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吃名人与吃自己]
李咏胜文集
·自狭窄至宽广
·在作家刘成建构的四川女性大观园里流连
·一位中国母亲的微笑
·先师丁雷三十二年祭
·念记人生的烛钟云雁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吃名人与吃自己

   吃名人与吃自己
   
   话说古往今来的成名之路,不能不说是人才济济,沿路拥挤不堪。这是由于以儒学为中心的社会,千百年来就是“学而优则仕”,以才成名而后为官致富的。
   因而为此目的,人们不怕“十年寒窗无人间”,只求“一朝成名天下惊”。可细看这个目的,又大多不外乎两个字:名利也!若究其内在原因,便在于名和利永远是人赖以生存发展的两个孪生
   兄弟,只要谁拥用了这一个,也就自然拥有了那一个。

   所以,无论是从历史还是从现实的角度看,任何关于成名的斗争实际都是求利的斗争。
   如此来看成名之路,由于它一向是人满为患的,因而其中的竞争自然不免激烈而又惨烈,因而有人“名落孙山”,有人“败则为寇”便是常常发生的事,不足为奇。
   那么,纵观历史和现实的成名之路,有没有一条出奇制胜的智慧捷径呢?
   有。——先吃名人,再吃自己。
   
   所谓吃名人,就是根据吃者的需要和特长,把已经成名的名人分而食之,或取其长,或取其短。其中大致的吃法,却又不外乎两种:一是吃死去的名人,一是吃活着的名人。
   死去的名人,大多都好吃,因此往往吃者甚众。至于吃的方式和手段,则又因人而异了。
   有歌德的,名曰继承;有缺德的,名曰批判;也有又歌德又缺德的,名曰创新。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因而无论怎样吃,对吃者都是有百利无一弊的,其中道理自然不言自明,死去的名人即便再圣再贤,也是不能横刀立马,横眉冷对了,只有任其撕咬而已。
   但对于那些活着的名人,则是万万不可如此这般造次的。因为活着的名人即便不是圣不是贤,还是有威严和遗威存在,如吃法稍有不当,岂不反被名人吃了。因而顶好的吃法,就是媚也,比如先遵老称师之类,然后恳请为之写序、作跋、题辞等等。使自己藏在名人的虎皮之下,抬头即可唬住大众,低头即可再吃一道名人,此等吃法,历史和现实中比比皆是,极少有人超凡免俗。
   于是,世上又多了许多功成名就的名人。
   成名之后的名人,又如何才能使名常在,利常有呢?
   
   事实上名这种东西虽说是可以“重于泰山”的,但它毕竟不是泰山本身而永久不变。因而无论是再有名的名人,若是许久没有新的佳作巨制问诸于世,这个名人也就逐渐被社会和公众遗忘和淡漠了,实际上就是由有名走向了无名。相应的是利,也便随之减少了。
   由此,又迫使着那些已经成名的名人,不得不更新手段和方法,由吃名人反过来吃自己。
   此言怎讲呢?
   比如按老本领做新文章;
   比如写传记、讲学、演讲;
   比如与同时代的名人或唱和、或对打;
   比如效法前人为来者写序、作跋、题辞……
   如此这般导演下去,不仅使得已经面临没有了的名又顿时大振起来,使已趋减少的利又随之倍增起来。
   于是,世上又多了许多名满天下的名人。
   什么时候名人不是靠吃名人和吃自己而独立独行呢?
   也许,这本应是名人想的问题,只好到此止笔。
(2010/12/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