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毛泽东的哭丧妇]
魏紫丹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就反右派运动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秉承诚实与良知纪念反右派运动60周年 —兼评王绍光博士颠倒反右历史
·首发 魏紫丹: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踐論》的地雷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26章【17、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28章【19、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30章【21、2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32章【23、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34章【25、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36章【27、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38章【29、3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40章【31、3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50章【41、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苐一部第41、42章【33、3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44章【35、36】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42章【33、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48章【39、4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致編輯(代序)【1】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第一章【2】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的哭丧妇

毛泽东的哭丧妇
   
    (为郭道晖先生《回应冯虞章的“挑战”》助阵)
   
    魏紫丹

   
   郭先生回应的“冯文”是《评郭道晖挑战党的历史问题决议的文章》, 冯虞章、刘元亮执笔(清华大学离退休老同志理论学习组讨论),发表在《环球视野》2010年8月23日第304期。
   郭先生回应道:“冯文的立论使读者仿如再度置身于文革时期打‘语录仗’的氛围,只见大量搬用领袖的言论,并虚设一个绝对正确、不容‘挑战’的思想大前提,然后据此来衡量历史是非,批判任何异见,歌颂错误思想和错误路线的‘伟大’‘成就’。通篇文章却极力回避晚年毛泽东时代所造成的数千万人非正常死亡(被整死饿死),数以亿计的公民、干部挨整或受株连,无数人家破人亡,以及文革导致国家面临经济崩溃边缘,党已不党的危局。冯文的作者作为哲学教授,似乎忘记或拒绝接受‘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这场哲学思想大讨论的结论,还在坚持‘两个凡是’之类的思维,对过往岁月中人民遭受晚年毛泽东为总代表的极左路线的巨大灾难损害,对那段空前惨痛的血与泪的史实,视而不见,无动于衷,继续歌颂、神化其人及其错误思想,并以它作为大棒打人和作为幻景愚弄人。请问诸君,你们知识分子的良知何在,作为党员的良心何安?”
   
   一个芽子在疯长。它以咄咄逼人的气势,展示出一切新生事物的欣欣向荣的姿态。难道芽子还会不是新生事物吗?如果拟人化,则不能说他是墓生儿。因为墓生儿诞生时父亲已经死了,母亲毕竟还是活人,而芽子的母体却是一棵死了的柳树。另外,暮生儿也可能会长寿。而它却是坎倒在地的一段枯死柳树上的“死柳犟出芽” --“生于雨淋、死于日晒”,这就是这个芽子的生死“八字”。它时运不济,宛如秋后的蚂蚱--总也蹦跶不了几天,别看眼下蹦得欢。
   
   冯文像政治癌细胞生活在阶级斗争为纲年代那般疯狂,拿“严重违纪”、“反党”等大帽子来扣人,以“政治责任”来威胁作者及其文章发表的刊物《炎黄春秋》。并从三方面祭神招魂:一,十七年的丰功伟绩;二,毛泽东的伟大思想; 三,毛泽东的伟大业绩。进而诅咒作者竟不顾形形色色的“两个凡是”、果敢地阐明真相。这么洋洋洒洒一篇大论,却对文化大革命一晃而过。的确是一晃而过、存而不论。双方文章议论的焦点是关于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这个《决议》就根本不用作了。再者,毛自认为一生做了两件大事,如果不讨论文化大革命,就只能讨论半个毛泽东。顺着鼻中隔切开,论半拉、留半拉。
   
   无可否认,冯文的确也有苦衷,如果自己用文化大革命来美化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家毛泽东(下面,凡是斜体字,都是引用的冯文),同时诬蔑别人是对毛泽东大泼脏水;那就会让人们清楚地看到,郭先生所指斥的冯文“良知何在”、“良心何安”,在冯等人身上表现得就没有了底线。现在,冯文不敢像毛泽东那样理亏气壮地冒天下之大不韪,也总还算是没有丧尽天良,没有肆无忌惮地把坏事做绝。
   
