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中国文化一面观]
李咏胜文集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第八辑:无诗时代的诗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魂断中国哭墙
·昨夜又惊魂
·自由的距离
·欲哭无泪 2008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拒绝就是反抗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一张成都的新名片:谭作人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奔流的地下河
·
·李咏胜文集第4集:还原牟其中:1995(作者自序)
·第一章 汉水悲歌:中国“民企教父”牟其中“三进宫”
·第二章 假作真时真作假:于法无据的信用证诈骗罪
·第三章 夹缝求生:中国民营企业的艰难跋涉
·第四章 牟其中与南德的崛起
·第五章 逆流乍起:民营企业去向何方?
·第六章 黑云压城:牟其中腹背受敌
·第七章 英雄末路:牟其中无力回天
·第八章 病急乱投医:牟其中误入融资与信用证圈套
·第九章 当代“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十章 坚持与抗争:南德人还在阵地上
·第十一章 迟来的良知与正义
·第十二章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第十三章 社会浮躁病忧思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文化一面观

   中国文化一面观
   
   何谓中国文化?
   中国文化是什么?
   

   终年反躬自问,终不能得。倘要勉强答之,便只有拾柏杨先生牙慧了。只不过我所知的中国文化,绝不象柏杨其人那般透明和天真:即,它不是纯酱的产物,而是所有酱的综合——杂酱。此言是,若从远处看中国文化,可谓包罗万象,无所不在其中,让人眼花僚乱而坠入云山雾海之中。故而,无论你站在任何角度,任何背景上看都能找到自己需要的对应之点。但若从近处细看,便会见出它什么也没有。严然似一锅品评不出味的大杂烩,不见一物是精深独特的,也即儒中有法,法中有儒;道中有佛,佛中有道是也。这方面,虽然显出了它包育互孕的开放态势,但由于没有自己独立的主体,没有一个超越此现世物象的价值评判体系,因而便淹没在各种现世物象之中。再加上它一发端,就有着入世随俗的倾象,让现世的享乐褪尽了高尚神圣的色彩,从而使自身注进了庸俗低级的血液。在这种大文化氛围中熏陶出来的人,包括它的大多数精英分子在内,表面上是三教九流什么都信。骨子里则除了现世的东西之外,便什么也不信。而其中的每个人,无不象锅里的大杂烩一样各色俱全。以致除了有利可图的功利目的之外,就无法把他们凝集成一个强大的整体。由此来看中国文化,它其实就是最纯正的世俗文化。
   由此之故,怎不痛哉,中国文化。
   
   至于说到作为它的重要组成部分的中国文学,就不难发现它由“诗”尊奉为《诗经》之后,便一改“思无邪”的土风主调,而沦为统治者进行伦理教化的工具。由此伊始,使中国文学的殿堂,不是沦为才人与权势的交誉所,就是沦为汪洋大盗与庸人市侩争名逐利的角逐场。在此氛围浸染下,是难得有人愿以整个身心和生命去拥抱文学,而不贪图现世功名利禄的。甚至连屈原、司马迁、李白、杜甫、苏东坡、陆游、辛弃疾、王安石、文天祥一类汗青永照的伟人,也是在功名利禄的追逐中惨痛败北之后(尽管这同那种仅以功名利禄满足个人私欲者有着天壤之别),才退而以文学为武器向权势反攻的。虽然后一战场,他们赢得了成功。但其出发点却依旧是非文学的。
   
   由是放言:中国文学若能自此开始反其道而行之,自觉跳出权势和金钱、物欲的三界之外,或许真会有司马迁、杜甫、李贽、蒲松龄、曹雪芹、鲁迅之辈的精魂转世,以新的东方神韵再现于世界。反之,倘若照此旧路覆辙下去,即便文学的殿堂永远大师济济、文豪辈出,仍保不住它风蚀雨驳的颓势而愈加荒芜没落。
(2010/12/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