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艺术的支点]
李咏胜文集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艺术的支点

   艺 术 的 支 点
   
   阿基米德定律给人的启示是,支点决定一切。
   那么,艺术的支点呢?
   

   我想举两部电影中的细节来回答。这两部电影一为印度片《大蓬车》、一部为美国片《泰坦尼克号》。
   在印度片《大蓬车》中,当诚实、勇敢的主角人物吉姆被一伙恶棍吊在树上,而让他幼小的弟弟用双肩把哥哥扛着。如弟弟扛不动而倒下时,哥哥就会被吊死。当弟弟捏拳咬牙仍扛不住哥哥那沉重的躯体时,吉姆欣慰地劝慰弟弟道:“谢谢,你已经尽力了!”
   而在美国片《泰坦尼克号》中,当庞大的泰坦尼克号开始沉没时,整个船上的客人顿时陷入了惊恐和混乱之中。但在这一面临灭顶灾难的紧张时刻,却有几个乐师在华莱士的带领下,在为正遭受着厄运和不幸的人奏着乐曲。其中,当一曲奏完之后,其他几个乐师都打算逃生去了。但回头看见华莱士独自一人还在坚持演奏时,又情不自禁地回到了演奏中。而此时,整个船已快要完全沉没,只有他们那优雅的乐曲声还在黑暗的海面上萦回……
   可以说这两部电影中的以上两个细节,不管它们是出于艺术家的奇妙虚构,还是出于导演的精美杜撰,我以为都是既有生活真实,又有艺术真实的创造。因而,可以从中见出许多超越艺术之上的东西。
   印度片《大蓬车》中吉姆被他的弟弟坚持扛着,这对他年幼体弱的弟弟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压迫。而这个压迫是恶棍们强加于他的,他只能被迫承受。因此,他的这一自觉坚持与被迫承受的行为,本身便具有着双重的意义:
   他爱哥哥,所以必须坚持扛下去;
   他被迫承受,是竭尽全力抗恶。
   
   由此启示可否这样联想:艺术倘能在爱中坚持,在坚持中爱,不就是最大的抗恶么!
   而美国片《泰坦尼克号》中华莱士等乐师在面对生与死的大难关头,不但没有象船上的乘客那样恐惧和惊乱,而是虔诚而又从容自得地为他们奏出优美的乐章,去竭力抚慰和救助那些因绝望而痛苦的灵魂。虽然他们这种面临死亡而不惧,仍坚持用音乐来参与拯救受难者的行为,显然有着某种诗意成分的夸张和渲染,但它依然是充满着神意的艺术创造。
   由此又可否这样联想:艺术倘能始终在爱中坚持,在坚持中爱,不就是拯救了苦难么?
    ——也许,这就是艺术的支点。
(2010/12/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