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中國未亡信號]
明暗經緯錄
·為何憤青不要海森威而要釣魚台
·溫總理的南水北調是捨華中華
·台灣莫再走回頭路 大陸快改造重生
·彌補劉曉波的失誤
·袁世凱與溫家寶
·比較兩位總理﹕孫中山總理與溫家寶總理
·讓中共泛起沉滓的劉曉波
·中南海智囊團是否廟堂中的社鼠
·無根蘭花滿庭芳 蝴蝶翩翩燕子飛
·雙十國慶憶孫中山先生
·國慶特告滿族同胞書
·十全十美慶雙十國慶
·劉曉波的贏得尊嚴諾貝爾獎警示誰
·郭泉是美國對抗中共的空彈原子彈
·中共太子黨的迷思
·外國的陳情表
·國民政府參政會的正負面功用評價
·一國兩制是中共強制民女裹小腳的政策
·中華民族的臨界點
·溫家寶的南水北調會遭撥亂反正
·我是長江一小沙
·遺憾孫中山先生未得到諾貝爾人道和平獎
·中共絕招是拆臺
·誰是政改第一清白的驕客
·放劉曉波不是胡溫責任
·九溪煙樹 一路歡歌入錢塘水
·彭麗媛包裝紙人之下的真人還是虛偽的土匪婆子
·中共的皇后娘娘江青的原型
·如何模懂中國人脾性特色
·劉曉波囚與放
·蔣經國的愛與恨
·曹禺藝術自由精神延續在台灣
·一張陝北黑白照片的啟示錄﹕中國在劫難逃
·美國人怎麼反抗當英國殖民地奴身
·參政員裁軍的心意
·中國又快要打仗啦
·節省的蔣中正比浮華的胡錦濤大方多了
·中共軍方的鷹派危險人物智庫辛旗可能弄巧成拙
·京華秋夢上汴水
·一國兩制就是意淫中華民國的民主憲政體制
·二個中國 vs 一個中國
·我走過一地的孤寂 浮華以外的昇華
·高耀潔應該得到下一個諾貝爾人道主義獎
·失落諾貝爾獎的兩位民國中國人
·漫談中國自治區的古文明
·中華民國護照萬歲!
·可以頒發“一個中國政策制度”死亡證書
·中華民國永遠擁有中國大陸主權 胡錦濤請歸還中華民國的大陸主權
·買賣稀土元素的秘密
·習近平能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有什麼作用﹖
·放下你的鐮刀
·請胡錦濤準備回答二個問題
·山雨欲來風滿樓的中國共產黨政變
·要維共黨是穩
·台灣館的民族文化精神啟發
·切莫到恐怖的台灣蘇花公路
·台中的經濟成長來自于外省軍人的地
·美國大選兩黨平分秋色
·屹然的美國三權分立的體制
·民主黨在加州取得期中選壓倒性勝利
·美帝即將取消一個中國政策
·辛亥革命是中華子女締造的偉大革命
·人浮於事的七千萬共黨人員
·高人指點蔡英文成為台灣首長
·中國人命賤可以為一個中國政策永遠背書
·論窯洞習近平比清華胡錦濤的政治血統高貴
·二次金改案扁判無罪與五都選舉
·高人指點馬英九當未來一個中國的總統
·少數黨與在野黨的區分
·憶台灣望中州南陽
·一黨兩院制 vs 二黨兩院制
·全美和統會論壇智囊可能掐死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線生機
·為什麼中共沒有骨氣﹖
·美國是實驗室的啄米鴿
·破壞中華民族和解的罪人
·心劍
·為什麼要苛待江西萍鄉工人
·中華母親 妳好慘烈啊!
·中華父親 恕己待人
·照汗青 心劍
·悲壯史詩 我父參加華北保衛戰
·中華民國抗戰紀事 國軍中條山戰役
·風與沙漠綠洲
·望青天
·胡錦濤語言矮化自己成政治侏儒
·父親的金十字架
·我的支離破碎股票無端上漲6倍
·共黨空降和統兵部隊到香港
·泱泱大國美國放棄庚子賠款
·共產黨一黨專制把上海教師大樓活活燒死53人
·民進黨為何往事不堪回首
·一黨專制薄弱的應對機制
·給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的公開信
·蔡英文的台大教授張麟徵喊妳棄暗投明
·分析中共對台五都選舉奧步 被美封殺
·共黨餘毒處處對中國文化下標籤
·連戰爺爺與孫立人爺爺的祖墳
·畢竟抗戰歷史不是蔣家獨享的過去
·兩岸非常姻緣篇 給大S的勉勵
·中國社會主義特色對待自己河南工人的無情無義
·送給郭台銘新生麟兒的一句話 守善不如改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未亡信號

