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身份证感言]
李咏胜文集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身份证感言

   身份证感言
   
   记得我最初读到鲁迅先生的杂文《长城》(《华盖集》),是回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时候。虽说那时的我,曾是那么爱读书,有时甚至爱到了夜里点着煤油灯通宵读,白天出工干活路上,也要肩扛着锄,手捧着书,在田梗上边走边读,直到跌倒在水田之中才悻悻罢手的程度。但由自己当时太年轻,无论知识还是见识都还处在人生的“初级阶段”,因而很多读过的书,都是囫囵吞枣,不可能象今天这样去认识和了解它们。
   但唯独对鲁迅这篇极短的杂文,我却感到是大致读懂了的。也许,是由于当时读的遍数较多,我至今还能背诵出来:
   长 城

   伟大的长城!
   这工程,虽在地图上还有它的小象;凡是世界上稍有知识的人们,大多都知识的罢。
   其实,从来不过徒然役死许多工人而已,胡人何尝挡得住,现在不过一种古迹了,但一时也不会灭尽,或者还要保存它。
   我总觉得周围有长城围绕。这长城的构成材料,是旧有的古砖和补添的新砖。两种东西联为一气造成了城壁,将人们包围。
   何时才不给长城添新砖呢?
   这伟大而诅咒的长城!
    五月十一日
   根据我当时的理解,鲁迅先生在这篇杂文中,分明是对我从教科书上和老师口里所认识的长城形象,进行了深刻的批判和否定。其中尤其是“我总觉得周围有长城围绕。这长城的构成材料,是旧有的古砖和实添的新砖。两种东西联为一气造成了城壁,将人们包围。”“何时才不给长城添新砖呢?”“这伟大而诅咒的长城!”等等遗词断句极其鲜明强烈的话语,无疑是对长城所象征的封建意识形态,给予了辛辣的嘲讽和无情的鞭笞。
   这个印象,曾是那么深切地留在我的记忆里。以致许多年以后,当我真正漫步在长城蜿蜒起伏的峰峦上,心中所想到的还是鲁迅先生哪些关于它的警醒论述。
   此事一晃二十多年流逝过去了。
   
   可是今天,当我双手捧着这张刚换发给我的身份证时,我的眼底不禁又浮现出初读鲁迅先生的杂文《长城》时,自己曾经感受过的那些情景,心中禁不住感慨万千……
   此刻展现在我眼前的,确定是一张我的或属于我的身份证。
   观其表面,它只不过极其精确、简明地印制着我的形象、姓名、性别、出生年月、家庭所在,以及法律给予我的编号等。
   可待我把它放置到光亮之处,定眼细看时,便骤然发现它的背景图案上,除了隐印着一张中国地图外,还运用了现代高科技手段,在上面印制着几段长城图案和一组英汉字相间的“中国”“CHIAN ID”符号。再往细处看,情形就更为生动了。
   原来,我那张既不标准,又不上相的肖像,其左眼、左脸及其整个嘴唇和胸部,均已被砌进了长城的青砖群中,而头部也被紧紧压在了长城脚下。其中唯一有点自由的地方——右眼、右脸,可又被一串不英不汉的符号罩了个严严实实,因而使得我的整个形象,竟没有什么领地是属于我自己的了。
   仔细端详,玩味着这张本来应该是我的或属于我所有的身份证(虽然我深深知道,我所有的同胞们都是如此这般的),我的心不禁碎裂般沉重起来,仿佛自己真的成了长城的青砖似的。
   平心而言真实的我,祖祖辈辈都是凡人,既为凡人,就意味着牺牲。因此之故,倘要我做长城脚下的一块青砖,甚或青砖之下的一坯尘土,我以为都是可为的,也是做得到、做得好的。但我唯一仅有的一点祈求是:既然社会都已进入信息时代了,那么在此之前总可以先给我一个信息或者信号吧,而不致于让我象万喜良们那么糊里糊涂地做了青砖,做了尘土,还什么也不知道,也不明白。
   
   但事实同样可悲可叹的是,早在见到我的身份证之前,我的肖像便已经砌进长城之中,成了青砖,成了尘土:
   ——这不能不使我又一次触痛了做凡人的孤苦无告。
   长城,即便是我所爱的(尽管它的伟大,从一开始就是由千千万万凡人的尸骨筑成)。而我的肖像,也是我所爱的,但我既为凡人,也安于把这一凡人做到底。因此我对身份,脸面一类显贵的东西,可以说是不需要有,也不奢望有的。所以对社会和人们给予我的任何身份和脸面,我都能够坦然接受下来。若问及原因的话,我想只有一个:我是凡人,而凡人是不需要有身份、有脸面的。
   
   然而,对这张主权是我,并证明着我存在的物件时,我则深感到一种存在本身的威慑了。或者说我的存在(我的肖像),已经被某种看不见的强力肢解了、撕裂了、窒息了,剩下的仅只是鲁迅笔下那座“伟大而诅咒的长城”而已!
   ——这不能不使我又饱爱了一次做凡人的卑贱无奈。
   是的,我是凡人,也安命于永远做凡人。但我的肖像,也是我所爱的(尽管它没有一处是美的,讨人喜爱的)。但根据本国的法律,我的肖像权是不允许任何外力任意损害和剥夺的。然而奇妙的是,这个任意损害和剥我肖像权的外力却正是法律本身。即便它使用的方式,是用我喜爱的长城表现出来,也是我不能接受的。
   一张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应该是属于我的肖像,既然都可以在我认同之前便把它变为青砖、变为尘土了,那么我的存在,无疑是一个多余的符号了。
   ——这不能不使我又领教了一次做凡人的荒谬狼狈。
   为此,作为一个尚苟延残喘着,又苟且偷生着的凡人,我起诉:
   被告:法律及其我的肖像损害人:
   原告:我及其所有被损害肖像权的人。
   
(2010/12/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