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为富之道与读书]
李咏胜文集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富之道与读书

   为富之道与读书
   
   数年前的春节,曾与一阔别十余年的读书友,酒后茶余间谈及读书之事。且有意将话题浓谈下去,以解终日不闻丝竹声的饥渴。因我始终难于忘怀初识他时,他是那么好读书,以至好到连上厕所、谈恋爱也手不离书的地步。自然更记得他愤而下海之前,曾对众读书友的慷慨陈辞:“我今天弃书不读去挣钱,并不是不想读书,而是想等到我解决了生存困挠之后,再静下心来读书,静下心来写不赚钱的真文章……”。当时,他的这些高人几许且又先进我们几步之言,曾让当时以读书为快的我们,感之又佩之良久。
   
   但料想不到的是,这位旧日曾令我辈肃然起敬的读书人,当日竟说出这样几句让我们大为喷饭和大煞酒兴的话来:

   “这些年月,还读什么书!有及读书,不如去赚钱。当你嫌了钱时,才说明你读懂了中国的书!”
   乍听此言,似觉他的这一幡然醒悟之词是生猛和陡峭了些,让我们这些还对读书之事执迷不悟的人,感到了失落和难堪。但转念细想,又觉得他的酒后真言,又委实不乏道理。回首中国几千年来的读书人,之所以都活得象鲁迅塑造的典型形象孔乙己那么,人不似人,鬼不似鬼的。究其受害之因,正在于困守“学而优则仕”、“君子固穷”等儒家思想的伦理道德规范,最终不但危害了自己,还危害了国家。因此,处于新旧时代交替、新旧价值观念转型之时的读书人,能够自觉地与将死的传统告别,又怎能不是一种进步呢!
   
   但再仔细细想,又觉得他的这一进步又过了头,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诚然,中国几千年来的读书人或曰文人,确实总是幻想着把自己推到那种:“修齐治平”的历史高度上去,但由于他们的好理想和大希望,又总是与豢养他们的帝王将相多抵牾与多矛盾,最终使得多数读书人或曰文人,不是成为帝王将相的走狗或奴才,便是成为“百无一用”的书生。其结果,自然是“君子固穷”,国家也固穷——这无疑是今天的读书人或曰文人,必须批判和走出的误区。但由此不能不看到另一个危险的信号:
   过去的读书人,以当官实现自我分明错了,那么今天的读书人以赚钱实现自我又是与否呢?
   答案,也许是不言自明的。
   因为用真实的眼光看周边环境和世界格局,我们确实被逼到一个物质不文明,经济不发达,就该挨打和让人看不起的窘境上。所以,我们目前的当务之急,若用官方之话来说就是:“发展才是硬道理”。而这个“硬道理”,若用老百姓的说来说叫做:“有钱就是大爷”。问题的关键之处是,当我们试图把重农抑商的农业文明推进到重商抑农的现代文明时,中国就固富固强了么?
   结论,可惜至今还未见有智者给出。
   
   于是,我只能这样为自己“宽衣解带”:应该说今天的读书人,以赚钱实现自我为己任是一种历史的进步,不能恣意言否。但必须看到这种进步是有限的,甚至是不健全的。因为人类社会之所以会有今天的物质文明,并不完全是由金钱推进的,中间包括它赖以飞速发展的科学技术在内。相反,它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知识和文化所产生的生产力所推进的。
   随之而后,由于茶更淡了,酒更浓了,彼此的心也更贴近了。我方才以叙旧的方式,同他“对酒当歌”起来。想当年,他和许多与我相好的读书人,都是以反对封建旧体制对人性的窒息和危害而到处呻吟呐喊,并对日趋兴盛的官场腐败风气恨之入骨而到处“鼓与乎”的。而今天的他,却公然自鸣得意地与他当年所切齿痛恨的人出双入对,投怀送抱,甚至称兄道弟时,不知他是怎样想的?
   
   曾记得这样一个生动的情景:
   一个当地权倾一时的父母官,只因儿子、孙子“农转非”进城而多安排了几个人的工作,多占了几间平房。他便义愤填膺,激怒不已。待到夜深人静时,竟然独自一人拿着扫帚一般大的黑排笔,沿街书写举报诗词:“千家不富×家富,万家不发×家发。富富富、发发发、权力在手富又发。”由此使得这个本来不贪的官,从此事中吸取了教训,收敛了想腐败的德行,后来反成了一个百姓口碑极好的清官。以至每当我们想起他时,便会情不自禁地回想到这一幕——这个人骨子里还是那种“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读书人。
   