   这就是他回避文革这个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的沉重话题,避重就轻、就反右运动主犯邓小平抵赖历史罪责的“语录”以披虎皮、扯大旗的缘由:那些狂热反毛的人,把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家毛泽东诬蔑为“多疑善变,言而无信”、“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诿过于人”的“整人”狂。他们常常拿整风反右等问题来说事,炮制出从整风转到反右是“预谋”论、“权术”论等谬论来蛊惑视听,对毛泽东大泼脏水。
   
   其实拿文革说事,就不用大泼脏水了,毛本身自是头顶生疮、脚底流脓,脏水淋漓。冯文自作聪明,以为拿反右说事,就可以昧着良心,欺骗世人,为主子涂脂抹粉了。可惜邓小平不仅不能一手遮天,而且自己也坐在历史法庭的被告席上等待受审。知情人犹在,单说百万名右派苦主中也还有几千个幸存者。冯文信口雌黄,狐狸尾巴就会被抓住:当年从整风转向反右,是根据情况变化、从实际出发的必要决策,还是所谓早就“预设”的整人“阴谋”?只要冷静的分析一下历史的具体过程,就不难厘清这个问题上的界限,也才能真正总结经验教训。通过整风学习马克思主义,加强党的自身建设,这是党的优良传统。决定要整风,并请党外人士帮助整风,这是真诚的,经过长期酝酿准备的。大量的材料表明,整风的问题在1956年9月党的八大时就开始酝酿了。这个问题上党的领导集体的认识完全一致。其时发生的波匈事件的警示也使中央领导集体更感到了加强党的自身建设的迫切性。这一年11月的八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就宣布:“我们决定在明年开展整风运动,整顿三风。”把整风说成是为“整人”而预设的“阴谋”之类的谬论,完全是恶意的无稽之谈。
   
   谁也不能单凭红嘴白牙,徒托空言。好!现在让我们一同来稽一下。只有寻求到如下三个问题的真相,才能确定它是有稽之谈而不是无稽之谈—— 为什么要整风?为什么要请党外人士帮助整风?为什么要从整风转向反右?
   
   一,为什么要整风?
   
   1,说在“这个问题上党的领导集体的认识完全一致”,这倒完全是恶意的无稽之谈,而且还是自欺欺人之谈。
   
   因写作1957年4月10日《人民日报》、引蛇出洞的社论《继续放手,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有功,受到毛泽东表扬、并请他吃饭的王若水先生,说:“在这次会议(1956年11月召开的八届二中全会)上可以看出(毛和刘、周)有不一致的地方。一,在如何吸取匈牙利的教训上,刘少奇强调搞好经济,关心人民生活,扩大民主,反对官僚主义和特权思想,要限制领导人的权力,加强对领导人的监督;毛泽东则强调阶级斗争。二,在经济建设的方针上,周恩来强调稳妥可靠,批判了1956年的冒进倾向;毛泽东则强调不平衡是绝对的,错误难免。在第一个问题上,我们看到了来年 “反右派斗争”的杀机;在第二个问题上,则为其后的批评反冒进和大跃进埋下了伏笔。”(《新发现的毛泽东 》第293 页)这么大的不一致,冯文竟假装看不见,并想一手遮天,蒙骗今人;怎能说不是心劳日拙、自欺欺人呢?
   
