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窗外一派绿╱散文]
王先强著作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四、错综复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五、一塌糊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六、各走各路
·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七、重大事件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八、游行示威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九、美好在前
·香港的乱
·烧香拜毛泽东神龛
·害人杀人又遭害遭杀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中共在审判中共
·台钟╱散文
·香港怎么动乱
·占中冲击中共
·习近平的头很痛
·百姓的冤,知多少
·一棵小草╱散文
·一棵小草╱散文
·遍地皆「獨」
·習近平要打仗
·習近平在找死
·金正恩的「殘暴」和殘虐「」
·新疆的恐襲與香港的暴徒
·中共怎反安倍晋三參拜靖國神社
·製毒村與製毒國
·孤獨老人/散文
·中共于歲暮的特別關照
·戰爭開打,共軍必潰
·嘴邊的人民值幾錢
·軍隊不向民眾開槍
·赴死與砍人
·台灣人的驚覺
·習近平自己打自己嘴巴
·舉牌.聚眾.犯罪
·維人骨頭硬
·「果斷措施」怎「果斷」
·中共何以抓高瑜
·杭州餘杭區民眾抗暴
·抹黑博訊愚不可及
·習近平反恐
·中共反恐開新局
·淺談中共垮台前提
·香港人等着給人任宰
·誰最是反華力量
·香港争普选毅行第三天之拾零
·香港早晨街头小景
·香港6、22实体投票站投票拾零
·拿13
·拿13亿人与机槍坦克來吓人
·摄影:香港七、一争真普选游行盛况
·喜見香港民主運動踏入新階段
·香港警察變公安特警
·中共軍力比美國軍力
·周永康貪,習近平更貪
·習近平要怎樣依法治國
·災難只會降臨在平民百姓身上
·香港「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游行猎奇
·香港人佔中的勝與敗
·香港占中运动的黑布游行点滴
·香港街头特景1
·香港大、中学生罢课第五天和第一天
·香港大专生罢课第三个夜之点滴
·摄影:香港雨伞运动中的笑靥
· 雨伞运动中香港人的沉着和坚毅
·香港雨伞运动来到此一刻
·香港旺角清场前后
·摄影:占中——睡在街头
·摄影:香港金钟清场那一天的早上
·摄影:香港铜锣湾清场前的感人场面
·摄影:2015年香港人的愿望
·摄影:又见通街黄雨伞
·摄影:这一个香港人的羊年
·摄影:香港的年宵花市
·摄影:香港大澳水乡风光
·摄影:礼宾府里不一般的花
·摄影:香港西贡奇景
·摄影:且说香港连侬墙
·摄影:香港南天佛国
·摄影:香港天桥上下的人窝
·摄影:香港庙街风情
·摄影:走一回香港南丫岛
·王先强摄影:香港泛民反政改
·摄影:嘈杂、缭乱的香港旺角
·摄影:香港人游行纪念六四26周年
·摄影:香港政改表决前夕的游行
·王先强摄影:香港政改被立法会否决
·王先强摄影:香港人第26次点起的烛光
·摄影:香港长洲的神与坪洲的人
·摄影:争民主不辍的香港七、一大游行
·鬼扮神
·香港雨傘運動遺下的火種
·香港旺角「鸠呜团」主将──钱寳芬女士
·陳維健:讀王先強的《故國鄉土》
·馮明:勿忘土改至文革那年代──從王先強的《故國鄉土》說開去
·《歷歷在目》 1.第一次見死人
·《歷歷在目》2.跪在凌角鋒利的碎石片上
·《歷歷在目》3.天打五雷轟
·《歷歷在目》4.香蕉莖心與花蕊
·《歷歷在目》5.門板床
·《歷歷在目》6.一張棉胎
·《歷歷在目》7.小水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窗外一派绿╱散文

    我住在二十二楼,算是个二房一厅单位。那当中的一个房间,除了放下一张单人床外,便只是勉勉强强的放下一张书桌和一张坐椅,狭小得不用说了。可这小小的一隅,却归我所拥有,是我的小书房,这又不能不是我的幸运了。──我一生颠沛流离,大多数时间是连睡觉的地方也欠奉的,而今竟然有了间小书房啊!
   
