有豁免权吗?(图)
·陈卫珍:最无耻的假基督教牧师-----张健(邮组通信三则)
·刘刚:一篇关于自称的“纠察队总指挥”张健的旧文
江湖神棍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 "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二回 江湖神棍之装神弄鬼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三回 意淫大师之梅毒出处
·小平头:第四回 柏林大会之丑态毕露(题图)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五回 投桃报李之组阁闹剧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应刨根问底、陈泱潮的责难
·陳殃潮丑行录 第六回 图穷匕现之“民运之父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七回 小骂大帮忙之为台独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天垂冕旒的异象照片
·且看费良勇等“精英”如何为江湖神棍陈泱潮站台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头戴光冕的出处 -
·神棍是怎样炼成的――费记民阵"精英"为陈泱潮造神记
·天下熙熙,皆为权来
· 陈泱潮道歉记 ——兼谈公众人物是否有舆论监督的豁免权(配图)
·茶马古道:回国云南记行
·茶马古道:陈尔晋的经济诈骗潜逃案
·草根 三评陈泱潮之一 陈泱潮是政治难民吗?
· 兰剑: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 ZT:鲁 凡 特权论"是对暴政中共的劝进书、拯救书、献策书、效忠书
· 神马都是浮云!神汉又出来兜售旧货啦。(题图)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 兼谈神棍陈的“日久见人心”
钱文荟萃
·钱文军: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
·钱文军:再读托克维尔
·钱文军:把思维从“姓资、姓社”的俗套中解脱出来
·钱文军:谁都别妄言“拯救中国”
·钱文军:斯诺登爆料与张召忠发飙
·钱文军:从曼德拉葬礼说开去
·钱文军:新权威主义,离法西斯主义还有多远?
·钱文军:普京之得与失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建政三”的故事(图)
杂文政论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 “机密”,“机密”,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图)
·关于辛子陵文章的内部通信
·四川教师刘绍坤被非法抓捕始末
·林彪日记有限范围解密:揭秘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九一三中的小人物--黄勇胜的警卫参谋--铮铮铁骨费四金(ZT)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无知还是别有用心
·回应曉
·中共五毛炒作“新疆男子焚烧天安门毛泽东像”的“旧闻”
·给中共各级贪官造册——柳州卷
·中共各级官员名录(第一号 柳州)(2010年版)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中国社民党文告:为暴力反抗暴政正名
·好一个刘因全,竟敢冒充蔡登文上贴骂人!(图)
·刘因全“风雨门”的台前幕后
·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文告:为乌坎村民维权抗暴正名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
·ZT:维基解密拉开金刚竹幕
·加人和共产党的不同之处是:(图)
·陈光诚自由后的视频讲话文字整理出来了
·丹麦民主中国阵线声明
·民运岁末盘点: 魏京生的“革命檄文”PK 花瓶民运的“引领变革”
·内幕惊人 中共国安特务海内外绝密行动大曝光
·谁是“独立评论”删帖、封名的内鬼?
·我的西域,你的
·吴弘达:王丹不知道的事,曹长青不愿说的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盛雪带领的“北美华人媒体参访团”,以扭转中共对藏人社会的歪曲为理由,今年三月到了达兰萨拉。清贫的西藏流亡政府,负担了他们的食宿。
   
   恰好我也在达兰萨拉,就和这个团一起活动了七天。说起来,我去达兰萨拉另有原因,一是参加我的新书《倾听西藏》的新闻发布会;二是为我的长篇历史小说《西藏女贵族》作最后的民俗确认等。
   
   后来,盛雪多次表示:“北美华人媒体参访团”的成员们,对这次达兰萨拉之行“相当有热情”“有很多的启发”“很大的震动”云云。可到如今,已进十月中旬,我还没有看到她的团员中,有谁写出像样的介绍藏人社会的文字,就是盛雪自己发表的《用了解、理解来化解误解》一文,也尽是对西藏文化和西藏佛教领袖的误解。这种情况下,还在扯着嗓子谈收获,是不是雷声甚大雨点甚小了?