   其时发生的波匈事件的警示也使中央领导集体更感到了加强党的自身建设的迫切性。——这用来说明刘少奇对整风所抱的态度犹可;对于毛泽东则不可,只能说是引起他“反右派斗争”的杀机而已。
   试看当时刘少奇的作为。根据王光美的回忆,她跟着刘少奇曾沿着京广线进行了实地考察:
   波匈事件以后,少奇对怎样从波匈事件中吸取教训想得很多。思考的结果,少奇同志认为,为了不使类似的事件在中国发生,我们一定要关心人民的生活,重视发展农业和轻工业;要扩大社会主义民主,反对干部中的官僚主义和特权思想;要限制领导人的权力,加强对领导人的监督。少奇提出:“还要规定一些制度,使我们这个国家发展下去将来不至于产生一种特殊阶层,站在人民头上,脱离人民。”
    河北省工会主席杜存训同志就工人的情况作了汇报。他提到:一年半的时间里,发生罢工、请愿24起,工人中有人说:“共产党怕罢工,一闹就老实”、“匈牙利工人有办法”、“共产党好,就是吃不饱”等等。
   石家庄基本建设局的李德仁同志详细汇报了工人、学生参加的14起闹事的情况,涉及14个单位的500多人。
   国营一一六厂按计划招收了一批工人,开工后发现没那么多位置,便宣布将多出来的人调到一个五金生产合作社。但未向工人讲清缘由,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又不一视同仁,有“走后门”现象。群众提出意见,领导又采取了压服的办法。结果引起工人群起反抗,有100多名工人参加了罢工闹事。当地政法机关把它定为反革命事件,将带头的人抓了起来。
   化县的麻风病防治委员会在化县的一个地方盖麻风病院。未盖之前,与群众商量,群众不同意。县政府不管群众是否同意,就硬要在那里盖一座麻风病院。开始盖时,群众就不满意,今年3月下旬,化县县委书记、公安局长同群众谈话,群众还是不同意。他们扣留了群众3个代表,有党、团支部书记和一个转业军人。这样群众就更加不满意,有400多人在一个合作社主任的领导下,把麻风病院的房子拆掉,并把干部的衣服也扯烂了。化县公安局的副局长带了8名警察,在现场开枪打死5个人,打伤9个人。
   在广州,我们遇到的另一件典型事例是内港工人闹事。原因是那里的800多名工人因为工作时间太长,工作班次调得不好,工人太累,加上港内要求工人义务劳动盖集体宿舍,而房子盖好了,却通通分给职员、干部和家属住上了,工人很不满意,于是闹事。对于这件事,少奇讲:“我看这个问题主要也是领导上的问题,是领导上的官僚主义……有些负责人常常把自己看成是管人的,而人家是被我管的,这样的看法就不好,这样处理问题他们就不会去商量,就不会实行民主,是非也就分不清楚,群众就不能服气。因此,如何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有两条路线:一条路线是连小民主都不允许,就是靠命令行事,人民不准闹,闹了就压。不允许用小民主解决人民内部矛盾,这样的路线是错误的,其结果必然要逼成大民主。另外一种路线,就是跟群众讲道理,把自己看成跟群众一样,群众有问题跟他们讨论,说清楚。群众一时不清楚,要闹事也可以,允许他们开会、写信,允许他们告状、请愿,也允许他们游行,要罢工也可以,不过,我们是不主张罢工的……我们一定要实事求是地分清是非界限。同时,经常有小民主,也就可以避免大民主。”(根据黄峥:《前国家主席刘少奇夫人王光美访谈录》)
   
   2,整风一定应该是以解决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为目的
   
   中共“八大”关于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的决议是:“我们国内的主要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这一矛盾的实质,在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已经建立的情况下,也就是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如果是这样,毛泽东那“与人斗,其乐无穷”的一套拿手好戏,将无法施展,更因为他那“人心不足蛇吞象”的政治野心--斯大林已死三年,实现当世界人民领袖的夙愿,此途也远非捷径。用《矛盾论》的语言来表达就是,只有把阶级斗争当作主要矛盾,他毛泽东才能成为矛盾的主要方面,以他的意志为转移、主导矛盾的发展。王光美说:“八大是9月27日闭幕的。……国庆节那天在天安门城楼上,毛主席对少奇同志说:‘八大《决议》关于我国主要矛盾的提法不正确。’少奇说:‘哟,《决议》已通过公布了,怎么办?’当时毛主席只是提了一下,没有说要改变或者采取什么措施,所以中央将八大《决议》等文件照常发出了,事实上也没办法改了,来不及了,而且刚刚通过就改也不合适。”(同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