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生
[主页]->[百家争鸣]->[万生]->[驱赶白日装睡的“蚊子”]
万生
·2014许愿
·影视一瞥
·风中的阳光
·藏于心底的影子
·回首:八九-二五
·寻人⊙﹏⊙启室
·随心所欲微集
·对牛“谈情”
·万生与万圣
·很二,却不傻
·人情于礼至理
·八国集团"鸿门宴",胡锦涛赶_紧逃
·计划生育与全球气候变暖
·从法国选举挑民主的"弊病"
·十七大秀,粉丝熬瘦
·回归十年,香港走红?
·随心所欲话七七
·吃饱了撑的才懂得党权
·牛市-金豕-耗子肆
·改中共卫生部为龌龊部的提议
·惨,七月的泉城也赶上了水深火热
·以解放紧套思想为荣
·八一,为马家军的溃败欢庆
·中共喉舌的“霉”体效应
·中共金融战阵容:京油-卫嘴-府腿
·奥运启示-兼答网友
·“(中共)宪法顶个球”
·终结薄利多销的时代
·从萨科齐访华的“圆满陈果”说起
·嫦娥戏虎.诚信再胡
·逢“共”必反,遇“共”则恭
·为官不木,行权以仁
·胡家的坦荡与紧套的忐忑
·白雪电塔,一塌糊涂
·新年给独裁者的当头棒:专制寒冰,民心化雪
·李鹏留下的六四之页等着继任者去翻
·“毒饺”后的独角戏
·奥运前的厄运曲
·专制中的“壮”族调
·雪白血红的竟赛
·游行有理,抵制无罪
·凹运来了,快跑!
·赈灾,窃取爱心不为偷?
·八八一起到广场打酱油
·当冷血的掌声响起来
·中共暴政之下,血冤越申越冤
·加油与加价的困惑
·钓鱼台钓愚
·躲避问责,地震门后的胡同紧逃
·卖国生意愈发益红
·太子党--被革命的干将
·号外:七七事变,日本胡、、来
·血汗工--打酱油的先锋
·“凹孕”完,流产亡
·“和鞋”砸向统治者
·新年乱象:九牛二虎之力“胡”折腾
·父亲留下的记忆
·八宝保八,数字出官
·奉旨爱国,渔民上阵
·“喉舌”上火,病入膏肓
·难得“胡途”
·脱吧,诽谤不攻自破
·512,呼唤心灵之爱
·六四心结
·解救被“中邪”专家强迫的“精神病人”
·诸侯无后主,中央有殃钟
·二十周年纪念:六四不朽
·红色短信,黄色花闻,白色恐怖
·也说平反、和解与清算
· 朝中关系,鸡的屁下的核“蛋” 
·绿坝七一,创制删割给党挺
·专制“被子”的堕落,体制精英的沦陷
·红火一世纪,祸水一甲子
·死而不僵,虎视眈眈
·汇率操纵之争:中共不差钱,就缺德
·诺奖中伤了中共的自卑心
·危机泄密还是维基解密?
·论毒菜土壤的流失
·驱赶白日装睡的“蚊子”
·韩朝俄钓愚中,愿者上钩
·君子坦荡荡,小人常七七
·马列走样,毛孔出气
·温水煮青蛙,死胡同中的经济
·薄日西山,习李胡途
·送保罗
·民主花飘香,专制瘤发红
·回网友,再聊几句法国民主"弊病"
·我是查理
·文革后遗症
·把酒留思
·一七(起)迎接挑战
·别了,[美国之音]
·马克龙PK女李鹏,李鹏VS马克思
·给热锅泼点冷水
·与夏业良先生商榷一二
·极权主义与恐怖主义
·哀悼,晓波千古 !
·自由谈,从刘晓波先生去世说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驱赶白日装睡的“蚊子”

   
   万生
   
   记得夏日在家乡时偶尔半夜惊醒,总会发现蚊帐中有或多或少吸饱血的蚊虫,尚若清晨起床再寻,就不知道它们飞到何地去做白日梦去了。笔者无聊之余,特将蚊子习性与中共文人对比,竟还找到其中的共性。
   

