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百合传奇]
赤裸人生
·《赤裸人生》弟四章
·《赤裸人生》弟五章
·《赤裸人生》弟六章
·《赤裸人生》弟七章
·《赤裸人生》弟八章
·《赤裸人生》弟九章
·《赤裸人生》第十章
·《赤裸人生》第十一章
·《赤裸人生》弟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十三章
·《赤裸人生》弟十四章
·《赤裸人生》弟十五章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老面兜》 之三
·《老面兜》 之四
·我的狱警兄弟丁春田
·《老面兜》 之五
·《老面兜》 之六
·《老面兜》 之七
·《老面兜》 之九
·《老面兜》 之十
·赤裸人生第二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八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九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百合传奇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百合传奇:

   百合传奇:
   
   一个连结人间和天堂的爱情故事
   
   撰文:庄晓斌
   
   
   
   2006年6月24日午后,一对刚刚举行完婚礼的新人乘坐披着鲜花彩带的婚车,来到位于重庆市长寿区陵园村外一个肃静的陵园门前。他们牵手来到B区13排的一座墓前,身着白色婚纱的新娘将一大束百合花庄重地放在碑前,新郎眼噙热泪,喃喃地说:“百合,你在天堂里也为我和刘薇祝福吧!在今天这个幸福的时刻,我相信你也一定很开心!”新娘也闭上眼睛在心里祈祷:“百合,我今天披上了这件本该属于你的婚纱,我相信这一定也是你的心愿,我绝不会让这件洁白的婚纱蒙尘的!”
   
   这对新婚夫妇为什么在大喜的日子来到墓地,对一个远在天堂的亡灵如此倾诉呢?一个凄婉动人的爱情故事让人读来感叹不已……
   
   为筹女友医疗费,优秀青年偷挪公款
   
   
   
    1979年出生的田玉鹏是重庆市长寿区田家坝乡火花村人,父母都是朴实的农民,妹妹田翠玲小他两岁。田玉鹏自幼勤奋好学,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1999年田玉鹏高考时,按成绩他完全可以考上北京、上海等地的名牌大学,但他考虑到自己的家境并不富裕,正在读高一的妹妹成绩也很好,过两年也要考大学。父母辛勤劳作,经济压力太大。于是他便放弃了自己考外省名牌大学的念头,而选择了学费相对较低的重庆工商大学的会计专业。他身为长兄,有责任早一点帮父母扛起家庭的重担。
   
   2002年6月,刚刚毕业的田玉鹏很快就联系好了就业单位。2002年7月,田玉鹏正式来到重庆市长寿区田家坝乡农村信用合作社上班,职务是出纳。
   
   在三个月的试用期里,勤奋好学的田玉鹏很快就博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单位很快就为他办理了转正手续。在工作之余田玉鹏勤奋学习,打算先工作几年,等妹妹大学毕业后,自己再去报考西南财经大学金融系的研究生。
   
   在重庆工商大学读大三时,田玉鹏结识了一个名叫叶百合的女友。叶百合比田玉鹏小3岁,也是该校会计专业的学生,比田玉鹏低两届。叶百合的家在重庆市长寿区坪上村,和田玉鹏家相隔不到二十公里。她的父母也是农民,小她4岁的弟弟在她考上大学那年还是个初中生。
   
   重庆工商大学在每年新生入学时,高年级的同学都要到火车站和汽车站去迎接新同学。2001年8月底,在筹备迎新工作时,田玉鹏翻阅贴有新生家庭住址和照片的新生入学登记卡片时,赫然发现:一个名叫叶百合的女生是自己的老乡!那张卡片上还贴着一幅一寸的黑白照片,田玉鹏的目光触到这幅小照片时,心一下子就像被一股电流击穿了。
   
   新生报到的第一天,田玉鹏就来到女生宿舍,她故作镇静地问:“叶百合同学来了吗?”
   
