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死则为圣论]
李咏胜文集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第八辑:无诗时代的诗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魂断中国哭墙
·昨夜又惊魂
·自由的距离
·欲哭无泪 2008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拒绝就是反抗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一张成都的新名片:谭作人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奔流的地下河
·
·李咏胜文集第4集:还原牟其中:1995(作者自序)
·第一章 汉水悲歌:中国“民企教父”牟其中“三进宫”
·第二章 假作真时真作假:于法无据的信用证诈骗罪
·第三章 夹缝求生:中国民营企业的艰难跋涉
·第四章 牟其中与南德的崛起
·第五章 逆流乍起:民营企业去向何方?
·第六章 黑云压城:牟其中腹背受敌
·第七章 英雄末路:牟其中无力回天
·第八章 病急乱投医:牟其中误入融资与信用证圈套
·第九章 当代“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十章 坚持与抗争:南德人还在阵地上
·第十一章 迟来的良知与正义
·第十二章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第十三章 社会浮躁病忧思录
·第十四章 近看牟其中:神还是人?
·第十五章 钢铁是自已炼成的
·第十六章 牟其中的“司芬喀斯”之谜
·后 记 牟其中其人其案启示录:大国之梦在民主与法制进程中诞生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一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二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三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四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五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六
·
·李咏胜文集第5集:大型中国文化艺术片;电视唐诗三百首
·中国唐诗与世界文化(编剧者序言)
·第一部 唐代十大诗人诗
·第二部 初唐诗
·第三部 盛中唐诗
·第四部 晚唐诗
·第五部 边塞诗
·第六部 咏王昭君诗
·传承中国优秀文化的希望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之中(编剧者后记)
·李咏胜文集第6集:狗眼看现实
·第一章:长夜的歌哭
·关于“和谐”一语的第二个15个是与不是
·人说的话与说的人话与不是人说的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死则为圣论

   死则为圣论
   
   成语“成则为王,败则为寇” 可以说是众人皆知的,或者说它的含义是人人都明白的,即成功的便称帝王或英雄,而失败的便被称为草寇或盗贼。其中,这一以成败论人的价值评判方式,则已经成为一种文化沉淀而被人们认知下来,至今仍以为是。
   
   在此,我暂且不言它的是与非,而只想在它后面来个“狗尾续貂”,将其发展壮大如下:

   “成则为王,败则为寇,死则为圣。”
   (但求创造发明成语的先师张岱、柳亚子、鲁迅能宽恕我的斗胆和造次)
   可我之所以敢于如此妄为,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而是历史上确有不少人,生前本是被视为盗、视为奸、视为恶,死后被追认为圣人的。
   如孔子,他在生前并不得势。据悉他30岁起,就开始一面讲学,一面从事政治活动。可到了63岁时,仍还在各国奔走游说,未有休大的作为和建树。虽然,他也曾在鲁国做过一段短时间的官,便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而结束了他的政治生涯。其晚年则只一心讲学,传授他的所谓政治理想。而他死后被尊为圣人,已是几百年后武帝刘彻时代的事。
   如孟子,他在世时也同孔子一样,毕生奔波于各国诸候之间,希望实现他的治国理想。史载他曾游梁,说惠王而不能用,乃见齐宣王,为客卿。宣王很尊礼他,但亦终不被用。于是归而述孔子之意,明先王之道,以教弟子。这也就是说他在生前仍是没有得到社会承认的,而他的思想被奉为经典,也是汉代朱熹所做的事。
   如屈原,他在投汩罗江而死之前,虽然身为楚怀王左徒,但他的政治理想不仅得不到实现,而且还不时受到奸臣群小们的迫害和打击。以致最后只有以死来维护自己的理想和人格。至于他的诗被后人所推崇,也是汉代贾谊、司马迁笔下的事。
   又如李白、杜甫两人在生前均无一人得以施展“济苍生”“安社稷”的理想抱负。即便他们的诗在当时就已是名满天下,众口交赞了,但最后还是以位卑贫困而终老。而他们分别被追封为“诗仙”、“诗圣”更是后来的事。
   再如鲁迅,他在整个人生活动中,都是以文学为存在方式,以著作等身的。虽说他在世之时就已是众人公认的伟大文学家,但被追卦为“伟大的思想家、革命家”,却又是他死后的事。
   如此等等,都是这种“成圣法则”的佐证。
   何以如此呢?
   
   我想结论不外乎如下两个“或许”以蔽之——
   或许,是世人自下而上的环境太污秽太恶劣,容不得圣人真的存在;
   或许,是世人没有圣人装饰衬托委实太萎琐、太丑陋,必须造出一些圣人来抬高自己、美化自己,才能使生活有价值、有意义。但这类圣人则万万不能是有血有肉的。
   由此见出人之死,还是极有意义的——可以显贵为圣人。
   然而矛盾的是,倘若人人都想成为圣人的话,那么文化又有谁来传递,圣人又有谁去尊奉呢?
   于是,我想最好还是活为凡人。
   
(2010/12/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