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就反右派运动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秉承诚实与良知纪念反右派运动60周年 —兼评王绍光博士颠倒反右历史
·首发 魏紫丹: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踐論》的地雷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26章【17、1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综合“上篇”、“中篇”所述,可知, 毛泽东的《矛盾论》在概念上变种,理论上变质,付诸实践则表现为搞窝里斗无底线。以至一人敌全党、敌全国、敌社会主义阵营——搅得天下大乱,声称:“大乱才能大治”。“破”字当头,黎民涂炭,“立”在鬼胎中。
   
   “子墨子曰:非人者必有以易之,若非人而无以易之,譬之犹以水救水、以火救火也,其说将必无可焉。”(“如果认为别人不对,那就要用对的东西 去代替它。如果說別人不对而又沒有东西去替代它,就好像是用水救水、用火救火。这种說法將必然是不可取的。” 《墨子•兼爱下》)你指摘人家的错误,而批判之,那你就应该拿出你认为是正确的而树立之,使它成立。这样,有破有立,才与事有补。俗话说:“能坏不能成,人说你是大狗熊;能成不能坏,人说你是老奶奶;能成又能坏,人称你是大元帅。”纵观毛的一生,就是能坏不能成。本文在总的方面就是非毛泽东的以“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你死我活”为特质的、被歪曲了矛盾观的、变“矛盾论”为“对抗论” 的“流氓斗争哲学” ,易之以“执两用中、和而不同、力争双胜”为特质的、建立在拨乱反正的矛盾观上的“中庸之道”。中庸之道才正确地反映了矛盾的精神实质、发生学和宇宙观、方法论,以及真理的标准。现就整个《矛盾论》提出的六个问题:“两种宇宙观;矛盾的普遍性;矛盾的特殊性;主要的矛盾和主要的矛盾方面;矛盾诸方面的同一性和斗争性;对抗在矛盾中的地位”;逐个非之,统统易之以全新的立论,重新建立符合“矛盾”本意的《矛盾原论》。
   
   九,非“两种宇宙观”,易之以“三种宇宙观”
   
   第一,毛泽东在这个问题上表现了粗陋的简单的形而上学
   
   我们按照哲学原理来谈毛泽东本人提出的“两种宇宙观”,撇开对他在实践中的“辩证法就是变戏法”的道德挞伐与政治谴责。哲学史上,辩证法有朴素辩证法、唯心辩证法和唯物辩证法。谈及形而上学的思维方法,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分析,在当时历史条件下是不可避免的,同那个时期的生产和自然科学发展水平基本适应,也是人类思维发展过程中的必经阶段。它在人类认识史上起过进步作用,在相当广泛的、各依对象的性质而大小不同的领域中是正当的,甚至是必要的。在对世界各部分的认识上,形而上学比古希腊的朴素辩证法要正确些。没有对自然现象分门别类的精确研究,要建立起揭示事物相互联系及其发展规律的现代科学是不可能的。恩格斯指出:“把自然界分解为各个部分,把自然界的各种过程和事物分成一定的门类,对有机体的内部按其多种多样的解剖形态进行研究,这是最近四百年来在认识自然界方面获得巨大进展的基本条件”(《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 3卷,第60页)。这一时期的自然科学家为着深入地认识自然界各种运动形态的规律性,对各种现象分门别类地搜集材料,撇开它们之间的联系和变化,暂时把它们作为一种孤立的、静止的、不变的东西进行观察、分析。这种孤立地、静止地考察问题的方法被培根和洛克,J.等人带入哲学领域,形成了形而上学的思维方法。这种思维方法造成了几个世纪特有的局限性,使这一时期的唯物主义哲学也带有机械的和形而上学的性质。
   
   就像毛说唯心论是“极端露骨的反动的”(凡引自《矛盾论》本文的,均不注明出处)一样,他说:“在中国,则有所谓‘天不变,道亦不变’的形而上学的思想,曾经长期地为腐朽了的封建统治阶级所拥护。”
   
   这里上前碰到的一个问题是:“天不变,道亦不变”是形而上学的思想吗?
   
   此语出自汉朝大儒董仲舒,因其倡导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而毁、誉于历史。像他这样一个尊孔读经的人,他的思想是决不可能离经叛道、背离六经之首的《易经》的。而《易经》者,变化之经也,旗帜鲜明、名副其实地是主变、主合的。难道作为它的信徒的董仲舒的思想方法会是主张孤立、静止、不变的吗?
   
   有位哲学家分析得好,兹摘录于下:
   
   从思维方法来看,董仲舒仍然继承着民族传统,具有整体性、求合(和)性、尚变性的特点。而且这些理论特点在他那里更加系统化了。他的天人感应哲学体系就是典型的整体性思维。他说:“天地人,万物之本也。天生之,地养之,人成之。天生之以孝悌,地养之以衣食,人成之以礼乐。三者相为手足,合以成礼,不可一无也。”这就是把人与天地看成一个整体考察它们的作用和联系。
   
   董仲舒求合性的思维是非常突出的。他说:“天地之气,合而为一,分为阴阳,判为四时,列为五行。行者,行也。其行不同,故谓之五行。五行者,五官也,此相生而间相胜也。”这里讲合二为一,一分为二,五行相生相胜,都是对先秦朴素辩证思想的继承和发展。在“合二为一”与“一分为二”这两者中间,董仲舒更重视“合”,更重视“一”,这正是儒家辩证法的特点。他说:“凡物必有合,合必有上、必有下、必有左、必有右,必有前、必有后,必有表、必有里。有美必有丑,有顺必有逆,有喜必有怒,有寒必有暑,有昼必有夜,此皆其合也。”他重视相反之物的统一性,说:“天之常道,相反之物也,不得两起,故谓之一。一而不二者,天之行也。”这些说明董仲舒承认对立,承认矛盾,重视对立面的统一,重视矛盾的同一性。
   
