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生存与超越
·[转贴]俄罗斯可能面对美中组成的“两国集团”(2009/02)
·[转贴]中国官商模式的演进(2009/02)
·[转贴]再谈忧患意识(2009/02)
·[转贴]经济危机下农民工生存考察(2009/02)
·[转贴]中国的问题可能比美国更糟(2009/03)
·[转贴]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2009/03)
·[转贴]温家宝演累了(2009/03)
·[转贴]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2009/03)
·[转贴]从医改方案难产看中国的治理困境(2009/04)
·[转帖]浙大部分同学给杭州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2009/05)
·[转帖]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2009/05)
·[转帖]中国地方治理的重大转折(2009/06)
·[转帖]参与处理石首事件的一些感言(2009/06)
·[转帖]我们又一次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2009/08)
·[转帖]秦晖:法兰克福研讨会风波(2009/09)
·[转帖]中国的政治僵局与改革僵局(2009/10)
·[转帖]农村见闻三则(2009/10)
·[转帖]归国一年多,对海外留学生的忠告(2009/10)
·[转帖]民工荒现象解读:农民工社会保障体系缺失(2009/10)
·[转帖]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2009/11)
·[转贴]“三个中国”的死结与胡温的治理困境(2010/06)
·[转贴]人民币贬值并非天方夜谭(2010/06)
·[转贴]危险和“威力”远超过爱滋的未知新型病毒正在大面积的感染中国?(2010/06)
·[转贴]中国正被多种力量引导走一场“高科技”大跃进(2010/06)
·[转贴]细看公民社会的细节(2010/06)
·如何在危机面前力挽狂澜?[2009/12]
·未来若干年中国权力斗争的预测(2010/04)
·土豆能救中国吗?——浅议中国农业的根本出路[2010/06]
·[转贴]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科学家,不该死在科学发展的时代(2010/07)
·[zt]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2010/07)
·[ZT]中国大围城:洗尽铅华 淘金的海归和归海的精英(2010/08)
·[ZT]网帖称穷二代不想生穷三代引热议(2010/08)
·[zt]我国四成国土面临水土流失 东北局部黑土层消失(2010/08)
·[zt]中国有1.6万个“舟曲” 700万人受灾害威胁(2010/08)
·[zt]中国军人夸大危机,牵制胡锦涛(2010/08)
·[zt]英国需要一场革命(2010/08)
·[zt]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2010/08)
·李泽厚认为应该警惕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合流(2010/09)
·[zt]北大饶毅和清华施一公联手撰文:炮轰科研基金分配体制(2010/09)
·[zt]关于上海世博的两篇文章(2010/09)
·[zt]政府的“GDP崇拜”与生态资源的竭泽而渔(2010/09)
·[zt]“中产”的未来在哪里(2010/09)
·[zt]恶毒的房地产彻底改变了中国(2010/09)
·[zt]没有选票的围观改变不了中国(2010/09)
·[zt]中国耕地质量之忧 18亿亩红线岌岌可危(2010/09)
·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想到的(2010/10)
·[zt]农业部长谈解决农民工问题思路(2010/10)
·[zt]调整收入分配重在调节过高收入(2010/10)
·[zt]中国人,你现在的心情还好吗?(2010/11)