   见到有人找,一位同学高声喊:“叶百合,有人找!”“哎,来了!”一声甜甜脆脆的应答从水房里传出来:只见一个女孩身着无袖的白色衬衫和浅黄色的短裙,长发飘飘,肌肤如雪,拎着一桶水从水房里走过来。那一刹,田玉鹏真的惊呆了,他有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颤栗……听说是老乡,叶百合也很开心地和他聊了几句。
   
   这次见面之后,叶百合就像一轮皎洁的月亮闪烁在田玉鹏的星空,课间,他常到她的教室门口遛跶,希望能碰上她,哪怕只是匆匆地与她迎面而过,他也觉得是一种安慰。在饭厅里,他能从纷攘的人群里寻觅到她的身影,尽管只是从背后投去一束挚热的目光,他也觉得满足……
   
   这是田玉鹏的初恋,虽然大学生谈恋爱是学校禁止的,但那火一般的情愫是什么禁令也禁止不了的。和叶百合相识后,田玉鹏想尽一切办法去接近叶百合。平时叶百合的生活和学习上有什么困难,也会去找田玉鹏帮忙。放假时,两个人会坐同一辆车回长寿老家,渐渐地,两颗心越贴越近了……
   
   2002年春节过后,田玉鹏临近毕业了。3月13日,是叶百合20岁的生日,那天晚上,沿着校园内碎石铺筑的小路,田玉鹏陪叶百合走了很久,向叶百合表露了衷肠。那一刹,田玉鹏在心里暗暗发誓,自己这辈子绝不会辜负叶百合的这份情……
   
   田玉鹏毕业后,在重庆长寿区田家坝乡农村信用合作社做出纳。他和叶百合的感情只能通过书信和电话交流。偶尔田玉鹏也会趁假日回母校去看望叶百合。因为叶百合还是在读的学生,所以他们相约,等叶百合毕业以后,再把两人的关系向双方家长公开,。
   
   从2002年11月下旬开始,叶百合时常感到浑身乏力,经常头晕、疲倦,有几次鼻子里竟不知不觉流出血来。因为临近期末考试,叶百合并没有太在意这些症状,她坚持上课,也没有到医院去检查。
   
   2002年12月22日,正在考试的叶百合突然晕倒在考场。当监考老师和同学们把她送到医院时,她已经昏迷不醒了。经过医院检查诊断,叶百合患的是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需要立即住院治疗。
   
   田玉鹏得知叶百合突然晕倒住院的消息是在第二天中午,他匆忙赶到医院,望着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友,田玉鹏心急如焚。他安慰了叶百合几句后,就急忙去找主治医生询问病情。医生明确地告诉他:“目前治疗的最好手段是骨髓移植,但这不仅要有配型的骨髓,还需要近30万元的治疗费用……”从医生办公室里出来,田玉鹏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涨大了好几倍,他知道,这高昂的治疗费用是他和叶百合的家庭都承受不起的。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女友被病魔夺去生命吗?当时,因为没有交够足额的住院押金,叶百合的父亲一大早就回家为女儿筹钱去了,叶百合的母亲在女儿的病床前默默垂泪。田玉鹏把自己身上所有的几百元钱全都塞到叶百合的母亲手里,然后对叶百合说:“百合,你不要着急,我去筹钱,我一定能借到钱!”
   
   从医院里走出来,田玉鹏茫然四顾:到哪里去筹钱呢?他刚刚参加工作还不到半年,根本没有什么积蓄,自己的亲戚朋友中,也几乎没有一个人能拿出多的钱。在赶回长寿的长途汽车上,田玉鹏突然这样想:从自己所掌管的银行储蓄款上先挪用这笔钱!
   
   但是,田玉鹏所掌管的现金每天晚上都要由运钞车运走,上缴到银行指定的金库里保管。他要想挪用,只能利用自己掌握的储户资料做假支款单把当天的营业款截留下来。田玉鹏心里很清楚这种行为是犯罪,但心爱的女友急需救命钱,他顾不了许多了。
   
   2002年12月24日下午,临近下班的时候,田玉鹏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才把下午就填好的那张假支款单连同整理好的营业款交给了当班的同事,而把截留下来的5万元现金用一个大信封装好,悄悄地放进了自己的手提包。
   
   下班后,田玉鹏迅即赶到医院,把这5万元钱全部交给医院,作为叶百合的治疗费。他对叶百合说,这钱是他找自己的一个亲戚借的。这以后,田玉鹏节假日形影不离地在叶百合的床头照料,有时下了班也要乘长途汽车赶过来,哪怕是来到医院后只能呆一两个小时再赶回去,他也无怨无悔。经过一个多月的维持治疗,叶百合的病情暂时得到了控制,田玉鹏的心才稍稍安稳了一些。这时,5万元钱也花得差不多了。
   