紫禁城的倒影
   
   隱隱約約的透露舊中國未亡信號
   
   殘留餘暉

   
   小草頑強
   
   不低頭
   
   中國人﹐你為何低頭不語﹖
   
   難道怕人知道真象﹕
   
   日軍大屠城﹐這全是衝著國民黨首都來的。
   
   而中共﹐則是靠國民黨悽慘的被凌辱後﹐再送上新的蘇聯刺刀彈藥整死你﹐中共靠
   蘇聯接收日本滿洲國東北皇軍的軍火庫﹐而專用來打擊衰弱的國民黨的八年疲于奔
   命的對日抗戰軍事﹐這種伎倆得到天下﹐實實在在的歷史﹐就是不名譽的實情。
   
   中國人都是偽中國人﹐因為已經把北京紫禁城當成唯一的中國紫禁城﹐忘記南京紫
   禁城﹐洛陽紫禁城﹐未央宮皇城﹐中國古老的自尊都城。
   
   不懂, 不理會歷史﹐中國歷史與馬列無關。
   
   1418年明成祖在燕京(北京) 打造的紫禁城竣工﹐這是依照南京紫禁城複製的
   。
   
   台中市區﹐當年的規劃﹐卻有洛陽古中原的風貌﹐四四方方﹐生在其中﹐覺得平穩
   安然﹐台中公園就是唐式﹐楚式水榭﹐整體生態平衡﹐市府路閑逛﹐安步當車﹐如
   今機車卡車﹐如轟炸機吵鬧聲﹐台中市一中傍臨台中省女中﹐一定深受其擾﹐曾就
   讀台中市一中的台中市長胡自強﹐應該好好管制。
   
   每年到中國大陸參觀遊玩﹐沒有看到一棟中國人的建築﹐城市規劃﹐比較與蘇聯有
   相似之處﹐難看的冷冰冰的水泥倉庫﹐人民大會堂龐大魁梧沒有人性﹐不似中國人
   的體格。
   
   在廣州的省府大樓﹐還看到昔日國民黨經營時的殘影﹐或許抹上一縷明清的市府風
   華﹐雖然灰色水泥大樓﹐但樓頂有朱色圓柱﹐帶有古老斑駮色彩。
   
   想起廣東省政府陳炯明的建樹﹐他打擊鴉片煙罪犯﹐也許他不願國家民族自相殘殺﹐
   倡導地方自治的芻議﹐是帶有‘仁道’的﹐不要完全懷疑斷定他想稱霸一方﹐而與
   孫中山先生作對﹐而得利者﹐則是蔣介石﹐廣東人的女婿﹐推翻廣東人治理的主要
   領導人﹐此為遺忘的歷史。
   
   
   隱隱約約的透露中國未亡的信號。
   
   經過日軍屠殺﹐飢荒﹐鬥爭﹐文化大革命﹐馬列灌輸﹐侵蝕洗腦﹐
   
   紫禁城﹐小草有情﹐亦或無情﹖
   
   有知或無知﹖
   
   無情最是台城柳
   
   
   明暗經緯錄
   
   
   
