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离骚》之害]
李咏胜文集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离骚》之害

   《离 骚》之 害
   
   青少年时代,我最喜爱读的古典诗词之一是屈原的《离骚》。原因在于当时的我,也象他一样出身好,根子正,因而也期盼有朝一日实现“济苍生,安社稷”的远大理想。当然在这种读诗的过程中,无疑还包含着我对屈原其人其诗那种博大的胸襟、强烈的爱国情操和高尚的人格力量的倾心折服。特别是他那种“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将上下而求索”的忘我追求精神,更是令我刻骨铭心而不敢忘怀的。
   
   然而,即便我自幼有着与屈原一样远大的襟怀和知心,但当许多无情的人生岁月逝去之后,我并没有因为出身好,根子正的优越条件而飞黄腾达,并于国于民有任何补益时,我方才慢慢觉悟过来:青少年时读《离骚》是有志的表现,但到成年之后仍不能摆脱《离骚》的影响危害,就不是真有大志,反是愚昧弱智障了。

   
   虽说《离骚》之所以被称为万古雄文,是由于诗人爱国之深和爱楚怀王之深,反而被群小所迫害,最后只能以身殉国,所以后人不得不景仰他那高尚的情操和伟大的人格。但是却不能由此而遮掩了一个不可遮掩的真实:
    即屈原在《离骚》中表现出的那种趾高气昂,盛气凌人的气势,是贻害他自己,更贻害后代人的。
   “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皇览揆余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
    以上便是屈原在《离骚》中以皇亲国戚和“高干子弟”自居自自傲,再加上有皇帝的恩宠赐名,就以为自己天生高人一等,天下非我莫属的真实写照。故而,当他那高尚的爱国情怀与丑恶的社会社会现实发生激烈冲突时,他不是深刻反省这种根本性冲突的内在原因和症结,而是把所有的哀怨忧愤,归结于世人对他那那高贵的出身的不理解,因而才会在诗中,用尽了所有的香花和美人来比喻自己是如何如何的与众不同,自己的品格是如何如何的纯洁和高尚。而不是象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那样,尽管自己也是皇亲国戚和“高干子弟”,并且受到了在整个封建社会中可谓是第一等的耻辱和重罚,但依然把把自己作为普通人而对所有的加害采取淡然处之的态度,从而实现了他那“为万世继绝学”的伟大抱负。因而,倘若从这方面来看屈原之死的话,他那不把自己当作普通人的贵族心态,就是最大的死因之一。
   
   所以我想,中国后世的文人自他而后,总是觉得自己有知识和智慧就该高高在上,高人一等,就该成为权贵和人上人,而极少像杜甫那样置身于民众之中,去深刻反映社会现实和民生疾苦。由此我认为中国几千年来的文人,之所以对这个民族的进步和国家的强盛贡献甚微,其中屈原和《离骚》的负面影响危害便是病变之一。
   
    1984.6.22
   

此文于2010年12月2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