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赤裸人生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老面兜》 之三
·《老面兜》 之四
·我的狱警兄弟丁春田
·《老面兜》 之五
·《老面兜》 之六
·《老面兜》 之七
·《老面兜》 之九
·《老面兜》 之十
·赤裸人生第二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八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三十章
·囚犯作家向党国的“认罪”书
·自由亚洲的文学禁区节目
·不怕黑社会 就怕社会黑
·答复读者咨询
·庄晓斌再次向“党国认罪”的声明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著书只为稻梁谋
·身正不怕影子歪
·线人”给“特务”画画像
·《哀悼刘晓波》
·关于郭文贵爆料的真与假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一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二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三章
·海外民运圈的水真深啊!我要崩溃了
·英雄情结和爱惜羽毛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四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五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六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七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八章
·信仰和良知
·谈谈网络时代的话语权
·聊聊郭文贵爆料这个话题
·为辛灏年辩诬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九章
·满嘴谎言的中共还能骗多久
·博讯张杰博士的荒谬辩解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十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结束语
·夏业良:你还要不要脸?
·夏业良的无耻和姜维平的“坦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庄晓斌—
   春节放年假7天,正是工薪族外出旅游的好时机。
   我的老家离黄山不到二百里,我也想乘春节放假探亲的时机,抽空去黄山玩玩。
   节前去各旅游景地的火车票特紧张,我托了一位在铁路部门工作的朋友,才搞到一张农历腊月二十八日由北京西站开往合肥的63次车卧铺票,而且还是个上铺。

   
   上铺就上铺吧,反正高枕无忧地美美睡一觉,明日上午就到家了。
   这趟车走胶济线,路过德州,很早就听说德州扒鸡享有盛名,多少年没有回老家了,这次顺便买几只德州扒鸡带回去孝敬父母,真是再好不过了。
   我进了车厢,找到了该属于我的铺位,发现邻铺的几位旅客都已到位了。
   下铺的两位显然是山东人,年龄都不到四十岁,一个腰圆膀阔,浓眉大眼,另一位精明干练,国字形的脸庞上棱角分明,目光炯炯有神。这两位像是农民,一上车来,就在茶桌上摊开了吃食,一瓶二锅头喝得津津有味。
   中铺的两位是一男一女,男的脖子上挂的一条黄灿灿的金链子仿佛比拴狗的铁链子还粗些,女的则一脸娇气,一身名牌皮装把张娇嫩的秀脸映衬得楚楚可人。这两位显然是属于我们共和国里先富起来的那个阶层,上车来颐指气使的神情昭示着他们的腰包里肯定是鼓鼓的。我的对铺是一位只背着一个旅行包出游的女大学生。
   从北京西站刚开车不久,中铺的那位男的便对下铺的两位说:“哎!哥们,咱们商量个事,我太太不敢攀高,咱们对换一下铺位怎么样?”
   “换铺?”两位山东哥对视一下,摇摇头说:“不行,我哥俩好喝酒,换到中铺怎么成呢?”
   “这样吧,我再贴给你们俩佰元钱。”中铺的那位男的从口袋里摸出两张暂新的钞票说:“这足够你们下车好好喝一顿了。”
   “嘿!钱?”那浓眉大眼的汉子笑了笑说:“这玩艺好哇!可我们不稀罕。”
   “如果赚少,我们再加点也行”那位小姐显然也想换到下铺,又娇滴滴地说了一句。
   “你们有钱,买个包厢多好,坐软卧谁都碰不着谁。”那位干练的汉子一句话把这位女的又噎回去了。
   换铺不成,这对男女只好悻悻而退。攀上中铺不言语了。
   恰巧,车厢过道上来了售货车,售货员高声叫卖:“谁买正宗的德州扒鸡,二十元一只!”
   两位喝酒的山东汉子花二十元钱买了一只扒鸡,就着二锅头有滋有味地大嚼起来。
   我闻悉卖德州扒鸡,便从上铺探出头问:“多买几只,便不便宜?”
   售货员未待回答我,中铺的那位男的伸手把一张百元大钞扔在售货车里,对售货员说:“给我来五只,麻烦你把这山东鸡的翅膀撕下来,我太太只吃鸡翅,剩下的杂碎就扔到垃圾桶里喂狗吧。”
   我闻此言怔的那里。我邻铺的那位女大学生用纤手捂着嘴,几乎要乐出声来了,下铺的那两位面有愠色,却不好发作。
   售货员拣了个大便宜,他手脚麻溜地把塑料包装撕开,扯下鸡翅,把余下的又用一个大塑料袋盛上了。
   下铺的那位浓眉大眼的山东汉子高声朝售货员吼了一声:“你还有多少只鸡?我全包了!”说着,他用双手托开了车厢的窗子,从售货车上一只只往外抛扒鸡,一边扔一边嘴还叫嚷着:“这骚鸡,真的没法吃,这骚鸡,真不是个东西!”
   车窗开了,新鲜的空气透进来了,下铺的四个人在怒目对视,真像是两对斗红眼了的鸡。
   我和那位女大学生相视而笑。我虽然没有买到德州扒鸡,可是我领略了山东人的脾气。
   

此文于2010年12月2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