·[zt]美欧狂言:彻底解决中国(2010/12)
·[zt]新北约的任务 剑指中共(2010/12)
·[zt]回乡乱书:我见识的乡村直选(2010/12)
·[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zt]中美一揽子全球“大交易”出笼(2010/12)
·[zt]刘宾雁告诫:社会主义岂能一扔了之?(2010/12)
·[zt]政治幻想小说中的当代中国思想(2010/12)
·[zt]“生存还是毁灭”成为单项选择题(2011/01)
·[zt]中国晋升发达国家之列有多难?(2011/01)
·[zt]全球粮价疯狂上涨 联合国提醒国际社会保持警惕(2011/01)
·[zt]《让子弹飞》是否是影射当代中国左派的困境?(2011/01)
·[zt]公权力作伪证:无人追究,无法追究(2011/02)
·[zt]中国粮食焦虑型通胀根源——肉食饕餮(2011/02)
·[zt]农村危机--村委会连“维持会”都谈不上(2011/02)
·[zt]小升初竞争已日趋白热化 考验家长权力财力脑力(2011/02)
·[zt]从法裔越南难民到内地影子富姐(2011/02)
·[zt]日本地震触发中国“灾难反思”(2011/03)
·[zt]粮食安全与农业制度(2011/03)
·[zt]抢盐抢的是什么?——抢的是失落,是对制度的不信任(2011/03)
·[zt]鲁能晋铝挖黑煤引发山西近年来最严重生态灾难(2011/04)
·[zt]重估中国的崛起:已知和未知(2011/04)
·[zt]李昌平、潘毅对话农民工问题(2011/04)
·[zt]阿拉伯人对中国媒体的十万个为什么(2011/04)
·[zt]溫家寶站到了政治制高點(2011/0-4)
·[zt]粮食危机恐全面爆发 中国面临最大挑战(2011/04)
·[zt]毒馒头与粮食危机(2011/04)
·[zt]胡錦濤口號繁多,“和諧社會”逐漸脫穎而出(2011/04)
·[zt]魏东之死(2011/05)
·[zt]2011年中看内外大势(2011/05)
·[zt]中国政绩工程害得建筑短命(2011/05)
·[zt]温家宝的呐喊(2011/05)
·关于当今中国思想界纷争的一点陋见(2011/05)
·[zt]58句中国官场大实话(2011/06)
·[zt]房地产调控,再次投降?(2011/06)
·[zt]“高铁”为什么这样红?--中国基础设施发展的制度经济学(2011/07)
·[zt]中国工人阶级的忧伤(2011/08)
·[zt]有机农业实验的中国尴尬(2011/08)
·[zt]黔落马爱滋副县长供出30异性名单(2011/08)
·[zt]经济增长须辅以政治改革(2011/09)
·[zt]一个农民算账结果:我们现在实际比毛泽东时代穷(2011/10)
·[zt]反面解读薄熙来(2011/12)
·[zt]环境科学院称我国大气细颗粒物污染日益严重(2011/12)
·[zt]德国批中国对治理空气污染不上心(2011/12)
·[zt]月薪4000在苏州的日子(2011/12)
·[zt]四川一小学2957名学生都是班干部(2011/12)
·[zt]50句话告诉你50个悲剧(2012/01)
·[zt]中国人慢性病正“井喷”比世行预估严重(2012/01)
·[zt]告别宫廷内斗才是真正的政治进步 从王立军事件看中国政治(2012/02)
·[zt]王立军一语成谶!(2012/02)
·[zt]中国式劣币驱良币(2012/02)
·[zt]菲律宾华侨反双重国籍:抨击美加华人自私(2012/02)
·[zt]香港“死掉”的困境(2012/0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 信源:秋风博客|编辑:2010-12-30| 近些年以来,“官二代”、“富二代”,以及与之对应的“穷二代”等刺眼的词汇,频繁出现在媒体上,刺激着这个社会本来就敏感的神经,让社会各群体间的紧张日趋严重。如果说20世纪之前的中国社会有什么优点的,那其中必有一条:平等。自战国时代起,封建的等级制就被打破,代之以国民在王权之下的普遍的平等。当然,在权力不受有效限制的时候,权力本身就会制造出不平等,这就是官民之不平等。不过,古代社会明智的治国者都会采取有效措施,打破可能出现的身份固化。也因此,总体上,古代中国的治世一般保持着较高的流动性。所谓“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并不是神话,而是广泛存在的社会现实。