    我爱我的小书房;我并不嫌其小。我面向墙坐,左手边是一列玻璃窗,窗外无遮无掩,一千码外竟是一座拔地耸起、层次分明、起起伏伏的大青山,还有一片天。那大青山最是不吝啬,总是常年奉着她浓浓的绿呈献给我。每当我读书写字累了,仰向椅背,拧头向左,便立即享受到那妖妖娆娆、坦坦荡荡的一派绿。有时候,我会干脆的转了椅子,面向窗而坐,久久的欣赏那派绿的娇媚。我的小书房实际上是被那大青山环抱着的,实际上是被那派绿环抱着的,这使我也得以沾染了那大青山及大派绿的灵气。我爱我的小书房,这是不假的,然而,必须坦白,我更爱窗外那大青山,更爱大青山的那油油的大绿。我的小书房因那大绿而变得趣致、高贵。
   
    绿对我的眷顾,可谓无微不至和大公无私,让我可以无所顾忌的、纵情的沉浸其中,融化其中。

   
    对身居大城市的人来说,绿是比黄金还稀罕,还可贵的。我能拥有这一派大绿,实在是我的福气了。
   
    大青山有几个层面,一山的山脊从窗的右边起,由低至高、连绵起伏的向左伸延,到了窗的中间时,又由高而突地降低,至与另一山峦衔接,来了一个折摺,形成一条向右倾斜的山沟;另一山的山脊则继续向左边渐次的低落下去,至窗的左边,与第三山峦会合,当中是另一条略为弯曲而又趋于直泻的山谷;从这山谷顶望过去,后面还有重迭的山峰,显出山外还有山,山迭山;整座山去看,从山麓到山顶,凸凹有致,特别是第一山的半山腰处,像女人七、八个月的怀胎般,突出了一座小山,左边边缘与那向右倾斜的山沟交叉,右边边缘则与主山构成一条斜痕,煞是惹眼,又彷佛是山上生山了;这样,山就丰满和多彩了,但就总体去看,还是一座完整的大山。山脚长些油加梨树,山腰参参杂杂的是灌木丛,到了高处,则是只有少许的灌木和茅草之类,总而言之是一派绿。山并不是太高,山脊所傍依的,却是一幅深邃的苍天。
   
    春夏时节,层林尽染,那绿便是特别的浓,浓得滴油,但却绝不平板单一;那是因为山上地势不同,就其地势所长的树木植物也有所不同,因而也就有成幅成片的分出嫩绿、碧绿和青绿等等,在山沟深处的可以显得深色一点,在凸出处、高处的,则又是浅色一点了;这样,细心的看去,山上就有了各种各样的绿的图案;要是有风,风不断的吹,树丛不停的摇拽,那绿图案就像移动了起来,更变化多端,美不胜收了。单是一棵树,树叶的面和背的颜色有深浅之分,经风的掀起覆回,那色彩之幻都好看得很呢,何况是那成群成片的变着招数――卷起一层又一层滚滚向前的绿浪,不停不息!
   
    秋冬之时,山上的绿就抹上了一层淡淡的黄色,显得有少许的干和枯,变成黛绿、浅绿甚至是黄绿之类的绿了。这时,那绿的图案又有所不同了:彷佛是以黛绿和黄绿做基调似的,在山岭上就其地势划出许多个不大完整的圆形或三角形来。这又令人有另一种的雀跃!因为此绿不同彼绿,此绿有此绿的特征和风格,又是另一套耐人寻味的风韵和美丽。
   
    就是在一天之中,绿也是以不同色调展现的:晨早,会是翠绿,翠绿欲滴;傍晚,会变成深绿,似乎有点深不可测……
   
    至于晴天和雨天,也是有分别的:天气晴朗之时,绿会绿得清,绿得爽,无半点遮掩;下雨之时,则是绿莹莹,娇娇嫩嫩,像个有点愁容少女般的了。
   
    假如是潮湿天气,半山上飘有云雾,那是云里觅绿,雾中看绿,朦朦胧胧中透出绿来,又是别样的格调和趣味。
    山上的那片天,也是变化无穷的:蓝蓝的天,灰灰的天,飘白云的天,乌云密布的天……天变也就牵带到那绿也变,天与绿混为一体,绿就更为生姿、壮观,奇妙无比……
   
