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高尚的小偷]
李咏胜文集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第八辑:无诗时代的诗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魂断中国哭墙
·昨夜又惊魂
·自由的距离
·欲哭无泪 2008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拒绝就是反抗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一张成都的新名片:谭作人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奔流的地下河
·
·李咏胜文集第4集:还原牟其中:1995(作者自序)
·第一章 汉水悲歌:中国“民企教父”牟其中“三进宫”
·第二章 假作真时真作假:于法无据的信用证诈骗罪
·第三章 夹缝求生:中国民营企业的艰难跋涉
·第四章 牟其中与南德的崛起
·第五章 逆流乍起:民营企业去向何方?
·第六章 黑云压城:牟其中腹背受敌
·第七章 英雄末路:牟其中无力回天
·第八章 病急乱投医:牟其中误入融资与信用证圈套
·第九章 当代“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十章 坚持与抗争:南德人还在阵地上
·第十一章 迟来的良知与正义
·第十二章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第十三章 社会浮躁病忧思录
·第十四章 近看牟其中:神还是人?
·第十五章 钢铁是自已炼成的
·第十六章 牟其中的“司芬喀斯”之谜
·后 记 牟其中其人其案启示录:大国之梦在民主与法制进程中诞生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一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尚的小偷

   高 尚 的 小 偷
   
   小偷也有高尚与卑贱之分——这是法国现代作家、诗人让•热内的自传体小说《小偷日记》留给人的启示。
   
   让•热内出生于公共救济院,不知父为何人。母亲在他7个月时把他送进了育婴堂,而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所幸他后来被一农民收养,生活还算“幸福”--有吃有衣有学上且还品学皆优,小学成绩稳居全区第一。但在一次作文中,他因自己的弃儿身份心灵受辱,敏感的天性使他产生了对“法国”的强烈仇恨,决心以小偷小摸对社会进行报复和反抗。于是他从10岁开始偷盗,行窃生涯近30年。16岁开始入狱,20余年间出入牢房10多次,但他却“贼性”依然;26岁时因不愿在部队服役开了小差,为逃避追捕,他穿越欧州,四处流浪,一年间行程8500公里,一路之上参与走私、抢劫、嫖妓、赌博甚至充当“男妓”,不仅劣迹斑斑,而且沉迷其中自得其乐;更令人困惑不解的是,1943年5月,当他开始创作并显露才华,已出版的诗集、小说、剧作不但受人喜爱,而且连当时大牌名作家让•科克托也极力推崇时,却又因偷窃一部绝版书再次锒铛入狱,将处以“终身流放”的可怕刑罚。在这关链时刻,若不是因大小物萨特、让•科克托、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纪德等代表“全巴黎文学界”发起签名运动,呼吁法国总统予以特赦并如愿以偿,他便只有在铁丝网中终了余生了。正是这样一个人群中的“异类”、“畸人”。他却以极是精采绚丽的文字写出了备受推崇的长篇散文《鲜花圣母》、自传体小说《小偷日记》,和荒诞戏剧的经典之作《女仆》、《阳台》等,成为这一流派的创始人和奠基人之一,并于1983年获得了法国文学大奖。

   
   让•热内之所以要以偷为“荣”,用他的话说是:“我由此断然拒绝了这个曾经把我拒之门外的世界。我几乎怀着喜悦的心情急不可耐地投身于被人羞辱的生活境遇之中。”于是,他从最简单的东西开始偷(手绢、饮料、布料、食品、图书等小东西),走向反社会的全面反叛。他仇恨社会、仇恨中产阶级的社会规范,向这个看去体面的社会兜头吐上一口臭痰便成为他自觉的报复性行为,成为他的独特思维方式:“社会说不能的,我偏要干;社会说丑的,我偏为美;社会认为恶的,我就当做善”。一句话,“我要成为他们所非难的那种人!”
   这就是说,让•热内的偷从始至终都是自觉的,有意识的,其目的都是对不合理社会的反抗和反叛。而不象那些真小偷那样,只有劫财求生才是唯一的目的。而当他敢于把自己的这种可耻行为和变态诉诸于文字时,就不仅是高度的自知,而且还是灵魂的忏悔和自我拯救之举了。这在美学上,更是达到了那种以“恶(丑)”写“美”,以“恶(丑)”引见“真”,引见“善”的艺术感染力和震撼力。因而,当你读着他那些浸染着血和泪的文字时,难道会感觉不到他灵魂的高尚么!
   
   故此,我们应该为人类还有这样一个有自觉、有自知、有情操的小偷而欣慰。法国人也更应该为有这样一个有个性、有奇才的小偷作家而欣慰。
(2010/12/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