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李咏胜文集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反现代化,是否可以说也是一种现代化,或者说它也是现代化产生的基础和条件呢?
   印度圣雄甘地常说:“我是一个也始终是一个现代文明的决断的反对者。”
   因此,他曾被称为最著名的反现代化的思想家。

   当有人问及他:“请您告诉我什么书和什么人对您影响最大好么?”
   他回答说:“圣经、纳斯钦、托尔斯泰。”而在另外一个场合,他又说:
   “三位当代人物在我生命中留下了深刻印象并令我着迷:巴海(Raychand Bhai)及其生活实践;托尔斯泰及其书The Kingdom of God is Withim You;纳斯钦及其书Unto This Last ke。”
   
   在近代中国像甘地这样反现代化的思想家有梁启超、辜鸿铭、张君劢、梁漱溟等人。
   客观地看,甘地反现代化是由于他个人认为印度文明是精神的文明,欧州文明是物质的文明。而精神文明是趋于高举道德存在和开启人性之善,物质文明却是趋于毁坏道德存在和开启人性之恶,最终使人堕落和毁灭。因此,必须用印度文明去反抗西方以科学和技术为智慧的恶魔。
   而梁启超、辜鸿铭、张君劢、梁漱溟等人的反现代化,不管其个人立论有多么不同,但有一点却是共同的,中国文明是精神的文明,欧州文明是物质的文明。作为欧州精神文明的基督教已失去道德的力量,而唯有作为中国文明的儒教还具有着强大的道德力量。梁启超在《欧游心影录》一书中,还试图描绘欧州向东方哭求精神支援的美好前景。他写道,当他与欧州社会主义的领袖们在一起开会时,他向他们讲解了孔子与孟子的教义,他们都跳起来说道:“你们家里有这些宝贝儿,都藏起来不分给我们,真是对不起人啊!”
   梁漱溟则干脆认定现代化的代价是使人精神上受了伤,生活上吃了苦”。因此,必须高扬儒教的精神文明,去反对功利和物质至上的现代文明。
   
   这其中,当我们回头看他们“失去的辉煌时”,也应看到他们的反现代化,也不是毫无道理由的:欧州文明随着工业化的日益发展,到上世纪中下叶时已呈现出德国历史学家斯宾格勒所描绘的没落状态,资本的原始积累和对外扩张,打破了世界的稳定格局;极端的功利主义和贪婪的物欲,使人的道德普遍沦丧,传统价值解体。于是,尼采惊叫道:“上帝死了!” 故而,使人普遍处在无家园可归的精神迷惘之中。随之而后灾难降临,两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使世界陷入了更大的恐怖和混乱之中。因此,正是由于他们看到了欧州文明的这一切演进,才开出了自己与之对应的匡时救世之策。
   
   现今,当欧州文明在理性主义和法的精神引导下,经过自身不断的整合和完善,不但没有没落反而展现出了它长足发展,无愚昧、落后不摧的强势发展态势。现代化在科学和技术强大推动下,更是展示出它强大的生命力,并在整个世界形成不可抗拒的潮流。
   因而在此时,当我们回头反思甘地、梁启超、辜鸿铭、张君劢、梁漱溟等人的反现代化思想时,以下问题是不能回避与忽视的:
   由欧州文明所引发的整个现代化进程,虽然为人类的生存发展确实作出了不可否定的巨大贡献,并为人类拓宽了许许多多的生存空间和发展空间。以致从某种意义上说,现代化已成了整个人类普遍的追求目标和发展模式,它本身所具有的内在推动力是任何历史事件和个人能力也无法改变其前进方向的。
   
   但尽管如此,由于现代化本身崇尚的科学和技术,只能产生高度发达的物质文明,因而就自然会把人变为非人,甚至异化为物。所以今日的欧州人,虽然大多已进入了高度物质文明的境况中,但他们的信仰和精神不但没有能够提高,而是普遍处在迷惘和困惑的泥潭之中,始终找不到救助的良策。于是,才涌现出了卡夫卡、尼采、克尔凯戈尔、海德格尔、萨特、加谬等等一大批伟大作家和思想家不懈地为现代人重建精神的家园。
   
   因此,在21世纪的晨曦升起之际,反思甘地、梁启超、辜鸿铭、张君劢、梁漱溟等人及人及其现代新儒家提出的反现代化理论——重建印度文明和儒教文明,必须养成这样一个开放的、多元的价值审判目光:
   他们在欧州文明处于将要“没落”之际或“上帝死了”之际,出于重建本土文明的民粹主义立场而发出的许多偏颇之论,是可以理解的。但由于欧州文明并不完全是物质文明,反是由希腊哲学开始,既创造出了一整套形而上的哲学,又创造出了一整套数理逻辑为基础的实证科学,同时还创造出了一个对我们今天还具有普遍价值的民主政度。以至当我们回头反视欧州文明的全部进程时,我们确实没有甘地、梁启超、辜鸿铭、张君劢、梁漱溟等人及其现代新儒家的“不知者不为过”的勇气和胆识,向人坦然说欧州文明是物质文明,而唯有印度文明与儒教文明才是精神文明。因为我们是已知者,且正在无时不刻享受着它既有精神文明,又有物质文明的影响和左右。
   
   即便再退一步说,印度文明和儒教文明都是曾经灿烂过的文明,但如果它和它的优秀分子都不能采取豁达、宽容、包含、理性、客观的态度审视历史与现实,并作出相应的亲近现代化的政策和策略,那么似乎可以这样说:长江、黄河、印度河虽是人类最伟大的流河,但如果它们不流淌、奔流,其结果也是灾难性的。
(2010/12/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