   董仲舒是否具有尚变性思维呢?回答是肯定的。在自然界方面,他认为由天地之气的分合变化而产生了阴阳、四时、五行、万物。他还说:“天覆育万物,既化而生之,又养而成之。”认为天养育万物是一个变化发展的过程。在社会政治领域,他积极主张变革旧制,以适应新的政治形势,他在与汉武帝的对话中说:“国家将有失道之败,而天乃先出灾害以谴告之。……尚不知变,而伤败乃至。”崇尚变革的思想在《春秋繁露》中多处可见。如说:“谴告之而不知变……其殃咎乃至。”又说:“五行变至,当救之以德,施之天下则咎除。”
   “天不变,道亦不变”,长期以来被认为是中国最典型的形而上学命题。八十年代,严北溟先生提出反对意见。他认为“天”主要是指自然,而“道”主要是指规律,这个命题是说自然现象及其规律往往保持亿万年质的稳定性,而看不出根本的变化,可以说“天不变道亦不变”是有根据的。”笔者同意严先生的结论,即“天不变道亦不变”不是形而上学,但是不同意严先生对“天”、“道”概念的解释。从董仲舒的一贯思想和对“天”、“道”概念的习惯的用法上分析,这里的“天”是指“天道”,即自然社会的总规律。这里的“道”是指“人道”,即王道三纲、社会法则。所谓“天不变道亦不变”,是说天道即自然社会的总规律是不会轻易起变化的,那么人道即王道三纲,也是不会轻易变化的。这里强调的是人道必须符合天道,人道与天道保持一致。董仲舒说:“王道之三纲可求于天。”又说:“善言天者,必有征于人。”还说:“圣人法天而立道。”都与“天不变道亦不变”是同一种思想,即人道与天道一致。这是儒家一贯的思想。它主要属于政治伦理的范畴,而不属于哲学形而上学的范畴。(《中国古代辩证法与形而上学斗争史质疑》作者:宫哲兵 。本文来源于CSSCI学术论文网:http://www.csscipaper.com/ )
   
   毛泽东说:“世界上只有唯心论和形而上学最省力,因为它可以由人们瞎说一气,不要根据客观实际,也不受客观实际检查的。”(毛泽东选集第五卷,页159)难道真是这样吗?这句话里所包含的任何一个意思,都会贻笑大方的。这句话也正好堪与列宁说过的那句话对号入座:“从粗陋的、简单的、形而上学的唯物主义的观点看来,哲学唯心主义不过是胡说。”(列宁全集:第55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0。页311)附带说一句,幸好列宁主义是毛泽东思想自以为荣的认祖归宗,不在阶级敌人的范畴,否则,列宁就难逃“恶攻”的罪名。
   
   就形而上学与实证的自然科学之密不可分这一特性来说,毛泽东就根本没有可能理解什么是形而上学。因为他在自然科学上实在是太门外汉了,简直是不识之无。他不懂物理学,怎么能懂得“在物理学之后”(翻译为“形而上学”的西方原名)呢?再者,就以辩证法来说,也应该把它的对立面形而上学看做是既对立又统一、既区别又联系,异中有同、同中有异,相反相成、相得益彰,这才是辩证法的本色和真谛。马恩列斯毛都没有做到这一点。但列宁鄙弃“哲学唯心主义不过是胡说”,单就这一点来说,就比毛泽东认为唯心论和形而上学“最省力”、只是“瞎说一气”、“不要根据客观实际”、“也不受客观实际检查”等等,显得不那么粗陋和简单,因而也不那么当众出丑。
   
   一个人不可能是全知、全能的,有所知、有所不知,有所能、有所不能,是自然而必然的。所以,万万不可以以一知或少知充当多知、以一能或少能充当多能。尤其不可以不懂装懂,以无知充当有知、甚至充当无所不知,以无能充当有能、甚至充当无所不能;像毛泽东那样,把自己打扮成万能的神。他有一句惺惺作态的“谦辞”:“我可不是神!”这是他听周扬从苏联回来向他汇报时,说苏联人民希望毛主席去领导他们。他不无陶醉地回说:“我可不是神!”
   
   第二,和而不同,执两用中
   
   再伟大的辩证法家在进行思维的时候也离不开形而上学。如果他不让他考察、认识的对象处于静止状态,而是瞬息万变;如果他不让他考察、认识的对象与其它事物割断联系、孤立起来,而是千丝万缕、一团乱麻,割不断理还乱;那么,辩证法家就当不成辩证法家,只好“一次也不能进入同一条河流”(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人不能两次经过同一条河流。如果认河水每瞬间都永无休止地运动、变化,而不是动中有静、变中守常,那就一次也不能进入同一条河流),只好当虚无主义者了。这就是所以要在辩证法与形而上学上 不能“执一”,而要“执两用中”的理由。应该说,无论是辩证法还是形而上学,都是人类最高智慧的结晶,是人类认识史上并列或相继出现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成果。二者或者是争先恐后,你高一尺、我高一丈,各领风骚数百年;或者是并驾齐驱,共存共荣。我们只有承继历史经验采取执两用中、扬长避短的原则,才能在此基础上踩着两个肩膀继续前进。“执一”而弃其它是不可取的;以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的霸气态度,斥其他为“瞎说一气”,更是粗陋之言、简单从事,会贻为“夫子自道也”的笑柄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