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书与我的爱与恨]
李咏胜文集
·第十二章 无望中的守望
·第十三章 理性的诞生
·第十四章 第一版中被删除的李咏胜随笔语录
·我大于零 (作者后记)
·李咏胜文集第2集:小我中的大我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第一章:我和我们
·代曹雪芹自嘲
·读 鲁 迅
·我和我们
·人生的赠礼
·动物哲学
·良 心 买 卖 学
·“偷” 书 记
·爱 之 债
·诗 化 人 生
·天生我财为我用
·四十而大惑
·龙 椅
·男人无德便是才
·第二章 难得聪明
·落花流水葬文人
·响鼓必须重槌打
·反 抗 缅 怀
·人 生 的 风 景
·难 得 聪 明
·书与我的爱与恨
·道渴而求不死
·回 到 鲁 迅
·硕果的痛苦
·名 字 的 启 示
·第三章 想入非非
·朋 友 与 希 望
·吃名人与吃自己
·再 吃 名 人
·想入非非
·身份证感言
·负数人生
·死则为圣论
·清官意识杂说
·撒 谎 的 大 人
·大海的味道
·妈妈,把我生回去
·第四章:呓语集
·中国文化一面观
·国 画 之 一
·假冒《魔鬼辞典》几则
·中国人堕落之时
·人文精神何处寻?
·艺 术 家 何 以 伟 大
·《中国通史》另读
·另 一 种 英 雄
·《离骚》之害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书与我的爱与恨

   书与我的爱与恨
   
   书这东西,倘要我这话儿说的话,它真不象老师爷说的那么神奇 “书中自有黄金屋”,可以当饭吃;也不像老农民说的那么无用,不能当饭吃。总之,书就是书,只能让人读,不能是惑之年以后的事。
   
   记得我还是一只会念“人之初,性本善”的黄口小儿时,同村有个地主的幺儿,刚比我大二岁,便能把我听都听不懂的《离骚》、《九歌》,甚至《瑟琶行》、《蜀道难》、《醉翁亭记》、《岳阳楼记》等等万古雄文背得滚瓜烂熟,让村里人夸赞不已。

   那时的我,虽然知道他是地主的儿子,可小心眼里还是挺服佩他的。后来,我总算长到他一样高了,无论做什么事都可以同他比高矮了。但唯独读书的背功,则不管我怎样拼命死背,还是差他甚远,故而常常躲不脱父亲那根长长的大烟杆垂爱。每遇此时,我真想向父亲跪求道:饶了我吧,我恨读书!随之而后,便逐渐对那个比我会读书的小伙伴出许多变态心理:小朋友们一同玩时,偷偷抽掉他将坐的椅子,让他当众演一场“狗啃屎”的丑戏;下午劝他多吃几颗史君子果,待他晚上在大人面前得意地背诗文时,象我一样不断打嗝,前言不对后语……
   ——谁叫他处处比我强,让我这个贫农的儿子显得不如他聪明,给父亲丢脸,而时时挨打受骂呢!我想。
   
   后来的我,由于母亲长年生病,家里缺少劳动力,故而初中刚念完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由此迈开了跛脚跋涉人生的艰难历途。于是,便与书越离越远了,甚至陌生了。
   再后来的我,也许是过早尝到了生活的苦涩之味,过早阅尽了各种人间脸色,酒后茶余间,竟不知不觉爱上了自己少小时的“敌人”——书了。有时甚至爱到厕所也手不离书的地步。以致发展到后来读书时,总觉得还不过瘾,不够味。随之竟生出一个也来试试写书的念头,最后还当真写出了一些本意是写给自己过瘾品味的,并自以为是书的文字。
   现实生活的强大引力,就这样把多卷进了书之中,分不清是书爱着我,还是我爱着书了。
   这究竟是我的幸与不幸呢?也许,结论也只有书本身能够替我作出了解答。
   我为何要对书如此非议呢?
   
   只因我至今仍不时记着那个少年时读书天赋比我好的小伙伴,他后来读的书并不比我少,为书受的害和经历的生活磨难更不比我少,但总是听不到他在读书方面有什么长进和进步。仅知道他后来在故乡当一名民办教师,也象我一样爱读书,爱文学,仅此而已。
   唯一令我钦佩的,是他的记功还和小时候那么好,再长的课文也不用教材,还照常把他讲解得词句清楚,条理分明,让学生们对他很是崇拜。
   回想他的过去与现在,我虽然不敢妄言他所走过的路,是与书无缘的,而自己所走过的路,是与书有缘的。我仅只是切身感受到这么一点:即他从天赋上看,是不该如此,不止如此的。他无论从哪方面看,其实都是比我与书更有缘的。这其中若说他真有什么不足不够的话,便只能是他自幼便与书缘份太好,长大后又时时离书太近了,故而便极少有机会从书中脱身出来,去冷静认识它的害人之处。
   
   由是我想,倘若他多少能象我这样,自小便与书有着一定的隔阂和距离,因而在爱它时,也能认出它害人的一面,使自己可以随时信步于它之外,去贴进书之外的现实人生,而不致被它牵着自己的是非善恶爱恨走,最后论为它的奴仆。同时,也许是由于自己小时便自愧不如人,也就极少会上天赋的当,所以,无论做什么都没有文化痼疾块垒的挤压,言行自然轻松自如得多。
   倘若是这样,我与他之间不知会是什么样子。
   回首我这段对书的认识过程,其实也就是我由恨书到爱书的一种生活体验,说不上有什么脱俗的发现。当我记下这些感受时,心中想到的仍然是那句俗话:书啊书,你真他妈的爱人又害人!
(2010/12/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