   中国文人的附庸寄生虫传统自不必说,在国人昏昏欲睡时,他们或常常无病呻吟,或唧唧嗡嗡地传输黑暗专制伦理,不断扰人休憩。人家沉睡于梦中之时,他们又乘机恬不知耻地附和权贵喝血吻腚,对御用文人为虎作伥的叮咬,百姓好象觉得无关痛痒,然而不知不觉地被传染上轻法治重人治之疾。当等到民众觉醒之际,他们却于光天化日之中躲起来装睡,对现代世界里的东西德或南北韩的巨大反差熟视无睹,更不必提大陆和台湾之间的差距。
   
   当然中共文人一味地逃避现实也会发生温饱忧虑,中国百姓养肥了中共,而中共又豢养了一群文人,他们得鼓舌弄墨才行。于是乎,传统历史如获至宝,明君贤臣如数家珍。辩子戏、国学、孔子占据屏幕中心,圣人清官情节于民油然而生,中共试图翻新所谓的精英专制土壤,倒也连同激起民众对现实贪官蛀虫普遍化的痛恨。文人们不遗余力地挖掘千年独裁的粪堆,反复掏出几颗专制消化不良所泄出来的果核,人人俨然如严肃的历史学家,个个其实是活脱的现代阿Q
   
   好应外人夸,痒得自己揉。世人公认的辉煌才值得骄傲,历史的伤痛必通过本国之士来检讨,他人则难以撮到正处。知识分子的独立表现在他们对权贵的质疑批判精神,即便从历史经验的眼光,个别“老祖宗”稍纵即逝的盛世正点出人治的致命弱点,其优越性仅仅是同时代中相较于其它专制国家而言,此一时彼一时,若一定要取之与中国现实社会相比,中国文人更应感到羞愧无比才是,比如封建王朝的世袭仅局限于一国之君,如今李刚爸们的世袭则令人心寒地延伸至整个权贵群体。当然,笔者并无意倒覆历史之轮,只是想说专制没有最坏,而很可能更坏。
   
   无论是否站在专制支持者的角度,分析一代王朝衰亡的深层因素,亦即新朝代诞生的基础,笔者以为是对一个国家健康免疫研究最有价值的历史提炼。不久前,笔者参加由封从德、王龙蒙、张健等组织的「辛亥百年研讨会」,毫无疑问,辛亥革命的历史里程碑性质史无前例,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完全具现实意义,为中国未来奠定了基础,笔者深受与会者的感染,情绪非常不稳定。但说心里话,较一言堂式的动员集会,笔者偏好观点相左的辩论会,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对组织者行动家的佩服之意,他们的作为毕竟是对中共宣传的反洗脑还击。重回本段起点,辛亥革命之苗何以在大陆被共产暴力革命的毒菜挤占,其惑不解可能会让历史重蹈覆辙。
   
   由于以上疑问涉及面广泛,笔者能力有限,唯有结合本文主题来抛砖引玉。外焦内困,首先去除外因,尽管日本侵华及苏俄染指不幸是最重要的因素,唯冀望将来如此偶然巧合的历史境况不再降临,内因则是中国人自己可以主动改变的,起决定作用的恐怕不在于枪杆子,而是民心所向。五四之后的中国文人几乎一面倒的左倾,笔者将之应归咎于中国文人清高的特性,文人相轻,甚至不可一世,有点类似宁死也要坚持素食主义的公蚊。对中国文人来说,“那来主义”无异于嗟来之食,尤其是照搬帝国主义国家的模式。五四反传统,标新立异,共产主义思想风靡一时,新颖的苏维埃模式迅速地占领了中国文人的虚荣心。
   
   韩非子「孤愤」有曰:与死人同病者,不可生也。新专制取代旧专制死路一条,不管它是否披挂民族、传统还是科学的华丽外套,将不外乎是又一次“后人复哀后人”的循环悲剧。兔年将至,中共专制之尾或许还长不过兔子尾巴,朗朗乾坤之下,先一同驱散毒菜地上装睡的“蚊子”。
   
   12月22日于巴黎

此文于2010年12月2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