   后来,田玉鹏还打算继续挪用储户的存款作为叶百合后续的治疗费,但是他再没有下手的机会了。2003年1月29日,钱被田玉鹏挪用的储户因临近春节来信用社对帐,田玉鹏的罪行败露了,当天他就被刑事拘留,而躺在医院里的叶百合却毫不知情。
   
   垂危女友临终嘱托,善良同窗爱心接力
   
   田玉鹏连续多日没有来医院看望百合,百合便向家人打听,起初,家人还不想把真相告诉她,推说田玉鹏到外地出差去了。百合望眼欲穿地等了半个多月,可田玉鹏依然没有出现,她觉察到这里面一定有事,便哭着恳求父亲:“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快告诉我吧!玉鹏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否则他绝不会这么长时间不来看我的。”叶父无奈,只好将田玉鹏为了筹钱给她治病贪污公款被抓的真相如实告诉了女儿。叶百合这时才知道,原来此前田玉鹏告诉她从亲戚那里借来的那笔钱竟是贪污的公款!她伤心欲绝,
   
   面对伤心欲绝的女儿,叶父只好安慰她说:“我和你妈都知道玉鹏是天下难找的好小伙子,可他毕竟犯了罪啊!你现在有病,太伤心了对你的身体不好,你安心养病,玉鹏的事我会托人去打听的,有机会,我和你妈就去看他。他为了你做了这样的事,咱们家忘不了他对你的这份情意的。”
   
   这以后,整日忧心忡忡的叶百合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后来因为医疗费告罄,她只好出院回家了。而田玉鹏在2003年3月被重庆市长寿区人民检察院以贪污罪提起公诉。5月14日,他又被重庆市长寿区人民法院以贪污罪判处4年有期徒刑,随即便被押送到重庆市郊某监狱服刑。
   
   回家休养的叶百合惦记服刑中的男友,她拖着病体,含泪给身在高墙电网中的田玉鹏写信,让田玉鹏安心改造。为了让狱中的田玉鹏不牵挂自己,在信中她除了鼓励男友积极服刑,自己将矢志不移地等他归来之外,还谎称:田玉鹏出事后,同学们都来看她,知道她急需钱治病,纷纷捧出爱心捐款,同学们还向社会发出呼吁,社会上许多好心人也给自己捐了款,她父亲也在自己的一个远房亲戚处借到了10万元钱,现在她的医疗费基本够了,等找到配型的骨髓后就能做手术了。随后不久,她又在信里说,在北京道培医院的中国人口骨髓库里已经找到和自己配型的骨髓,不就她就要到北京去做移植手术了。百合一直用心中的憧憬来描绘自己的病情,她知道,自己的病情是最让田玉鹏牵挂的,他身在监牢,自己的健康就是他唯一的希望,假如再毁灭了这一点点希望,真不知他怎样熬过这段人生逆旅。
   
   2003年7月初,百合在写给田玉鹏的信里故意说:“我的手术做得很成功,现在病已基本痊愈,不久就可以返校学习了。”其实,这时的百合已经是病入膏肓了。
   
   田玉鹏被刑拘后,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也为自己辜负了父母的期望和领导的重托而愧疚,但他恳求办案警官说:“判我多少年徒刑我都没有一点抱怨,只求你们不要去追缴赃款,我是拿钱救女友命去的啊!如果没钱治病,她会死的啊!”铁血柔肠的警官并不是因为感动,而是因为田玉鹏贪污的5万元钱在他犯案时已经都作为医疗费交给医院,所剩无几,基本上没有追缴的可能了,所以只能追究田玉鹏的刑事责任。
   
   在狱中服刑的田玉鹏从叶百合写给他的信中得知她的病已经快好了,心中得到了极大的安慰,他觉得自己虽然葬送了美好的前程,却真的挽救了百合的生命,哪怕自己坐牢也在所不惜。
   
   从2003年5月开始,叶百合每个月至少给田玉鹏写4封信,她前后给狱中的田玉鹏写了10多封信。2003年8月中旬,完全终止了治疗的叶百合的病情已经相当严重了,连起床都很困难,此时,她心中牵挂的已不是自己的病,而是如果田玉鹏心中那盏希望的灯熄灭了,他还有新生的勇气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