   
   要说盛雪个人的收获,的确不小。也让我大开眼界,仅以几件小事为例:
   
   那天晚上,前西藏政治犯九·十·三运动组织,宴请前来参加西藏和平抗暴51周年纪念会的所有华人,盛雪走到两排桌子之间的最前面,面对满屋子的藏汉观众,开场道白了:“唱歌可以,不过,不能站在地上。”有人立刻让出了椅子,盛雪毫不含糊地踩了上去,居高临下,高过身后燃着供灯的达赖喇嘛尊者的照片,以及圣雄甘地的照片。但是,她没有满足,又要麦克风。而那间简朴的餐厅,偏偏没有麦克风,有人急中生智,递给了盛雪一只空酒瓶子。空酒瓶子冒充麦克风,盛雪自然还是不满意啦,于是,又有人递上了一个刚刚用过的大口空杯子,这回,盛雪双手捧着“麦克风”方才开口:“我这一生中,只有两件事做不好,一是游泳,二是唱歌,尽管一百多个男人想教我游泳,我都没学……”
   
   有道是三句话不离本行,但,达兰萨拉不是风情海滩。西藏事业是严肃的,是和中共的罪恶连在一起的。昨天,他们以“解放”为名,用大炮打碎了千年的繁华似锦;今天,海外的这个汉人,又以“帮助”为名,带着轻巧和风骚盯住了流亡社会吗?
   
   还有,西藏歌舞团为我们演出歌舞后,盛雪激动地发言了:“我们‘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到达兰萨拉的访问行程,大家都感到巨大的收获。我带来的人中,有的,一来达兰萨拉就转而支持‘藏独’了……”
   
   这种老辣的、不担任何风险的说辞,听得我一愣一愣的。其实,在这个“北美华人媒体参访团”里,还真没看出有谁支持“藏独”, 倒是有人在博客上转载了不少新华社、光明日报、国际先驱导报等,党的喉舌对达兰萨拉完全不着边际的丑化。
   
   拜见达赖喇嘛尊者时,就更显而易见了。盛雪迫不极待地坐在了离尊者最近的地方,在尊者回答大家提问的庄严时刻,盛雪的丈夫,利用这次特别允许我们带相机的机会,不顾藏人对尊者的崇敬,连最起码的客人礼节也忘了,满地乱窜,截拍尊者和盛雪一起的照片。尽管尊者作为大成就大自在者,不在意繁文缛节,但,入乡随俗也算一种常识吧?
   
   有学识,有品德的真正的知识分子,不仅会理解西藏,也会支持西藏事业。王力雄先生组织的两次推特对话,一万多人自愿投票参与,就是明显的例子。我们需要的是支持者,不是五毛式的精神废品。
   
   我在达兰拉萨,前后居住一年多的时间,见过很多媒体参访团,大家都是自负一切费用,并且,文章源源不断地见诸于报刊网络,有的还制作了记录片。一个正常的人,尤其是敏锐的媒体人,看见达兰萨拉这个尽是人文风景,也多有中共罪恶的地方,不能不发声。盛雪的参访团走后,我又和一组台湾媒体人活动了几天,他们不仅自费一切,还告诉我,此次撰写的介绍流亡社会的书出版后,将稿费全部献给那些贫穷的,刚刚翻越雪山偷渡到达兰萨拉的西藏人。还有一些外国人,他们不是以媒体参访团的名义住在达兰萨拉,也没有打扰过流亡政府,只是默默地从达兰萨拉,向世界报导西藏被殖民的事实。这样的事,在达兰萨拉数不胜数(我会陆续发表对这些西藏的真正帮助者的专访)。
   
   接到盛雪给我的网络公开信后,我开始留意她的信息。没有别的,只想找到答案:为什么她的行为如此异常?果然,网络上对她的质疑不少。最惹人的花边,就是目前让民运界沸腾的“盛雪独吞赖昌星4.5万美元民运捐款”。其实,我早就听说了,这一次,着实看个仔细,包括魏京生先生证明确有五万美元,还有盛雪闪烁其辞的说法。如果连五万美元的巨款都交待不清,谁还敢信任这样的人?
   
   似乎,这是一个在各种场合都失去了公信力的人呢。那么,这样的人会真的为西藏的自由而抗争吗?如果仅仅打着“帮助”西藏的幌子,实则往自己的脸上贴金,是不是对西藏事业的玷污?
   
   我已离开西藏数年,在一些不眠的星光闪烁的夜晚,仍会看见西藏境内,那些悄然向我敞开的沉重的寺院大门,还有,从那一间间舒展着经幡的装满了苦难的住宅里,流向我的信任和爱,这些,已矗立为我人生的路标。不允许中国的市井泼皮,把偷鸡摸狗的恶习带进流亡社会,也算是我的责任吧,因为那其实是另一种殖民。
   
   完稿于2010年10月11日
   
   延伸阅读: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079249
   http://zyzg.us/thread-205925-1-4.html
   http://boxun.com/hero/200802/xiaopingtouyehua/1_1.shtml
   http://boxun.com/hero/200802/xiaopingtouyehua/2_1.shtml
   http://boxun.com/hero/200807/xiaopingtouyehua/3_1.shtml
   http://www.boxun.com/hero/2007/xiaopingtouyehua/60_1.shtml
(2010/12/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