   奇怪的是,自20世纪中叶以来,尽管意识形态突出平等的价值,但人与人的不平等却被空前地法律化,其中就包括今天人们所看到的社会结构固化的主要原因:户籍的城乡分割制度。

   按照上世纪50年代建立起来的户籍制度,任何人在地域上都是不可自由流动的,农民不可能自由流入城镇。这一制度制造了大规模的身份固化,这就是农民和农民工目前所面临的困境。农民从一生下来,与城镇人口相比,几乎注定了将是“穷二代”。

   农民工亦然。上世纪90年代以来,农民确实可以流入城镇了。但他们只是作为劳动力,而不是作为完整的人流动的。因此,流入城镇后,他们并不能享有完整的公民权利,更不能享有市民权。权利的匮乏导致农民流入城镇,必然处于社会最底层。而且,几乎没有任何改变的可能。从一生下来,他们几乎就被注定了将是“穷二代”。

   官民身份也在进行内部再生产。这种再生产的制度根源仍然在于身份制。在中国,干部不是一种职业,而是一种身份。干部职位终身制虽然在上世纪80年代被废除了,但干部身份终身制并未被废除。一个人一旦担任官员,就将终身享有官员身份及相应的福利待遇。

   而另一方面,中国现在的官员很难说是公务员。他们不像其他国家的公务员那样,按部就班地处理政府公务,向民众提供公共服务。在中国,公务员与政务官员之间没有任何区隔,更由于政府权力未受到有效限制和约束,一些公务员都享有巨大的自由裁量权。一些官员们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福利,可以滥用权力寻租,可以授予自己家人以豁免法律追究及参与商业活动的特权。

   这样的权力之含金量异乎寻常的高。一些官员们不仅自己贪恋权力,也通过各种途径实现权力的世袭。“接班”这个概念已经赋予这种做法以一定正当性,而凭借着不受限制的权力,一些官员也可以轻易让自己的子女进入权力机构。那些高喊着“我爸是李刚”的人,最终将会变成李刚。权力含金量越高,权力世袭就会越明显,而那些缺乏这种背景的人则会发现,进入权力机构的机会日趋减少。

   在中国,穷富地位也在极少数人群内部自我循环,而这样的自我循环同样是权力深度介入商业过程的结果。人们可以合理地假定,具备企业家才能的人,在人口中的分布是相当均匀的,那些中等以下人家的子弟,完全可以凭借着自己特出的企业家精神,抓住珍贵的机会拓展出空间。古人所谓“富不过三代”,就是对这一自然趋势的生动描述。但是,一旦权力充斥商业过程,企业家精神也就无用武之地,贫穷人家子弟也就难以仅仅凭借天赋改变自己的命运。

   由此可以看出,当下中国社会结构之固化,完全是政府权力未受有效控制、约束的产物。要打破官民、贫富地位的再生产循环,打破社会结构固化,就必须通过制度变革,让权力受到有效控制、约束。

   然则,变革的动力何在?那些被剥夺了机会的无权者、贫困者的抗争,当然会把社会推到不得不变革的地步。今天的中国,其实有迈入这种状态的严重危险。那些丧失了希望的人们,已经通过各种方式发出了抗议。但是,良性的重大变革似乎并没有明显发生。

   这样的变革之发生,还需要另外一个因素,那就是已经处于官、富地位的既得利益者的明智。这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但是,明智之所以被古往今来的政治哲学家视为最高的美德之一,大约也就是因为它是难得的,而对于一个社会的优良治理秩序之构造和维系而言,它又是必不可少的。

   对于既得利益者----或者换一个更好听的词,对于精英来说,所谓明智就意味着,当自己享受着利益的时候,不会放纵欲望----明智本身就意味着节制。这样的节制会减轻那些处于底层的人的嫉妒和愤怒。

   更进一步,明智还意味着承担责任----不是对底层承担责任,而是首先对自己。再无限的权力,再丰裕的财富,在底层的愤怒失去控制的时候,都是十分脆弱的。中国历史上就出现过多次玉石俱焚的结局。而要避免这样的结局,精英就必须在享受权力和财富的时候节制一些,对底层承担一定责任,包括把一些机会让给底层,让他们看到希望。

   希望是一个社会保持其秩序的终极依据。一个社会,如果相当数量的人,尤其是年轻人,也就是二代们,因为系统的歧视性制度,因为权力对所有机会的垄断,而看不到希望乃至于绝望,则这个社会的治理秩序也就陷入难以自拔的危机了。

(2010/12/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