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死则为圣论]
李咏胜文集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关于改革转型呼声式微的成因探微
·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中国之子遥祭
·习近平反腐的来龙去脉——一石激起高层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死则为圣论

   死则为圣论
   
   成语“成则为王,败则为寇” 可以说是众人皆知的,或者说它的含义是人人都明白的,即成功的便称帝王或英雄,而失败的便被称为草寇或盗贼。其中,这一以成败论人的价值评判方式,则已经成为一种文化沉淀而被人们认知下来,至今仍以为是。
   
   在此,我暂且不言它的是与非,而只想在它后面来个“狗尾续貂”,将其发展壮大如下:

   “成则为王,败则为寇,死则为圣。”
   (但求创造发明成语的先师张岱、柳亚子、鲁迅能宽恕我的斗胆和造次)
   可我之所以敢于如此妄为,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而是历史上确有不少人,生前本是被视为盗、视为奸、视为恶,死后被追认为圣人的。
   如孔子,他在生前并不得势。据悉他30岁起,就开始一面讲学,一面从事政治活动。可到了63岁时,仍还在各国奔走游说,未有休大的作为和建树。虽然,他也曾在鲁国做过一段短时间的官,便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而结束了他的政治生涯。其晚年则只一心讲学,传授他的所谓政治理想。而他死后被尊为圣人,已是几百年后武帝刘彻时代的事。
   如孟子,他在世时也同孔子一样,毕生奔波于各国诸候之间,希望实现他的治国理想。史载他曾游梁,说惠王而不能用,乃见齐宣王,为客卿。宣王很尊礼他,但亦终不被用。于是归而述孔子之意,明先王之道,以教弟子。这也就是说他在生前仍是没有得到社会承认的,而他的思想被奉为经典,也是汉代朱熹所做的事。
   如屈原,他在投汩罗江而死之前,虽然身为楚怀王左徒,但他的政治理想不仅得不到实现,而且还不时受到奸臣群小们的迫害和打击。以致最后只有以死来维护自己的理想和人格。至于他的诗被后人所推崇,也是汉代贾谊、司马迁笔下的事。
   又如李白、杜甫两人在生前均无一人得以施展“济苍生”“安社稷”的理想抱负。即便他们的诗在当时就已是名满天下,众口交赞了,但最后还是以位卑贫困而终老。而他们分别被追封为“诗仙”、“诗圣”更是后来的事。
   再如鲁迅,他在整个人生活动中,都是以文学为存在方式,以著作等身的。虽说他在世之时就已是众人公认的伟大文学家,但被追卦为“伟大的思想家、革命家”,却又是他死后的事。
   如此等等,都是这种“成圣法则”的佐证。
   何以如此呢?
   
   我想结论不外乎如下两个“或许”以蔽之——
   或许,是世人自下而上的环境太污秽太恶劣,容不得圣人真的存在;
   或许,是世人没有圣人装饰衬托委实太萎琐、太丑陋,必须造出一些圣人来抬高自己、美化自己,才能使生活有价值、有意义。但这类圣人则万万不能是有血有肉的。
   由此见出人之死,还是极有意义的——可以显贵为圣人。
   然而矛盾的是,倘若人人都想成为圣人的话,那么文化又有谁来传递,圣人又有谁去尊奉呢?
   于是,我想最好还是活为凡人。
   
(2010/12/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