   我認識的一個慰安婦
   
    顧曉軍小說‥三卷:我認識的一個慰安婦
       
      人窮,債追;人富,錢追這話,一點也不假。
      這句話,是大阿婆說的。
   
      
      可是,大阿婆,已經走了。
      今天,一個雪后的晴天、一個寒冷而又溫馨的上午;她,走了,帶著微笑,
   上路去了天國。
      
      大阿婆,不是我的親人。
      如果,我不當臨終關怀志愿者;也許,永遠也不會認識她。
      
      大阿婆,是我認識的人中,脾气最不好的一位老人。
      她,是南京大屠殺的幸存者;她,被迫當過屠城日軍的慰安婦
     
      我,生于七十年代。
      屬于,沐浴著改革開放的春風,成長起來的。
      
      大學畢業后,留學英國劍橋,學IT。
      我先生,是我的同學。學成后,我們回國,創辦了一家公司。
      很快,我們就成了業界精英;公司,也上市了。
      
      我是一個獨立女性。
      既不愿成為我先生的助手,又不能成為我先生的對手;就另起爐灶,涉足房
   地產玩玩,我的公司,也上了億。
      大阿婆說:人窮,債追;人富,錢追這話,就是這么來的。
      
      閒著沒事,我就當了個志愿者,做臨終關怀工作。
      因此,我認識了這位脾气古怪的老人。
     
      第一次与大阿婆打交道,非常難堪。
      “大阿婆,您好!”我一踏進病房,就問候道。
      “好個屁,我是老憤青!”大阿婆回道。
      80多歲的老人,知道:憤青。我覺著:特有意思。我有沒走、坐下來,隨手
   就給她剝香焦。
      “滾、滾、滾!我沒死,我有手、我能動”大阿婆破口大罵。
      后來才知道:大阿婆火大,要吃香焦;但,不許別人喂香焦,意味著那個。
   
      護士,還告訴我:千万,別在她的面前提“中日友好”、日貨她會罵人、罵:
   讓你奶奶給鬼子去操!
      
      我們這一代人,對書本上的東西,不是很信,或者說將信將疑。
      如果不是自己遇到,我真不敢相信:生活中,還會有對日本人,如此仇恨的
   老人。
      
      我和我先生,在英國留學的時間較長。
      英國人,對二戰,和我們中國人一樣:是刻骨銘心的。
      但,在他們的記憶里,只剩下了德國法西斯;他們,已經忘記了日本。
      
      臨終關怀,是做生理關怀与心理關怀、當護送老人去天國的天使;讓他們帶
   著微笑,進入天堂。
      守望歲月,攜手生命;生命有限,關愛無邊這些,是我們的宗旨。
      所以,大阿婆,無論發多大的脾气;我,始終笑臉相對。這樣,我就走進了
   她的心里、走進了她的記憶和她的隱密
      
      下面,我要講的,就是大阿婆的故事:
     
      大阿婆,生于1920年。
      年輕時,大阿婆如花似玉,天仙般地美麗。
      為能讓她嫁個好人家,她爹節衣縮食,從小就讓她讀書、識字。
      她讀完了完小,初中讀過一學期在那個年代,一個女子能如此,是很了不起
   的。
      
      少女時代的大阿婆,有過愛情。
      她的心上人,酷愛音樂;可她爹覺著:扛個歪脖子琴、拉曲子,沒啥出息不
   同意。
      音樂青年,無望;便去了陝北,后成為我國著名的音樂家。
      
      因她早戀,她爹不敢再讓她上學。
      托媒人四處尋找,覓得一軍界英才、青年少將旅長。
      
      大阿婆,比少旅小十余歲。
      原,雙方商定:待大阿婆,滿十八后,完婚。
      因,鬼子來犯、淞滬會戰吃緊;少旅所部,可能投入戰斗。
      少旅,托人央大阿婆爹:提前完婚。
      爹,不允;大阿婆,自允。爹無奈,為他們完婚。
     
      少旅,雖未投入淞滬會戰;鬼子,卻已打到了南京城下。
      少旅吻別愛妻,提槍、率部,与日寇大戰于衛崗;3000余人,無一生還
      
      城中,美妻、欲自盡
      不料,屠城日軍,已沖進家中;見大阿婆如花似玉,就要強行奸污
      大阿婆,拼死不從!那時,她年輕、有勁,拳腳并用、連踢帶咬鬼子兵,近
   不得身去,就開槍、打斷了大阿婆的腿大阿婆拖著斷腿,拼命鬼子兵,一擁而上、
   把大阿婆五花大綁、綁在床上,用刺刀、挑開她的衣裳鬼子兵,排著隊、提著褲子
   