    在这个大地上,可以说,绿是不会消褪,不会衰老,不会死亡的;绿的性命是永恒的。谁欲摧之除之,那是注定失败的。
    有好几次,山上发生了山火,吞噬了半边山的绿,使之化成焦土,看去没绿了,绿是消亡泯灭了,然而,过不了半月一月,那焦黑的地方,竟然又毛毛茸茸的长出绿来,越长越密也越浓,用不了半年时间,就完全恢复了原来模样;倒是骤然闯进的强盗──那火和火所遗留下的祸害,不知所综了。绿,就是这么春风一吹、夏雨一撒便又生了的呀!
    也不上止是山火,就是烈日、狂风、暴雨、雷电、大水等等,也都是奈不了绿何的。
    绿是如此的多姿多彩,惹人疼爱,然而,必须指出,却不是人人都晓得绿的内涵的。好些人粗枝大叶,漫不经心,那就肯定是看了绿便是绿,断不会去领略绿的千变万化,更不会想象绿的温柔和坚强。此等的疏忽,就辜负了大自然的恩赐了。
   
    我算是个有心人,或算是个有点情趣的人;当我坐在小书房里,稍作歇息之时,定不放过机会透过左手边窗口,细心的观赏那漫山遍野的绿,深沉的领略那绿的无穷的变幻,慢慢的品味那其中的奥妙,享受所释放出来的无穷的乐趣,这时自不免浮想联翩,心灵上会油然的洋溢着一种飘逸、超脱、宁静的感受,产生一种特别的满足;至痴至迷之处,倏忽之间还会悟及某样的启示……
   
    我不时的会想,人生何尝不也是一派绿,充满了美好和生机?幼嫩,少壮,成熟;学习,积累,发展;每一步骤都是一个变迁,却也是一个机遇,展现出广阔的前景,一片绿洲在眼前。只要自己把持住自己,勇于面对现实,那就任凭风吹雨打,雷劈电击,火烧水浸,官逼兵劫,都无所顾忌,我走我路,一步又一步,终能走出丰盛人生路,圆满无缺,达至一片欣欣向荣风光,一派绿……
   
    我以为我就是这么走过来的;走到今天,我终于争到一派绿,拥有一派绿──可以优优游游的观绿赏绿。
   
    有人稍遇挫折,便就垂头丧气,颓废不振,甚至拿性命出来抛掷,作贱自己,这实在是无谓得很。假如他学懂去欣赏绿,明晓吸取绿中精华,那可肯定他不致于一败涂地。 我不时的也会想,人与录其实是早就有密切关联的。例如人吸气中的氧气,不就是植物不就是绿制造出来的?又如人吃的青菜之类,不也就是绿?这样地看,人还真的离不开绿呢!要是无了绿,人也就活不成了。问题是,一般人并不怎样的留意到此等关联罢了。
   
    有些时候,本来是非常重要但却习惯了的东西,倒是被看轻了,被忽略了;这是令人惋惜的。
   
    值得庆幸的是,当今有人不断的大声疾呼重视大自然,重视绿化,重视绿……实在得谢谢这些有心之人!
   
    我不时的又会想,那一派绿,养活了多少飞禽走兽蛇鼠虫蚁呀?春夏季节,每天晨早三、四点钟,便有鸟的长鸣声从那派绿里传来;那是何种鸟儿,我无从考究辨别,但那鸣声却是婉转悠扬,想来是报晓或求偶的;这就够撩拨人的心境了…… 我尝试设想,站在那些动物的角度,以牠们的眼光去看那片绿,那又该会是怎样的情形?想来,肯定是与人类的看法不同,而变得光怪陆离的,不过,充满生机这一点总该是不变的吧!
   
    有时候,改变一下立场、观点和角度去看问题,也未尝不是好事。
   
    面对一派绿,我身心舒畅,会想得好多好远;绿实在是太美太妙了……
   
    我于二十二楼上有一间小书房,那里有一列窗,窗外好一派绿……人生到这年头能够如此,已是十分富足,还须何求?
(2010/12/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