   而他当年,也正是出于对旧体制始终窒息着他的个性和创造潜能,而找不到一个可望发展的机会,才贸然下海经商的。
   可他却酒兴全无地回敬我道:
   “其实我当时的那种反腐败,并不是理性的。因为我下海后的许多真实感受告诉我,专制和极权尽管有着太多太多反进步反文明,甚至反人性的罪恶存在,但由于它有着嗜钱贪利的致命弱点,因而历史上的许多进步与文明,都是利用它的这一致命弱点去开启和推进的。相反的是,凡是那些没有利欲薰心的专制和极权者,才是最阻碍社会进步与文明的。所以,腐败并不都是有害无益的。”
   
   听他之言,其言内与言外之意已十分明白,腐败不仅是反专制与极权的武器,而且还是推进现代化进程的动力了。因此读书人的反腐败,反不如今日商人的“请腐败”更有利于社会的发展和进步。
   对此偏颇又出奇之辞,我禁不住拉长了脸,反唇相讥道:
   “依照您的意思看世界,世界文明的进程是由腐败推进的。那么你在美国多年,又有着那么多的钱,为何不腐败美国总统和他的议员,让他们多给我们一些发展的机会呢?”
   此言一出,不知是我的坦诚感染了他,还是我的直言恼怒了他,他竟然放下刚端起的茶杯,一本正经地回敬我道:
   “其实你不了解美国,美国是文明国家,法制健全,任何人想腐败也腐败不了。而只有发展中国家,才需要腐败去推动它向前发展。”
   对此诡辩邪说,我只好“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了。
   “那也就是说,你之所以回国来就是搞腐败吗?”
   显然我的话很刺耳,只见他白皙的脸膛微微泛出了红晕。但他毕竟是老闯江湖的人了,连连几个哈哈就把窘态遮掩了过去。
   由此使得那晚的老友聚会,气氛由夏转冬,寒风箫箫而来,最后只好以一串“哈哈”、“嗨嗨”打结。
   
   事过多日之后,待我再回想起那次聚会,尤其是想起我那位读书老友前后判若两人的言行,心中不禁产生了许多的疑虑,其中有些东西很值得反思和研究。
   是的,不错。腐败在人类进步史上确实有过瓦解专制与极权的作用,略举几例说明:假如秦王朝的吕不韦不行贿和不受贿,秦何以立又何以亡呢?比如慈禧太后不掠吞海军银晌修颐和园,“甲午海战”中国何以会惨败,而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也不会成功。假若蒋介石政府不弄成贪污腐败成风,民怨鼎沸的败局,今日中国又何以产生呢?但尽管如此,也万万不能忽视它那破坏社会公正和正义,甚至危害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巨大破坏力。而今日中国比过去任何时代都更复杂的问题是,许多企业家为了生存和发展,不得不花血本去“请腐败”,以钱去谋取权力之下的高利益。这样一来,企业家们到是一个比一个更大款了,有权在握的官员们也是一个比一个更暴发了,可对老百姓和国家呢,只能是有千害万害而无一益也。更大的危险还在于许多企业家,包括我那位读书老友在内,本来就是对旧体制恨恨不已才离家出去经商的。但由于利欲的趋使,又迫使他们不得不向自己曾经极力反对和憎恶的旧体制献媚取宠。有的,甚至为此而不惜出卖人格、自尊、良知等等。由此不难看出那种妄想腐败会推进现代化的进程,分明是汪洋大盗们的掩耳盗铃之词。因为历史上现实里,太多太多的丑闻教训着我们:任何政府官员只要与为富者狼狈为奸,他们所能做的事只有一个——即不顾一切地巩固和维持住这个旧体制,才能使他们双方都银满、金满。这也就是说他们之间由于利益的趋同而站到一条线上,使他们二者都成了旧体制的社会基础和忠实捍卫者了。或者再进一步说,他们的所作所为不仅不是现代化进程的推动者,而只能是现代化进程所必须的民主和法制精神的敌人。因而,倘寄望他们去推进改革只能使旧体制更加死而不僵也!
   
   所以,我们目下的当务之急不是不为富和不读书,而是理性地给为富者找寻到一条不腐败政府官员,也能正当发财致富的光明正道,而不是唯有用腐败手段,才能生存和发展的歪门邪道。或者说,是从制度层面上找到一条政府官员想腐败也不敢恣意妄为的光明正道。以至读书人想要为富,也应该是通过自己的知识和智慧去发财致富,而不是走到历史的旧路上去,成为旧体制的同路人和帮凶。
   这才是值得社会关注和重视的大是大非之事呢!
   
    2003.6.15
(2010/12/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