      可怜大阿婆,被他們折磨得昏死過去昏死過去了,還有鬼子兵,往她身上爬
   
      
      大阿婆的家,被鬼子划定為慰安所。鬼子,把別處的婦女,也抓了進去
      大阿婆,依舊不從!鬼子,也依舊不放過她直到大阿婆槍傷化膿、腐爛,惡
   臭無比;人,如枯柴瘦鬼子,才把她當死尸,扔進了死人堆。
      被鬼子抓去抬尸的中國人,見大阿婆還有一口气,不忍拖去埋了;便私藏起
   來,將她送給一個光棍。
      戰亂時,誰家有錢糧養閒人?光棍,又把她送了人。
      
      几經輾轉,大阿婆被送到夫子廟石壩街,被一個媽媽收養。
      石壩街,過去是有名的煙花柳巷、妓館所在。
      人肉市里的媽媽們,有眼力,也有一套治病、療傷乃至調養的絕招。
      在媽媽照料下,大阿婆漸康复。
      為報救命之恩,大阿婆只得認命、倚門賣笑。
      
      民國還都,大阿婆的宅子,因作過慰安所,被接收大員定為:敵產大阿婆無
   去處,依舊滯留在石壩街。
      大阿婆,下午在石壩街上拉客、接客;夜晚,則到秦淮河的花船上去
      這,就是所謂的:漿聲燈影秦淮河。
     
      解放后,政府取締了妓女業。
      為改造、安排妓女們,自謀出路、自食其力,政府創辦了各种福利工厂;大
   阿婆,去了云錦織造厂,學徒。
      后來,一些單身妓女,皆逐漸成家;大阿婆,自始至終,一個人過。
      
      南京云錦,中國古代織錦史上的最后一座里程碑。
      木机妝花手工織造,可謂:寸錦寸金。通經斷緯工藝,至今不能被机器、電
   腦所替代。
      
      大阿婆,以厂為家,潛心學練滿師后,更加專心修研;終,成為新一代南京
   云錦織造技術的傳承人。
      63年,她被評為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64年,為省勞模;65年,為市人大代
   表
      
      文革,大阿婆受沖擊。
      造反派,要她交代慰勞日軍的細節;她,干脆、不承認
      
      大阿婆,吃盡千千辛万苦;終于,迎來了新時代。
      可是,大阿婆,也老了。
      退休后,厂里來人、請教技術;大阿婆,毫無保留,全心全意地教。
      厂里,要給報酬;大阿婆,堅決不要!
      大阿婆說:夠吃、夠花,就行了;人,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要那么多錢,干
   嗎?
     
      去年,大阿婆病倒了。
      一查,是陰道癌了解她的人,都說:這是鬼子造得孽!
      躺在醫院里,大阿婆自己、倒也想得開。
      她常說:“人,總是要死的我死前,會拿出一樣東西:會要小鬼子們的命!”
   
      
      我和大阿婆,相處了一個多月。
      昨天,大阿婆,悄悄對我說:“孫女,你對我好,我信得過你!”
      我說:“大阿婆,有啥事?咋這么神秘?”
      大阿婆說:“我有樣東西,在老宅找車,去取。”
      
      路上,大阿婆告訴我:是日本鬼子的罪證。
      60年,餓肚子時;日本人找到她,想買大阿婆說:不賣!給座金山,也絕不
   賣!
      
      到了大阿婆的老宅,她指點我挖牆、在牆洞里、掏出個油布包著的鐵合打開
   一看,我差點暈了過去
      鐵合里,是張發了黃的照片;照片上--
      几個日本兵綁架著她,背景是她家的門、門上挂塊牌、牌子上寫著:
      “大日本皇軍支那國國都慰安所”。
      
      恥辱呵、恥辱!
      我看了,恨不得把我的房地產全都賣了、招募憤青、組建一支鐵血軍、打到
   東京去
      照張相,我也寫上:“飲馬富士山,洗塵櫻花下!”
     
      當即,大阿婆要我把照片,親手交給: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
   
      但,她不去、不肯去
      她關照我:要收條!不讓他們來采訪、也絕不要錢!
      
      交給了紀念館,拿著收條回來見大阿婆。
      大阿婆高興,允許我与她照了張合影--這,是她留在人間的、最后的影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