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赤裸人生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老面兜》 之三
·《老面兜》 之四
·我的狱警兄弟丁春田
·《老面兜》 之五
·《老面兜》 之六
·《老面兜》 之七
·《老面兜》 之九
·《老面兜》 之十
·赤裸人生第二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八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三十章
·囚犯作家向党国的“认罪”书
·自由亚洲的文学禁区节目
·不怕黑社会 就怕社会黑
·答复读者咨询
·庄晓斌再次向“党国认罪”的声明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著书只为稻梁谋
·身正不怕影子歪
·线人”给“特务”画画像
·《哀悼刘晓波》
·关于郭文贵爆料的真与假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一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二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三章
·海外民运圈的水真深啊!我要崩溃了
·英雄情结和爱惜羽毛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四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庄晓斌—
   
    单位效益不好,我下岗后在齐齐哈尔火车站候车室里办了个电话亭谋生。

   
    兔年的除夕夜,上半夜的生意特好,来不及赶到家的候车人,都争先恐后地拨电话给家里报个平安。
   
    临近午夜,宽阔的大厅空旷起来,10点40分的最后一班车发出后,我也准备收摊回家了。
   
    我家里也一定准备好年夜饭,丈夫和我那年方十岁的儿子也在企盼着我早点回家。我锁好电话亭的门,正准备离开,猛然发现在我的电话亭前面,畏缩地站着一个男孩。因为他的个子太小了,所以我坐在亭子里是无法发现他的,他脏兮兮的小手里攥着一枚硬币,发现我在看他,他仰起脸来,松开小手,把那枚硬币托着伸过来,怯生生地说:“阿姨,我也想打个电话给妈妈,这钱够吗?”我的心像被这只小手揪住了立刻就有了一种要掉泪的感觉。
   
    我又重新打开电话亭的门,把小孩拉进亭里。我问:“你知道妈妈的电话号码吗?”男孩摇了摇头,他用一只手从怀里掏出来一个旧信封,睁大了突闪突闪的眼睛说:“这上面是妈妈的地址。”
   
    我接过一看,这是一封由澳洲寄回来的信封,上面虽有地址,但并没有电话号码,我无法满足这小男孩的心愿。我把这个小男孩搂在了怀里,用手抚摸着他那像一团乱草一样的头发说:“用这个没法给妈妈打电话,你告诉阿姨,你家里还有什么人,你是怎么到这来的?”
   
    “我家里还有一个妈妈,可我不是她生的,小妹才是她生的,她老是打我,我才跑出来了。”
   
    我以为,这小男孩的家也许就在附近,就说:“告诉阿姨,你的家住在那儿,阿姨送你回家去。”
   
    “我已经没有家了,新妈妈不要我,爸爸把我送到了乡下的奶奶家里,可两个月前,奶奶死了,我才坐火车到这里来找妈妈,我妈妈就是从这里坐火车走的。”
   
    “那你吃什么?又住在那儿?”我的心收缩得像要痉挛了似的,急切地问:“天这么冷,你怎么能受得了。”
   
    “不冷,阿姨,真的,那边的暧气片可热乎了,我也饿不着,垃圾桶里有很多好吃的东西。”
   
    “叮叮叮……”亭里的电话铃声响了,这是企盼我归家吃年夜饭的丈夫和儿子打来的。
   
   我望着眼前的男孩,眼泪终于禁不住了,我一把紧紧地搂住这男孩,贴在他的小脸上说:“走吧,跟阿姨回家,阿姨会帮你找到妈妈的……。”
   
   
   
   
(2010/12/2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